2014年5月31日 星期六

橫財風雲

塘人記得自十多歲時就經常聽到老媽在埋怨塘人的外公外婆於80年代的時候中了六合彩的二獎,但兩老卻袐而不宣。

後來被揭發時已經是十多年以後,塘人的舅父因沈迷賭博而欠下巨債兼且在其上班的中環郵政總行“穿櫃桶“而被捕後。

外公外婆因為要與塘人的二姨揍數還舅父欠下的賭債時發現了原來兩位老人家的銀行户口中有不可能存在的數十萬港元的存款;被逼供後兩老才娓娓道來當年中了六合彩的事。

這件事被穿幫之後,塘人的老媽自此就一直耿耿於懷,因為當年她結婚後想買樓上車想借入首期時兩老曾經以無錢為理由而拒絕。

年少的塘人當年還天真地覺得老媽的怨言有道理。

2008年夏天的時候,塘人的老婆因為被她老爸遺傳的免疫系統毛病而急需回港治療(塘人當年還未有醫療保險)。逗留在香港醫病的時間,老婆一家參加了麗星郵輪唔知咩星號出發到台灣的團隊。

這個世界上有時就是好事和壞事交叉地來,身體出毛病的塘人老婆竟然在郵輪上拉老虎機拉出了一個Jackpot,得到獎金三萬港元。

然後當然就是壞事也跟著一起來,之後數日至返家後就被外父外母和兩個姨仔如車輪戰般日以繼夜,夜以繼日地嚷着要分錢。

最後塘人老婆只好把其中的三分之一獎金拿出來當了事;然後就連病都不想醫,心灰意冷地立即去訂返回美國的機票。

所以錢可以是一家人相處和睦的因素,但亦可以是造成一家人反目的主因;利之所至時,親情其實也許可以不太重要。

取回本金

富爸爸系列出了差不多已經二十年,今時今日作者清崎差不多定時再出一本書來“馬後炮“一下自己在最早期的作品中已經預計了今時今日世界各國政府和人民將會面對的財政困境;直頭講到他自己比風水佬更加厲害。

幾年前,連在電視節目上經常都炒人的當紅炸子雞(Donald Trump )都要蹈清崎的光來講返兩句激勵大家一起來做有錢人的說話。

當然<富>的作者準不準其實大家都有目共睹,不過塘人今日也要借一借他書中的某個例子來寫文。

話說有一天清崎買入了一幢開價一千五百萬美元的多户公寓(Multi-Family Property );他付了一百五十萬首期並且合法地擁有了該物業後;他就使人在各單位中安裝了洗衣和亁衣機,並且在各單位的新租約中增加$30美元的租金。

當他完成了全部單位的加租後,就拿着所有文件跑到銀行去要求估價加按;當銀行完成重新估價並批出新貸款後,清崎就拿回了當初付出的一百五十萬美元首期而且還是擁有該物業的月現金流。

在美國的金融風暴發生前,有部分投資(機)人喜歡在買賣樓宇合約上的買家名字後寫上and/or assign 。這種方法的好處是假設投資人在成交前找到新的買家,他就可以將手上的買賣合約賣出去並收取通常為數百至數千美元的手贖費用,變相就無中生錢了。不過這種叫為wholesale的手法已經被銀行貸款(見到and/or assign不批)和地產代理(見到and/or assign不接)所杜絕了。

以上都是可以取回本金的投資法,其他當然還有很多而不能夠一篇文盡錄,不過能理解到這方法也是訓練財商的其中一樣要點。

2014年5月29日 星期四

打工仔之悲哀

塘人昨日看到一篇有關由Google所硏發的無人駕駛電車經過多年的試驗和與各州份的政府磋商後,終於可望在數年內推出市場售賣。

雖然塘人不知道這款電車將會對全世界有多大影響,不過首先已經可以聯想到的是不少駕駛行業的工種有可能會被這科技所消滅。

在美國,運輸的人力費在國內每一樣商品的成本中佔了非常大的比重;假設現在有科技可以取替這筆人工費用;假如塘人是僱主的話也會毫不考慮地放棄人力而轉用機械。

可想而知的是假如連運輸業的工人被機器取代,他們一就是要依賴政府而生存,二就是要轉行流入其他的工種。

這個就是資本主義中對打工一族的無情;科技為企業商品降低了成本,但同時也使工人們失去了藉以維生的飯碗。

眼見科技日新月異,而反而工作機會日益減少,使塘人更加感受到早日要財務自由的逼切。

2014年5月28日 星期三

儲錢的故事

看見這個標題,塘人自己都覺得有些少老套,不過既然開了波,也沒有不寫落去的道理;硬頸是塘人現時做人的其中一個方法。

塘人剛出來做事直至婚後以後一大段時間的儲錢是用剩才儲,結果就是所餘無幾;直至現在老婆還要問塘人出來做事這麼久,而錢都不知道跑到那裏去了;每次被問,塘人都心想答案不就是答過無限次嗎?  為何女人都喜歡問完又問呢?  塘人無言......*.*

真正改變了儲錢方法是2010年閱讀了富爸爸系列< How to increase your  Financial IQ >,書中提議儲錢應該當作是其中一樣開支,最好每月儲總工資的三成。

當時塘人心想一試無妨,於是逢兩個星期的出糧日,都把稅前收入的其中5%放進定期存款,而另外的25%就放進有入好難出的股票期權帳户,而老婆的工資就用作處理咭數,剩餘的就儲蓄。

如是者過了兩年,塘人兩公婆的所有儲蓄就用作買了樓1和有關雜項和維修費用。

由租人屋變成屋主後,其實居住費用變相減低了,而且因塘人與地產代理的關係良好,所以可以任用地產代理所用的估價工具,因此年年都可以得到退回房產稅。

於是塘人便把放入股票期權帳户的百分比改為30%,而放入定存的依然保持為5%。

一年過後,就正如大家所知,塘人在2013年就買入離塘人上班很近的樓2自住;當然這一年來的所有儲蓄又花光了。

在搬入樓2後,塘人就負擔起除了樓1以外的所有家庭開支,現在每月只剩餘稅前收入的3-5%;所以儲蓄重任就交給塘人老婆和樓1租客了。

雖然塘人每月只能儲蓄3-5%,不過就每儲夠可以買100股煤氣公司的股票的錢就買入股票收息;塘人希望儲夠1000股時的股息就夠交一年的煤氣費了。

另一方面,塘人老婆正準備買入樓3,眼看儲蓄了接近一年的錢在這兩三個月內就會被花光了。

2014年5月27日 星期二

處男有惑

上星期在洛城發生的因妒成殺機的連環鎗擊事件;塘人看畢兇手生前所錄制的所謂自白片段,覺得這個兇手事實上既可憐,又無知。

塘人上班的地點是一大片政府用地,很多的紀律部隊機構諸如州警察部,緊急事件調控中心,中度設防州監獄,男女兒童院都在此處。

其實最使塘人感到興趣的是那所監禁中級犯的州監獄,因為每逢下午五時開始,就會有一班犯人家眷前來探監。

看到此處,大家都知道塘人所說的犯人家眷中真的不乏身材與樣貎姣好的年輕美女,每次塘人經過該監獄時都忍不住用眼去“硏究“一下。

塘人記得以前外母提過,她在沙田法院做文員時,遇見“跛豪“的三個女兒,當時很多男同事都忍不住衝出去向她們送上最崇高的“注目“禮。

說回鎗擊案的兇手,他說自己是“好男人“但過了廿二歲依然是一名處男;而且他覺得女人就只懂得欣賞與他相反的“壞男人“,因此他要開鎗射殺所有金髮的妙齡女郎。

看到此處塘人就想起社會上有一大班因得不到而對其他人心生怨憤的人。他們得不到很多原因是無知所累,不是與他們是否一位“好人“有關係。

這個得不到最後使得這班人既自私又自卑,並做出反社會的行為。

最後這名兇手終於逃不過被引火自焚的命運,並死於鎗彈之下;最悲慘的是他卻找上了幾個人與他一起陪葬。

假設他真的這麼有心想去把妹,那為何不去書局買一堆教人把妹的書,或者參加一些收費昂貴的處男把妹課程?  而他卻選擇浪費時間去寫一本如何憎恨人類的書和思考殺人計劃。

2014年5月24日 星期六

世紀懶蟲

自從財務自由之路Blog的留言解封後,有個匿名留言說塘人除了斷六親之外,還說塘人覺得其他人都是大懶蟲。

講到這裡塘人老實地告訴大家,其實塘人自己才是一隻大懶蟲。

一直以來自己最想與家人踏上財務自路之路的原因最重要就是不用再為錢而工作,換句話說就是:[我們都不想做,想懶:D。]

以此為推斷,各位就可能會想到為何每一個會和塘人一家斷絕來往的人其實都是一班比塘人更懶或完全地靠不住的人。

就以塘人老婆在賭城的其中一位姑姐為例:她自己不開車, 有時間回港渡假但又不用時間來學好駕車,以前逢有事做時就特別等到塘人兩公婆來賭城的時候去做。導致我們開了六個小時的長途車後又要在賭城市內幫人做司機車出車入。於是現在經濟比以前好的塘人夫婦一於去賭城時就住酒店,然後再拒絕所有影響我們行程的要求。

另一個就是塘人上回提到的電腦白痴但又要買最新科技產品的老伯。就是因為他從來不肯正正經經打一份穩定的工作,導致他想找塘人教電腦時就專選擇我們要睡覺的時候,有心睇塘人Blog的人都知道我們上班時間早,所以就要早睡覺。電腦白痴老伯的行為其實是一種無理的要求,所以塘人也要拒絕,斷了他有事就找我們幫的心。

其他人塘人都懶講了 。

我們這樣懶其實是為“保護自己有限的資源和時間“的行為。不懂得保護自己的人,資源(錢)和時間就會為了不少無謂的人和事向外流。最終可能白忙了一大輪但又得益不到自己(和身邊家人)。

故此,作為大懶蟲的塘人當然能懶得就懶,而且比塘人更懶經常想其他人幫的親朋戚友當然都會自動與我們疏遠。其實塘人覺得這樣相處的模式大家反而更舒服吧。

已過兩萬

突然心癢一望,原來財務自由之路Blog已過兩萬個瀏覽率了,塘人萬分感謝大家的支持和鼓勵:)

金錢與孝

近期有幾個Blog主都引用某個在網上發表“要上車,不供養父母。“的言論來作文章。就連塘人老婆前天也問塘人看了這篇留言沒有。

後來塘人去找這篇留言時已經找不到了,只能從Anthony的“第一桶金“Blog 中看到被剪截了的一部分圖。

只看這部分截圖塘人就已經深信這位不供養父母兄在華人社會注定要被“圍插“的了,原因是在華人眼中“不供養父母“等同“不孝“,而“不孝“這罪名在華人道德觀中是十分嚴重的。

“孝“這個行為以塘人所了解是來自儒家思想;自漢武帝提崇儒術開始,經過以千年計的時間演化,直到今時今日成為了華人社會中的其中一項文化。

但對於以資本主義為本的現今社會而言,“孝“行好似也變得非常金錢掛帥(古時候可能是用身幫老豆暖被或讓個梨就為之孝了);故此以上的人兄的“不給錢父母“論也等同是“不孝“言論了。

自塘人今朝手痕把留言解封後,就立即收到說塘人“斷六親“的留言。基本上塘人也不能怪他留這樣的言,因為塘人自己也覺得有這樣的六親關係是人生污點;但真的“食得咸魚抵得渴“,係自己個Blog度寫事實時也預左會觸動某些人的價值觀。

塘人用得這麼多有關金錢流動的實例來寫Blog,是不怕有反對聲音,最怕的反而是瀏覽率和廣告收入不夠多。

視死如歸

自上次塘人見了份Rideshare工的幾日後,終於正式收到該公司的取錄通知;作為新人,公司同時送了價值$125美元的免費試乘給塘人。

雖然被取錄了,不過就正如之前所說這間公司的服務在本地還未能合法;因為塘人手持的是商業駕駛執照,所以更加不能行差踏錯而影響到正職。

故此就唯有等待本地政府的商議結果才能決定開工與否了。在此期間,本地的交通部不斷地派出臥底探員假扮乘客,用這間公司的手機App把司機召來並開出由$500-$7500美元不等的告票,藉此阻嚇違例載客的司機。

看見這些政府部門罕有地執法效率神速,塘人都極感意外(平時警察見到有人超速埋Cut都唔會捉);不過很多司機依然故我,完全不理會被罰款的可能性,繼續載客。

有見及此,塘人就抱着嘗試一下的心態;用免費試乘的優惠看一看其他人真實是如何運作的。於是便和老婆一起出街食飯的時候Call車。

塘人兩公婆等了不到五分鐘車就來到門口了,然後這位人兄笑容可恭地用拳頭對拳頭打招呼(這間公司的賣點)。

整個車程大既十分鐘,收費連Tips共$13美元,付款交易完全地用手機處理。司機跟塘人說他將會收到$11美元;然後他跟將會晚上到下城區(Downtown )等客,玩五個小時的話都會賺到超過$200-$500美元。

古人有句說話形容只要有錢賺,就算是頂包被殺頭的生意都會有人搶住去做;塘人覺得這句說話正好可以套用在這班被本地政府和的士業界視為“害蟲“的Rideshare司機。

2014年5月23日 星期五

精打細算

塘人老婆在賭城的其中一位姑姐一直都自認為自己是一個十分懂得精打細算的人。

當年她還在香港時是一間鈕電蕊廠的文職人員;據老婆所說,她做人憑著“對人只說好話“的心態,所以在廠內倍得人緣兼且從老闆手中得到很多工作機會,97年前她的薪酬連Bonus已經接近五萬港元。

有了穩定的收入,她分別在美國賭城和香港的馬鞍山各買入了一個物業。

但後來老闆退位後,她卻不能與老闆兒子和洽相處,最後更嘗試以辭工來要脅公司;可惜卻以失敗收場,連退休金都連帶地泡湯了。

於是她便帶着手上剩餘的資金,“順便“移民到美國去。來到美國後,她因習慣不到開車,所以她所能做的工作非常有限(賭城的民生區交通還是不便),於是一直打着低收入的工作。

當年賭城的房價處於最高位的一段時期,而且當時樓宇按揭規則鬆懈,基本上申請人隨便說一個所謂收入(Stated Income )就可以得到按揭。姑姐便借這個機會,加按套現在賭城的自住物業。

拿了這筆貸款後,她把一部分的錢用作供斷香港買入價不用一百萬港元的物業,其他的就用來在香港買股票和一小部分儲備在美國作傍身之用。

2008年金融風暴過後,賭城的經濟差到無朋友。而且她自住的美國屋頓時變了負資產;於是她說跟老闆說工作要付現金,因此她可以申請失業救濟和負資產補助。最後她一連拿了兩年多的失業金和每月只需付三百多美元的供款(只能在當地租到一間房的價錢)。

她還懂得為自己的退休作打算;自從她從美國打工開始,每年她都請會計幫她向稅局報自己為自僱人士,並報入最低可以拿到退休保障(Social Security)的收入;這樣的好處是她可以在拿到退休保障之餘,每年還不用向政府交太多稅。當然,會計師並不是傻的,故此從不幫她的報稅簽名。

2013年中的時候,她看見香港的樓市狂升,於是便立即回港為賣掉香港物業準備;不知道她用了甚麼方法申請,那間居屋不用補地價。賣了屋後得到大約二百四十多萬港元。

之後她拿了十萬美元在賭城買了一間收租屋,其餘的透過富國銀行(Wells Fargo )買了基金;這兩樣投資為她每月提供了大約一千美元左右的回報。

現階段的她有點認為自己富有了,因此每隔幾個月就會問老闆請假回港渡假幾個月;真正逗留美國的月數其實用一隻手的手指都能數得出。

塘人最近聽聞香港也要搞一個退休保障,但不知道香港是否也要保障這一類人呢? 

因為她雖則住在美國,但也好歹在香港做了幾十年的工作,對香港也算是有一定程度的貢獻。

故此,塘人覺得如果香港真的通過了退休保障,身在海外的某類香港人都會很高興的。

2014年5月22日 星期四

強逼升職

塘人老婆在美國郵政局的Encoding Center(全美國只有一間) 工作了六年,直到最近終於收到了由原本輔助性質兼沒有員工福利轉為有員工褔利兼會加超過三成薪酬的長工通知。

先說何謂“Encoding",就是各位寄的信件都會被郵局的機Scan清楚地址,然後才能分發到各地郵差派發。但有時郵局的機器都看不清楚(例如聖誕節小朋友寄到北極的信)時,就會用人眼去睇,然後給這封信的地址編碼,然後分發給各地郵局。如果連人眼都睇唔到得就會被彈回頭了。

這個世界上有好事時當然也會有壞事;塘人老婆由原來早上七時的上班時間,將會轉為半夜三更才開始上班。

原本很多受影響的員工以為公司會讓他們自己考慮要否升職,因為這個Schedule實在太過嚇人,但是最新公司發出的Memo指明:[原有職位將會被取消,因此不轉職的人將被當作自動離職。],意思就是一係選擇做,二係選擇自己辭工。

有此事情發生是因為塘人所居住的地方有工作技術的勞動人口不足,僱主請人留人都很困難;就以塘人為例,已經加班差不多一年了,但仍未見到有放鬆的曙光,今年八月就輪到塘人會加5%左右的薪金。

不過現在對塘人兩公婆來說,實在多多錢都不夠使用;現在樓3仍然與對方賣家膠著,塘人對本地煤氣公司的一千股購入計劃只完成了10%,所以我們還是要趁經濟好時拼命賺錢。

2014年5月21日 星期三

一生都三分鐘熱度的老人

塘人有一位已經年過七十的朋友;如果照古人的說法,這位朋友應該已經古來稀了,但他的行為又向其他人表達了完全相反感覺。

這位朋友移民美國前在香港做過俗稱“男帽子“的機動部隊警員(有相應該係真掛),不過看他的樣子似乎是未做夠退休年齡就不做了,來到美國後他更是一位老闆見到都怕怕的“劈炮王“。

他在美國所做過轉過的工作已經到達了用盡一個人的手指和腳指都數不盡的地步了;以下是塘人所能記得的他所做過的工作工種:

貨車司機,推拿師傅,的士司機,餐館幫工,倉務員,二手車經紀,導遊,裝修幫工,教車師傅......等等等等。

這位朋友除了轉工頻密之外,對於新科技都特別地情有獨鍾,就算完全地不懂怎樣使用都好。

年多前塘人還是住在樓1的時候,就是因為距離他的家很近。試過有一段時間,他每買了I Phone ,電腦,I Pad,相機就拿過來叫我們教他使用;但神奇的是他過幾天就會忘記了如何使用。

後來塘人覺得他太麻煩兼阻礙我們睡覺的時間,於是每逢他又想上免費電腦課時就直接拒絕;雖然此舉令他生氣了,但我們反而樂得清閑。

上一星期塘人和老婆在唐人超市遇到他的老婆,她一臉無所謂的表情說她的老公要跑到加州與朋友一起辦激流艇的生意了,照計要今年冬天前才會回家。

塘人也覺得很無奈,難道這樣的生活才是人生嗎?

2014年5月20日 星期二

親友間的資源掠奪

如果您是出生並生長在香港的80後或更早的年代,您就有可能聽聞過“新馬仔“過身後一家的遺產糾紛的事件。

當年的情節其實塘人自己也忘記了很多,只是記得“新馬仔“一家在傳媒面前大出洋相,所謂的一家人為了遺產完全地展露出人性最醜惡的一面;此事件其實用鬧劇來形容也不會過份。

不過講到尾,事實是離不開大家對資源(遺產)的貪念,並希望能夠奪取到最大利益;於是乎就算是一家人也沒情講了。

不過大部分時候要掠奪家人的資源是不用硬取的;塘人的第二個姨仔便是借助“裙腳“和“弱"的力量,慢慢地陰亁她父母和姑姐們的資源,年紀未到三十便實現了另類的財務自由。

之前說過塘人有一位青梅竹馬的陳小姐用臉書聯絡過塘人;她的情況也剛剛好合乎本篇的題材。

話說陳小姐為家中長女,學歷最高,兼且在一間與美國有生意來往的公司裏擁有一份幾萬元港幣薪酬的工作。

塘人記得年幼時從老媽口中聽過陳小姐的父母想要兒子,但不知為甚麼總生女兒,最後家中變成了陰盛陽衰的六口之家。

既然陳小姐擁有家中最好的賺錢能力,因此家中的經濟重擔就落在她的身上,尤其是近年父母退休之後。

不知是否陳小姐的思想上覺得她已經不可能另外再有自己的家庭;現在二妹嫁出了,三四妹都各自有自己的男朋友和生活;而陳小姐就一路上班工作,供樓;再默默地成為了一個“中女“。

上次塘人問她是否會結識男朋友然後結婚,她卻跟塘人說不會有人要她了。

塘人其實覺得她很可憐,因為她為了自己的一家人而失去了未來和人生。

現在塘人只希望終有一日能夠擺脫那她自己覺得所謂“孝“的思想,將家庭責任交回給父母和三個妹妹們,然後出發去找回自己應該有的家庭和生活。

賣血

塘人差不多每個星期都會經過一間非常熱鬧的捐血小板診所,因為捐血小板診所的對面就是一間洗腎中心;塘人經常都要把一批腎病患者送到這裏洗腎。

令人覺得可惜的是塘人的乘客要到這間洗腎中心的話,基本上他們是要等死,不過真的要幾時死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不過塘人見到這些患者自己都當無事無憂無慮的模樣,塘人自己認為也不應該提及了,覺得做好了自己的工作就已經當對得他們住了。

說回洗腎中心對面的捐血小板診所,每日由早上六時開始已經有人排隊;住香港的各位不要以為這些人是要免費捐血用作行事積褔;事實上在這些診所捐血的人是有錢收的,由五十至一百美元一次不等,而且每星期可以捐兩三次。

塘人之所以這樣清楚賣血小板的運作原因是2010年塘人被外父外母覺得我們經濟困難而追討他們的投資本金加利潤時,就曾經想過要到賣血中心賣血小板賺錢逐點逐點地還給他們(因為股票都被期權合約鎖死了),後來經塘人老婆極力勸阻而作罷。

到現在塘人也很慶幸放棄了這個決定,不然就可能因為這件事而要上“蘋果日報“了。題目應該是“驚!美藉港人無良外家托投資輸打赢要,逼女兒女婿賣血還本金*.*“。

塘人在發覺每逢月頭月尾這地方是最多人的,多車多到車都泊到洗腎中心這邊,於是洗腎中心就貼出告示:[不是洗腎中心顧客的車會被拖走。],還有就是:[洗腎中心厠所不外借。]

塘人也覺得這些賣血中心的存在就是根本地反映出有些鬼佬家庭真的貧窮到要賣血開飯的地步,只要看看他們早上排隊時那空洞的眼神(但基本上賣血中心只會買健康的血)就可以了解到了。

2014年5月19日 星期一

肩緊膊痛症

三個月前塘人和老婆差不多在同一時間出現右肩頸痛的症狀。症狀出現的原因其實很簡單 - 缺少運動加上用太多電腦和電話(Computer symptoms)。

痛症初期大家其實都不太理會,因為覺得只要訓一兩個飽覺就會自自然然地康復。

但塘人老婆開始發覺愈來愈痛,兼且有手腕和手指麻痺的症狀。於是塘人就勸老婆去看醫生。

美國看醫生最精彩之處是將病人在同一幢醫療大樓中彈來彈去;老婆首先花了錢去看家庭醫生(Family Practice );然後她卻將老婆轉介到脊醫專科(Chiropractic );又另外付錢後脊醫又將老婆轉介去物理治療(Physical Therapy)或針灸推拿(Acupuncture)。

塘人原先認識一位十年朋友曾經遠赴大陸去學習針灸推拿,於是便與老婆一起先去看他;不過老人家他原來學成針灸推拿回美後因英文問題而不去拿任何執照,故此他並不想幫我們治療,只是想教我們自己針自己。

塘人兩公婆眼看這位朋友靠不住,於是便去求助物理治療;最後塘人老婆花了近千美元上了四次物理療程,加上每日在家做半小時的伸展活動後;最近終於覺得真正地康復了。

塘人覺得鬆了一口氣,因為不用再花時間和錢看醫生了。

首次開鎗

video
塘人兩公婆在美國這麽久都未曾試過開鎗。

首先是大家都來自香港,自然是接觸不到鎗械,故此完全地不認識;其次也是因為對鎗械的無知,從前看電視劇只學到這東西經常會走火,會傷到自己或他人的性命,故此從心底中害怕鎗械。

今日趁生日膽粗粗和老婆行進一間鎗舖,老實地向店員解釋自己完全地對鎗械一無所知,甚至連一支上了子彈的鎗都未摸過。

店員聽後(對我們的真誠笑了一大輪)立即替我們上了一堂介紹課,然後就輪到我們自己到位於地底的練耙場自己上彈射耙了。

射完後塘人都開始發覺自己開鎗過程太過笨手笨腳,如果有事時真的需要開鎗自衛的話就連自己都覺得不合格了。




事實打爆無知 - 見新工

上星期塘人提及過正在申請一份好似比較Freelance的Ridesharing的工作;這幾天經過了一連串的資料審核後;塘人昨日終於出發去見工面試。

其實所謂的面試有點兒戲和奇怪:

首先是面試塘人的人在手機的App上點錯了地址,所以當塘人到達目的地時空無一人,不過還好她知道自己點錯了,最後打電話給塘人告知了正確地點。

其次是這位面試人員只向塘人講了一大輪為這間公司工作(外判)的好處和如何賺錢;但對於塘人所關注的風險保障和安全等問題(例如乘客身上有毒品怎樣做,有警察搜車時誰負責?)她就想向塘人耍太極而輕輕略過;由這部分開始就引起了塘人的疑惑。

第三是面試人員向塘人說如果在機場接送時不要讓人(我想除了乘客)知道塘人是為這間公司工作。聽到這點,於是塘人決定回家後再重新硏究這間公司在本地的合法性。

回家一看便發現這間公司的服務在本地還未合法(非常奇怪塘人在申請前完全見不到這些東西),而且在加州多地和聖路易市已經被列明違法,會被警察抄牌。

報章說目前本地市政府還在等待這間公司派人前來商議合法與否的問題,但政府說至今還未見有人前來解釋。

但基於本地法律執行是如果還未有針對該事件的法律,就表示還不會受管制的原則,現在當警察看見時只會發警告而不會發罰單。

塘人現在的想法是這樣的話,就等這間公司真正地在本地合法了我才會為她工作,否則真的出事時誰要負責呢?

適逢今天是塘人生日,覺得自己真的三十而立了,開始懂得分辨甚麼錢是可以賺和甚麽錢是不應賺的。

2014年5月17日 星期六

天降大任于斯人也

標題上這句“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取自孟子。

意思是上天要將使命降落到某人身上,一定要先使他的意志受到磨練,使他身體忍飢捱餓,使他備受窮困之苦,諸事不順,這樣才能震動他的心志,堅韌他的性情,藉以發展他的才能。

寫這個財務自由的不歸之路Blog接近三個月,塘人有時會翻閱自己的舊文;發覺不少是塘人自己,對其他人的所見所聞和人生經驗所啓發出來的題材。

塘人寫文從來都一氣呵成而且不核對,頂多是回家加上圖片時會改一改些錯別字和不順的文法;故此塘人的文章都是原汁原味,以寫文當時的情緒和記憶一口氣地寫到文章上。

有時塘人重看自己的文章後都會有些納悶,感覺為甚麽從前自己的身邊人和圈子裡會這樣負面;塘人心想可能也會有其他讀者覺得這個Blog比較兒童不宜因為某些文章所表達出來的氣氛較為消極吧。

直到現在,塘人一家的生活已經比2009年最低潮時改善了不少;原因是塘人兩公婆就正如Blog的主題一樣踏上了不歸之路。

貧困潦倒的生活使我們不能休止地工作賺錢;家人朋友們的不可靠和背叛使我們對個人財富更加情有獨鍾和信任;投資和生意的失敗經驗使我們嘗試去找出更加可靠和簡單管理的投資方式或專案。這些都是從過往的消極人生和經驗中所磨出來的慧眼。

直到今時今日,塘人依然相信自己仍然在這條不歸之路不斷地磨練着;隨着塘人的財商和現金收入逐漸擴大,大家可望塘人的這個財務自由Blog會有更多更多表現消極和積極的文章。

希望各位讀者繼續支持塘人的這個財務自由不歸之路Blog,與塘人一起成長。最後,塘人為了對本地社區的貢獻;故此由這個Blog所得到的任何廣告收益將會100%捐到塘人家就近輕鐵站附近保護兒童的院舍-Christmas Box House.

買少見少的傳統西餐


很多來到美國的華人來美後都發覺自己不能習慣現今美國的飲食。

塘人這些在香港食慣英式西餐的人當然也不太喜歡以漢堡和汔水主打的美餐。

不過在偶然的機會下塘人發現了原來在美國比較傳統的西餐廳也會提供接近香港的西餐飲食。

不過近年來這間餐廳的顧客隨着年紀愈來愈老邁或去世,生意已經大不如前。

主要是年輕一輩的美國人都食慣了漢堡汽水,並不懂得吃傳統的西餐。


考鎗牌


塘人趁老婆生日的當天與她一起報讀了鎗牌課程。

課程中學懂了很多被公眾誤解的法律,例如正確地使用沈默權和面對執法部門時美國公民的權利。

還有知道了原來法律清楚到表明其實美國任何的紀律部隊並沒有義務一定要保障美國公民的性命和財產,嚇了塘人一跳之餘也深深地明白到要靠自己保護自己的重要性。

上完這課正式拿了鎗牌後塘人兩夫妻已經可以在公眾地方陀鎗,保護自己了。



千夫所指

自從2009年塘人被家人為美國身份問題設鴻門宴閙翻後,塘人即時被所有以母親家那邊的主要親友排斥和杯葛(父親那邊都在大陸兼且富裕)。

後來塘人思考過後覺得可能塘人的阿姨們認為原先可透過塘人母親而讓他們與子女得到的美國身份落空了,因而對塘人寄恨。

不過當年塘人兩夫婦因為寄情工作翻身,所以對這些人的完全沒有理會。

2012年尾的時候,曾與塘人青梅竹馬的童年玩伴陳小姐突然在臉書上找上了塘人;令塘人極感欣慰,以為現代還會有舊朋友這麼有心。

可惜的是,言談間陳小姐對塘人冷言嘲諷,說塘人不孝;尤其她以為塘人生活十分風光(剛買了樓1不久)而不幫助家人。

塘人覺得十分奇怪,因為陳小姐在中二時一起打羽毛球的時候被塘人年少三歲的弟弟投擲石頭擊中頭頂(覺得塘人與其他人玩得開心而他無份)而即時與塘人絕交,之後一直都沒有聯絡。

再追問之下發現原來塘人的母親近這幾年來直周旋於她所認識的塘人舊同學和舊朋友之間,逢人就說塘人兩公婆不孝,自己有機會移民而不幫助家人親友,丢盡了父母親的面子。

原先塘人兩夫婦在知道這件事前都認為萬事以自己經濟上翻了身才考慮(誰不想有親人在身邊照應),但知道後就覺得其實應該一個人都不讓他們申請過來,因為他們的橫蠻已經太過份了(而且起碼為身份申請費用,來到美國後的生活使費怎樣付錢的意思也沒有)。

2013年中的時候,塘人的一位住同幢公屋的中學舊同學被塘人的弟弟在門外兩度騷擾,因為他在塘人的臉書找到當時塘人與該中學同學有聯絡的證據。

這件事嚇得該同學的母親要看清楚外面有沒有人才敢出門,而且也令該同學不敢再與塘人聯絡,塘人的臉書也被他Block了。

看見這些家人和親友就是為了這麼的一個爛身份這樣對自己和身邊朋友,就算面對千夫所指說塘人不忠不孝不仁不義;塘人也認為就保持這樣東西地球一人住一邊好了。

2014年5月16日 星期五

美麗而殘酷的世界

塘人老婆的嫲嫲於2011年接近尾段的時候以92歲高齡在深水涉的老人院插胃喉時被噎死,她死時身邊並沒有一個親人在身邊。

當時塘人老婆正在太平洋的上空(塘人當時未儲夠假期,所以沒有同行),並準備在抵港後的翌日到老人院探望嫲嫲。

雖然塘人老婆的叔叔曾經於兩天前跟嫲嫲說過她的孫女會從美國返港探望她,但只差一日兩嫲孫最終都見不到面。

老婆的爺爺在二戰時是美軍軍伙,戰後被上級賞賜了一堆金條後回港買樓買地收租,直至現在當年的舊街坊都依然以“包租婆“來稱呼老婆的嫲嫲。

但可能因為爺爺不善理財兼為人好樂善好施,因此爺爺死後已經到達身無長物的地步。

爺爺死後,當時老婆有位率先移民到美國的姑姐曾申請她的母親移居美國同住,但最後也始終不適應而且曾經答應過塘人外父要照料剛出生的孖女,所以又回到了外父那間三百呎的公屋。

塘人以前曾經說過,這間公屋最高峰時住了六個人加一隻貓,加上婆媳不和,家人經常發生言語和肢體碰撞。

當外父於2001年舉家移民到美國後,嫲嫲便以80多歲高齡獨自留港做獨居老人,閒時到樓下與街坊聊天和到附近教會,這生活一直維持到2007年外父在美國劈屋挾貸款<個人破產信貸評級的影響>“回流“香港。

外父外母回港後第一樣做的便是借裝修之名把老母送到深水埗老人院去,而且特意選擇沒有巴士可以直接返回舊居的地方(由長沙灣地鐵站落車向西九龍中心方向要步行廿分鐘或以巴士到達石硤尾轉乘的士到達)。因此老人家直到死前都未曾返回過舊居一次。

一下子失去住慣幾十年地方的嫲嫲在住進老人院不夠兩年首先就中風,然後就經常發病兼不能進食。

記得有一次塘人老婆從美國致電老人院給嫲嫲時發現她已經因感冒而躺在床上滴水不沾的情況下接近4日了,於是老婆急忙致電身在香港渡假的姑姐把嫲嫲送院。

故此,嫲嫲臨終前曾向老婆的叔叔說她死後一定要在美國葬,可見她已經對香港的人和事完全地絕望了。現在她的骨灰被安葬在賭城的墓園中,當年由塘人老婆親手為她上位。

借鑑嫲嫲做例子,塘人兩公婆學懂了財務自由的重要性,雖然錢解決不到全部問題;但起碼有錢您可以決定自己的命運,萬一子女不賢,親友不順而自己老到沒有能力工作時都不用被現實推着走。

可以廉政嗎

昨晚跟塘人老婆晚飯過後看完膠遊記後再看廉政行動,劇中看到身為工程處的主管級公務員的鄭丹瑞因為向承建商們收賄而最終被判入監獄,一無所有。

塘人心中暗笑(其實已經笑出聲)這種結局其實只有電視中才會出現,讓人以為這個世界真的有能對付貪污的機構。

記得中學時期塘人跟身為一個小型水喉承建商的老爸到當時曾發生短樁樓事件的沙田地盤“學習“。有一日一位由大判頭派出的稽查人員來查察老爸的工程是否合乎規定。

不用說這稽查人員當然對着塘人老爸滿口粗言穢語地指天指地,說這裏不行要重做,那裏又不行要重做;最後他向塘人老爸說要否一起到附近的酒家(強記雞粥)午膳。

午飯期間這稽查人員說其實萬事可商量,然後他在枱面上比劃了一個“十“字。

塘人老爸當然明白他的意思,但因為這個工程本身自己標價低再加上被大判七除八扣兼拖數下實在食水唔深,無辦法下唯有不付這個“十“字,而最後講數結果壓到“三“字;於是稽查人員便求其讓老爸隨便執漏一下便過骨了。

塘人經常在蘋果新聞上見到新建住宅問題不斷,有可能也是因為香港的貪污風氣不改,稽查人員收虧的行為嚴重;就算無線為唱好政府拍幾多粉飾太平的廉政電視劇也是沒有用的,頂多是騙騙小朋友而已。

2014年5月15日 星期四

每兩年結婚一次的男人

塘人還是在做餐館工的時候,認識了一個每間華人餐館都做唔長的廚師;基本上每位餐館老闆聘用他都只是用作臨時性質,原因是他每做工一段時間,儲夠收入證明後就會回越南去了。

各位千萬不要誤會該位人兄的住家在越南;事實上他在本地有老婆,兼有兒有女,不過他就是要每隔兩年左右就要回越南結婚一次。

如果各位猜得中的話就會明白他為何要這樣做了。據他所說,與本地沒有美國身份的人結婚不化算,除了收到的錢較少之外,而且本地人懂美國法例的機會較大,所以會有難甩身的可能;故此每兩年回國結婚一次就成為了他的慣例了。

據他所講,他每次做一次結婚都能收到五萬蚊美元,而且對方還要包吃包住包娛樂(包括冲凉,揼骨,叫......)。當對方來到美國後兩年就可以申請離婚了,從此他又變成自由身,可以又去做另一單買賣。

塘人想他的子女現在應該已經長大成人,可望將來未必有機會要繼承父業。

2014年5月14日 星期三

誤會

塘人的一位越南華喬裔叫阿強的朋友逛老墨雜物攤(Swap Meet)時看中了一堆玩具雜貨,於是即時詢問同為越南人的攤主全要的價錢;因為全部貨物的價錢需要千多美元,於是阿強就開了一張支票給攤主。

幾個月後,有一宗新聞說位於洛杉磯的移民局聯同FBI破獲了一幫幫助東南亞人蛇偷渡至美國的越南幫派,分佈各州為接應人蛇的幾個骨幹成員全部被捕。

有一日下午阿強的外父在阿強家揍外孫時突然門鈴響起,開門後發現有幾個自稱FBI的探員要找阿強協助調查;被外父急Call的亞強回家即時就被請(夾)到本地位於下城區的FBI總部詢問有關這宗人蛇案的問題;期間探員向阿強展示了他多個月前開出給地攤買貨的支票,並問他這些錢是用作甚麼用途。

驚惶萬分的阿強連忙跟探員解釋這張支票是用來買貨的,完全地與人蛇案無關。最後阿強當然被釋放並送回家中。

這故事要帶出的是人生無常,但您以為做了一件與其他人或事完全地無關的事情,有時會很意外地為您帶出奇怪的結果。

為何不睇樓

塘人至今都有一個與其他買家不同的習慣,就是不睇樓。講實一點就不是完全地唔睇,而是落了Offer而對方又肯接受後才與驗樓或銀行估價公司一齊入屋睇。

不過這個做法並不是塘人自創,而是富爸爸作者清崎在十年前的講座中教塘人的;當時他這樣說:[假設你在賣家接受你的議價前看樓,就算你看了後有多喜歡這個房子都好,對方不接受的話看了樓又怎麽樣呢?另外看樓也有一個壞處,當你看樓時,你看見你的老婆非常欣賞這個廚房,另一邊你的孩子已經自行在劃分房間,看到這情形你又如何去挫價而導致你的家人失望呢?]。

後來塘人真正試過交易後才知道原來不看樓也是可行的,因為樓宇買賣合約有所謂的撤回買賣而保證訂金回退的條文(上圖第24項)。只要塘人依照條文和限期的條件履行合約,就算到時真正看樓後不喜歡而撤銷買賣塘人也會毫髪無傷(當然,驗樓費無了)。就是不看樓這個方法,塘人才能冷靜議價和慳了自己和經紀的時間,油錢。

不過,各地的樓宇買賣的合約不同,買家們應首先學懂自己地方的條例才加入自己的玩法。

苛稅猛於虎

這些年來塘人的80後舊同學們大多都已經升職加薪兼未婚,所以他們都有機會面對年青時連發夢都未想到的人民責任-交稅

塘人在臉書上眼見他們為了這幾個%已經在無病呻吟,於是塘人唯有讓他們開開眼界何謂真正的交稅了。

如圖所見,這每兩星期發一次的薪金,第一樣扣的是聯邦入息稅;第二三樣扣的是將要瀕臨破產的社會退休保障稅和醫療補助褔利稅;最後扣的是州入息稅。

除此之外,每年的聯邦和州入息稅在4月前也有機會要追加補交,塘人兩公婆每年都需要補交接近兩千美元。

順帶一提,因為奥巴馬醫療改革法案的關係,不買醫療保險是要被稅局徵收罰款的,因此薪金也被保險費扣了。

就正如塘人在之前的文章所說,窮人所享受的政府褔利並不是從天而降,而是從其他勞工的辛勞所抽取的。

2014年5月13日 星期二

美國身份代價

塘人兩公婆在此地有一個80後姓鄧不過看來永遠都不會熟絡的朋友(也許不是朋友)。

之所以不可能熟絡的原因是我們曾經邀約過她出來晚飯,但她卻在約會前30分鐘學人玩放飛機,導致我們原先打算食意大利粉,但最後要食出前一丁麻油麵作晚餐(乜mood都無哂)。

這位鄧小姐來的時候是拿了兩年期的學生簽證,原本打算去年暑假就要回國,但她卻能在限期前找到一個年紀較大的寮國裔的男人與她同居並閃電結婚。

我們最後一次在酒樓見到她(侍應)的時候她說她的臨時綠卡剛剛收到了。不過我們其實都不知道應該為她高興還是愁呢?

2009年時塘人回港的時候,塘人的家人為了塘人擺了一場鴻門宴;主因是塘人的一家人想“一家團聚“,暗示塘人要申請他們到美國去。

如果各位有看過塘人的舊文的話可能會記得當年塘人由回港就開始倒霉了,2009-10年期間更投資輸清光再加被外父外母姨仔追數,最後全賴塘人老婆的不捨不棄地與塘人一起努力工作才能扭轉當年的敗局。

最終鴻門宴上塘人並沒有妥協答應,因為塘人知道這班人(請容許我形容為貧窮人)去到美國是撈唔掂而且有機會要問政府攞褔利的。

而美國的移民申請講明假如移民申請人來美後直至入藉歸化前拿了政府福利,該移民的擔保人就要為這筆發放褔利付款;老實講,塘人直到現在也冒不起這個險。

當然,塘人換來的是直到今時今日的還被所謂家人的窮追猛打(無業的人特別多時間搞事),但對比起要冒被政府罰錢的這個風險,塘人還是覺得這類親情並不太可貴,而且認為需要對當年肯與塘人捱的老婆公平些。

有如奸淫擄掠的工作

因為緊水, 塘人昨日加入了一間Rideshare的公司;此公司的運作是這樣的:

有人想搭車但又嫌的士貴,於是他就用這間公司的App輸入所在地和目的地,同意了計算出來的車費後就會自動扣他的信用咭數;如果塘人在附近又是用App去決定接不接這宗生意,同意後就收取車費的80%(公司抽20%佣金)然後去接人,整個過程完全沒有錢銀交易。

面試通過後,這間公司會為塘人,塘人用來開工的車和乘客購買理賠一百萬的保險,而且行車里數和油錢自己向稅局申報,所以理論上塘人變成了自僱人仕了。  最重要是幾時做和做唔做都得, 所以有空時可以諗下

還未去interview的塘人告訴同事這樣的工作後,引來了一連串的反對聲音,除了人身安全問題,公司抽佣太多等等之外,還有同事問塘人現在的薪水是否不夠用(誰的薪水會夠用?);總之塘人感覺有如自己將要去做一份要去奸淫擄掠的工作似的。

於是塘人只有跟他們說自己還未去面試,都係打算面試完才想這些問題,最後終於平息了民怨。

無人Like的活動

昨日塘人和老婆一起到按揭公司補交文件順便再和相熟的老墨婆相討有關樓3的首期,利率,現行按揭條例及信貸資料等與按揭有關的事項。最後在裡面花了兩個半小時才得到一張新的房貸預批信(Pre approval Letter)。

後來塘人把這個活動放上去面書上標明給香港的朋友們看,竟然一個Like都沒有。相反見到其他人花十皮去歐洲的相成百幾人Like,感覺猶如天與地。

2014年5月11日 星期日

2014年美國綠卡抽獎的香港申請人數

祝好運,因為離開香港並不一定生活會比香港好。

開門見蜂

塘人玩完張電腦枱後諗住將某些雜物搬到露台去,一開門差D俾隻大蜂后同個蜂巢嚇死。

無辦法,雖然萬分不想,但為了安全還是要把她和巢一起處理掉。

做人需要明白社會的潛規則

塘人兩公婆於2012年中回港旅遊的時候,剛好老婆有兩位舊小學同學將於當年的年底舉行婚宴。

塘人兩公婆都算是有心之人,基於“人不到,禮到“的社會潛規則,塘人與老婆在美國的精品店中買了兩份結婚用的禮物分別送給這兩位女同學。

回港後,原定準備約定老婆以往的小學時期的朋友一起出席飯局,我們準備在飯局時拿出禮物當眾交給這兩對新人。

怎料其中一對潘姓的女同學突然於飯局前說肚痛而不來了,於是我們只能把其中一份禮物交給黃姓同學,而另一份就要塘人小心翼翼地(因為易碎)當晚拿着通街走。

事情發展至塘人自己一人回美後,老婆有一天終於能見到這位潘姓同學,並把禮物交給她。期間這位同學突然情緒激動,說以往的中小學同學都不念情,大部分都決定不出席她的婚宴,導致她預訂的酒席出現空位。

老婆在安慰這位同學之餘也詢問她這幾年有否與同學們聯絡或出席任何中小學的同學聚會;原來答案竟是:[無];這位小姐在多年以至十幾年完全沒有接觸舊同學的情況下突然把紅色炸彈扔給人。

事件到後來還有插曲,這頓飯原來也是AA制的(塘人最憎),這位小姐唔識做人到有人山長水遠帶禮物給她也不負責這餐飯(還要由馬鞍山帶到她將軍澳的屋企樓下日本壽司餐廳)。

事已至此,難怪往日的同學都不出她的婚宴,原來她不是以社會的潛規則來做人的。相反經常出席同學聚會的黃姓同學就沒有這個問題,為甚麽呢?

飯後,她跟老婆說她將要到馬爾代夫渡蜜月,未到過此地的老婆着她從當地寄送一張明信片過來美國;直到今時今日,各位都可能已經估到這張明信片已經寄失,出了太陽系了。

附近的連鎖文具店關門大吉

塘人星期日出門買餸時經過家附近的Office Depot 時發現她要關門大吉了,所以即時衝入去找筍野,不過看來已經被其他人掃清光了。

最後只能買到一張玻璃書桌,一個文件櫃和幾個膠盒。

今晚有排玩了。




2014年5月10日 星期六

洋漢特別吃香?港男「丟架」

看完這個,塘人無言也。 因為在美國見到更多這樣的情形。

現在只想起林子祥唱的“男兒當自強“。

塘人一家人也會繼續努力,以收租物業去實行“奴役鬼佬計劃“。

微信遇上香港小妹妹

塘人的微信帳户簡介上一直都用來放財務自由Blog的,藉以希望附近會有共同目標的人來閱覽。

今日塘人就收到了一位小妹妹的招呼,不過她劈頭的第一個問題簡直要塘人汗顏,塘人心諗:[小姐妳到底有無睇我個Blog架?  有仲問我係咪大陸人?]

無言,照同佢玩下去(老婆批淮)。

後來發現原來這位小妹妹也是一位香港人,不過是工作簽證過來做學前幼兒園(Pre-school)教學老師。

然後她就問塘人是否已經結婚;又問塘人是否認識很多的本地香港人或者識講廣東話的洋人,這時塘人大概已了解她來打招呼的原因了。

就正如各位已經猜到,塘人當然就老老實實地答她:已結婚,識香港人但已婚,唔識講廣東話的鬼佬。

之後打多幾句塘人就被Block了。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