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30日 星期一

金錢流動例子 - 新聞透視 自由行十年

2014年第一張開出的認購期權

Activity DateTransactionDescriptionSymbolQtyFill PriceCommissionNet Amount
2014/06/30Sell to OpenSTR Aug 14 25.00 CallSTR-1.0$0.42$8.25$33.75

2014年6月29日 星期日

讀完財叔"嬴在起跑線“有感

財叔的“赢在起跑線“原文

塘人年幼時塘人老爸經常恐嚇塘人說:[如果你唔X肯俾心機讀書,就將你帶返去大陸,同你班表哥表姐(塘人姑媽的子女)一齊執牛屎!]

大概三十年前左右,塘人老爸在大陸的故鄉依然是以務農為生,因此老爸的親戚還是十分貧窮,故此每逢過時過節塘人一家就從四方八面搜羅其他人不要的衣服鞋襪,再加一堆自費買的餅亁糖果之類帶上大陸給他們。所以在年幼的塘人眼中,老爸的恐嚇要塘人做“牛屎仔“還會有作用。

後來鄧小平的改革開放好像無意間帶動了老爸故鄉的親戚生活,農地開始變成工場,塘人的表哥表姊們因而做起了以工場的工人們為服務對像的飯堂(只賣炒飯和炒河粉),理髪店(真的是理髮,不過洗頭水是假的),遊戲機(只得一部食鬼和打飛機)和桌球中心;到了這個階段,他們已經不用單車而改用電單車了。

然後就是每年塘人上大陸都見到他們生活上的變化。到了塘人剛上中學的時候,表哥表姐們也逐漸開始做以聯絡廠商和地方官員的中介人生意;而他們的出入也開始以寶馬,Benz 為主,已經不再用電單車;而他們也不再住以前三層高的舊村屋,而搬到附近新建的六層高的村屋了。

直至塘人來美前的最後一次上大陸,已經結婚兼有兒有女的表哥表姊們已經不再住在那六層高的村屋,而在村前的一片地另建一條街;街上的理髮店,揼骨場,茶樓全部都是屬於他們家族的;而他們也在街的某一角建了兩幢在每層樓都有保安裝置的洋樓供自家人自住,而洋樓中的某一層有幾個大約只有十多歲的家傭居住。到了這個階段,塘人由香港來的一家在他們眼中反而變成了窮親戚,大表哥就只交代表嫂帶我們出去玩說所有使費他負責後就未有再見到他了(姑丈和二表哥就更加連影都唔見)。

所以就像財叔所說,要大富大貴其實並不一定要讀很多書;要知道這個世界連當初“執牛屎“的也可以有投資致富的可能,其實所需要的可能只是把握機遇的能力而已。

已過三萬

開Blog剛好四個月瀏覽率不斷地創新高,塘人感謝大家的厚愛。

2014年6月28日 星期六

新婚!租樓定買樓?

無論是香港或美國,當每隔一段睇財經版新聞的時候都總會看見到向人分析租樓好或買樓好的題目;可惜的是每次的所謂向人教路的內容基本上都大同小異,只是每一次出現的方法不同而已。

之不過塘人覺得租樓買樓基本上都只是金錢遊戲而已,只不過當很多人要面對這個生活在文明社會的必需品時,突然間就會變得特別地多愁善感:例如甚麼生活品味,園林風格,子女前途,有無Face等問題又會一窩蜂地噴出來。

就是這樣的多愁善感,當塘人的父母抽中了居屋時就突然地變得猶豫不決:又嫌十樓太低層,又怕和不嬲沒來往的親戚朋友住得太遠,又怕要適應新環境,最無聊的就是怕新居屋中有黑幫控制的裝修佬,最後當然就是不了了之。

塘人覺得要決定買樓定租樓用的只是很基本的財務智慧和時間管理。

財務方面只是要知道自己有無上樓用的首期和雜費,供款和維修費用能否負擔。以上全部條件都不具備的話就只能租屋或與家人同住好了。

時間管理就較為繁複:假如覺得自己不會在某一地區居住或工作太久基本上都不用去考慮買樓,租就算了;道理就跟去外地旅行一樣,基本上很少人會選擇不租住酒店而去買一間別墅。

地產代理很喜歡向準買家灌輸買樓為保值或升值,未來發展潛力等銷售用語;富爸爸清崎就曾經說過:[誰跟您說這些話,您就應該請他為這些說話作出百分百保證,如果他不肯,您就不應該聽他的]。

所以要決定買樓定租樓其實是很簡單,最重要是不要用感受去處理這個問題就可以了。

2014年6月27日 星期五

資本主義與個人健康

自從美國在大概30年前加入了一條殘疾條例法案(ADA Law ),表面上好像對身體有殘疾的美國人提供了醫療,交通和生活上各方面的保障;但暗地中又好像利用了納稅人的金錢為各方面的企業提供了不少利益。

塘人在正職中遇到不少經常要出入各醫院,療養所,化驗中心的殘疾人仕。老實說,在塘人眼中基本上他們大部分的身體狀況都是一年比一年差;有很多由一開始行得走得到中後期要截肢或要坐輪椅的都大有人在。

不過有一些比較幸運的可以透過換身體器官而得到新生,但亦都有很多人等不到或者是需要換太多器官而導致手術費太高昂而保險選擇給他們最便宜的治療方法。

以前聽過一個叫做“破窗理論“,基本上是社會和人需要透過解決問題而得到利益,從而達到經濟增長,不過代價就是這個社會就需要不斷地出現新問題了。

最近塘人聽說有免疫系統的外父因為長期服食類固醇而導致如厠後都不能自行清潔了,要交由外母幫手清潔。這是因為外父一直用退休公務員福利去看他的病,不過在慳錢的前提下,公立醫院亦只會替他作出最廉價的治療,所以就引發了不少的副作用。

在資本主義的社會下,個人的健康就好像變得不太重要,因為當人的身體有問題時這個社會才有經濟增長。

2014年6月26日 星期四

蠶食

多個月前塘人曾經分享過文章“來自星星的她“講述了塘人老婆的表弟不知從何處認識了一個韓女並在一年內結婚。

她說自己老爸在印尼從事礦產業;因為過不慣公主般的生活而“自願“流落美國讀賭業課程,並於畢業後在賭場中做“派牌“的工作,最後在簽證臨到期前與塘人老婆的表弟結婚並開始辦理美國綠卡。

早一個星期前塘人亦分享過老婆的姑姐突然需要把她的出租屋賣出,但因為前業主還有欠債未清的關係而不能賣,最後她要與她的姊姊先要自己出錢幫前業主還債,最後才能夠把出租屋賣出。

之後塘人兩公婆才知道她所以要“殺雞取卵“般的貼錢把出租屋賣出,原來是她的“星星“媳婦的緣故。

原來自從“星星“韓女因結婚而得到綠卡後就開始由“阿信“想變回“公主“的生活,除了經常拉著老公到處旅遊,在高檔的餐廳和酒吧吃喝玩樂之外;最近就開始覺得現在的兩千尺的居住環境太細,於是便要求老公向老媽要求四至五千尺的居住環境,以方便她帶其他朋友來家中玩樂。

於是便發生了一個星期前的賣不出樓事件了。塘人老婆的姑姐和表弟在貼錢賣出出租屋後便立即對最新找到的四千幾尺屋進行交易。

相信這位“來自星星的媳婦“蠺食老婆姑姐的身家只是剛剛的開始,以後可能會有更瘋狂的要求。

不信為妙

今日塘人又返最討厭返的市郊循環線的小巴更;討厭的主要原因除了是早起身和時間長之外,還要應付一些不知所謂的“正常“人。

就在這一更上到一半時,就有一個白人少年走過來跟塘人說:[I need to go get my paycheck, can you give me a free ticket?  I promise I will pay double after I got the money.  ],塘人用眼尾瞄一瞄他後就說:[No, you need to pay now.]。白人少年當場呆立,然後向他幾碼外的同伴說:[Fxxk, he don't give me a ticket. ],塘人心想:[唔好當人人都係傻至得架,低B仔。]

在塘人之前的文章中曾經提及過塘人老婆的一位在加州用工作簽證打工的中學同學;她曾於去年在專門給基督教徒交友的網站上認識了一個年近三十的白人,兩人一見就打得火熱並且迅速開始拍拖。

正當她在臉書上讓所有人以為她快好事近的時候,這名白人卻突然以書信形式要與她分手了,原因是他的母親一直都不喜歡她。

分手之後的某一天(兩個月前)她非常“罕有“地很“有心“的打電話來問塘人老婆的近況;之後老婆就半被逼當成她的情緒衛生棉來聽她的“感受“,她感概地說自己一直不主動打電話給我們,覺得自己這樣對朋友很“衰“。當塘人知道她“又“說出這樣的話時,塘人就跟老婆說:[Let's see. ],看她會否繼續一直“衰“下去。

塘人自少讀過四書五經,自以為做好人一個就會有比較好的命運;可惜的是世途險惡,人心難測;為保障自己和家人,電視劇上的好人價值觀並不適用於在這個世界上生存。

2014年6月25日 星期三

師父

塘人正職的公司因為要容易分別各人不同的年資和福利而行班級制;即是當一名員工被取錄後就會像軍隊一樣被編入某年某月期的班級中,並會為每班中安插一位訓練師父。

塘人於2010年入行的時候就有一個訓練師父,他當時正在該部門已經工作十一年兼早已到達頂薪工資,可以任選自己喜歡的上班時間,並且除了法定公眾假期和病/事假之外,還另外擁有每年三個星期的有薪假期。

不過就於塘人正式入職後不到一年,他就跟隨被公司轉職的太太而離職搬到阿拉斯加州。搬州前他把當時在本地擁有的兩間物業和旅行車全部變賣套現。

直至前天塘人在新的訓練班中又遇見當年塘人的訓練師父;失去了以往像克林頓般的光彩模樣的他原來在阿拉斯加州一直找不到新的工作,他的太太又被當地的部門辭退了,於是就一起搬到華盛頓州找工,可惜又是找不到。最後連錢都用光了,於是又要回到本地來。

不過現在他回來時工資就要由最低開始,而且多年的年資和福利也跟新入職一樣了,還要接受和塘人一樣每日不同的不穩定上班時間和工作量,例假和病假都不同以往了。

另一樣可惜的是,他在本地已經一無所有,現在還要寄人籬下。

最諷刺的是他下星期亦要接受塘人考核;老實說就是要徒弟考師父,如果是塘人的話一定會覺得十分難受。

2014年6月24日 星期二

煤氣股股息已收

Activity DateTransactionDescriptionSymbolQtyFill PriceCommissionNet Amount
2014/06/23--Cash DividendSTR------$19.00

2014年6月23日 星期一

得啖笑 - 教你八千月薪如何買林寶堅尼


炎炎夏日大出血

塘人見到開冷氣時沒有冷氣出,因此就在Groupon上買了一個檢查套餐,價值為$49美元。

等了整個下午,冷氣大哥終於到步。塘人與他在屋外看了十幾分鐘,冷氣大哥說外面部主機已經16年兼且保養得很差,是時候報廢了。

塘人心想上手業主正一係XX,正常冷氣十年就要換,她竟然十幾年都唔換。又咁岩而家輪到塘人住唔夠一年就壞。

換一部新的冷氣要成三千美元,已經被割喉至嚴重出血了。

2014年6月21日 星期六

吸引女生大同小異

今早在蘋果互動新聞看到有人分別用名車和國產車試驗北京街頭的搭訕。

結果當然是如大家所料,這段片在youtube上就找到了,加用美國版的,兩段片證明了在這個世界上吸引女生的方法都是大同小異, 不過有這樣的結果都是大自然生物的生存本能吧

侍奉之心

塘人在正職工作時很少很少機會接觸到亞洲人乘客;原因可能是黑頭髮的尤其是華人覺得家中有一個不健全的人是會收收埋埋的;就算是在市郊區接載正常乘客的遁環線小巴也鮮有亞洲人,可能是因為這區就算住有黑頭髮的也不會選擇搭公共交通工具。

今天星期六塘人又要送一個大約廿歲左右的越南女仔到一間越南廟供佛。請各位不要誤會塘人要對她有好色之心所以特別提及。原來塘人只是覺得她的家人已經去到連理都不理她的地步。

每次塘人驅車到達她的家時,每次都要等她很久才看見她“到地面“;原因是就算她的家人很空閒地剪草,淋花,種菜;也不會幫她開個門,幫她推一推輪椅,按一按輪椅升降機的掣。

起初塘人以為她要自己獨立因此不用其他人幫,但有次見到她家中的車拍得太逼而導致她推不出來,當她還在死命推的時候她的老爸就衝出來指着她說不要撞到他的車;看到這樣塘人才明白原來她不是不要人幫,其實是無人幫;到最後都要塘人走過去把她拉出來。

又有一次塘人驅車到達時才知道她家的附近的所有街道正在封路作單車比賽;跟上司溝通後塘人還以為她會取消今日去廟的行程。怎料這位固執的女子叫上司轉告塘人在最近而沒有被封的大路上等她;塘人起初還天真地以為她的家人會很快的把她推出來。

過了大約十五分鐘,塘人才從倒後鏡中看見剛到轉角位處的她一下一下慢慢地推自己出來;塘人即時心想:[唔係呀嘛],於是就走過兩條街遠的地方把她推上車。

今日,塘人看見她又慢慢地把自己推進佛廟;塘人心想妳每個星期六都來這裏供佛,到底期望和真的得到了甚麽呢?

財務自由的爭取

近期塘人看見香港的新聞和臉書上的80後“朋友“都在講622公投;於是就登入Popvote的網站,看一看到底是甚麼東東;不過一連幾日都入不到去,塘人心想可能真的是有黑客攻擊而導致到
 現在該網站都是在癱瘓吧,所以就唯有放棄登入了。

不過講到塘人最真的心裡話,這類型的出聲抗爭總覺得對於中國的精英階層來說其實是不痛不癢的;反而覺得有點害怕的是這班精英階層的手下,於是乎就會玩些少小動作了。

政是塘人就言盡至此,反而今日有些想分享財務自由的心法。

雖然現在的塘人在很多財務自由上已經有咁上下成績的Blog主面前統綷是毛毛蟲一隻;但既然大家都在同一條路上面,要到達終點站就只是時間和距離而已,雖然已經嚴重落後,但塘人還是會不斷地跑呀跑,跑呀跑......

跟爭取政治優勢不同,塘人覺得要爭取財務自由時反而很多事都可以由自己去控制:例如同樣有一千元的時候,有些人會選擇消費,另外又有些人會選擇買入會產生現金流收入的資產。像
富爸爸清崎說:[不同的選擇,產生不同的結果]。

因此當塘人聽到老婆的姑姐在被人騙後還妄想幫騙她的賣家填債時,塘人頭腦中的理財雷達就“咇咇咇“聲地作響,因而犯下了“好為人師“的過錯,但最終都醒覺到人家的錢是由人家自己去選擇,只要她自己接受就好了。

另外,塘人其實從不怨恨外父外母選擇虧空按揭的錢“回流“香港,因為他們能騙到銀行的錢是證明了銀行有漏洞;反而塘人覺得他們最可恨的是這行為害了不少人(外父的老媽,姊妹,女兒),而他們今時今日還可以合理化地認為所有人都活該地應有此劫。

錢是可以幫助人類解決不少問題,但同時錢也是制造人類所有問題的根源;所以我們學財商時需要做的是學習控制錢,而不是被錢所控制;一個人能做到這地步時已經離財務自由的終點站不遠了。

2014年6月19日 星期四

犯戒

塘人的老毛病又發作了,病名叫做“好為人師“,病發過後就非常很悔不已,於是特留此文再告戒自己不能再犯。

事情原於塘人老婆昨日打電話給正在香港渡假的姑姐時;她說她與賭城的妹妹去年各自買入的收租屋好像契約出了問題,當她的妹妹因為想賣屋時才發現了這間屋還有被其他的Lien Holder捆綁住,所以不能賣。

於是姑姐的妹妹氣急敗壞地找她商量,暗示她希望能平分一萬九千美元左右去填補前業主所欠的債務才有可以把屋賣出去。

造成今時今日的局面皆因他們並沒有透過地產經紀或者律師去參與這兩間屋的買賣;兩姊妹們與賣家(妹妹的老闆)就憑一個“信“字一起走到市政府處各自簽了一份Quit Claim Deed ,然後就把總共十五萬美元的現款轉到了賣家銀行户口。

不過塘人夫妻知道這筆交易時已經是兩個月後(不過知來做乜)。

現在出事時姑姐就想問塘人意見,忘記戒言的塘人當然就叫她們首先要搵個律師,而不是白痴地拿錢出來幫賣家填債,還有最好找一找她們的大哥(即塘人外父)商量,因為他是家中最大長輩(兼且08年時挾錢走數“回流“害差了所有人的信用評級)。

同時在電話中,塘人向姑姐列出了對方賣家其實自97年開始已經欠了通街數的公開紀錄。

姑姐聽塘人一番話後明顯地不能接受,尤其是當塘人對她說其實她拿了十萬美元(另一個姑姐用了五萬美元)而沒有合法地買到屋的事實(即被騙了)。最後由塘人不想再對她說下去了,就把電話轉交給塘人老婆讓她去打圓場。

事後塘人就開始後悔,因為覺得人家的屋要怎樣去處理是人家的問題,在完全沒有得到益處的前提下塘人就胡亂給意見其實十分地不理智。而且人家食鹽多過塘人食米就一定不會向後輩認自己被人騙錢

以此為戒,下次一定收口。

誠哥也採花

大約在十一年前塘人回港換簽證的時候,曾經受一位同時期回大陸的朋友之邀約,去到他在位於廣州天河區的原居地。

當年的廣州已經不是塘人在幾歲時到當地探親時的模樣;塘人依稀記得當地有一個很大幾層樓高的商場,一個超大的水上樂園,還有讓塘人買了兩大棟書的書城(當時才明白在大陸買書原來是用繩綁給你帶回家的)。

在這堆書中,塘人買了一本由大陸人寫的李嘉誠傳,書中曾經記載過一段有關他的故事。

話說當年只得十八歲在舅父/外父的鐘錶行處從行街仔做到一間店經理的李嘉誠;突然又辭職轉行去做賣金屬製品,並成為了當時全廠銷量第一的行街仔,在偶然的機會下,他敗給了一個賣塑膠製品的廠商;最後更在不打不相識下再轉行去幫這位廠商賣塑膠製品。

不過誠哥就在臨行前跟金屬製品的老闆說金屬遲早會被塑膠淘汰,勸老闆盡早打算,最後老闆聽從他的眼光,生產路線改為金屬鎖為主,避免了像其他的金屬廠家一樣被塑膠淘汰。

當他賣塑膠的職業又去到頂點時,他又突然向老闆辭行,並打算自己開塑膠製品廠,從而開始了他的創業之路。

他的第一筆創業本錢是他的老媽提供的,合共五萬港元,並為公司取名為“長江“。

當時他的工廠只是山寨式規模,可能為了盡快回本,所以他選用的機器,人員和物料都是次等的;這樣就導致了買家不斷的退貨和因聲譽受損而供應商不賒貨,這亦是他生平第一次出現了生意危機。

最後他當然平安渡過了這次危難,並且說出了他一生都受用的一句:[發展中尋求穩定,穩定中尋求發展]。

有一天他在看塑膠業雜誌時發現歐美正流行塑膠花,於是他腦中一閃就即刻跟管理員工們開會說自己要隻身跑到歐洲去考察塑膠花。

當他到達意大利後,立即就假扮香港來的大買家,走進意大利的工場說自己要大量買入塑膠花供應香港的百貨公司。意大利的廠商們在喜出望外時也為他準備了幾款時髦的花型給他帶走。

不過這時李生就覺得只有樣板而不知道工序對這次考察就不算完成;剛好他留意到有一間塑膠花工場正在招聘;雖然工場知道李生不是合法打工,但因為他要求的工資特低,故此就留他在工場工作。

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李生當然不會放過偷師的機會;他透過留意所有工序,廣結朋友等方法,終於把製造塑膠花的所有流程帶回香港,並與管理的員工反憂硏究屬於香港的新款式後,就開始在自己的長江廠中生產。

所以說無商不奸,雖然李生這次有偷橋之嫌,不過反正他成功了,後世人和他自己也不會太計較當年的行為。

2014年6月17日 星期二

絕境中的智慧

塘人年少說看過一本講有關香港被日本佔領期間三年零八個月的日子;書中作者訪問了當代的一位有名的香港富商,他講出了一個當年他從日本人手中搶米的故事。

據說當年大約只有十歲的他剛剛從住在幾條街遠的親戚家中討了幾條黃葉菜回家,準備給他的母親用作煮一些稀粥之用。

當他行經某條大街的時候,剛巧有一班日本軍兵在大街的中心上放了十幾小袋的米,用作引誘想拾米的香港市民,並把他們當耙來射擊。

經過一輪殺戳後,拾米的香港人死的死,傷的傷,但同時亦有幾袋米被先前被射擊的人拉到路邊。

這位未來的富商就一直躲在暗角處等待,因為他知道如果有機會被他拿到一兩袋米回家的話,他的一家人未來這幾日都不用再為糧食而憂愁了,故此他就只有選擇等。

到後來他等到日本軍人射活耙射到無人再敢來拾米,而開始拾回路中心米袋並且離去後,他就飛快地拾起一個在路邊被屍體掩蓋住的米袋,並立即沖回家中。

這個還令塘人有記憶的故事到現在回想起來也頗合乎現今的現實環境。

當人家都被眼前利益而趨利赴義時,一個明智的投資人可以做的是冷眼旁觀並從中找尋一個穩陣的獲利。

因為一出手就一定要一擊即中,不然就有機會橫死街頭了,在投資中就是招引了金錢的損失。

決戰在狗公園

寫完上篇文章後突發想起一件四年前在賭城的一處狗公園上發生的趣聞。

話說2007年時塘人的外父外母從美國挾住從加按套現的錢“回流“香港後。一直堅持逗留在賭城“搵工“的姨仔就租住一家上海人的其中一個房間。

在這段永無休止的無業期間,塘人姨仔就一直過着一腳踏兩船的生活(如果加埋在瀝源橋頭涼亭熱吻的洛哥應該是三船)。

不過好景不常,接續塘人老婆的免疫系統發病後,塘人的姨仔在2009年尾也同發此病。

起初以為是濕毒引病的塘人姨仔在聽從母親意見後就開始在家中煮中藥,但因為屋主不喜歡中藥味而要把塘人姨仔趕走。逼不得已下,姨仔又唯有在聽從母親的意見下租住姑姐的房間。

事情就發生在搬家的時候,姨仔的兩位男性朋友竟然在同一時間出現在前包租婆的家中並發生打鬥!

憤怒的包租婆在報警後就當眾人面前指着塘人姨仔並向兩男說道:[為這個不要臉的女人,你們值得嗎?]。於是兩男就並肩去到附近的狗公園決鬥。

經過一輪的打鬥後,兩男最終都好像有了各自的決定;首先是與塘人姨仔自高中時已經拍拖的炮生在今時今日已經另有女友,而新歡雞翼先生亦在炮生放棄争取的不久就開始對塘人姨仔若即若離,把她淪為只用作深夜出街的女伴。

所以說三角關係的解決方法就是其中一方肯放手就能處理了;天下並沒有不能解決的問題,但難處是放手容易嗎?

銀紙是親

已經飽受了好幾年遺傳性的免疫系統毛病和幾個月肩緊膊痛的塘人老婆;在接受了雖然有塘人工作的醫療保險保障但一直反覆兼無見過任何起色的西藥和物理治療後,我們終於決定使用無保險保障的針灸和中藥治療。

第一次的治療連講解大概用了一個半小時左右,最後結帳時連藥連診療費就承惠一百四十二美元。而且醫師還建議在這段時間内可能需要每個星期要針灸兩次,看情形塘人可能要在正職假期時的兼職處加把勁才不至於影響正在進行的投資計劃了。

不過回想一下,假設是四年前的我們斷定是拿不出或者是不肯拿這筆錢去看病的;因為當時手上只得一大堆已經蟹了的期權合約和剛好為了還錢給外母而銀行户口都被挖空了。

塘人現在也開始明白為甚麼塘人外母會這樣緊張錢;雖然他們倆人都曾經是香港政府公務員,有特平的醫療褔利,但講到尾西醫只懂得用類固醇去控制外父的這種“不死的絕症“,除此之外就沒有其他的治療方法了。

而且他們還要負責塘人老婆的孿生妹妹在賭城時的公主生活和因沒有政府或保險保障而需自掏荷包的醫療費。

以前聽過一句諺語說:[親生仔不如近身錢],這句話對塘人和塘人外母來說,簡直就是我們的心聲。

2014年6月15日 星期日

的士也起革命

當美國和歐洲各大城市的計程車司機都在嚮應的士工會的號召而對最近新冒起以手機App召喚計程車的交通網群起示威時,她已經慢慢地向香港伸出魔爪了,未來大家有可能會看見香港的計程車司機的生計都會因為這類新型叫車服務影響而一起到中環上街慢駛。

塘人現在也為這類型的公司打Part time; 跟傳統的計程車和非法的白牌車不同,因為司機從來都不會和乘客有任何的金錢交易;乘客叫車前所要做的就是把身處位置和目的地輸入手機,在附近的司機就會“被逼“(不接幾次Job的下場是被踢出會,兼不再續聘)接Job而來到乘客面前,然後就把乘客送至目的地。

另外,司機和乘客之間各有對彼此的評分機制;假設塘人給某乘客三粒星星或以下時,塘人就永遠都不會再去接這個人;反之,乘客對司機的評分也將會成為司機要改善的方向和被續聘與否的依據。

更特別的是司機在接客時公司會提供比傳統計程車多四倍合共一百萬美元的意外保險,這又對傳統的士業來一個迎頭痛擊。

鑑於多國政府都基本上沒有法律去管制這類新模式的生意(司機與乘客沒金錢交易,而且公司也沒擁有任何車輛),執法人員就只有用驅趕或出警告等方法去處理這類看似非法但又沒有法去管理的司機或車輛;如何處理這生意模式將會成為各地政府的頭痛問題。

2014年6月14日 星期六

婚前偷食

塘人與老婆有一位名叫洛哥的共同朋友;他與女友自中學時已經開始拍拖,經過了無數次的離離合合之後,他們終於結束了長達九年的愛情長跑,並於今年初拉埋天窗(其實本來就已經同居了幾年)。

想不同洛哥在一次長途電話中爆出了一個驚人袐密......

原來洛哥在與同居女友結婚與否的決定上內心曾經天使與惡魔了一大段時間,因而導致他的心情十分低落。

剛巧塘人的姨仔(亦曾經是洛哥的初戀情人)終於因為長期在賭城找不到任何工作而決定回香港“渡假“;命運就決定了兩個“失意“的人一起去沙田的UA看電影。

電影看畢,兩人就一起從電影院漫步回家,途中經過了沙田中央公園和瀝源橋都沒有事情發生,但兩人最終都忍不住在橋過後的凉亭下熱吻。

洛哥事後非常後悔,怕的是會有一日被塘人的姨仔向他女友爆大鑊,因此特地打電話至美國來向我們“傾訴“。

最後洛哥就決定不讓塘人姨仔出席他的婚禮,因為怕真的會有事發生。

雖然塘人覺得此事乃無聊事一件,但人生路上有時真的不能亂來,否則就會徒添煩憂。

2014年6月13日 星期五

不是人人都想做地主

就好像女人M Club 電視劇中吳啟華講的其中一句:[女人講野就好似經常卡帶咁],塘人老婆也經常卡帶般問塘人:[為甚麼很多人轉新樓時要把舊屋賣掉,而不把它租出去?]

每逢她心月來潮又問這個問題時,塘人也要卡帶般地回答:[因為不是每個人都想做Landlord]。

很多人換樓時首先可能缺少的是換新樓的首期,把舊屋先賣掉的話(不是負資產)就有首期了;相反,把屋租出去時資金就回籠得很慢,那麼何年何月才能換新屋?  而且在這段時間內要住那裡了?

另外,當有人想換樓兼且試探式地去問地產代理應該怎樣做時;他首先都會建議屋主要把舊屋賣掉;而原因就是利之所至。

如果屋主打算把屋租出再換樓,銀行批第二套物業的按揭時手續就複雜一倍以上了;這對一定要做成生意的地產代理來說是十分不利的,故此他們對知識不足的屋主一定會勸他們把樓賣掉才換新樓。這也是造成換樓人士不做Landlord的原因之一。

第三就是怕麻煩,塘人有一位朋友曾經與他的弟弟在大學區擁有一套可以租給四個學生的物業。曾經有一晚有個女學生把一個肥皂盒掉落在馬桶中,她不把盒子撿起來但卻嘗試把它用水沖掉;最後當然就卡在污水渠中了。

朋友跟塘人說當時是晚上兩時多,他卻與弟弟跑上大學區把馬桶整個拆卸並從污水中撿回肥皂盒。

他說他當時氣爆了,所以與弟弟商議後馬上就找地產代理把屋賣掉,以後就樂得清閒。另外,很多人不喜歡跟租客要租的感覺,所以就沒有打算做房東了。

綜合以上原因,其實很容易就能發現為甚麼不是人人都想做地主,因為實在是太多客觀因素了。

在消極中尋求積極

中學時期的塘人放學後有時會去到大約三十分鐘步行路程的圖書館浪費時間兼且閱讀。
有趣的是,塘人就只對教科書反感而選擇性的不去讀,但其餘的例如<資治通鑑>,<三國志>(不是三國演義),<將苑>(相傳是諸葛亮兵法)等無人問津的書藉塘人卻讀得津津入味。

但讀遍這麼多的歷史書,塘人反而對日本歷史中戰國時期的織田信長最感興趣。對他感興趣的原因是他的經歷正正是由最初的困局中搏鬥至最後目標差不多就達成(因為家臣謀叛而被殺了)的英雄之路。

織田信長是日本戰國時期的尾張國人,雖然他是家中謫子,但因為家人認為其行為怪異而想過把他廢謫,有“尾張的大笨蛋“之稱。

後來在一次突發事件中其父親意外身亡;本來就氣氛不好的家中就有人相繼發動謀反;織田信長在誅殺了幾名叛臣和親弟後,家中暫時性地得到統一。

但不久其鄰近諸侯今川義元趁着織田家內亂剛平,便發動大軍向其侵略;施盡了計謀拖延義元的進攻進度的信長最後都被逼以只有義元十分之一兵力的劣勢向義元的本陣奇襲;繼而發生了史上著名以少勝多的戰役 - 桶狹間會戰。

戰勝了今川義元的信長,緊接著就要發動對北邊鄰近地區其連襟兄弟的攻略;因為當年其岳父就是被其連襟兄弟謀反而被殺害,信長正好以此理由對他發動進攻。

最後當然是信長順利地擴展了領地,並且以終止日本戰亂為目標而開始實行了名為“天下布武“的計劃。

可惜亦是因為他太過鋒芒過露,導致了信長家族又再陷入了另一次的危機;包括了其妹夫,親家和佛教團體在內擁有強大武力的諸侯們發動了名為“信長包圍網“的聯盟,試圖阻止信長繼續去統一日本。最後經過幾次會戰,信長終於把他們逐一擊破至滅亡。

可惜的是當信長的統一目標就快實現時,其家臣明智光秀因害怕被信長貶藩而發動叛亂,最終信長死在京都本能寺。

根據歷史學家所說,如果日本戰國沒有織田信長這人物出現;其戰亂可能還要持續多兩百年或以上。因為除了他之外的其他諸侯都只為自家褔祉而籌謀,並沒有人像信長一樣如此用盡家中的人力物力去以統一日本,終止戰亂為目標。

塘人打了長篇大論就是要說在絕境中所能夠做的是想辦法盡力去尋求出路;其他人的不理解或阻撓並不會是不去完成目標和理想的理由。

2014年6月12日 星期四

被討錢有感而發

近排塘人上班十分忙碌,除了工時多之外,工作量又比之前更多了;有時就算想好了題材,沒時間寫就導致思緒過了,因此就連寫Blog的心情也消減了不少。

這幾天另有一件事不解,就是上班時經常被人討錢或者想搭免費順風車;塘人的習慣是一概拒絕。一來是因為公司規定,二來是塘人十分討厭在未付出任何代價就開口討錢討免費服務的人。

被塘人拒絕的人通常都只有兩樣反應,一就是自己知衰自動行開;二就是反問塘人為何不給錢/提供免費順風車。

面對有膽量反問塘人(我的電腦有一個紅掣,一按就會有警察到)的人,塘人就一定向對方說:[這是你的問題,更不要想把這個變為我的問題!]

塘人自己都貧窮過,當年假設不是老婆開車時被人家衝“停“牌而撞扁了司機位的兩條車門而有保險賠的話,後果就是沒錢交屋租和開飯。

更有甚者,當年的所有親朋不幫忙就算了,更有外家趁危追債,塘人的家人又為了“一家團聚“而向塘人身邊的親朋搞小動作,最後兩家人都把塘人夫妻描繪為“家中罪人“。故此塘人早知就不還外家錢,現在非常氣頂。

最後,塘人領悟了中國人的一句說話:牆倒被人推。當自己有難時,唯一能夠做的就是自救,因為沒有人真的會願意把他人的問題揹上身,還會妄想把他們的問題加到你的身上。

因此,想問塘人拿錢和免費服務的人,塘人一概不幫就是要他們也去領悟到他們應該要自救,而不是打開手掌去問其他人要。

當然,已經習慣了問人要錢要飯的人又怎會這麼容易就能夠改變到呢?

2014年6月9日 星期一

人生就如上山








5月份財務總結


物業:

五月份首先是租金收入更減少了,原因是出租屋的客廳燈掣壞了,導致關不到燈。管理公司兩日後就找了電工來修理,花費了一百美元左右。

另外出租屋的車房閳門,通氣系統需要年檢維護,這兩樣加起來又用多一百多美元。

故此,扣除了按揭和業主管理費之後,五月的物業收入差不多變為零。

利息:

銀行派的利息永遠不會超過兩美元一個月,但姑且都可把這個算進去。

Adsense:

這個月的Adsense收入被四月減少了很多,只有四點一四美元左右。雖然網站的瀏覽數目增多了,只是點激就比上月少。不過這個收入只是用作捐獻用途,希望大家的支持會使六月份的收入更好一點。

開支:

五月份的生活開支又和四月份差不多,因為塘人和老婆只差兩天生日可以只吃一餐飯來慶祝;但因為老婆用了四年多的Ipod終於報銷了,因此買了一部Ipod touch給她。

順帶一提, 因遇上星期六日, 樓2的按揭供款和業主管理費在五月三十日就被先提了, 故此都被當成五月份的開支 。

2014年6月8日 星期日

宗教與家

塘人在十歲左右的時候,一向迷信各方神佛的塘人老媽受了一個家中有自閉症兒子的師奶朋友的影響,開始信起一個由日本傳過來的日蓮正宗教來。

原本信甚麼教本身並不是甚麼大的問題;不過最擾人的是塘人老媽信教的目的是所謂要幫學業追不上成績的塘人和塘人老弟開竅,所以十分熱衷定期帶塘人和老弟一起到位於九龍塘的日蓮正宗佛堂念幾個小時的經。

還未懂事的塘人只知道佛堂念經十分無聊,兼且念經時間通常都係黃昏念到天黑;而且佛堂中就只有飲水機而沒有任何食物供應;很多時候都要捱肚餓捱到最後回到家為止。而這類法會,塘人老爸只去過一次,並且以後都不再去了。

除了肚餓,另外一件使塘人不喜歡待在佛堂的原因是此地同去佛堂的小孩玩不合攏;在念經堂的另一邊有一個專給小孩逗留的大房間;塘人記得人家的小孩子不是滿口英文,就是有工人相伴。詳細情況塘人已經忘記了,只記得最後塘人在這房間中實在是待不長,自己跑出車來車往的界限街的對面球場看人家踢足球了。

當塘人年紀逐漸長大後,塘人都寧願每日放學後在街上無目的地逛至開飯前才回家,因為塘人的老弟的學校成績就愈升班就愈不濟了,開飯前的家中每天都是老媽跟老弟在又打又鬧;後來塘人發現原來塘人老爸都在放工後獨自坐在茶餐廳飲駌鴦和傾電話直至家中開飯前。

直到現在,塘人老媽依然在家中供奉着這個宗教的佛壇,並且日日念經。但這種迷信到底為了這個家作出了甚麼真實的得益呢?  塘人至今依然覺得除了帶給塘人童年陰影之外就毫無得著。

人類如何被金錢玩死

塘人想加進理財教學第二部 -  不受約束的承諾

無中生錢的銀行家的金錢遊戲, 把全人類都拖進了一部巨型的金錢遊戲機中, 一不小心就會一無所有.

經濟學上的BOOM and BUST 全因為玩弄金錢遊戲的銀行家/巨富們搞的把戲.

2014年6月7日 星期六

無中生錢

前篇文塘人提到經常都會到訪一個在Youtube上的金錢教學,其實就應該公諸同好。

這教學電影的第一集就是解釋錢是如何地被無中生有,而且這樣生錢是如何地影響我們的生活。

2014年6月6日 星期五

兩種選擇

有時塘人上班無事做兼毫無念頭寫文時,都會去Youtube處翻看幾段已經看過無限次的財商教學片段。

雖然已經看過不知道多少篇,但到現在塘人還是百看不厭,這可能是因為塘人還未能到達財務自由的階段吧,到現在塘人還只是一名入門生。

這些教學片最使塘人印象深刻的是片中正在為解釋銀行運作而舉例:

有一名富人把一百萬美元存款放進了銀行,並每年得到5%的存款利息。

另一方面,有一個沒有足夠現金的窮人向銀行借入二萬美元,並為此需為7%的車貸款而每月分期付款。

最後結論就是窮人的錢流入了富人和銀行的口袋中,而且其實甚麼勞力都不用付出。

看到這裏,大家不要誤會塘人又想導人向善,勸人走進富人的道路。反而塘人不會介意更多人要為富人付出,只要塘人不是其中一員便好了。

金錢運作的真相也是大自然的真理 - 弱肉強食。

請外地朋友參加婚禮的禮儀

塘人還是在十多歲時,曾經無意間買了一本教導有關在香港做人禮儀的書;文中就曾經提及過假設新人沒有為外地而來的親朋包吃包住包機票的意思,就不要去寄請柬給外地的親朋,免招失禮。

塘人一向最欣賞外母的就是她對錢十分眼緊,她曾經無意間給塘人看到自她結婚幾十年來為屋企所做的數簿,高度已達幾尺之厚。

不過,她買股票時還是用非常原始的方法,就是用紙筆簿記下每日的收市價,然後再自己慢慢畫走勢線圖。塘人想不明白為何她不用電腦。

記得有一次與老婆到賭城探親的時候,剛好姨仔有一位香港朋友要擺酒結婚,並在臉書上表示想請她做伴娘。

姨仔知道後就當晚立即致電外母想(借錢)訂機票,不過外母就立即問姨仔一句說話:[乜機票錢唔係佢俾架咩?],然後就叫姨仔假如她的朋友沒有意思給機票錢,就應該拒絕出席。

塘人知道這件事後就立即上網查閱有關請外地朋友參加婚禮的程序;原來通常新人在寄請柬給外地親朋時,都會附上旅行社的電話,然後由外地親朋自己打電話給旅行社訂機票住宿,再由新人付費。

塘人記得年幼時去大陸參加大表哥的婚禮時,也是由二表哥包幾架的士親自到羅湖口岸迎接由香港來參加婚禮的親朋;所以這些禮儀似乎是全世界都通用的。

最近塘人老婆的一位小學同學託朋友叫塘人老婆回港幫手在年尾的婚禮上做司儀,塘人就立即

用回當年外母的口氣對老婆說道:[佢有無話要包機票食宿呀?  無就叫佢地去食蕉啦。邊有人託上託想人幫手做野架?]

月剩族之哀

今早從雅虎新聞上看到一篇有關香港月剩一族的新聞。

文中提及的年輕人自從三年前中七畢業,轉過幾份與房地產有些關連的工作,最近就成為了一個月入一萬五千港元的裝修工人。

雖然一萬五千港元在現今的香港已經不算是很好的收入,不過篇中的這位年輕人似乎相當節儉,在扣除所有生活開支後,竟然還有一萬港元的剩餘用作儲蓄。

當然,要剩下大部分的人工是有代價的,這位年輕人沒有女朋友,而每個月與朋友的社交頂多只會消費二百港元。

可能他做過的工作都與房地產有關的關係,他已經決定好未來要把儲蓄全部用作買收租屋的首期,但這樣看來他的節儉買樓之路還有三至五年的時間要走。

不過文章尾段就訪問了一位學者說這種節儉會影響人際關係,妨礙到升職機會。

這就是財商高低的分別了;原來,在學者眼中升職並不是依靠能力,而是在人際關係上的花費。

塘人也是一個“月剩族“,而且在現任上司眼中亦是一個“Schedule Sucker ",兩個星期的Pay Period中返工返到工會與公司約定的時間上限(100 hours )對塘人來說是沒有難度,反而就有其他同事不想接這麽多的鐘數,而向工會投訴或者請“病假“。

除了正職之外,塘人還有一份用作幫補生活費的Secret Shopper工和一份星期天凌晨至日出的Rideshare工作(之前的文章提及過在本地還未合法的工作)。所以社交生活對塘人來說也太過奢侈了,主要是因為無時間。

而塘人老婆除了郵局工作,也另外有一份Focus Group 的工作。

這也是先苦後甜或者是先甜後苦的選擇。當塘人投資上的收入足夠的時候,所謂失去了的時間又會返來了,這也是踏上財務自由的不歸路所需要先付的代價。

2014年6月5日 星期四

虛偽

前一星期塘人罕有地看本地的鬼佬新聞時看到一單非常無謂的事件(不看的原因也是因為鬼佬新聞無聊)。

話說有一間高中的高中年册上的部分女生相被校方故意塗改;例如穿吊帶衫的被改成有黑色袖,穿低胸衫的就被人用黑色遮掩了乳溝,露了黑底褲的啦啦隊員就被打了色情電影用的“格仔“。

收到女學生們的投訴後,校方就機械性地向傳媒說對受影響的女學生表示抱歉。

不過高中年册既然已經發行,就沒有打算回收,但最後校方又自打嘴巴地講多一句:[我們這樣做是為了使學生們清楚甚麽是合適的衣著]。


塘人覺得這就把之前的所謂道歉回收了。

這件事又令塘人想起兩年前本地的巴士上登了一篇賣派對衣服公司的廣告;廣告上就只有一個吸血鬼打扮的鬼妹,最後因為被一班母親級的鬼婆指責暴露會教壞細路(塘人反而覺得所謂的兒童節目,男的就扮貓王有個Chok樣,女的就在學校化濃妝地想識仔,這些更加會教壞細路),故此公司要為所有廣告上吸血女鬼的乳溝塗上黑色油來掩蓋。

原來,以往在電影上看到的外國性文化並沒有出現在真實生活中。

塘人曾經看過一位十多年前剛來美國時認識的一位香港人的臉書;上面除了抄抄聖經,讚美一下神之外其實並沒有甚麼好看的。

不過這人兄十年前最神經的言論是拉斯維加斯賭城是充滿了罪惡,所以他認為賭城和其居民應該受十誡的滅頂之災。自此他逢人就說他的這個看法,使到以往的朋友都對他避之則吉,覺得他已經信教信到痴線了。

原來,渺小而行為虛偽的人類反而大膽地認為自己可以去做起神的事情了

2014年6月4日 星期三

舊友約聚

塘人的有位自College一年級在社交舞班認識的韓國(已美化)朋友剛剛帶同比他大6年的未婚妻從亞特蘭大返回鹽湖探親,並且表示想約塘人兩公婆出來一聚。

屈指一算,塘人已經與這位朋友相識了14年,但其實大家真正地相識只有2年。

原因是十幾年前塘人剛剛來到美國的時候;首先是英文水皮,其次是從香港帶過來的錢很少;在這兩樣因素影響下,塘人只能在課餘時候打無日無天的美式中餐和華人貨倉的工作,導致根本就無時間與所謂的朋友出街。

再加上塘人的這位朋友無論在美國和韓國都有家底,自小便在備受家人們照顧,無憂無慮的環境下完成學業和出來社會工作。

就是去年的時候,當他的嫲嫲聽到他終於肯與一個韓國女人訂婚(他原先的愛好是黑妹),就立即從韓國飛過來並且在洛磯山中的其中一個滑雪場地用40萬美元現金買入一間有酒店服務的套房送給孫子和未來孫媳婦。

反觀塘人兩公婆更要比有家底的朋友出盡九牛二虎之力而且要用按揭才能擁有不到20萬美元的物業資產。

雖然人比人就一定會比死人,但眼見人家媳婦未入門就擁有這種厚待,塘人不期然就對多年來與塘人一起捱的老婆有多一分的愧疚。

2014年6月3日 星期二

短玩









Activity DateTransactionDescriptionSymbolQtyFill PriceCommissionNet Amount
2014/06/03Sell to OpenSTR Jul 14 23.00 PutSTR-1.0$0.15$8.25$6.75


塘人原本剛剛在5月尾時儲夠買100股煤氣股的錢, 
怎料等了3個過帳日後股價抽上至$24美元一股, 
導致又唔夠錢買了.  
沒計下只好做賣出一個行使價$23美元7月到期的認沽期權.  
扣完手贖費後搵返幾蚊都好過D錢做左站長一名.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