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30日 星期三

被剝奪的選擇權

每當在新聞中看見有為愛情或學業輕生的人,塘人首先想到的是這個社會上又多了一個被文化殺死的人;原因是在他們的觀念中假如沒有了愛情或學業,就會做不成人,換言之他們覺得自己沒有選擇。

人會造成有這類困局的思想主要是因為自小就被灌輸了毋乜乜,就毋寧死的概念;這些都是父母為了方便推動子女在學業上的進步,又或者是電視廣告為了增加銷售所做營做的愛情把戲。

除了人類這種特有的生物之外,地球上的其他生物很少會因為失意而自殺;就好像老虎捉不到雞食時就不會因覺得自己無用而撞牆,更不為因為女伴離牠而去而跳崖;這是因為在老虎的世界中,一日牠還是有氣有力的話,牠還是可以去選擇追逐其他食物和異性。

作為所謂萬物之靈的人類,照理應該比其他生物更多選擇。但某些人就像動物園中的動物一樣心身被捆绑,就如路上某些走錯路的司機冒死也要返回原來路線的心態一樣,其實他是可以選擇用其他路,頂多會花多了些少時間而已。

作為一個熟練的投資者,在他的觀念上應該沒有任何的束縛,沒有任何的投資物一定要投入金錢不可,也沒有任何一場失利應該會導致投資人的生涯終結;這是因為在投資的領域中,金錢是無限,而投資手段也是無窮無盡,故此我們有很多的選擇。

2014年7月28日 星期一

西方男人的浪漫 - 克服搭訕恐懼


大陸男人的浪漫 - 克服搭訕恐懼


自我

自上次與房貸經紀“計數“已經過了接近兩個月;一向俾塘人感覺非常“難纏“的她可能心中有條數塘人在甚麼時候會儲夠首期,於是便"整“兩封電郵過來問幾時要約個時間見面,理由是就快要加息,故此要重新計過條數。

到現在塘人還未能夠了解為甚麼到現在這班經紀還是喜歡用“Sales Pitch "來催塘人買野,就算是已經食過塘人兩間屋的墨仔地產經紀都依然會對塘人說:[Look!  It's been 20% raised in this year.]。

通常塘人聽到經紀講“Sales Pitch "時都會扮聾 ,實行你有你講,我有我自己計掂條數。

塘人自問係投資方面依然是幼兒園學生,但簡簡單單的樓貸供款一定要比屋租少已經是一個需要被牢牢地記住的概念。

另外屋的位置一定要在市區,高速公路和公共交通工具附近就已經是香港人獨有的住屋常識,在這方面鬼佬的買屋思維是相反 - 愈市郊愈無人愈好。

因此塘人要買野時誰都勸不到,相反是未搵到好野時誰也叫不動。投資人每次落注後都是以身犯險,所以塘人一直都不喜歡經紀們為了做成生意而“多多聲氣“。

2014年7月27日 星期日

又破四萬

財務自由之路Blog今日又突破了四萬大關,塘人感謝謝大家的支持!

2014年7月26日 星期六

靈驗無比

塘人老媽自塘人年幼時甚麼都不精,最精的是風水命理;當年塘人已經在讀三國演義和資治通鑑時,塘人老媽的床頭櫃上也堆滿了一大堆的命理玄學等書藉。

小學的時候老媽聽從隔壁有兩個於當時全層樓讀書最好女兒的師奶說一定要買兩張書桌背對背地拍住個“文昌“位;於是乎當年不夠三百呎的公屋中食飯的地方沒有了,變成了兩張背對背而立的書桌。

當年林國雄還在世時,塘人老媽便花了五位數字的存款為塘人和塘人老弟批命;結果發現塘人的命比老弟賤,而且他的未來老婆會比塘人的好。

時至今日,塘人終於深深地了解到當年林師傅的靈驗:

為了財務自由和經濟獨立,塘人的命當然地會比塘人老弟這類打三日工又唔做兩日兼且食父母用父母的人為賤;

而且他那還未出現的老婆一定會比塘人的好,因為她一定會是一個精通十八般武藝兼且懂得賺錢,而且是一個充滿母愛的女性。

留言

塘人因臨時攞了假期,準備與老婆一起於下星期到最近有軟水的阿里根州地區;所以這幾天都在計劃行程。

原先是準備開車的,但因覺得程太遠而決定搭機,故此在等到昨日塘人老婆與公司的假期也確定後就開始上網訂飛機,酒店和租車。

正當在定購回程機票的時候,一直小動作不斷的塘人老弟又“奪命追魂"地打爆塘人的電話,並一如以往地留下了十幾個只得“風聲“的留言。

聽完塘人老弟在電話“發風“的留言後,再回頭看回程機票時發現原先還有的直航機位“爆“了,於是乎原先兩小時的回程變成多了一站西雅圖停的五小時回程。

看見如此,塘人除了連聲爆粗外還可以如何。

見塘人老弟這麼有空地玩塘人電話就知道這位人兄又無業了;打開他的臉書一看果然如此。看來這一陣子塘人的電話間中都會多三幾十個“風聲“留言。

有人可能會奇怪為何塘人不接了電話了事,這樣不就會杜絕了那些留言嗎? 

事實就是起先塘人一直都有接,不過每次吵完後塘人老媽還要不服氣打回頭再罵,自08年開次塘人就開始不接電話讓他們自己留言了。最後就是每隔一段時間塘人都要逐一清理被罵聲或無聲“打爆“的留言信箱。

不過自2009年開始,塘人老媽和老弟可能嫌對着電話留言發空炮不夠過癮,於是便開始向塘人工作的地點埋手,硬逼塘人接電話聽他們罵;塘人自此便得了一個“接電話恐懼症“。

眼看至此,塘人便離開工作崗位,回港試着與他們談判,希望他們不要搗亂塘人在美國的生活,但談判不成換來的是更多的漫罵和變本加厲的騷擾。

塘人回美後沒有返回原先的工作,而是靠打拍賣行的散工過日並潦倒了一大段時間,為了省錢連手提電話都中斷不用;故此,塘人在香港的外父家和與塘人有聯絡的親朋在一大段時間內都成為了被騷擾的目標。

從此以後,塘人就將自己的臉書設定為最高保安。但也有一批塘人與老婆的生活照被塘人老弟截下並放上網“扮尋失散親人“。

直至現在,每當塘人的老弟隔一兩個月甚至幾日無業時,都會像機械人般有空就玩一玩塘人的電話,留一些“無言“的言。

對着這樣的家人,塘人也沒好氣去理睬他們,專心地處理好自己身邊的問題才是最重要; 面對他人製造的問題,只能怪自己“命水“不好了。

這些“奪命“留言,就當作是提醒塘人必須要努力上進擺脫貧窮世家的警號吧!

2014年7月25日 星期五

船家與商人論自由

古時的某一天,一位靠生意買賣和買入田產收租發跡的商人把生意的人手安排妥當後,就帶同妻兒一起到一個大湖邊渡假半年;享受一下由多年來辛苦建立的資產所帶給他的無限收入所帶給他們一家人的財務自由。

話說有一日,他與子女步行至湖邊準備僱用一位船家替他們船遊湖的時候,船家告訴他們說他正在午睡不接客。

商人看見船家衣衫破舊,一副三餐不繼的可憐相,同時又想起自己當初由一無所有直至現在財務自由的境地;於是便好心的規勸船家說:

[今日天氣這麼好,為何不趕快起來載多點遊客遊湖呢?]

[哦,為甚麼我要載多點遊客遊湖呢?] 船家問:

商人答道:[這樣你就可以賺多些錢了。]

[賺到錢又如何呢?] 船家又問:

商人沒好氣地說:[這樣你就可以買多幾艘艇,僱多幾個年輕力壯的人幫你船;然後你就可以不用再做工,到時你就自由地喜歡甚麼時候睡都可以了。]

[哦,原來如此! 不過我現在已經不用做,享受着我的午睡自由了。]  船家答道。

這個由塘人自別處抄巧但經過修飾的故事,各位會有何啟發呢?

2014年7月22日 星期二

成功人士的責任心

很多懶人在面對機會時,通常第一個反應就是左思右想了一大段時間;直至到“上帝之窗“(機會)被關上後,就會懊悔地說:[看這機會永遠都不會屬於我的!]。

十年前塘人有一個朋友突然請教塘人如何來到美國打黑工;老實說,在美國的華人只要肯去做,隨隨便便到一些比較偏僻的州份(如Alaska,Montana)找間餐館或貨倉搵工作。

這些老闆基本上都不會理會應徵者有沒有合法身份,不過當然薪水就有可能會被刻扣,但也視乎做到一段日子後能否得到老闆歡心或者用其他方法去反客為主了。

先說這位朋友問了塘人一大堆問題,左想右思後首先決定起行,但過了幾天後又覺得不能抛棄家人而飄洋過海,然後就跟塘人說要放棄了。

當年的塘人年少而不懂人性,還落了一些心機去勸這位朋友先做幾年儲了錢再回港也不遲,反正他正值二十歲出頭兼雙失,說不準會有機會找到女朋友結婚而得到美國身份。

當然朋友就是愈勸就愈縮沙,到最後就不了了之。塘人最後一次見到他時在一間大型百貨公司做櫃台員,雖然百無但勝在他自己覺得Happy,塘人覺得Happy就得了,當年混吉的事誰再也沒有提起過。

最近馬航的意外中塘人覺得最可惜的是那位當年隻身偷渡荷蘭而最後能在當地名成利就的香港人。他把握機會去到異鄉而且其才能可以得到當地人的讚賞,作為香港人也對他特別的感到驕傲。

成功者首要條件就是要對自己的命運負責任。

2014年7月21日 星期一

再沽8月期權


Activity DateTransactionDescriptionSymbolQtyFill PriceCommissionNet Amount
2014/07/21Sell to OpenSTR Aug 14 23.00 PutSTR-1.0$0.23$8.25$14.75


上星期順利過關至到期的7月認沽期權解封了抵押金, 今日就再沽一張8月到期的認沽期權

2014年7月20日 星期日

最後的家庭會議

在2009年而塘人兩公婆回港的時候,塘人外父經常以為自己命不久矣,於是便借意支開塘人,方便他與塘人老婆和她的幺女商討有關遺產分配的事。

雖說是所謂的商討,事實就如香港現今的普選一樣,外父和外母心中早就已經有定案了。

因此所謂商討的結果就是決定把所有的資產包括所住的沙田樓留給當時還在賭城遊手好閑,並以周旋於兩名男人之間為樂<決戰在狗公園>的塘人姨仔。並向塘人老婆告戒不能把這個決定告訴塘人。

當有父母早已決定把所有資源留給一個大食懶並要求其他子女配合時,作為子女會有何種感受?  這點對塘人來說就好清楚了,因為塘人所謂的家人也是做着同類形的事。

雖然對其他子女來說這是不公平,但對塘人外父來說,錢和樓都是他的,故此他開這個討論會的目的只是“知會“一下大家而已。

只是對其他的子女來說,既然父母可以不公平地自說自話,即是等同宣布大家以後已經可以開始“各行各路“了。而這也是導致外父這個家不用兩年時間就迅速崩潰<維持與決裂>的導火線。

孔子有云:[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為人父母或政府怎樣做不公平的事情都好,但假如這個真的被說出來的話就會是破裂的開始。

押注

塘人習慣通常是放假時不打文,留返上班時有薪的空餘時間打;但有時思緒來時又唔打的話,到想打時又會無哂心情打;就好似今日在家拖地時突然師父到,所以就立即完成家務後坐低打。

今日要講的是前一個月的新聞,據報導有間以取錄“窮“學生出名的學校免息一百萬港元貸款給一位舊生去美國讀書,並讓該生學成畢業後分十年歸還,每年還十萬港元。

首先,在任何人想攻擊塘人前我想聲明塘人並沒有懷疑該學校的善心和這位學生的努力;就算是上月看到報導時也只是奇怪學校要送就應該送到底,為何要她畢業後還。

另外,塘人現在還是覺得一百萬港元是一條大數,用這條數去押注給一個不知道能否如約還款的初畢業學生更是有點兒太過。

要知道剛出來工作薪水不高,除了要面對自己或家人的生活開銷外,還要加上在十年內毎年十萬港元的還款,塘人想起也要對這位學生感到難過。

萬一該學生違約不還款呢?  塘人不知道該學校有否從其家人手上得到任何的抵押品。

如果無,那麼該學校不就吃了死貓,把原本可以改善該學校的資源或者發獎勵給教師們的錢抛進鹹水海?

如果有,那學校是否要像銀行一樣變賣其家人的資產來抵債? 或者交俾財仔去追?  這樣不就是由原來的善心變成黑心了嗎?

塘人不解這場押注要怎樣看才能夠合乎財商呢?

2014年7月18日 星期五

順利過渡

DescriptionQtyPrice







STR Jul 14 23.00 Put                                   -1          0.00











今日是美國股票七月期權截數前的最後一個交易日,塘人手上的認沽期權順利過關,期權金袋袋平安。

而且因沽出期權而被扣住的抵押金亦因期權到期而被解放,下星期一開市時又可以進行新一輪的賭博。

師資

塘人2012年與老婆回港大概一個星期前,曾經用Facebook message 過中學會考班時的班主任兼中文老師,希望有時間可以請她吃一餐飯同時介紹一下塘人老婆給她認識。

雖然又是見她已經Seen了,一直到塘人上機至到回美前三日都未回覆。等到塘人已經正準備執行李回美的前一日,突然送一個留有電話的短訊來約食飯;一直忙着買齊物品執笠回美的塘人只好回她一個短訊說:[太遲了,您早一個星期約還可以,下次再講]。

年少無知的塘人開始時還以為Miss真的貴人善忙,直到遲塘人回美兩週的老婆也受到一位自幼玩大兼同年同月同日生,現在是教音樂的多年朋友同款對待;才發現原來對方是想爽約但又不想做衰人,所以算準我們回美的時間所耍的手段是也。

雖然自己的老師見不到,反而就見識到Band 1 學校老師的不同。

塘人老婆曾經在沙田區的“聖“字頭中學就讀,剛巧我們這次回港時就近就有曾經教過老婆的班主任在附近居住,因此她就請我們上門並為我們親自下廚。

塘人親眼看見Band 1 學校老師的見識,她們家的居住環境和教育下一代的方法,很不其然地想起有03年回港時在街上撞見會考班的英文老師在塘人打招呼時故意擰開臉的討厭樣。

而且這位班主任在退休後的幾年來也曾推薦過不少想投入教育工作的舊生找到教書的工作,或者在私人屋苑內幫舊生找幫細路補習的外快。

雖然未必能得到很多人的共嗚,至不過現在的塘人覺得在老師的品格和學識上,Band 1學校的始終都會與次等學校會有不同。而這個差別也直接會影響到學生往後的命運。

2014年7月17日 星期四

盡責的父親

今朝看蘋果互動講一班為改善家庭生活而“郵遞“地韓國做當地中年漢新娘的越南女性。

看到這單新聞塘人就想起一位越南華裔的朋友的子女。塘人覺得他們最令人羡慕的是有個盡責老爸,因為基本上塘人是看着他們成長的。

老實說,塘人的這位朋友是老粗廚房佬一名,但是他卻對他的子女們的學業管制很嚴;但嚴之中他又會對子女施“惠“。

例如他雖然一個星期上五天半共66小時的工作,放假的時候他就只會做兩件事 - 做家務和陪子女出街玩。

塘人的這位朋友說做家務是要讓子女有個整潔乾淨的家,於是他們便肯留在家中讀書了;陪他們出街玩他覺得親情是自小建立,到他們長大後有了自己的朋友就想陪都無得陪了。

記得他的長女剛上大學,他聽到女兒乘坐的電車人太多導致有時會遲到和與其他乘客有太多身體碰撞(即被揩油),他二話不說立即買了一部全新的萬事達6給長女上學,但為免其他弟妹有
微言,同時也另買一部萬事達3放在家中,跟他們說誰先上大學後就給誰用。

現在他的長女已經畢業已幾年,現在在一間本地銀行當高層人員。不過問題就在她之下的弟妹;塘人的朋友就放棄打工,在家附近開了一間餐館,並暗地裏跟塘人說:[如果其他弟妹能像家姐一樣讀好書搵好工就由佢地自己,唔係就做呢間餐館,免得第時要拖累個大的]。

相對的,塘人認識另一位人兄就來美幾十年都未曾有過自己的物業,然後就習慣每做一段時間的工作就跑回越南給其他女人辦假結婚來賺錢;就算他肯留在美國,每逢文假他都跑到西邊的賭場過夜;他的子女我的前途其實也可想而知了。

維持與決裂

 塘人看了莉莎姐投資Blog上寫有關一位名醫兼舖王與其父母對簿公堂的新聞;突然間就想起五年前在香港書展買的一本書。

Lisa's Investment Talk 原文 - 告完父誹謗 「舖王名醫」再興訟向母收樓



書中有一章講及要維持一段人際關係:就譬如公司裏的同事上司老闆,要用的是“功勞“的關係,書中說“功“是過去式,即你以前一直為了這間公司能夠得以順利運作的所有一切一切,而“勞“就是現在進行式,即你現在為公司所做的行為。

隨着時間的推移,你的“勞“會逐漸變成“功“;關係的決裂就是因為開始出現對公司有“功“無“勞“的情況,所以有時會聽見被炒魷魚的銷售員說:[我以前為公司付出咁多,點解而家一做唔夠銷額就炒?!];又或者因為遲到太多而導致公司損失的人說:[以前OT都無叫佢地補水,而家遲半個鐘都炒?!]

在親人和朋友方面,主要能構成關係的維持是“恩惠“和“義務“:所以我們會聽到有關親人和朋友間的詞語是“父母恩“,“朋友義“;不過這些都只是過去式而已。

要維持親人和朋友間的關係,還要不斷地施親人間的“惠“和盡朋友間的“務“,否則這段關係又會開始地破裂了。

另外,書中還提及恩惠,功勞和義務不分的人很容易就會墜入討人厭的毛毛蟲排名:假設你有一位N年前曾借過你一蚊買汽水解渴的朋友,每逢見一次面都向你提及這件事;你結婚後又向你的老婆仔女說:[如果唔係當年我借一蚊俾佢買汽水,佢就無錢解渴啦!],遇有這種人,氣不氣頂,火不火滾?

依照以上邏輯來說回舖王名醫與父母打官師這件事;對名醫來說,父母對他確確實實有養育供養而“恩“;兼且在往後的日子有施“惠“ - 贊助兒子大學時期買舖,借了一百五十萬給兒子買自住屋,讓出三間舖(老父追的就是這單交易的差價,共二百一十萬)給兒子壟斷該商場成為大業主。

只可惜隨着時間的推移,這些“惠“都變成“恩“了,為了重提兒子不要忘“恩“,老父不斷電話騷擾和上兒子的診所搗亂,企圖以此逼迫兒子就範。最後老父被捕並在法庭上輸了官司。

塘人講呢D係想要防止這些問題再出現在這個已經夠多問題的社會;親人朋友間有幾信任都好,也不要忘記以上人際關係中的潛規則,尤其有利益關係的時候,最好就簡簡單單地立個合同。到真的有人不還錢時,都好過親人又無,錢又無埋,只剩下一肚怨氣。

2014年7月16日 星期三

打工

今日返下晝更時聽到一個新請的學員正在和上司討價還價要請假,塘人心想現在又輪到員工可以作惡的時候了。

想當年塘人與同班的另外三個人大家都只抱着一定要盡快畢到業開工的心態來培訓;原因是當年公司因為美國經濟差而受到當地居民指責還在用納稅人的錢(銷售稅中的一部分)養住一大班高薪的高層人員和整天開着沒有乘客的巴士和電車。

為了平息民憤,公司總經理決定把自己升職為可以受高薪的行政總裁,兼且宣布兩年內不請人,同時把培訓部門解散。

因此當年與塘人同班的4人組是最後一批長工,在這之前大家都無業了一大段時間了。所以到現在我們這4人組依然還在同一間公司工作,只不過有一個升了職去了控制中心,而塘人現在的考官位就是他升職後留下的。

很多人都可能是善忘的,以為工作機會隨時都任由他們選擇-喜歡做就做,唔喜歡就劈炮唔撈。只可惜工這東西從來都不屬於員工的,所以何來有話事權?

就算有都只是暫時的供求失衡而已吧。

多了考量

現在塘人老婆每個星期都大概要花二百美元在針灸和中藥來醫治她的肌肉酸痛和免疫系統所引發的皮膚病;塘人看在眼裡,一來荷包痛,二來心痛。

雖然塘人老婆可以學她的孖生妹妹和父親一樣依賴香港政府醫療,以類固醇來控制病情,但學鬼佬個句:"How far you can go? ",所以中醫雖然貴,但係都要照用。

原本好像有些少好轉的病徵,在獨立日假期去完鐘乳石洞後又反而嚴重了,醫生懷疑塘人老婆可能是對硬水敏感。

於是塘人在安裝新冷氣時順便讓該公司看看能否裝一部軟水機,但水喉佬說太窄所以唔夠位放。

因此塘人現在對樓3的購入要求又要再更改了-由投資改為自住,兼且能夠安裝軟水系統的。

萬元之境

塘人最近經兼職的同事推介而看了一本由一個住在三藩市附近的計程車司機用自己的日誌來出了一本書。

這本書非常之薄,而且用的只是簡單英文,所以很易去讀;塘人用了不到一個小時便讀完了。

這本書用了這位的士司機的第一人角度,透過與乘客之間的互動和交流,間接地帶出雖然他的客路通常都在三藩市灣區(Bay Area)一帶,卻因為自己的正職和兼職加起來每月都不超過能夠在該區生活的一萬美元,所以便要居住在離工作地點偏遠的屋倫(Oakland)地區。

在每個主要城市都有一些區域不是給收入不達標的人所居住的,就如本地的首府山,東部山邊一帶,南部的南山地區都是給收入高的家庭所居住,對於塘人這類輸在起跑點的人來說,要居住在這些地方暫時還是望塵莫及吧。

2014年7月15日 星期二

社安保障早就破產了

今朝有個同事突然向休息內的其他人講起社安保障和能否依賴這個保障來退休的辯論。

美國鬼就係咁鬼無聊,經常拿一些假設性的話題出來講,就好像塘人也已經被鬼無數次地問為何沒有宗教信仰,沒有的話神也無能為力地去拯救塘人;塘人通常的回覆就是沒有興趣就是沒有興趣,講多多也轉變不到塘人的思想(心中個句就是有利益輸送時有個宗教團體也無妨,好似Tom Curise 咁爽)。

開波的同事說到了塘人退休個代退休保障應該已經玩完,所以就不能夠去依賴這個來退休。

塘人就說其實本來這個政策早就已經玩完,只不過現在靠印支票來發退休金而已,所謂退休保障儲備其實只是一大堆“I owe You "的欠單吧。

很多同事聽後,有些好似收到塘人講咩,又有些可能還是被傳統思維左右,認為有儲備當然就等同有錢,又何解會是欠單呢?

講到這裏,塘人夠鐘回家食午飯,於是便步出休息室離開公司。

私了的代價

十一年前塘人回港的時候,剛巧塘人老爸的公司車在一個地盤泊車場被一架泥頭車撞爆了乘客位的兩條車門,因此塘人老爸要塘人與他一起到灣仔警署與對方泥頭車司機“講數“。

在該區警司作所謂的公證下,大家決定不Claim保險;三萬港元的維修費分十個月攤還,每個月還三千港元;並且在警司面前立約為據和交付第一期的三千港元。

問題就出面在第三期付款,對方不但沒有銀行過數,而且還不接電話。

於是塘人老爸再去灣仔警署找該警司並向他訴說對方並沒有覆行合約,不過該警司就說這已經不是他的責任,因為他當時只是負責調停而已。

最後就當然是不了了之。

無獨有偶,2004年當年還只是女朋友的塘人老婆去猶他探望塘人時;當年的塘人伯父伯母剛去完賭場後就被一個華人女人撞花了司機位的後車門;當時他們因怕講英文和麻煩而不敢報警;對方向他們提議先付五百美元,待她去附近的銀行提錢後再還五百。

最後當然也是劉備借荆州,一去無回頭了;當年的塘人伯父伯母自我合理化說:[大家都是唐人,無謂搞大件事]。

原來以他的角度來說,塘人,他們的女兒和他的母親<美麗而殘酷的世界>和弟妹<遺產攻防戰><個人破產信貸評級的影響>並不是唐人,所以要陷我們入絕地。故此每提及此事,塘人老婆便會以只懂欺負自己人的“門口狗“來形容他們。

2014年7月14日 星期一

老婆的姑姐由4月開始在香港渡假後剛剛今天回美,她首先第一樣面對的問題就是家中無米開飯。

雖然塘人那個也在香港渡了幾個月假的姨仔<決戰在狗公園><婚前偷食>比姑姐早了一個星期前返回美國,不過依賴香港泵水的她為了省自己的錢就唯有等到姑姐回來才一起出門去超級市場買米。

因此老婆的姑姐在上機前與塘人老婆通電話時抱怨說老婆的妹妹連米都不肯自己買,反而越洋打返香港在電話駡她連幾天米都不留下,所以現在就非要等到她回美國才買。

塘人老婆就向姑姐說米缸老鼠是她自己招惹回美國的,而女亦都是她自己願意幫塘人外父養,所以後果應該自負而不要抱怨;又或者可以考慮一下由香港寄包金象米回美國給她開飯。

在老婆旁邊一邊玩Game一邊偷聽電話一邊笑的塘人一年前已經提醒過賣了居屋的姑姐有了錢後要小心<談窮人心思>,只是想不到問題竟然會這樣快就出現而已。

絆腳

自從金融風暴開始以來,聯署局開始量化再量化後(即用電腦印銀紙),塘人就知道很多資產都會所謂的大幅升值(相對銀紙),因此在財務自由Blog開張之前就一直狂返工儲首期買樓。

只是在這之前家事煩鎖始終導致慢了一年多才起步,現在到買樓3的時候已經被新按揭指引(為了不讓信貸過度擴張而又爆多一次煲)和樓價上升所絆腳了。

眼看樓價不斷地向上攀升<其實我都唔想樓價升>,一年前還是六七十美金一呎的樓,現在沒有一百二十美元一呎都不接受出價提案,塘人就知道自己的人工開始被銀紙貶值所抛離了。

只不過收租樓總是要買的,只是原來計劃二個月內會儲夠的首期,現在可能要拖長多五至六個月。

想到買平樓的時機不再塘人愈感悔恨不已。

剛巧昨天塘人老婆在香港渡假的姑姐<犯戒>上機回美前又催促我們要到賭城探她(說了來探我們已經幾年,最後都是大隻講未來過)但又不想補貼我們的旅費(說我們大把錢,不用她來補貼)時,塘人就更加肯定與這些絆腳的親朋來往<沙灘蟹的故事>就只會浪費自己可以更往前走的光陰和金錢。

2014年7月12日 星期六

為何不加租

塘人的同事中有幾個已經是手持幾個收租物業的房東;在這班人之中,塘人是屬於最嫩加最懶的投資者,因為同事們都是自己與家人們一起管理,收租和裝修的,只有塘人找物業管理公司去做這堆事情。

就是因為嫩,所以塘人就曾經請教過同事續約時應否加租客的租,而得到大部分答案都是不要加,原因是想租客不斷地租下去,亦有同事試過十二年都未加過一毫子租。

同事的說法有他們的道理,因為假如租客因為加租而搬走了,在未有新租客前房東首先要付錢去清潔和維修前租客留下的問題;另外自己管理的房東可能與租客已經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所以要他們開口加租又會有點難以啓齒。

不過塘人用的物業管理公司就不吃這一套,在塘人(老婆)未決定應否加租前他們就搶先跟租客說要加租;當然在他們眼中多點租就等同多點佣金;在這方面塘人就覺得既然加租個租客都肯留低的話,咁就加吧。

別中電視毒

塘人最近食晚飯時都在用無線的電視劇<點金勝手>來送飯;這套概念看似抄美國電影<華爾街之狼>的電視劇一如以往看到最尾段時塘人已經覺得看夠,可以轉看新劇了。

塘人中學時期因愛好看書和玩<三國誌>系列遊戲而不看電視;所以每當學校去旅行時玩估歌仔時全部肥佬;現在就是逢塘人老婆問塘人識唔識呢個演員,又知唔知個件歌手時,塘人一概會答唔識和唔知。

這套<點金>塘人覺得對投資者來說意識不良;總覺得編劇正在暗示富人之所以富,就是因為他們幹了不少非法的勾當,損害公眾利益;不過這類劇情對很多懷才不遇或正義之士可能會產生共嗚。

但對真正透過投資致富的人來說,擁有這類思想就等同拿一塊大石去壓自己隻腳,這類投資人將發現自己的行為與思想發生了矛盾,最後更可能會損害了自己的投資回報 。

另一方面就是假如投資人的親朋們擁有這類思想的話也是一種很大的負擔。試想想每當朋友開口說地產霸權,埋口說投資苦主,再送多一碟社會對窮人不公平,財富不均;難道要跟這位朋友說正在投資新物業/股票,得到股息/租金回報嗎?

2014年7月11日 星期五

加租12.6%

今天下午剛剛收到物業管理公司的最新通知,來年與租客的新租約將會向上調高每月租金一百美元,加幅12.65%。

遺產攻防戰

這麼多年來,每當塘人老婆說起她的爺爺曾經是幾幢唐樓的包租公時,塘人亦都會問返同一條問題:[而家D野去哂邊度?]

返回現實地說,老婆的爺爺死後並沒有為未亡的妻子和子女留下任何可以足以改變生活的遺產,反而知道他曾經供過幾個親朋的子女出國讀書和現值七位數字位於港島區的骨灰位。

也正因為爺爺死後的身家不多,因此塘人外父就有應由大仔全部繼承的想法,但由於他的二妹(已於2011年三月逝世)合同其他弟妹全體反對,最後只能領到其中的一部分。

直到2011年10月老婆的嫲嫲也去世的時候<美麗而殘酷的世界>,意氣風發的塘人外父在吃完喪禮後的解穢酒後就急不及待地提出要分身家;但他這一世都不會知道塘人老婆早已經暗地裡合同其他姑叔一起把最重要的金銀器遺物收埋並帶返美國陪葬,最後外父外母所能分到的只是其中一部分的帛金和香港政府都死者的補助津貼。

老婆在賭城一輩子都單身的姑姐在2013年時把馬鞍山的居屋賣掉得款三十萬美元後,塘人的姨仔也剛巧把電話公司的工作辭掉,返回美國扮找工作並因為一年多都找不到而需要免費借住姑姐的一間房。

順帶一提的是反而2011年時外父一家對死前已經陷入財困的二姑姐完全不聞不問,當時在香港渡假的姨仔只是說了句:[返到美國她都會死,無謂特登改機票返黎睇佢]。

那麼現在塘人姨仔回賭城又是否想部署定第三輪分身家呢?  與其守株待兔地去等親朋逝世而得到遺產,為何不一開始就努力工作和計劃自己的財務自由?

2014年7月10日 星期四

買書疑惑

塘人見90後Ricky要出賣英國樓書,因此便將書面放上自己個臉書上,希望會有去開書展的親朋順便搭一搭單買書。

不過等了一日,除了得到兩個like之外便無人自動請纓幫忙買書,於是便PM某幾個有機會去書展的親朋,問下他們能否幫手。

用過臉書Messager的人都知道假設對方有睇過Message的話會有個Seen字彈出來;令塘人疑惑的是他們Seen就Seen左,就是不回覆。

本身塘人是可以委託老婆的五叔幫手買,就好似上次"第一桶金Anthony 鍾,龔成和諗樣出新書時都是託他去買和寄的,仲要一個星期就收到;不過這次就唔太想他老人家走去人山人海的書展中和人逼,兼且他每次買完書都不肯收返書錢和郵費,所以塘人就想另覓他人去買。

不過既然無人幫手買書,塘人就等到Yesasia.com 有Ricky本書時自己才上網買。

BN(O)

97年回歸之前的某一日,塘人老媽特以讓塘人兩兄弟請一日假,一起到英國文化協會排隊入紙申請一本叫做英國屬土公民海外護照,即BN(O)。

據當時以為可靠的消息指出,當你拿到這本護照的時候,就會有些少機會英國會作出特赦,給與某部分持有這本護照的人得到居英權。順帶一提的是塘人老爸沒有資格拿到這本護照,因為他是從“抵壘政策“中得到香港居民的身份,故此當天他並沒有一起去排隊。

有可能大家當時都一起想博一個居英權,所以當日塘人足足排了五個鐘頭才能把申請表提交。另一方面,在當時能拿到BNO護照也有另一層的意義-在香港土生土長的證明。

塘人2012年時該本護照已經過期多年,當塘人老婆問要否付$2400港元去續領時,塘人回答:[俾兩千四攞本咁既野,不如食左佢唔好?]

原來對塘人來說,食野已經比人生意義還重要,多年的劫難已經導致塘人更注重實際了。

2014年7月9日 星期三

行街買餸睇樓





塘人因為要迎合新的按揭條件(手上持有加新買的毎間屋都要六個月的準備金)而導致手上資金嚴重不足,所以現時都係買唔起靚新屋,還是要屈住腳向殘舊樓埋手;加上現在筍野難求。

上次買餸時咁岩左近有間野低低地咁放出,基本上塘人一見咁高管理費(每月$225)已經唔合心水,不過出開街,係咁依單聲俾個Agent知自己開門入屋睇,望下都無妨。

香港人的後路

塘人臉書上的一位不熟朋友又借意譏諷有能力移民的香港人;他以報紙上的一篇對香港政治訪問報導作論點,說很多香港人的心猶如置身於夢境,但當這些人夢醒的時候,就會立即去搞移民。

有時塘人很訥悶其實在某些與塘人同輩的人眼中,移民外國其實是否就等同由新界搬到九龍一樣;又或者移民者就等同叛港?

老實說,假設現在香港塘人能夠擁有與現在生活一樣的條件:有自己的一間屋住和足以儲到錢的工作;塘人二話不說就立即搬返香港定居。剔除一些比較祟洋的港人,誰真的想住在這片與自己的文化差天共地的地方?

當然塘人有朋友聽到這個後不屑地向塘人說:[你咁唔鍾意,可以直接返來。],說得非常容易,所以塘人就覺得他們其實認為由美國搬香港就如和沙田搬火炭差不多。

至於叛港,塘人聽過電視上有一愛情金句“你愈為某人失去得多,就證明你愈愛某人“。塘人只覺得照顧好自己的家庭和經濟就已經是對這個地方負了責任了,難道這要來個以死明志才能表現忠貞?

因此塘人以財務自由的姿態回流是最合適的;一來塘人並不想被冠上“返來爭飯食“的惡名,二來香港亦是富人的天堂;政治的變更一直都對富人絲毫不損,所以有報導指香港的百萬富翁對比人口的佔重比例是全世界最高的。

老而不退是為慘

對面維修部中有一位清潔大嬸,主要負責這個部門的所有公司車地板的清潔,不過見到她走路一拐一拐的,也不難想像為何公司車總是像沒有洗過一樣。

有一次塘人與外父在賭場的厠所一起洗手的時候,見到一個年紀與外父相若的美國阿伯;作為一個厠所服務員,他需要在人流頗多的賭場厠所中爬高跪低地清潔,塘人只記得當時外父說了一句:[咁老仲要做呢D野,這個世界有無天理?!]

正當香港還在爭吵要否全民退休保障的時候,正好就是美國全國人民的報稅季節,每當塘人看見兩公婆所納的社會保障稅已經足夠買多一間屋作首期和雜費時,難免都要怨一怨已經死去多時的羅斯福。

社會保障實行了七十多年,美國的這班老人的退休生活有受過保障嗎?  塘人老媽當年要生要死地不斷地慫恿塘人老爸拿水喉牌的原因就是以為美國的福利會比香港好很多;現在事實放在塘人眼前,原來一切只不過是一場夢。

2014年7月7日 星期一

玩命

這篇文章是為回應熱帶旋風兄的要求而寫,也可以為塘人以前的文章<那一天,我以為已經財務自由>的續寫。

自從塘人自首次以美銀股作Covered Call而得到有當時相當於每月薪水三分之一的期權收入後。塘人就不惜一切想方法去尋找可以用作投資用的資金。

首先就是把手上用作期權投資的Cash Account 換作可以向股票行借貸用的Margin Account ,年息為7.75%;這樣就可以比Cash Account 去買多一倍的股票。自那時起,扣除利息支出後就已經收到相當於當時塘人每月薪水一半的期權收入。

眼見錢原來是按兩粒掣就可以收到後,塘人就開始不斷去申請信用咭,為的是可以從Balance Transfer 中得到只需要付借貸額3%的手續費而免息18個月的現金;到申請至最盡時塘人手上持股票凈值接近七萬美元,其中手上曾經持有過美國銀行,美國鋁業,華盛頓互惠銀行(已被富國銀行吞併),AIG, 花旗.....等等等等。

當塘人眼見每月期權收入已經超過當時的薪水接近兩倍時,基本上已經覺得達成財務自由了,就開始準備回港探親,而這也是塘人惡夢的開端了。

價值三百萬人仔的雕刻

今日塘人在臉書上看到有一篇friend of friend的上載;內容是有一個塘人並不認識的80後港男去大陸的一間雕刻品店閒逛,並且與一座價值三百萬人仔由原本整棵樹雕成一隻鷹的雕刻品合照。

這篇臉書吸引到塘人的並不是那開價三百萬的雕刻,因為塘人反而覺得這樣的一大棵樹被雕成這樣是暴殮天物!浪費地球資源。

但當塘人看到臉書上的朋友反而對這樣的上載會有激烈回應時就覺得頗為好笑,這是因為這位港男由此至終都未有提及過他要付出三百萬人仔去買這件雕刻,換句話說就是“白撞“。

塘人覺得這也許是很多比較注重個人理財的朋友的經歷,總覺得身邊朋友們所關注的只是吃喝玩樂的無謂事;反而比較實際或與人生有關的事反而被人見到懶理。

無論任何時代的富人都是由愈來愈多的窮人所去供養;因此當塘人看見臉書上已經年近/過三十的朋友們對何種東西感興趣的想法後,就更加明白到富人對窮人的教育是如何地有效了。

2014年7月6日 星期日

臥底顧客

為了幫補開支,自2009年開始塘人會接一些統計公司的臥底顧
 客(Secret Shopper)的工作。

這些統計公司很多時候會被一些全國連鎖集團收集某部分地區的分店的營運狀況的委託;然後就會派出臥底顧客去光顧並寫回評核報告。

在這五年間,塘人做過的工作有連鎖髪廊,漢堡包店,餐廳,家庭電器用品公司,獸醫,汽車服務等等。

雖然所用賺到的錢不太多,但勝在扣除酬金後就等同免費,故此在這幾年間塘人都通常都不用付錢去剪頭髮。

2014年7月4日 星期五

股票期權的零和遊戲

塘人自十八歲開始就跟老媽學習買入一些股票;第一次買股與其說在學習投資,不如就說是亂來。當年用五千港元買入的德昌電機到幾年後沽售的時候只剩下二千三百多港元,蝕了超過五成的股本。

到後來在美國也買賣幾年的股票也不賺不蝕後,就在一次偶然的機會在書局看到一本講有關期權的書;買回家後看了一次看不懂於是就把書封塵放了兩三年,後來又因為買賣股票依然不賺不蝕而開始嘗試依照書上的方法去買賣期權。

懂股票期權的投機者都知道任何的期權玩法都離不開Call和Put,就好像大極中就源自黑白兩儀一樣。

因為當年第一次玩權的塘人手上就只有一千三百股美國銀行而沒有多餘資金,於是塘人的處女作便是用這一千三百美銀去賣出認購期權,而且更因為期權到期而未到價,得款八百七十多美元。

塘人第一次玩期權就感受到錢原來是可以這樣容易地滾過來的感覺,於是便開始愈玩愈上瘾了。不過也就是初戰時赢得這麼爽,同時也埋下了2009年輸清光的禍根。

很多人以為自己是投資,但其實就是正在賭博,這與去賭場是沒有分別的。

玩期權也是一樣,赢的本來面目是得到了已經被交易所抽水的對家本金,輸錢的真實面目是把自己的本錢送給了對家和交易所;因此在這場賭博遊戲中並沒有雙赢,賭博人所面對的就只有赢錢或輸錢。

塘人經過2009年被剃光頭的經歷,經過幾年的再學習修練終於明白到自己其實並沒有投資,只有賭博;賭博就只有赢和輸而已。

2014年7月3日 星期四

鬼性

今朝塘人食早餐時看完蘋果互動新聞再看臉書,發現了原來最近轟動澳洲墨爾本的公園姦殺案的女受害人原來與塘人是Mutual Friend,亦可能是沙田友。雖然塘人本身並不認識受害者,但作為身處海外的香港人亦對此案感到氣憤。

這單案已經是近期第三宗華人女生被外國男性姦殺的案件;有一宗在紐約,另一宗在加拿大。雖然三單案件的犯人都被捉到了,但人已死了怎樣判刑都補償唔到。

在很多沒有甚麽學識和見聞的外國人依然視華人是如豬狗都不如的人種,所以他們不夠膽對同種人做的行為,就特別地夠膽對華人做。在美國的十多年間,塘人都曾經因為爛賤鬼佬的無故辱罵而扮有鎗並舉起電話向對方逐個該個字地打911報警。

塘人老媽的朋友曾經在90年代把兩個當時比塘人年長的女兒送到美國德州作交流生。剛開始的時候她們的Host Family對她們很好,但過了不多久她們也發現了她們的Host Dad 和Host Brother 對她們特別好;她們說Host Dad 會趁無人的時候摸她們和嘗試咀她們的臉頰,而後來Host Brother 也開始幹同類的事。

兩姊妹忍了一段日子,終於等到當地大學發出的取錄通知,然後她們就立即跟Host說要回香港,並立即起行搬走。

在此塘人奉勸各位家長,如果是家長不能移民與子女一起過渡外國生活,就最好不要硬把他們送到外國了,因為外國的月亮並不是特別圓的。

2014年7月2日 星期三

6月份財務總結

 

物業:
六月份首先是租金收入回復正常,沒有任何使費或其他支出。 但今個月月尾租約到期, 塘人希望能加租5%以上, 以彌補之前的修理花費
 
利息:
銀行派的利息都依然永遠不會超過兩美元一個月,姑且都把這個算進去。


Adsense:
這個月的Adsense收入被五月多了一點點,有$5.36。雖然塘人文寫少了,但相比起來每篇文的瀏覽數目反而增多了。多謝大家的支持會使7月份的收入更好。


股息:
煤氣股派了$19美元的股息
 

開支:

6月份的生活開支又比5月份多了,因為冷氣壞了, 要破財換部新的。

缺裂

塘人有一位認識了十多年的阿姨,她對於當初剛到美國的塘人有些許的幫助;起碼當時塘人還未有有車,被狗咬要看醫生時,她都還肯去作出援手。

所以這位阿姨對微時的塘人有恩,日後就算她與塘人的雙親開始對我們兩公婆搞些小動作來換取回報,或者暗串塘人拿了美國身份而不申請家人時塘人還尚且忍她。

有一段時間這位阿姨因被公司Lay Off 而無業,塘人兩公婆就經常請她到家中或者外出吃飯。不過阿姨就通常比較想我們請她出街吃,因為她可以也讓我們付錢幫她買給她那宅男兒子的外賣。

就是因為她對以前的塘人有恩,所以塘人連這點也忍她;不過事情就發生在因為她自覺不好意思而自動開口說要請我們食飯之後。

原本只想隨便地讓她請一家便宜的餐廳,但她卻在約定食飯一個小時之前爽約,她說她最近手緊沒錢,所以想下次再約。因為已經不夠時間自己煮飯,所以塘人就和老婆出外食越南粉。

另一次她又打電話來說要請我們吃北方菜,但這次是我們臨出門時跟我們說有另一位朋友約她,於是又爽約;而我們就去了食壽司。

又有一天早上上班時她又打來留言,說自己家的沒有熱水出,想塘人幫她修理;去到這個程度,塘人終於忍無可忍,但還是念在所謂的恩情,便決定不理睬她;誰不知是否她的宅男兒子急於洗澡,她就接連不斷地向正在上班的塘人和塘人老婆接連地打了六七個電話留言。

塘人終於覺得對此人已經仁至義盡,就用手機把她的電話封掉,從此互不往來。沒多久,塘人就搬到樓2了。

2014年7月1日 星期二

樓上的港女

塘人還未買樓1自住之前,曾經與老婆一起租住過一間在市中心邊皮的Apartment達三年的時間。

當年簽儲租約之後Apartment經理就“好意“地跟我們說這裏的Apartment的隔音很差,叫我們在晚上十時過後不要太吵,以免影響到鄰居。

當時我們覺得這個問題不大,因為我們自己都是早起上班的人,兼且我們沒有電視機;所以無啦啦不會半夜發聲。不過沒想到我們反而是被影響的人。

第一手的樓上是一對墨西哥夫婦加上他們的一個小孩;他們的嘈音除了是小孩經常無故在樓上尖叫之外,最痴線的是他們把電視和音響組合也搬到主人睡房中,所以有時在晚上和假期都被焗住聽到樓上的聲音。

於是我們便到經理處投訴;但之後他們都應該有意無意地想報復,會間中突然把音樂開到很大再收細,或在假期中長開音樂。幸運的是,不久之後他們便搬走了。

然後過了幾個星期,我在泊車時遇到Apartment經理,她跟我說樓上將會搬來一對從澳門來的年輕夫婦;之後所見原來並不是這一回事,搬來的卻是兩個大陸大叔,他們最喜歡做的是半夜間用粗豪的聲線打電話返大陸;塘人之所以知道原因是他們談電話的內容連關上窗都能聽到。

正當塘人以為Apartment經理吹水唔抹咀時,兩位大叔又搬走了,換了一個香港女和一個湖南女。

她們兩個都是在猶他大學讀書的;湖南女塘人有時在茶樓見過她打侍應工 ,而香港女就除了返學之外就見她終日都會留在家中。

就在她們搬來之後不久,有一天晚上就聽到外面傳來十幾二十人的腳步聲;塘人從防盜眼一看全部都像班印度人的模樣。其實唔使塘人多說大家都知道他們將要在樓上開Party。

大概他們嘈吵至一點左右,塘人最後忍無可忍走上樓上拍門叫他們收檔,然後就打電話叫附近的Apartment經理過來處理。

怎料兩日後,又來同一班人再來開Party,無奈之下塘人就唯有打非緊急電話報警處理;與Apartment經理不同,原來報警係Work的,之後一大段時間他們都沒有再來了。

有一次飲茶時塘人就半責怪半問地問湖南女為甚麼要半夜開Party;湖南女即時解釋說自己並沒有參加,反而她還怕了香港女所招惹的這班人。

原來是香港女在大學中認識了一班自稱是西藏流亡政府的戰士,並做了其中一人的女朋友,結果就是他每晚都要走到她們家中過夜,嚇得湖南女要走到她的男朋友家中住或者是叫男朋友也來過夜。

之後一大段時間後的某一晚,當塘人被一句“Happy Birthday "吵醒之後,隨手又拿起電話報警,過了大概十分鐘後,這個晚上又恢復了平靜。

兩年多的時間過去直至塘人因買了樓1而搬走了, 可惜的是甚麼澳門來的年輕夫婦從來都未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