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30日 星期六

讀書的需要(四)之垃圾工作

雖然說被舊校回收重讀中五,但係基本上無可能日日訓到日上三竿然後再打機睇卡通到天黑到八月尾。

曾經叫過辭工唔好做的父母又轉變立場開始覺得塘人在暑假期間無所事事咁非常之無建設性,於是便叫塘人幫一個我地叫佢做鄧生的朋友做倒大廈垃圾的工作。

話說這位鄧生係本區的散Job王,諸如倒垃圾,倒餐廳餿水,帶貨走私等工作佢都有得介紹;佢D 工多到自己成家人都做唔掂時就會搵屋邨班師奶幫拖。

塘人本身就唔係幾鍾意幫佢做野,因為試過有次同塘人老媽係粉嶺的一條橫街攞貨(好似係相機同菲林)走私返大陸時係深圳被海關截停要查背囊;機警的塘人老媽就馬上扮唔識自己走快幾步過左關先,嚇到有料係身的塘人仆直。

後來個大陸海關可能對塘人有惻隱之心,求奇沒收左些少野就放行,但過左關之後當然就被老媽又鬧到仆直,話塘人唔識求佢唔好充公D貨。自此之後,塘人就不再陪老媽帶貨。

不過呢次鄧生開價倒兩幢大廈有三百蚊,於是塘人便攞左老豆的一對勞工手套並於下晏五點幾出門口去開工。

剛剛好就在升降機撞到附近姓黃的兩兄妹;姓黃的大佬與塘人同年,不過因為塘人覺得佢個樣臭串所以根本唔會想同佢講野。

唯一一次交談就係放榜後他的會考分與塘人一模一樣而升唔到中六,大家在放榜後巧遇時塘人就叫他去申請塘人舊校的夜學重讀中五,但係就無話俾佢知原來日校都有得重讀,最後當然搞到佢要返夜學,而塘人自己就返左日學。

自此以後,大家一見面就更加唔瞅唔睬(可能覺得搞到佢地兩兄妹陰陽相隔);但順帶一提當時的塘人暗戀左佢個童顏妹妹成兩年,大家同校所以成日借D意等她返學放學然後一齊上巴士和升降機,但係就是無膽同佢講野和約出街。不過而家同佢個阿哥既關係咁,睇怕呢世都無可能了。

去到鄧生指定既個幢私人樓,佢交待低首先要肯定垃圾房個垃圾桶係全吉既,然後就由頂樓開始逐家逐户咁將袋袋垃圾塞入個垃圾槽度,當倒到大廈既一半時就落返去樓下換第二個垃圾桶,如此類推;然後佢就塞左三百五十蚊(五十蚊係茶錢)同埋垃圾房鎖匙俾塘人後就同佢老婆和個大女去倒其他大廈既垃圾。

倒左七十幾層樓(兩幢加埋)返到屋企已經近十一點,行樓梯行到團團轉菊花圓咁搞到成個人頭暈眼花。

如是者在暑假期間得閒幫鄧生倒下垃圾,去餐廳倒下餿水(仲要好衰唔衰撞到舊女同學,瘀到爆!),再加埋之前老麥出左差不多成千蚊糧,重讀中五前都有幾千蚊用來做書簿和買皮鞋費。

殊不知這次重讀中五竟然是徹頭徹尾地改變了塘人一生的命運,並讓塘人成為了一個很多現代憤青口中的“棄港者“。

讀書的需要(三)之重歸校園

自從做左老麥份工後,塘人就開始過着日夜顛倒的生活;只不過當時覺得有份工做就總好過留係屋企度做廢青和家嘈屋閉;另外就係當時的老麥有好幾個年紀相若的少女一齊工作,做慣做熟之後其實比返學更開心。

不過自己高興還自己高興,家人和隔離鄰舍都唔係好支持,尤其係塘人老爸,每次在塘人返工前都會講句:[返乜X呀,呢D碌X工做黎把X咩?],當年與老豆完全係零交流的塘人踩到唔踩佢,就咁行出屋企去返工。

又有一晚淩晨返家後在出面電錶房露台鎖緊單車就嚇到一個深夜返家老公係的士司機而且生左一仔一靚女的年輕師奶嗌左出黎,塘人還童真地拿着手上的單車鎖鏈向她解釋說:[放心啦,我唔會用呢條鏈黎扑妳(當時興扑頭搶野)],師奶聽到呢句完全發自內心的所謂安撫說話後就更加嚇到走夾唔抖咁款。

過了差不多一個星期左右,塘人開始發覺手指腳指有麻痹的跡象,而且剛好有一個不知是好是壞的消息,就係塘人舊校打來讓塘人回去重讀中五,於是塘人老媽就叫塘人返去重讀。

當年完全地唔知自己做緊咩既塘人便結束了為期一個星期的老麥打工生涯,辭工返屋企打機打到學期開學為止。

2014年8月29日 星期五

讀書的需要(一)之初嘗苦頭

塘人當年中學結業正適逢是港英統治民生最豐盛轉變為香港回歸後亞洲金融風暴的時候。

因會考成績未達標而無法升讀中六的塘人焗住走出來找工作,現在回想起來其實當年是十分之徬徨和無助,因為不要說自己,連家中經濟支柱做水喉佬的塘人老爸都很得閒,而塘人老媽就不斷地找散工做,而塘人老弟更因讀唔掂就係今年開始好似電視做戲咁樣學人地扮返學;故此當一家人都一齊在家時就難免地又打又鬧,導致家無寧日。

其實當年所謂的找工做就只得每日行半個鐘到勞工處看看有甚麼覺得可以做的,然後就打電話問僱主是否請人,神奇的是很多就算是最新的工作,一打電話問時就會話唔請人。

去到這個地步的塘人終於有點後後地悔呢兩年來都掛住打機而唔讀好D成績,因為起碼升到中六的話就可以借讀書來逃避多兩年,咁樣就唔使面懞懞地到處搵工撞板。

自放榜知道衰左無得留低於渡過了十一年歲月的學校生涯後已經兩個星期;要出來搵工就好似發了一場夢後要突然醒的感覺,再加上當時的經濟唔好,最後塘人都係要屈服放棄搵文職工而試下搵D低技術性質的工種,點知道又係呢度唔請個度又唔請,最後諷刺地請塘人做工的竟然是無經過勞工處轉介的麥當勞做夜班廚房。

讀書的需要(二)之老麥打工

當時塘人搵到麥當勞這份工都算係誤打誤撞至被請;話說當日上午塘人走到勞工處附近的麥記食早餐後,突然心血來潮去問工,於是上午的經理俾左張form塘人填後就叫回家等消息。

後來等左兩日都未有料到,反而有同學打電話來話尖沙咀間老麥叫佢聽日返工;當時就諗:[唔係連老麥都唔請我呀嘛!],於是乎念頭一起就決定走去踩場問經理到底係咪真係唔請人。

當塘人到達時已經係下晏五點幾左右,間老麥係火車站附近所以排哂長龍;不過上次叫塘人填表等消息個上午經理已經走左,而下午經理就反而叫塘人即刻換衫開工學整漢堡包;就係咁樣問工就反而連人工都未搞清楚就開工。

教塘人整包既係一個Tom Boy,唔知係佢覺得塘人太過聰明定係以當時情況唔容許佢教塘人太耐,一個鐘頭後左右塘人已經要自己搞掂漢堡包同埋豬柳蛋漢堡。

當晚對塘人來講係漫漫長夜,原因係不斷地重覆煎漢堡和打蛋等動作,而且在打烊(當年仲未開24小時)後還要洗爐頭,倒垃圾,補返D漢堡同埋蛋俾聽朝早餐D人用。個經理見塘人捱到就叫聽日下晏帶埋匯豐(指明要呢間銀行)既存摺上有銀行户口號碼既影印本返工用作出糧。呢個時候至知道時薪為十五蚊。

開工第一日玩完成晚返到屋企已經係淩晨兩點幾,塘人父母一見到人返黎就問塘人成晚死X左去邊,連電話都無個。

鬼咩,無啦啦俾人扯左去返工又去邊度搵電話打?  就算有又好唔好意思打?  當年已經有了手提電話N年,但是可惜這種科技並不屬於塘人這種窮學生。

就係咁塘人就一直乖乖地打住呢份工,直至到一個星期後發生左兩件事令到塘人老媽開聲叫塘人辭工。

臭盤記


上星期六原本想下晏做完家務就休休閒閒訓返覺時突然地產老墨打電話來話有筍野益塘人,於是便打消訓覺念頭開了十五分鐘車來到城東的一間賣盤與他會合。

其實原先一聽他報價就知道老墨又想搵笨,因為他講的所謂筍價跟本就係市價,還有就是一直以來都向他講了無數次唔好再向塘人用Sales Pitch賣盤 ,因為係咪真係好野塘人兩公婆自己會計。

不過這位人兄還是叫極都唔改。所以真係唔知佢係無心聽還是故意唔改,唔係念在交情老早就炒佢魷魚。

這個盤他介紹俾塘人原來是因為他想代表賣方時又代表埋塘人,想食兩家茶飯,塘人有見及此更加懶理佢講廢話,自己睇自己野。

可能這位地產老墨很少被人委託賣盤,所以連搵人執一下間屋的念頭都無,一入屋就只見到一間亂到七彩的臭屋,塘人唯有盡量閉氣去影相,心諗好在無帶老婆出來,唔係又搞到周身唔舒服,連塘人自己一行出個門口時都覺得有些少喉嚨痛。

睇完個盤地產老墨就問塘人覺得間屋點樣,塘人就一向作風地跟他說間屋好多野要換,冷暖氣和熱水爐仲老過塘人老爸,所以要壓兩成。

不過見佢個樣擺明唔想幫塘人入紙還價個款,塘人就跟他說等多兩個月仲未賣得出時再算。

2014年8月27日 星期三

來自星星的原來很“貴“

塘人老婆在賭城的表弟於臉書上又有喜訊傳來,原來他與已經結婚有十個月的韓國老婆將會於明年會在韓國“再“結婚,並宣報已經決定好了婚禮的時間和地點。

曾經在婚前向眾人訴苦說在韓國只有嫲嫲唯一的親人而且剛剛去年就死了,但現在這個表弟婦卻“奇蹟“地可以在臉書上邀請到一大班在韓國親朋到時觀禮。

雖然塘人不太清楚到韓國去搞一個婚事要幾多錢;但屈指一算發覺這個表弟婦十分之“貴“。簡直可以用錢用到痴線的地步。

不要以為他們是大富大貴之家,他們一家三口在賭城搵錢月入未足八千美金,全家就只有快要退休的奶奶是全職,他們兩夫妻都是打半工度日;原本有一間由奶奶供斷的自住屋和一間付現的收租屋;不過今年初表弟婦就慫恿她的老公和奶奶把自住屋和收租屋一併賣掉,用作首期買入一間五十萬美金的幾千呎的樓花,預計將於今年尾落成入伙。

可能是因為老母一早就已經舖排好平坦的道路;婚後的表弟依然故我地更揮霍,買給老婆的名牌用品和食多舊魚的法國大餐自然不會少;而且兩人只打可做可不做的半工,所以有很多時間到處遊玩,就這三個月來就已經在臉書上看見他們去了加州玩兩次。

所以其實就不要花太多腦汁去計,這個表弟婦入門不足一年,就已經敗去了原本已經供斷的兩間屋和以六位數字計的美金;最慘的是他們自己本身並沒有搵到這筆錢的能力,而且表弟的家境純屬中產。

2014年8月23日 星期六

校花

昨天煲煲下漫畫突然心月來潮,所以就睇一睇以前會考班時期的一位校花的臉書,八一八下這位當年受盡老師和一些男生注目的女子最近如何。

可惜的是驚喜就沒有了,驚嚇就有些少;想不到十六年後這位當年的校花確實如傳聞一樣走樣不少,帶着期望去八卦但失望而回的塘人頓感歲月催人老。

想一想回頭其實這位當年校花又不是特別靚,只不過當年剛剛好一位名叫朱茵的女藝人比較紅,故此這位有六七似朱茵,再加上喜好搞學生活動的校花就順勢受到人們的注目。

校花最令塘人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日隔離班的一位比較毒的男同學受到大家的鼓勵後終於很勇地在放學最人多的時候向單戀多時的校花告白;高傲的校花就當然理都不理他就閃開去,導致毒男呆立當場,然後就喊苦喊忽,口水鼻涕一齊流;亦從此成為了大家的笑柄。

從舊同學口中聽聞校花在出來社會當教師工作後就與一個年紀比她大很多的男人拍拖;但當看見她的面書狀態還是寫單身時就覺得她還未能找到那杯茶吧。

2014年8月22日 星期五

穿越時空

這個月塘人明顯地懶寫文了,原因是除了上班忙還有抽時間看韓安迪和80後隊長的大作之外,還有就係煲漫畫。

雖然已經三張幾野,但是依然好像十幾歲時一樣沉迷睇動漫,可見其實塘人的心智依然係件細路。

剛剛就睇完一系列名叫“穿越時空“的漫畫,看畢塘人心中突發奇想:

假設有一日突然去到二十年後,見到原來自己的未來是住大洋樓,揸靚車,養番狗兼唔使做又月入幾百萬,咁係代表D乜野呢?

如果依照這本漫畫的邏輯,就算俾你見到自己的未來如何光輝燦爛(或霉到貼地)的未來其實對你是毫無影響,因為你本人還未曾經歷過這二十年,就算命該如此,頂多得個知道而已。

就正如咁多位財務Blog主能夠寫得出自己投資上的喜怒哀樂和知識,沒有經歷過或學習過的人是寫不出的。

所以說,世界上並沒有白吃的午餐,雖然我們並不能真的能夠穿越時空知道未來過去,但起碼現在你作出選擇而行動的經歷是可以左右你未來的得失。

2014年8月20日 星期三

劫中產濟貧計劃

今日睇香港新聞時見到有關全民退休保障的初步硏究計劃,當下就即刻覺得這份硏究不就是和美國的所謂社安保障計劃一樣?

香港的退休硏究和美國的社安保障都是由打工仔和老闆一齊各出幾個百仙的退休稅注入退休基金上,然後就大家等到退休年紀時就可以開始問退休基金攞錢。

另外新聞中並沒有提到對自僱人仕的安排,塘人覺得他們隨時可能要交雙倍退休稅。

所以塘人覺得做這份硏究的人是否偷懶,求求其其向外國抄條橋就當係硏究完成了。

有一點要注意的是當一個打工仔月薪不過六千五港元就不用交稅,換句話說就是搵少至有着數,又係一招打劫中產濟貧的招數。

不過人類的欲望是無止境的,只要退休保障一開了頭,就會不斷有更多相關的福利和稅務相繼出現;而且面對人口老化的條件下,新生的一代將要背負住這類政策的後果;連帶一直以來的低稅率自由港的美譽都將會消失了。

大麻聯想

從蘋果新聞的八卦新聞上得知身為政協兼禁毒大使的成龍唔識教仔,因此出現了一單房祖名與<那些年>男主角柯震東的私藏大麻醜聞。

本身塘人對名人吸毒與否本來就漠不關心,反而關注大陸會否很容易地放過他們,因為比着一個普通人在大陸遇到這些事時就肯定唔死都一身蟻。

想起大麻,塘人就會想起兩個人:一個是自美國高中時認識的朋友;另一個是打餐館工時期的朋友前妻。

塘人初到美國時是7仔一名,莫講話自己的基本生活,就連英文都未講得掂;有一日在儲物櫃換書時,有一個亞洲面孔的人主動認識塘人,而這個人在塘人剛到美國的前一兩年確實是幫助了塘人很多,這段朋友關係一直到有一日他拿着一小包大麻想塘人試吹並被塘人向他的母親告發之後。往後這位昔友更因犯下幾件與大麻有關的罪行,至今還未能擁有安穩的生活。

而另一個朋友的前妻在塘人之前的文章也曾經提及過;原先塘人的朋友在苦追一位家住山東的女生兩年後終於與她結婚並為她辦理好了居留身份。

而且當他們結婚一年後也買下了他們一生中第一個自住物業;不過後來他的老婆在工作的地方認識了一件食大麻的白人,從此她就性情大變,最後兩人就為此離婚收場。而那間自住屋也因為朋友的前妻斷供而被銀行沒收了。

大麻雖看似累人累物,但它以前是用作減輕病人痛楚和靈修者用作與神溝通之藥物。那到底是大麻是有問題還是人有問題呢?

認沽期權中伏

Activity DateTransactionDescriptionSymbolQtyFill PriceCommissionNet Amount








2014/08/13Option AssignmentSTR Aug 14 23.00 PutSTR1.0------

塘人手持的期權孖展户口通常只會在想找資料寫Blog時才會去看一看。

今日打開一看時心中就“哇“一聲,因為上個月沽出的認沽期權的100股合約竟然在廿三美元被履行了,原因是煤氣公司的股價被挫低過了期權價,而且還被收取了十七美元的轉賬費。

不過還好這幾天的股價又逐漸地爬升,所以就決定暫時以靜制動,待股價爬升回廿四美元才決定要否再沽出認購期權了。

2014年8月18日 星期一

樓神教路

今日下午當塘人放假想食飽睡一睡好過做元帥時老婆的姑姐又打來,詳情我們已經無心聽了,因為基本上她打來的目的是試探我們兩公婆有否為她不想拿錢出來買收租物業而不滿;用作讓塘人外父分析我們有否騙她錢的意圖。

這幾年來經歷了不少事件,對他人的眉頭眼額雖然不可能有十成把握,但基本上對言外之音都聽得出;因此我們都對她說如果有其他相熟而有資金的親朋有興趣,我們不買的都會介紹,所以這次銀主盤的介紹統屬偶然,既然已經表明無錢買就沒有加多解釋的必要。

老婆的姑姐可能自尊被踐踏了一下,急忙地表示其實自己不是無錢,只是不想拿出來買樓收租而導致自己身無分文。

於是我們便說:[你的錢如何使用我們無權過問,亦不會理;但假設我們有這筆錢就一定會投資出來換取每個月一千美元的現金流];然後我們便跟她說這間樓主盤已經被他人買去,所以大家都無謂再從這點討論落去。

可能她依然對長輩的資格執着;於是便突然“樓神“上身向我們教路,說應該買獨立屋又不應買連體屋或分層單位,而且又不應該一年買一間收租物業而應該幾年才買一間;她的滔滔不絕使我們都有想立即掛掉電話的沖動。

過後我們都在想,以後有自己籌不到錢買的筍盤還是應該把它完全忘記,以避免在親朋中會多出一個自以為“樓神“的人。

2014年8月16日 星期六

定息 VS 浮息

有次塘人與一個準備買樓結婚的中學同學交流時才發現原來香港買樓係無30年期的定息按揭;塘人自感原來自己是井底之蛙之後,反而是舊同學反問為何美國會有咁長年期的定息按揭。

其實在塘人每次買樓時都有諗係唔係應該用浮息按揭呢?因為始終以現時黎講浮息會比定息低1%以上,即係以塘人手上的按揭用定息就差不多俾多左50%以上的利息。

假設美國呢十年來都唔加息的話,用定息似乎係會比較蝕底;但就算美國佬真係加息,又可能只係會加到與定息一樣的水平,咁點計都好似浮息比較有Jet So.

不過未來既野好難講而且塘人都係一個比較懶的物體,所以到最後都係用返定息無咁煩。

2014年8月15日 星期五

官商勾結


政無商不能富
 

商無政不能霸

年少的塘人已經常常執塘人老爸睇完唔睇的“天天日報“黎睇;不過時事新聞財經既野完全唔會係當年的塘人所關心的事;塘人睇的是副刊中風月版的有味小說。

大家唔係怪塘人咁細個已經睇埋晒呢D咁既野,老實講邊個發緊育時期唔會諗個味野,只不過礙於當年無論資源($),膽量(承受被打到飛起的後果)和知識(把女知識)的不足,所以塘人就浪費了成個青春期。

講回正題,有味小說其實就唔一定只會寫華人認為的衰野,有時都會寫一D要用個腦去睇的有味小說。

好似有次睇到的是寫一個背景在大陸的地方小官如何一步步地上到省級大官:

話說呢個細官新官一上任時就面對住兩個問題:第一係佢所管理的小鎮非常貧窮,第二就係呢個鎮的另一個渾名叫“苦水鎮“,由當地打出的井水全是苦味的。

於是乎這位小官就運用了自己天生靚仔兼強壯的男兒本色,成功地娶到了一個市級官員的姪女做老婆,並透過這個關係成功得到撥款去改善鎮上食水設備,從此鎮民不用再喝苦水。

同時間他又發現原來呢個鎮的水質又會種出一類特別辣的辣椒,而這種辣椒是可以用作工業資源,於是乎他又運用了男色去攏絡這些廠家的祕書或情婦們;藉此托她們讓這些廠家大量購入該鎮的辣椒,從此資金流入該鎮,鎮民們也開始富起來。

眼見這個鎮的商業活動開始頻密,這時候又出現了新的問題;當他有個想法要在當地開一個辣椒和原材料批發和轉運中心時發現該鎮離主要國道大遠而且小路都破舊不堪,不足以讓大卡車進入。為了解決這個問題,他又用男色去......最後省政府又撥款去建一條新的道路通往該鎮。

如此類推,這位人兄就由一名小官借政借商去建立功績,最後成為一個省級大員。

超級裙腳

塘人與老婆雙方的直系家族中都有一個共通點,就係總有一件頂級XO的無敵裙腳仔/女。

如果只係普通的裙腳其實係無乜所謂,頂多只係唔識做家頭細務或者係自持有老豆老母backup而變成一個洗腳唔抹腳的萬花筒而已。

不過塘人和老婆的裙腳弟妹是在裙腳界中應該已屬於頂級類別;他們的其中一個特色就係三張幾野但係仲過緊十歲時的生活。

就以塘人的老弟來說,一年之內可以轉成六七份工,而每次返工亦不會超過一個月;最慘就是塘人老媽總是覺得老弟需要更多進修,於是又狗屎垃圾地讀了不少進修課程;現在他的學歷其實比塘人有過之而無不及(我自己都未大學畢業),但就係搵唔到工。

塘人的姨仔更把炮,就好似一直無所事事的她前幾日突然想聽返從前中學時代的一首“甜心心“的歌;她明知自己與我們關係差,於是便叫老婆的姑姐幫她開口寄返隻CD俾佢,但係最後都俾我地拒絕,叫佢自己有本事就自己搭飛機或者揸車上黎攞(睇死佢無錢兼無膽)。

有着呢類兄弟姊妹唔知係家門不幸,家係前世做錯左野今世要眼冤。不過既然父母都覺得佢地咁款都無問題要攬要啜的話其實我地又可以無眼屎乾凈盲。

2014年8月14日 星期四

銀主盤

日日上網搵樓的塘人琴日突然發現有一直成交量都極少;混雜着一些獨立屋,一些連體Townhouse,和一些分層Condo的屋苑中有一個銀主盤出現。

依現在的市價來說這間開價十一萬的六年樓三房Condo直頭係超抵,因為依租金千二至千五蚊一個月來計,年回報已經超過十厘有多,塘人估計不出十日,呢間屋就一定賣出。

不過睇真些少就出現左少少問題,原來銀行呢次只會要Cash,兼講明有壞唔整,連驗樓所必需的開煤氣費用都要由買家自掏荷包。

雖然限制多多,但亦不失為靚野,塘人覺得只要再壓多一萬就更正;於是便打電話俾老婆在賭城的姑姐讓她夾十皮野出來,一年後再由塘人老婆借按揭幫她買回,期間老婆姑姐可以攞晒D租作為她的利益。

可惜的是在塘人和老婆的家族中(除了大陸個班)唯一有能力攞到咁多Cash的親戚竟然話已經放哂D錢去Wells Fargo 既基金度,要攞返出黎的話要罰錢,兼且她覺得自己年紀大所以唔想博。

塘人雖然可以滿腹經綸地向她狂噴買基金定係買樓收租邊樣博D,但係對住一個已經表明無錢唔會攞錢出來的長輩塘人唔會同佢拗,到頭來大家只會無癮,於是便同佢磨多幾句就收線。

2014年8月13日 星期三

家居維修保障

這一個星期內塘人除了去左保險佬度重整左一個一百萬美元的雨傘保險計劃外;還另外在一間專賣家居維護保障(Home warranty Insurance )的公司用四百七十蚊替出租屋買了一個年約期的保障。

塘人自知自己從小就咩都唔識,屋企的水電煤完全地係得一點水,亂咁黎;記得樓1剛搬入時以為浴缸去水位漏水落去一樓,為左慳錢唔搵人整,於是乎便自己界爆哂D牆,實行自己換。

點知換完之後依然係漏水,後來至發現原來係出水位個度未封實,搞到用花灑沖涼個時D水飛哂落去,直達樓下天花板。

到搞清楚兼封返實個漏水位後,就要用灰板補返二樓個水喉位後面同埋樓下塊天花板;補二樓時尚算順利,雖然難睇左些少,但係問題就出在樓下補天花板個陣。

當塘人準備將塊天花灰板鑽上去之前,才發現原來有兩條冷熱水喉都係貼實住條屋橫梁,於是便度好位後就用支Marker畫兩畫便開始連同鏍絲跟塊板一齊鑽上去;點知一鑽便熱水四射,最後用左成二百幾蚊去搵水喉佬用左十分鐘都唔夠的時間去焊返條喉,而從此塘人亦患上了“鑽牆恐懼症“。

到最後樓1被租出前,塘人想慳的錢變成浪費了更多的錢,因為物業管理公司總共用多了八百幾蚊去執塘人搞出的“一篤咖“。

另外一樣就係無論樓1樓2,次次部中央冷氣熱水爐都用唔夠一年就罷工,兩間屋冷氣熱水爐換新都總共使左我成皮野。

上兩個月租客投訴燈掣壞左閂唔到燈連人工包料又使左我百一蚊。

現在買了維修保障,塘人就跟呢間保險公司對賭呢一年內間屋所有維修就由維修保公司搞掂,壞一件就只收服務費六十蚊,而且佢地整唔返好就要換部新既俾我。鑑於只是嘗試性質,touch wood 講句就真係唔想再有野壞,但係真係壞時銀包都無咁“肉赤“。

2014年8月11日 星期一

一百萬美元的保險

塘人星期一放假,陪完老婆去針灸後見無咩特別野好做,食完個麥記魚柳包後就走到附近的保險佬處傾下而家手頭上的保險。

呢一排塘人最憂的是間出租屋由後門到車房的唯一必經之路有一個由幾塊厚木板搭成通向用作放水喉和排污渠的地窖出入口;從來未見過面的租客唔知會否是過重的大肥佬,終有一日會踩爆個幾塊木然後直插兩尺深滿布蛇蟲鼠蟻的地窖。

故此搵地產佬的目的是加大返間屋個保險,希望有一日不幸的事情真的發生時唔會俾個租客告到抄家。

成年幾無見過面只是通過幾次電話的保險佬一開波就問我們讀書讀成點;塘人心諗你無事呀嘛,已經成三張幾仲要俾人問呢D;於是答都唔答佢叫佢先用電腦打開個Account先再講野。

保險佬開左File後先至知道自己認錯左人,然後至醒水問塘人想點搞個保險,於是塘人便將心中的憂慮向他說明。

原先他就提議將出租屋的意外保額加大到一百萬美元,不過塘人就跟他說與其只保一間屋,不如就買一個塘人兩公婆所有資產全保的雨傘保險(Umbrella Insurance ),索性連路上開車或者是跟其他人打架等意外都保埋;而且這類保險會包埋所有的訴頌官司費用,故此在唔超過一百萬美元的情況下塘人就咩都唔駛怕。

學韓安迪話好多經紀就係你唔問佢野佢就唔會識主動投懷送抱,結果保險佬搖身一變為一個口水佬,狂向塘人兩公婆噴左個半鐘頭口水;期間他更向塘人爆出原來他自己都有一間屋收租,09年點樣炒燶樓市,還有一D和保險公司交涉的正確之道。

2014年8月10日 星期日

不斷爆粗的地產書

已經唔記得係幾多個月前,經止凡Blog介紹睇左一本“由八萬炒到五百萬“的書;最後經過多個月的等待,終於托到老婆的姑姐從香港商務買到(仲有另一本係80後求生隊長)並於兩日前寄到門口。

用了兩日時間塘人終於睇完成本書;第一感覺就如同睇完鄭伊健和陳小春所做的“古惑仔“般熱血沸騰,並且也非常佩服書中作者從不做按揭炒樓的本事。

事實上本身該書作者開始踏足樓市時也曾經試過攞住張臨約走入銀行想做按揭;不過一來他所買的樓宇銀行不受理,二來期後他的工作愈來愈不穩定所以銀行更加唔會睬佢,到最後都要焗住向家人和朋友借或者利誘他們入注一齊投資。

另外他更道盡投資樓市所遇到的不平事和古惑招數;塘人覺得最有趣的是他曾經兩遇租霸,然後他就用了普通人唔會夠膽用的絕招來趕走他們(飲醉然後去鎖租客鐵閳)。

當然唔少得的是他與地產經紀,警察,律師,政府官員和舊樓收購公司之間的互動較勁。

而呢本書俾到塘人最大的得着是打通了塘人的任督二脈;感覺就如開電燈膽咁“叮“一聲解答到塘人以前諗唔通的投資問題。

雖然呢本書寫得非常口語兼夾很多粗口,但對樓市初哥來說是一本啓蒙書。

2014年8月9日 星期六

7月份財務總結



物業:
 
與租客簽定的短租約七月份最後一日到期,而且今個月幸運地沒有任何使費兼租客續租 就開始收多佢一百蚊租

利息:
 
銀行派的利息剛好超過兩美元, 有兩蚊零八仙。


Adsense:
 
這個月的Adsense收入被上月多了好多,有十四蚊零四仙。 多謝大家的支持。


期權金:
 
借手上剩下的二千三百蚊Short Put隻煤氣股搞左六蚊七毫七出來 
 
開支:

七月份的生活開支又比六月份多,因為屋保車保單殺到黎兼訂波特蘭的旅行套餐。

波特蘭之旅

為了試探一下軟水真正的與塘人老婆的免疫系統所引發的皮膚病有多大關聯,我們就一起用了五日假期出發到離我們個半小時機程的波特蘭(Portland )。


事實證明,軟水似乎真的是困擾了我們多年的原兇,再加上了醫生開出的細劑量類固醇(5mg),三日內就痊愈了八九成以上的皮膚發炎。找出病徵的引發原因後,未來的日子只需要適當地調理和換樓後遠離硬水致敏原就可以放心了。

說回波特蘭,塘人用Google Map 找資料時還以為會是一個交通繁忙,人車爭路的城市;不過到達當地時又是另一回事,未來過的人很難想像這裏的人原來生活十分地悠閒。

就好像在當地駕駛的時候,他們不但十分遵守限速指示(後來發現原來會影快相),當你打燈入綫的時候最起碼隔離司機不會故意踩油門做某種"以車擋路"的低能行為。


另外,當地似乎對小商户沒有像塘人住的鹽湖城這麼多限制,於是乎大集團商店類似Walmart等的不多,反而就有很多各有特色的私房菜,小型雜貨商店散佈城市各處,令人有一種這個城市很有文化特色的感覺。





最重要的是波特蘭真的是一個無車都可以用11號巴士都能生存到的城市,在市中心和市郊都有輕鐵可以到達城中各處,而且就算假日都照常服務。

 
離波特蘭城向西走一小時會去到海邊的幾個小城市,那裏不但有沙粒幼細的沙灘,而且更有很多特色小店,更加重要是穿着比堅尼的小貓們啦:D。


 

向北走的景點就有華盛頓州的聖海倫火山,據說是全球唯一可以近距離觀看的活火山(只有五英里),上次她爆的是2008年,之後就耐唔耐都出下煙,所以我們睇夠後走都走唔切。


回程前我們都在想:[如果我們都係呢度住就好啦]; 


不過想歸想,聽聞波特蘭的失業率也是挺厲害的,城中心區堆滿了露宿者,在路上行走都時不時會聞到便溺味,就連我們入住的旅館附近的一條暗渠都住了幾個衣衫襤褸的男女,搞到我們晚上都唔夠膽四圍咁行。


不過話明財務Blog又點會唔講錢?  五日行程連機票租車住宿盛惠二千美金左右

2014年8月5日 星期二

買POWERBALL的博奕

大概年多前的時候,有一日看Money.com 的個人理財板有一篇建議人們將買入Powerball獎券納入退休投資計劃中的一部分。

篇中認為中了Powerball的頭獎金額隨時過幾千萬美元,每月用十元買入成本相比起頭獎來說的回報率極高,而且比起投資股票和基金更加值得博奕;故此篇中作者勸導讀者們應該改變思維,為買獎券作撥備。

塘人所居住的地方沒有賭博合法化,假如要去買Powerball的話就要花三個小時的來回車程去鄰近的Idaho州;這十多年來買了十幾注從來最多都只中過7美元的安慰獎金。

所以這個方法對塘人來說還是不太適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