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9日 星期一

班會與班長

塘人於小五小六的時候因為要預備學能測驗的關係,兩年期間的所有老師和同學都是原班人馬,唯一唔同的是我們總共有五次班會和男女班長選舉。

記得第一次產生的班會是由老師委任而成,當時可能她純粹覺得邊個順眼就俾邊個做,很不幸地塘人就成為了第一任班會的總務,負責很多無無謂謂的粗重工作。

一個月後老師可能覺得大家可能已經開始熟絡,於是乎便解散了整個班會和兩個男女班長職務,並決定用同學提名的形式進行第二輪的班選舉。

當時班中已經各有各埋堆並組成了好幾個圈子,一向唔識交際的塘人當然就入唔到D乜嘢大圈子,被鄰座的同學提名班長並遭遇到只得三票的大慘敗,票數低到連總務都無資格做。

相反,大圈子中的某幾個提名就佔據了班會的重要位置和男班長的職位,到最後女班長亦由他們的票所提名和選出(當中可有男班長的陰謀又係見人見智了)。

之後的三次班會和班長選舉基本上都係由該圈子的同學所選出,其他的同學雖則可以被提名,但都因為票數不夠而最終都只有做總務職位的份。

由此所推之雖然說民主選舉是一個很不錯的理念,但最終一牽涉到私心和交情(還有利益)的話,其實也和甚麼小圈子選舉也沒有分別。

佔中一響,各有所想

由星期六夜晚由黃之蜂帶頭衝入政府總部廣場從而佔中三子順便引發佔中之後,臉書上就被很多80後同輩的黃色絲帶,童年相片,和佔中現場片所覆蓋。

不過除咗同輩讚頌香港公民抗命和與政權警察衝突的意見之外,亦有很多長輩級的人會擔憂這次類似暴動的事件而批評現在的年青人做事不計後果,所以比較想香港警察早些完成清場行動,讓他們早日重過正常生活。

除此之外亦都有不少財務Blog友狠批這次佔中導致了他們直接或間接的經濟損失,所以他們亦都十分希望佔中早日和平解散,因為拖得太久又或者再次出動防暴警察/解放軍的話,他們所遭受到的經濟損失會更大。

老實說塘人覺得共產黨礙於面子或者是實際考慮又好,要使他們因為有人示威就收回普選框架決定會好有難度。

就算有外國肯發聲都頂多減少鎮壓佔中所用的武力,但這次佔中所導致的經濟和投資者對香港商業環境信心的損失肯定不少,但對於這些損失與公義的價值衡量就真的見人見智了。

2014年9月27日 星期六

在美的香港人請發聲


Petition Title: Support Hong Kong Democracy and Prevent A Second Tiananmen Massacre in Hong Kong
 
Dear President Obama,
We, the democracy-loving people living in the US and other parts of the world, urge you to press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o honor its promise of democratic elections to the Hong Kong citizenry.
Beijingxs recent decision ruled out a democratic election of the HK Chief Executive, which has made large-scale peaceful protests in Hong Kong inevitable. Given Beijing's records, we fear a second Tiananmen Massacre will happen in Hong Kong. We believe that the US has the responsibility to prevent such bloody tragedies from happening. We hereby strongly appeal to the U.S. government to make it clear to the Beijing authorities that any effort to crackdown peaceful demonstrations by force will be strongly opposed and severely punished.

https://petitions.whitehouse.gov/petition/support-hong-kong-democracy-and-prevent-second-tiananmen-massacre-hong-kong/dfdCpQZz

2014年9月25日 星期四

塘人的接電話恐懼症

塘人一向都好怕用電話,怕的地步簡直可以用恐懼來形容,所以很多時除了自己經常打認識的電話之外,接其他電話都會交由塘人老婆代勞(返工時都照例關機)。

塘人恐懼電話的來源是塘人老媽的奪命追魂Call加打爆留言;以前塘人還在打餐館工作的時間遇上餐期忙到頭頂出煙時都無可能接到電話,到終於有機會望到個電話時都會發現幾十個Missed Call 加埋留言。

唔好以為塘人老媽咁十萬火急地打爆塘人的電話係會有特別緊要事,佢只不過係想用這個方法逼到塘人主動開口求佢快D送(係無身份地送過來而唔係合法申請)塘人老弟過美國 - 美國身份代價,唔想家變的塘人就對她永遠地Say No ,激到佢更加搏命地打爆塘人的電話,講個種唔理屋企人會有來世報應又或者講塘人老婆識落降頭神打之類的無謂說話 - 靈驗無比

後來本地有一個多事的阿姨 - 缺裂 竟然將塘人工作的餐館電話告訴了塘人老媽,於是她便與塘人老弟一起車輪戰式地狂打餐館電話,務求用更多的神怪論使塘人盡快答應她們的心願,有好幾次餐館電話被她們佔線,導致客人打不進來。塘人雖然向老爸反映過,但卻轉頭被他出賣向老媽報串, 換來了更大的怨言


自此每當塘人收到她們的電話都會Cut 線,但同時亦都患上了電話恐懼症,每次自己的手提電話或者是餐館電話嚮都怕定先,雖然自己有股份,拍擋怨了幾句就算,但塘人自知這份工作已經做不落去了。

2009年回港期間塘人兩公婆諗住拆掂件事,便提出塘人老弟要有份穩定工作兼娶到老婆才會幫他申請,不過塘人老媽不但態度惡劣加堅決,更講了兩句塘人兩公婆至今還津津樂道的話 - “我理得您頭家散唔散!總之我就係要送佢(老弟)過去(美國)!“ ,“樓下(的女人)通街都係雞(妓女)!“,眼見對方咁蠻講唔掂數,連塘人那個有宗教信仰的親生阿姨原本想幫手調解到最後都變成逃之么么,塘人就唯有決定不再交涉落去。

塘人回美後 - 那一天,我以為已經達成財務自由 工又無錢又無,手提電話Cut咗,其中一部車又賣埋;如果唔係塘人老婆被人撞咗另一架車就差點連租都交唔出要訓街;後來到有時間回口氣時才知道自塘人兩公婆回美後,外父家遭受了強烈的電話攻擊,而且這個亦是塘人與老婆外家的關係轉差的其中一條導火線;後來更連累到幾個塘人的中學同學都中埋招被她們兩母子跟蹤和騷擾。

後來塘人的經濟環境好些少,買了樓1後又是同一個多事的阿姨就將塘人新的手提電話再次交到塘人老媽手上,從此塘人的留言信箱又再一次被填滿。不過而家科技先進,電話可以唔使接就直接轉去留言,如果唔係嘈住訓覺和日常生活都幾慘情。

突然發現, 其實老媽應該去幫財仔打工, 不過佢份人咁怕因果報應又未必肯 ;而且直到今時今日, 老弟依然未試過打到一份工超過半年, 更枉論娶到老婆吧

2014年9月23日 星期二

租樓都有好處

就係兩個星期之前,塘人因為唔記得咗洗雪櫃時唔應該用熱水洗用玻璃做存放架,一開水洗咗兩下就成塊玻璃碎哂;本身個雪櫃已經嘈到拆天加埋有另外一個托架已經無咗,所以搞到最後都係要破費六百蚊去換部新雪櫃。

因為塘人這間自住屋將來都係打算要租出去,所以就求其在同等容量的基礎上買部最平的,免得第時要益咗個租客。不過最討厭嘅係送貨個部分,星期一六日都唔送,害塘人要特登請假去等個雪櫃送到,少咗D加班費。

有時諗諗下其實租人屋又未必如很多教人買樓的作者講咁唔化算,起碼有時有咩嘢要維修要換時就同個業主講聲就算,自己唔使心煩又要格價錢和坐係屋企度等人嚟。

另外租樓的自由度又大,租約過後就可以東家唔住住西家;聽聞有個70後自己手持幾個收租物業,但係佢自己都只不過係出去租D新屋住,可見自己要住嘅樓係唔一定要買的,生活一樣可以係幸福開心。

2014年9月21日 星期日

鬥法

2011年10月塘人老婆的外家發生了一件重要的分裂危機 - 一直自己做獨居老人但身體尚算健康的嫲嫲,被外父外母設計半推半送地到了一間遠離原本的生活圈亦只有的士能到的老人院大概不足三年,就病到被放入胃喉時塞在氣管悶死 - 美麗而殘酷的世界

原本在賭城加按房貸入袋然後走路而把在美國所有外家親戚都牽連其中的塘人外父更成為了眾矢之的 - 個人破產信貸評級的影響,因為假設他當年不是用親情把老人家留下香港幫手湊孫的話,就算最後在美國都係要住老人院都唔會有這樣悲慘的收場。

老人家死後外父外母的原意是不通知任何老人家生前的親戚朋友,不搞喪禮,求其將她燒掉化灰就算,但在塘人老婆和姑姐們的強烈反對下被駁回,但他們也事先講明佢地係唔會參與。

最後對外父外母的所作所為睇唔過眼的塘人老婆住在加拿大的表姑姐和在香港醫學界有頭有面的表叔的人脈支持下,順利在一個月內辦好所有喪事並遵照老人家死前遺願帶返美國安葬。

於是乎外父外母對塘人老婆把喪事辦得如此順利之事十分不滿,尤其是與她的奶奶在三百呎公屋鬥了十幾年的外母, 因為她原本係想這攤事情搞唔掂, 為表決意她個邊的一個親朋都無去通知。在以後的日子,她就授意老婆的孿生妹妹 - 決戰在狗公園向老婆在香港的朋友圈散佈老婆是一個不理父母感受的不孝女謠言。

這樣做首先可以封殺自己大女在香港親朋間的影響力,其次又可以將原本已經不夠分的資產重新分配,實在對她們兩母女來說是一舉兩得 - 最後的家庭會議

飽受儒家思想電視劇洗禮的香港朋友當然在不知人地前因後果的情況下相信塘人老婆的不孝是人人得而誅之的大罪,只是報應呢家嘢只是時辰未到而已 

所以有讀者在塘人上篇文問到為何塘人只揸住兩間細價樓咁普通就被人疏遠,其實是他們不明白為何塘人兩公婆這種道德淪亡之人會配有向上流的資格 - 時下興鬥廢?;對他們來說這是十分之不公平,好人應該有好報,壞人就應該X家慘  - 沙灘蟹的故事

2014年9月20日 星期六

趕上尾班車

很久以前唔記得從那裏讀過三十歲是香港女人要結到婚的關口,因此近這幾年來很多有拍緊拖的舊女同學和認識的女性朋友都陸陸續績地與伴侶埋位結婚。

幸運又不幸地塘人當年去美國去得太急,所以有塘人香港舊地址的連電話都懶打就直接寄張請帖來叫去做人情,最後當然就俾塘人老媽全部彈回頭。

反而塘人老婆就比較慘情,自從在臉書上讓她的同學和朋友知道我們揸住兩層樓之後,以前相同家底兼關係友好的同學或者是由細玩到大的朋友愈來愈覺得疏離;搞到佢這一陣子都開始覺得自己當人地是朋友的,人地可能未必係咁諗。

這兩日又有她的一位以前形影不離的舊朋友在臉書上陰D陰D咁放D睇唔清楚個好似有D上年紀的男人係咩樣嘅婚紗相,又放D自己俾化妝師化妝嘅相,好似想俾人知自己要結婚但係又唔想俾你知咁多咁款,實在睇見都令人無奈。

真心講句,如果佢地自己都覺得係喜事嘅其實係唔需要遮遮掩掩,除非連佢地自己都覺得自己就快年到三十,所以想比其他同年紀女性更快爬上俗稱女人關口的尾班車。

9月份的股票成績

Activity DateTransactionDescriptionSymbolQtyFill PriceCommissionNet Amount
2014/09/08Sell to OpenSTR Oct 14 24.00 CallSTR-2.0$0.20$9.50$30.50
2014/09/08--Cash DividendSTR------$19.00

塘人的股票收益就像外父經常掛在口邊的一句:[無望號],不過總算有點股票收入。

2014年9月19日 星期五

男子漢的使錢方式

塘人老爸自塘人年幼時最鍾意講呢句:[做男人無返個錢係身又點會算係男人!];因此,他出街永遠都係袋住成皮幾嘢,銀紙多到經常都會漲爛他的荷包。

雖則老爸荷包經常袋住厚厚的一堆銀紙,但塘人的一家生活頂多剛剛好夠開飯而已,有時屋企緊水起黎晚飯就求其食午餐肉送飯;家庭開支的壓力令本來已經為害怕塘人老弟要讀特殊學校而四處求醫生和學校開恩的老媽更加百上加斤,於是乎便經常性為小事來打塘人出氣。

原來老爸袋這麼多錢出街是因為他要每晚下班後去麻雀館打麻雀或者與朋友一齊去夜總會玩樂,到後來深圳有按摩場後他就不時走上去揼骨;所以在這些地方無錢當然就不是男人了。  另外, 就算塘人的爺嫲已經死去多年, 老爸的家累還是特別多, 次次所謂返鄉下就係要幫他的姊妹們送貨兼送錢, 一直送到她們後來又有車又有樓之後。

間中遇上他放工準時返屋企時塘人就覺得特別恐懼,因為他無錢出去玩時就最鍾意係屋企發脾氣。有時更會食食下飯會突然間與塘人老媽嘈起上黎並鍾意反埋張食飯枱, 搞到成餐飯無埋; 有次塘人一見就黎反枱就攞隻手頂住以為可以保住餐飯, 點知佢就玩掃枱。

有一年小學時塘人老爸又在炫耀自己漲爆的荷包,於是乎塘人便趁他沖涼的時候便從他的銀包抽咗幾張五舊水出來並偷偷地收埋在抽櫃裡面。第二朝清早老爸發現自己的銀包中無一皮嘢時便發哂脾氣,所以塘人便把昨晚收埋係抽櫃度的銀紙攞返出來。

點知老爸硬逼要供認是否學校有人教偷錢,最後打了一身後便讓塘人老媽帶塘人回學校找老師算帳。學校的老師也得閒到玩埋一份,要塘人逐班逐級去搵一個教人偷錢的人,最後當然就係無功而還;不過為表誠意學校也送了塘人一個小過和小息時罰企一個月作為偷錢的懲罰。

自此以後塘人老爸得閒無事時便會借這次偷錢事件來挪揄塘人是一個壞細路。可惜這麼多年來塘人都未曾為這件事認過一次錯。多年之後塘人老婆問了塘人幾個問題後至知道問題所在, 原來有錢出去玩或送俾人但係要自己成家人為此而捱午餐肉的根本就唔會係男人的所為。

2014年9月18日 星期四

差電過度

塘人兩公婆都認識的一位在香港名叫阿祺的中學同學三年前因為工作不開心而決定辭職去旅行;剛巧公司裡面也有另一位女同事都有這個想法,於是乎兩人便約定一起向人事部交辭職信。

怎料阿祺被公司接納了辭職並準備好去搞旅行行程後發現原來這位女同事並沒有照着當初的約定去申請辭職;於是在無辦法的情況下唯一自己一個人去這趟旅行。

阿祺原定計劃的是東歐自由行,其實連佢自己都唔知道要去幾耐;最後她花盡了這幾年來工作賺來的畢生儲蓄去了近三個月。

她返回香港後所要面對的是無錢無工和無男朋友;不過因為這幾個月的行程令她覺得這個世界其實很大,自己的問題反而就變成了雞毛蒜皮的事,於是乎她便開始用拖字訣來延誤處理這些事情。

三年之後過去了,今時今日的她亦是無一份工能夠打得開心,於是乎做一份無耐又辭一份再搵第二份已經成為了她的習慣,唯一不同的是她已經無錢再去幾個月的旅行了。

雖然阿祺的樣貌本身就唔差,屬鄰家女孩的模樣,但因為去旅行見識多了就覺得香港這地方的人,尤其是只懂日做夜做的實屬是井底之蛙一類;於是乎她除了返工就躲在家中打Facebook Game ,如果論Candy Crush 塘人兩公婆身處的關數已經被她抛離了成三百幾關。

所以說有自身問題時其實應該要做的是去解決問題,而唔係將自己冥想至九霄之外去睇化,不然就會像這個阿祺般快要變成仙女了。

2014年9月16日 星期二

看護移民

塘人份工周不時出入各大醫院,老人院和所有以醫療為主題的地方。塘人本身其實係唔鍾意呢類地方,但係搵食呀嘛,又可以點做?

不嬲都覺得無線嘅電視劇係搵人笨,因為由塘人的親看所見在美國醫病不單止唔會好,而且仲要愈醫愈身體差,最好的例子就係塘人老婆的二姑姐係賭城Cancer咗十幾年,俾醫院揸乾揸凈佢嘅身家和時間後都係要俾同一個病去攞埋佢條命。

記得大概在兩年前聽聞美國開放護士看護等等嘅移民配額,當時其實又真係見到周圍嘅醫院,老人院和弱智庇護中心都舉哂牌要Hiring,就連塘人的其中一個有看護牌嘅同事都俾間老人院晚晚Call去做兩三粒鐘Part Time ,直頭係就哂佢嘅返工時間咁滯。

講真好多美國嘅後生讀完個高中低低地寧願幫老麥或者係Walmart打工都好過幫行動不便嘅人換片,沖涼和清理穢物,不過呢排見到佢地D人手又好似無咁緊張,因為多咗好多黑人和亞裔人打呢種工。

開頭都以為佢地係來了第二個州,不過傾落至知原來佢地真係離鄉別井咁走過來美國做技術移民。

雖然原本都想八卦下佢地究竟係原居地點樣可以知道呢類移民的途經,然後就好心地話俾塘人老婆一個鍾意White Guy的中學同學知道其實想有美國藉係唔一定要跟鬼佬嘅(佢都係勁在次次臨門一腳俾D鬼佬老媽用紅牌趕出場);不過見呢班人好多講D唔講D咁最後搞到塘人都廢事再問。

2014年9月15日 星期一

三十,一百

早幾年塘人雖則還未有任何物業,但眼見鄰近賭城因金融風暴而樓價被殺得屍橫遍野。所以某次探親時便順道睇一睇樓。

因為唔識任何地產代理,塘人兩公婆便唯有搵返與外父相交多年的地產代理介紹樓盤,不過又係一個神奇的經歷。

話說這位外父的朋友因為他的老婆也是房貸代理的關係,所以他們便十分容易拿到貸款,因此在賭城樓市最瘋狂時持貨達一百間屋;後來風暴前他雖然盡力減貨,但還是手持三十間蟹貨,當我們找他睇樓時,他已經進入等死狀態之時。

當時他帶我們去看一間懷疑是他手上的其中一間蟹貨,開價十四萬四千,全屋的不但所有雪櫃微波爐俱無,更過份的是全屋所有銅喉電線都被拆走,即是話這是一間廢屋。

如果是現在的塘人就一定會用盡所有廣東話能講的粗口來問候佢係咪想靠害;不過當年咩都唔識的塘人還是很憨居地問他如果把屋租出後還可不可以有正現金流,怎料他說應該會是負數,但樓市升回來的話就不會是問題。

那時塘人還是很低能地跟他說這就不是要貼錢俾間屋人地住嗎,這位外父的朋友便不再作解釋。之後他就說有事做要走先,然後第二日我們打電話給他時他就不再接了。

過了一段日子我們才知道原來就是這位朋友教塘人外父外母加按然後挾款走路返香港;如果早知道原來這位外父的朋友咁黑暗,就不會找他介紹睇樓了。

2014年9月13日 星期六

等價交換

前幾年係Youtube度睇左一套日本動畫<鋼之鍊金術師>每逢開場白都會講一段鍊金術中<等價交換>的概念。

動畫中的所謂<等價交換>就是每當你要做成某一樣東西之前,你首先要注入可以做成這樣東西的成本物料,在動畫中這是鍊金術最基本的概念;不過動畫後來都同觀眾講世事又其實係無絕對。

當愛德華兄弟學習錬金術多年,滿以為可以用人類的物料加幾滴血來鍊回已經去世多年的母親時,才發現非但鍊不成母親,反而讓自己的一隻腳和自己弟弟的整附身軀被吞噬了。

人類好像很容易被偉大情操的鼓吹者所影響到,以為自己多一分努力,就會得到多一分的成果;但當結果與努力不成正比時又會心生怨憤。老實講努力就真的能夠得到所想要的結果嗎?

塘人在經濟和身體離開屋企之前肯去真正地去努力的事其實用一隻手的手指都能夠數得出,因為以當年的學業成績來說,從來都未曾想像過留係香港除咗只可以打份普通收入的工和一樣住係公屋之外自己仲可以有D咩嘢可以發圍。

不過在自己開始打餐館工後就發現原來自己肯去揸多幾轉車去送外賣,頂多幾個Post或者做多幾更就可以搵多D錢,這種努力有回報的理念一直到塘人幫一個由香港來的餐館肥老闆之後。

這個肥老闆講真樣貌性格都差兼又肥又婑;但就是有女人緣,而當然的背後Backup Power 係錢;話說他自稱哈佛畢業,然後聽人講他借了老婆外家錢去本地開餐館,然後就借餐館賺回來的錢去買樓買股票。

當經濟穩定後他就男兒本性出現,平時一係唔返餐館,一返就找一些樣貌姣好的女員工(新的後生女他就搶住去Train)約會;後來他就真的搞出事,整大咗其中一個鬼妹員工個肚,導致他與香港太太差點步入離婚分身家的邊緣。

後來不知道他用了甚麽招數,竟然可以兩邊拆掂,然後就住山有錢兼盡享齊人之福。但自此之後他就學乖了,學識咗“係度食唔好係度痾“,還有“識玩嘅係唔需要玩感情“兩大絕招。

所以說世界上並沒有一分努力一分收穫這回事,因為人真係無可能知道自己所謂想要的結果與所投入的努力是否合適;人生就是一場賭博,死之前要麽名成利就,或者是寂寂無名,但這也是無可奈何之事。

2014年9月11日 星期四

買樓結婚渡蜜月靠父母

琴日睇咗80後求生隊長的一篇“鬥身家“的文;内容是有關現今的年輕人假如收入唔夠,其實係可以由有實力的父母幫助注入首期,從而達到能夠負擔得起供樓壓力的效果,不過正正就係可以這樣做,社會已經開始變成“子女的人生成功與否靠父幹“的現象。

兩年前開始塘人老婆的舊女同學們不知道是否約定一齊衝出新界,進軍港島;不過呢度所指的不是事業上個類衝出港島,而係與“港島仔“結婚。

不知道是否塘人自己錯覺還是事實,總覺得住在香港島的居民生活比較富裕,九龍就次之,住新界就最差(唔計原居民),因此她們嫁“港島仔“的行為塘人總覺得有點向上爬的意味。

在這些嫁去港島的女同學當中,其中一位與老公一起在浸大做實驗員,聽聞兩人薪水合計兩皮多D,但她卻是當中嫁得最豪的一位。

首先在未結婚前,她的老爺奶奶已經幫他們在天后站附近Full Paid 咗一間有點樓齡的新居,因此她並不像其他嫁去港島的同學一樣要與男家一齊住。

其次當年只拍了兩三年拖的他們已經可以花過百萬去擺幾十圍酒和婚後即時去馬爾代夫去渡蜜月,所以男家的實力真係唔講得笑。但有一段小插曲就是該女同學平時唔搵班舊同學,一搵人就叫人來飲宴俾人情,最後當然就無人出席,搞到預給女家的枱很多都“吉“了,但又不能退錢。

本來人家嫁得好其實應該為人高興,可是不知道是否她們幫婚禮攝影公司買太多相,導致他們由結婚個日起直到渡完蜜月都被盡影(有一個想法但不方便講:D )而且仲日日都放上Facebook上。搞到原本有Add這個同學和她老公的塘人老婆連續被洗了半年版。

從此亦可知道這位已經由一個“新界妹“衝出港島的太太是如何地不尊重人,尤其是有很多連男朋友都未有或還未嫁的女同學。

所以說如果有強力的父母可以靠是何等的福氣,唔好講話買樓,就連娶個老婆都比其他人容易和美滿。

2014年9月10日 星期三

巴郡=長江,超人=巴老


最近塘人眼見各Blog主都對價值投資這個題目都使出渾身解數,務求使各Blog讀者更進一步了解各Blog主的投資心法見解和操作技巧。

鑑於塘人晨早已經學壞師,即是狗屎垃圾乜投資法都讀過一大堆,所以分不清到底自己識咩唔識咩,所以有關價值投資法這個咁學術性的討論就無謂獻醜失禮了,不過唔衰得的塘人都想玩一玩,就試下用另一個角度來講一講嘢。

在塘人所知道的巴老除咗買入可口可樂,富國銀行等報紙都睇得到嘅股票投資之外,巴老所屬的巴郡就係專搞壟斷和私有化等事。

在美加很多大城市的水電煤等的公用公司的母公司都是巴郡,所以說巴老覺得最有價值的是有關民生方面不能無的必需品,其他行業巴老都會沾一沾手去買她們的股票從而得到股利或控制權,不過就唔會花錢去私有化這堆公司。

因此巴老可以跟大家說他買入後永遠都唔會賣,因為佢有錢去買到這些有價值的公司。從巴老的投資法中,我們又會見到同號人物就有香港的老超人。

老超人玩的都是與香港民生必需的壟斷和私有化,其餘吞唔成的就透過股份買入來取得控制權。

因此手持鉅款的富商所做的價值投資有可能與散户不一樣;所以我們最重要的還是搵到適合自己的投資方法和確保自己的收入現金流;從而做到敗而不倒,讓利潤奔跑!

李嘉誠的時間觀念

在塘人身邊的親朋中,有幾件無論大大小小的聚會,總要遲到半個鐘頭打上;以前的塘人還會對這類人忍讓,不過而家就睬呢D人都有味:如果是大聚會就叫餐自己食先,小聚會就自己食完起身走人兼無下次。

其實塘人係唔明點解如無意外或搞錯時間的話明明約定左都要遲到,呢班人中大部分仲要遲到左都毫無歉疚,好似要人地等佢係應份咁款;有一次大聚會中老婆的表親遲了一個鐘頭大到,當佢來到時見到只剩下幾樣已經冷掉的餸菜,他竟然自己另外叫其他野食,幸好該飯局不是塘人付錢,不然就會叫佢自己俾錢。

以前睇傑出華人系列講李嘉誠有個將手錶故意撥快五分鐘的習慣,就是希望自己會比約定的對方更快地到達約會場所,這就是成功的人的時間觀念。

不過很多失敗的人可能會視自己遲到要讓其他人等是一種表現權力慾的時機,通常塘人都只會當這些人是廢物的一類。

2014年9月8日 星期一

與金錢交戰

塘人看完味皇Blog在日本博多用二十四萬蚊港紙買入的二百呎單位換來了月收入三千蚊的被動收入(年三萬六千)-味皇層日本樓D相就開始想如果是一個普通的打工仔剛剛好手上有這條數,佢又會不會去用盡這筆錢去一個言語不通的國度做同一樣的投資呢?

資本主義的現實世界就是一場人類與錢的戰鬥:受薪階層用自己“現在“或透支“未來“變化為金錢去換取用於生存和享受生活的資源。

同一時間這個世界上亦有人不斷地用“資產“去套取他人“現在“和“未來“變化為金錢去換取可以用作生存和享受生活的資源。

就是因為大家的方法不同但目的一樣,因此我們所看見的世界是不公平的:為何李嘉誠住間屋而我又住間屋,但呎數差成幾十倍。

造就這個問題的原因是大家都一樣正在和金錢搏鬥;李嘉誠就千軍萬馬而自己與成班文武百官坐係後面啜普洱,而我們就揸住碌木劍企係敵陣前亂咁舞,得出來的結果當然不同。

另外塘人又在另一個旅遊Blog度見到名氣公務員的Blog主 - 東京買物①:KITTE.渋谷ヒカリエ.然花抄院與男友飛過去日本度用港紙與架佬(日本人)進行購物戰。

到底那一條金錢戰術比較正確呢,實在是不同的人有不同做法。

8月份成績表























 


物業:
 
 
與租客簽定重新續租至明年五月尾,同時開始收多佢一百蚊租;不過部要定期冷氣檢查又使左四十美元。
 
利息:
 
 
銀行派的利息剛好超過兩美元, 有兩蚊零二毫一仙。

Adsense:
 
 
這個月的Adsense收入比上月跌了一半,有六蚊零五毫六仙。 希望下月會有進步。

期權金:
 
 
今個月未開出過一張單, 收入為零。 
 
開支:

八月份的生活開支看似比七月份多,不過係因為很多九月開支被排左勞動節前一個工作日過數。


2014年9月6日 星期六

棄港者之發聲

在新聞上又看到一單為上唔到大學而跳樓的青少年,塘人就諗起重讀中五時的胡Sir經常地叫學生出國這類當時對大家直頭是不可能之想法。

老實講,假設沒有家底的話,我們這班Band 4 中學生,要在香港這種英雄地突圍而出從而達至有樓有車的富裕生活以當時來說已經很難(而家更難)。最後就一係作奸犯科也還可以享受一點富貴,再唔係就係一世在香港守規守則地貧窮。

假使我們要在中下階處努力工作來賺錢,頂多是依賴父母的情況下勉强地生存到而已;如果還要結婚(有婚禮個隻)生兒育女加埋係咁依有自己一層樓揸手,實在是非常辛苦。因此其實香港唔駛有家計會,貧窮和前途不明已經可以幫人絕育。

中五離港前的塘人已經先知先覺到如果還死撑留低的話,結果可能就一是成為垃圾佬為了幾千蚊人工正在各位的門口倒緊垃圾,二就是在某快餐店的廚房中做到仆低。

而且睇怕塘人都唔使旨意娶到老婆,因為塘人老媽自塘人小時就有一個變態的想法,就是要塘人攬住個細佬一齊死。

依照塘人老媽的邏輯,假設塘人老弟一直都搵唔到老婆的話,塘人的老婆也要照理埋塘人老弟;記得塘人還在暗戀鄰居黃妹妹的時候,塘人老弟說了一句要與塘人同一個老婆,搞到塘人即刻背部發寒兼想作悶;有些父母總是有一套特別的教育技巧,使子女擁有與他人共產的思想。

幸好的是後來塘人讀了一套來自馬來西亞的書後便思想被解脫了,故此直到今時今日無論他們兩母子搞了多少的小動作來搗亂塘人在香港和美國的人際關係,塘人只會覺得愈來愈鄙視;要嚴鎖自己與老婆辛辛苦苦的資源,重點是要分明白好的家人便是一家人,搗亂的便不再是家人了。

在臉書上很多時候總會見到親朋同學經常與大班朋友在香港或出國時大魚大肉或換新的電子產品;反而塘人自己就經常自歎不如自己沒有這些福份,不是塘人不想要,但為了爬向更上的階層除了開源節流和充實自己的財務知識外便沒有其他方法。

但當死慳死抵地捱出兩間屋後,塘人便愈來愈被這些擁有中產生活的親朋標誌為“棄港者“了。

2014年9月5日 星期五

天下無不是之父母

今日中午在收看蘋果互動新聞時睇到一篇塘人都覺得非常神奇的報導。

話說香港的高審法院正在審理一單非禮及強姦案件:案中有一個女生自八歲開始就被她的姨丈非禮,後來得手多次後更膽大包天地把女孩強姦。

此案神奇的地方是女生的父母並不是完全地不知情,更厲害的是他們更不斷地提供了更多的機會讓女生與姨丈獨處,使疑犯對女孩更進一步地侵犯。

直到有一日該女孩終於被侵犯至崩潰後,該對父母更以不想破壞他人家庭為由而不肯報警。

一直到該女生十八歲,有一日她的老母發現她正在與男朋友在家裹亂搞並出奇地對此作出指責;幸好該女生並不是白痴,反罵老母任由姨丈淫辱自己多年而無動於衷;老母知錯後兩人便決定報警。

不過事隔已經多年,口講無憑,又無證據或者是斷正,所以疑犯很自然地不會招認任何罪狀,塘人也覺得能告得入的機會很微。

2014年9月4日 星期四

佔中已死

塘人老婆的表叔輩中有一位是大學的學系主任,因為他的學識領域涉及社會民生和經濟發展,故此他有時都會被邀請上新聞和各類的城市討論。

說起佔領中環及所謂的香港普選政改方法的評論;原本對此一直不睇好的塘人,在閱讀了幾篇表叔的文章之後,幾個月前也慢慢地覺得佔中可能真係有得搞,如果能夠用到公投的幾十萬人出動佔中,逼一逼大陸政府,她可能真的會隨意地下放多些少權力給香港人。

殊不知等了好多個月都未見到所謂的佔中有任何行動,一直到前幾日大陸政權終於降下了政改聖旨,大家才驚覺已經為時已晚了。而佔中發起個班人也開始令人感覺到有些想玩狼來了的把戲,把佔中拖得就拖,而且拖拖下又可能會不佔了。

記得以前會考時讀過一篇“曹劌論戰“中說打仗開始時士兵會一鼓作氣,然後就氣勢會減弱些,最後就會氣虧了;佔中運動被一拖再拖,看來最後被流產的機會十分之大,睇黎香港的局勢已經被定了。

2014年9月3日 星期三

點解沒女咁難頂?

前幾日塘人老婆係Youtube度開左套“沒女大返身“黎睇;原本做緊自己野的塘人開頭以為係“盛女愛作戰“的延續,不過陪埋老婆睇後又發覺原來係講緊第二樣野。

依塘人所認知的所謂“剩女“,是一班有學識和經濟實力的年長女性;只不過係因為沒有合適的機遇又或者是要求不合乎現實的關係而導致過了適婚年紀都未能覓得伴侶。

不過呢次睇“沒女“就係另一類的人種;基本上塘人覺得“沒女“就是所謂“港女“的進化版本。

首先塘人所認知的“港女“是一班學識教養和經濟實力與她以為自己所能夠得到的超然的社會地位完全不相乎的一班女生。

情形就好像塘人兩公婆所認識的舊友樂哥的老婆在婚前婚後都會要求他斷絕與朋友的聯絡,更厲害到會定時幫樂哥檢查臉書,一見到唔順眼的人就幫樂哥去Unfriend此人,而且出街要樂哥關手機和幫她挽女人手袋都是她的必殺絕招。

當然妳有張良計,樂哥都有過長梯,趁老婆不在時出去偷情也是他用來報復的必殺絕技(其中一人就是塘人的二姨仔,也是一個港女)。

另外一個“港女“例子就發生在塘人經常光顧的一家酒樓;話說該酒樓於暑假期間很難請到學生打工,於是便請了本地的一個二十多歲的女生來做侍應。

但不夠一個月就被老闆娘炒魷魚了,塘人看在眼裏的原因就是“懶妹仔大過主人婆“ - 經常見到她狂點老闆幫她做呢樣做個樣,仲要用“喂“來叫老闆做野;塘人當時已經覺得她被炒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而當“港女“年華已去之後就會慢慢地進化成“沒女“,原因是她們在年輕時懶,萬花筒兼盛氣淩人而導致青春不再後無知識,無財富和覺得“港女“無資格再話事的伴侶。

所以說“沒女“難頂並不是她已經年老,而是難頂在儘管失去主導權資格,但她們依然能夠保持自我意識良好。

2014年9月1日 星期一

讀書的需要(五)之棄港渡美

中五會考的成績差D把塘人從過慣了十將幾年的校園保護網震左出來;可幸地(或不幸地)舊校回收重讀中五又把塘人自社會大學扯返轉頭。

重讀的第一日最怕的是面對新同學和老師的面孔,猶其是新同學們個種渴望重讀生會否是俊男美女的神情。可惜塘人與另外兩個重讀生都不可能會是他們所期望的人,所以大家都沒有太大的情緒反應。

就係咁塘人又開始讀返去年所讀過的一切;唯一唔同既係新上任的中文胡Sir。以前的塘人文章講過,呢位阿蛇中文大學唔知乜科碩士,後來就移民左去澳洲,不過就無野做而回流返香港,並且一返來就教塘人個班的中文和後來換新校長之後身兼當時的訓導主任。

當時胡蛇除左教中文之外還不斷分享在澳洲時的生活經歷,包括自己點樣被差佬捉超速時扮病搏唔使收ticket,不過可惜的是當時呢班學生的經歷基本上係連發夢都唔會夢到係咩野一回事。

胡蛇有一個金句就係:[你地趁年輕係應該出去闖下世界,唔好屈係香港咁細既地方。],都係個句,如果班學生連發夢都發唔出既理想,基本上係無可能成為他們的現實。

時光一轉塘人重讀又過尾聲而且又考過了一次會考,考唔考得成連自己都沒有把握,但最大得着就係可以在巴士和升降機中陪多黃妹妹一年,還有望到她那面目可憎的大佬晚晚要返夜校的那付無奈樣。

之前扮返學的塘人老弟終於有一日扮出禍,被塘人外公搭去九龍的火車途中認出他在火車站徘徊並馬上打電話叫塘人老媽來捉人。

會考後正在看卡通片的塘人突然聽到外面走廊傳來老媽的癲叫聲和塘人老弟的求饒聲;然後知道了當塘人老媽捉住老弟回校後才發現他老早已經因曠課太多而被開除學藉,但老弟卻一直在扮返學,浪費車錢在各火車站徘徊後至下午再扮放學回家。

老弟的這個行為把一直唔想因細仔怪異而被親朋睇死的老媽理性引爆;當時的塘人向老媽叫了唔好嘈和唔好打都無效之後便走回房中打機;到老媽發洩完後只見老弟個身校服被扯爆哂,手指和臉都被打到流血。

其實唔好講老弟,連塘人都怕左老媽一情緒到Point就打仔來發洩的習慣;就在老弟還未適學被打的年紀時,塘人老媽一見默書成績唔理想就打到飛起;更試過剝哂光豬趕出門口,搞到對面老公係警察的陳太急Call老公返來調停。

就在塘人老弟被扯爆校服後沒多久,塘人就在老爸買的隔夜報紙上的一篇到美國的交流生廣告,於是塘人便鼓起了勇氣打電話去查詢並於翌日就上埋office考埋試,跟住就在一個月都唔夠就由塘人老媽俾左五皮野後攞埋簽證上埋飛機前往以前發夢真係都未發過的國度去了。

一波未平,一波未起,原以為離家出國會得到耳根清靜的塘人,竟然在國外遇上更多不得安寧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