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31日 星期五

搵錢的意義

今晚是萬聖夜,係塘人住的城市沒有商家催谷的一連串萬聖節活動,很多人都是回家與家人一齊渡過。鬼佬就係咁家庭大過天,對比亞洲地方,美國假期的時候條街反而變成鬼形都無隻。

塘人的同事當中,如果家中尚有可以逐家逐户問人攞糖的小孩,他們都老早問上司攞定假期或者是提早收工,好讓他們可以早啲返屋企陪小孩一齊外出;因此塘人這類無兒無女又唔想俾人問攞糖的員工就被注定咗要留夜啲。

塘人年幼時經常被父母問:[我哋咁辛苦搵錢嚟做乜?];又係喎,如果覺得搵錢咁辛苦又真係用嚟為乜呢?  同埋搵錢係咪真係要咁辛苦?

到自己真係出嚟落手落腳搵錢後才發現,原來搵錢係唔會覺得辛苦,反而係辛苦咗之後又搵唔到錢個下先至係最辛苦;用富爸爸的理論就係“一隻不斷在籠中走圈的老鼠“,老鼠尚且除咗食之外就會無慾無求,但人類就唔係咁講法啦。

故此塘人搵錢嘅目的係讓自己頭家可以享受更多的地球資源,如果唔係嘅話係為乜呢?  唔通係為咗份工而去搵錢?  咪傻啦!

2014年10月30日 星期四

屋邨仔

係塘人細過時所一起玩樂過的小朋友當中,出咗兩個在現時香港有返些少名氣的人;其中一個係足球教練,而另一個係兒科醫生。

之所以覺得佢兩位人兄出咗名,原來係因為他們的大名和過往事績都可以係維基百科度搵到;雖然維基呢樣嘢係人人都可以上去寫返幾篇,不過斷估唔會有人咁無聊,自己幫自己寫一篇水蛇春咁長嘅維基吧。

另外他們兩位都上過無線電視,係咩嘢節目塘人就無謂講啦,因為費事俾佢哋見到呢篇文時話塘人誹謗佢哋,要知道出咗名嘅人未必鍾意人哋提返佢哋啲舊嘢。

雖然佢哋兩位都有臉書Account,不過就唔受塘人Add,原先以為佢哋因太耐唔認得塘人所以就各自寫咗篇自我介紹俾佢哋,後來又係見到Seen咗不過無反應,可能佢哋長大成人後怕咗有機會搵佢哋着數嘅舊玩伴,又或者是其他因由。

講返佢哋篇維基文章,簡直可以用隻字不提來講佢哋原本都係一個屋邨仔;更有人離譜到老作自己的家庭背景,而且仲寫到自己嘅人生同目標好似在兒時已經萌芽咁款,搞到由細對到佢哋大嘅塘人都有啲汗顏嘅感覺。

本來童年老友發跡係令塘人非常高興的事,但係見到佢哋又好刻意地隱瞞自己的屋邨出身時又覺得佢哋好自欺欺人。

衆人皆醒,我獨醉

咁快2014年就差唔多快玩完;經過一年的努力,首期到位,每間屋的6個月儲備金到位,按揭也到位。

而家房產,按揭和保險等將士(Agent)就只等塘人睇中邊個單位,一聲令下之後樓3就隨手可得!眼見財務自由之路就快更進一步,心中有點覺得暢快。尤其是自塘人老爸之前已經窮咗好多代(爛賭成性嘅阿爺窮到無錢醫病,就算將只得十二歲的塘人姑媽賣埋都搞唔掂,最後自己搵條繩去了結),呢次仲唔輪到我呢代可以吐氣揚眉?

不過美中不足的是本地就快踏入冬季,所以Moving Season 已過,塘人老婆心急如焚,怕的是搬入樓3後樓2要過一段時間才能租出又或者要割價求租;反而是塘人係呢方面諗都無諗過,可能心中覺得要見步行步。反正一路返住工都會有收入,所以怕佢條毛?

反觀同輩中有很多親朋依然在為佔中與否而籌謀不斷,又或者工餘時特意請假去日本,泰國,台灣等地遊歷,增廣見聞;還有一些會做些上窮苦鄉村做義工的有意義事情。

而塘人兩公婆自己就如市井之輩般一直跟金錢打交道,心中總有股不如人的衝動。

可能這正是衆人皆醒,我獨醉吧。

2014年10月29日 星期三

自私有害嗎?

前幾日戴咗一個客人上車後,就發現前面突然插咗一部Dodge嘅客Van入嚟,搞到我哋坐咗係度想出都出唔到。

坐喺最後面嗰個客睇唔到前面有部Van仔係度,就問我做乜事唔行,我就同佢講前面俾人頂住咗條路。然後我就同佢講:[無嘢嘅,啲人自私啫。]

點知嗰客就勁大反應,話自私係好Bad,仲要Really Really Bad ,搞到我都唔知點回應佢嘅同時又突然醒起佢前妻就係因為自私而抛棄咗因為當百事可樂係水咁飲而在中年就得到腎病嘅佢,呢鑊真係講正啲嘢插中呢條友嘅死穴。

人類嘅自私真係有佢講到咁Bad嗎?  對塘人嚟講自私純綷係每一種生物的天然自我保護機制,目的卻是可以獲取賴以生存嘅資源;所以說一個不自私的生物跟本就不可能在這片弱肉強食的地球上生存。

不過當這件事去到擁有智慧的人類上都變為一件非常麻煩嘅事情;在人類的社會雖然人人也自私,但當會影響到其他人又或者有人想從其他人身上掠奪更多的資源時,佢就會以道德觀來勸教其他人不應該自私。

就像客人的妻子一聽到丈夫有長期病就抛棄他;以生存的角度來說可以說是自然行為,但以人類的道德觀來說她就是十惡不赦。

就是擺明自私的話人就會有罪惡感又或者是其他人不容許,於是有很多人就學會了可以偷偷地自私,只要不被其他人發現就得了。

不過諗深一層,如果人類的自私真的咁有害的話,人類早就好似恐龍般滅絕了,所以說在人類社會中適度的自私也可能是必要的。

而這正是經濟學者亞當在原富論所提及的“上帝之無形手“。

2014年10月28日 星期二

怕咗返工

睇人哋臉書最可怕嘅地方就係會攞人哋好嘅同自己差嘅來作比較;就好似近排經常會見到年近三張的無殻蝸牛同學朋友唔係去旅行就係結婚渡蜜月,仲要去塘人好想好想去嘅日本和台灣,所以就真係愈睇就會愈心傷。

心傷的原因係已經入咗冬天,但係公司請人似乎不能夠達標,所以入冬後所增加的工作量就似乎平均地分配給現存的所有員工,所以都咪話唔慘。就算想請假出埠,一係唔批二就係請唔到連續假。

其實而家去到邊度都會舉哂牌要請人,有時似乎都會有啲公司特意去亞洲度挖人過嚟;所以Downtown嗰度時不時都會見到盲頭烏繩周圍走的黑頭髮。

唔夠人返工嘅後果就係去到邊度都要等,餐廳唔夠侍應搞到食飯要等,就連M記買個包Walmart埋單都要排哂隊。

據說本地失業率是全美排頭三位最低,但係有工無人做嘅後果是好是壞又真係見人見智啦。

弱肉強食


一女子在超市門前的停車場倒車後準備把車檔轉回Drive時突然感覺車尾被撞了一下。

當她下車一望時發現原來對面的男人在沒有望清楚的情況下倒車,並撞向她的車尾。

因為之前沒有被撞經驗,所以女子便不知所措,而且這情緒亦被對方看在眼裏,於是男子便先發制人說:[喂,臭X,你撞到我喎!]

女子被嚇了一嚇後更加不知所措,惶恐地說:[唔係喎,明明係你自己倒後撞落我度。]

男子見到自己得勢,然後說:[妳唔好X走呀!我認實妳!而家我就去搵人嚟!妳企定定係度等我!]

女子這時更加被嚇到鼻哥孔無肉,眼定定到望住自己俾人哋Hit and Run 咁走咗去,最後當然是這名男子再無出現。

由於連對方車牌都記唔住,所以就算想報警都無用,呢單嘢就唯有自己硬食。

所以說人與人之間之間的強弱,當對方強勢時自己就一定會被削弱;不過要知道這個世界上就只有自己能夠保護自己,要欺負人定係要俾人欺負就要靠自己了。

2014年10月27日 星期一

申請LOC被拒

塘人原意為樓1開一條Credit Line,作為樓1任何維修額外支出之用。兼且開一條三萬美金的Line不用任何銀Closing Cost ,利息還可以被扣稅。

開頭網上申請時還很順利,而且即時批核,到第二日銀行還打電話來確認,還提醒我們樓1是投資物業,所以利率會比較高,還讓我們準備好文件交給附近的銀行分行。

到了下午我們食完壽司後就把所有文件交給鄰近的分行,由於我們文件齊全,分行職員跟我們說預計三萬美金的Credit Line 會在明後天出現在銀行的户口。

不過十五分鐘後我們就收到銀行貨款部的另一個電話說她們這間銀行不做非自住物業的Line of Credit ,換句話說我們這次的申請被拒。

可能打電話來的小姐知道自己早上打來的時候沒有跟我們說銀行不做這類貸款,於是就說銀行也會做Cash-Out Refinancing,不過就會有Closing Cost ,這就等於將樓1的低利率按揭(3.875%)換成投資物業利率按揭(>5%),所以塘人就跟她說不用了。

這次申請LOC又再一次證明就算身在其位的銀行職員亦都未必知道自己係做緊啲乜嘢。所以信佢哋超過六成都死人,而且這次被Run過一次信貸資料庫,總覺得被銀行玩了而有啲損失的感覺。

2014年10月26日 星期日

雖然塘人的文章中評論的塘人老媽較為負面,但較之於經常出去玩而不在家的塘人老爸,老媽對於塘人的影響自然較為深遠很多;而老媽亦都是一個鬥心很重的人。

老媽本來係一個唔輸得嘅人,年輕時非常之有行動力;正因為如此,塘人老弟才可以入讀正常的文化學校和可以偷步由二百多呎的公屋換成三百多呎的公屋。

但隨着年紀愈大,老媽就變得愈來愈迷信,尤其是當塘人老弟愈來愈被發現其實並不能夠適應這個社會的時候,老媽總覺得是祖先神佛庇護不夠又或者是剛出生就去世的塘人二弟在從中作梗,於是乎便請道士把塘人老弟過繼給他(?),藉此希望化解二弟戾氣。

自此之後老媽就變得愈來愈封閉,如果被她知道有朋友的兒女比塘人老弟更好的話,她就會疏遠這個朋友。

有好幾次年幼而不知就裡的塘人經過她的朋友家附近時都會問為何不上門探人,而老媽都會回應:[探嚟做乜],又或者是完全沉默;反而後來她的朋友圈中的子女不是有殘障兒,就是學校成績很差又或是已經變壞的子女。

老媽本身在家中排行最大,對落有幾個妹妹,不過之中最有錢的是塘人二姨,她除了自住物業之外還有三間舖頭收租,所以其實家族中最大聲講嘢的不是老媽; 塘人二姨有兩個仔,但是學校成績都很差,因此老媽一直都以此來暗笑二姨只識搵錢而唔識教仔。

但自從塘人去了美國,大表弟也到了紐西蘭遊學並結識了當地的華人女仔而且仲有好大機會結婚入藉之後,對老媽來說簡直是晴天霹靂,於是她也趕緊把讀唔成書兼逃學的老弟送過去澳洲試試,但可惜老弟依然地唔爭氣,乜著數都攞唔到就回香港。

後來老媽也把老弟唔成材的怨氣發洩到塘人兩公婆身上,說塘人只顧自己頭家而不理會老弟死活(因為塘人死都唔肯俾無美國藉的老弟就咁過美國),更請來姑姐們勸塘人:[兄弟如手足,夫妻如衣服。],自此老媽敗局已定,塘人再也不會聽進她的任何一句話。

從此她更認定塘人老婆是妖孽,不是她的話塘人本來是一個會“照顧“老弟的乖仔;自此她逢人埋怨, 還要騷擾以前與塘人同樓的中學同學,連塘人自小玩大的人都知道塘人的“不孝“,感情最好的三姨都叫女兒與塘人斷聯絡。

因此塘人兩公婆要鬥心旺盛,比其他人更加唔衰得,因為一倒就肯定會被兩邊家人的腳一齊踩過來。

2014年10月25日 星期六

奇女子


塘人老婆有一個同卵雙胞的孿生細妹,但因為大家各在不同的環境和教化下長大,所以兩人的性格和遭遇實在天南地北;塘人老婆就事事都不想麻煩到其他人,而塘人姨仔就每件事都想先去找人幫。

塘人老婆細個時父母親皆為政府公務員,而孿生姊妹的出生純粹屬於他們的意料之外,所以就用親情引誘原本即將要移民美國的老母留下香港,照顧這一對雙胞胎,而父母親就繼續打工。

姨仔在四歲時被發現患上視網膜缺憾,原因是母親在懷胎時不注重飲食(塘人外母好勁辣和重口味,外父則好煙酒,通宵打牌),再加上直至生孩子前都不知道是雙胞胎,所以就算在懷孕時仍有自行節食減肥的習慣,怕的是產子後會變為肥婆;因此就造成了塘人老婆這對姊妹的先天不足(後來發展至兩姊妹都免疫系統失調,先後在廿歲之後爆皮膚病)。

經過大大小小二十幾輪的眼部手術,塘人姨仔最終都重拾視力,只是因為當時的醫術科技仍未能夠好,所以手術後直到現在依然有些少遠視。

不過可能是基於對姨仔的內疚感(因自己孕娠期間調理不當),所以她的母親對她千依百順,亦間接培養了她的公主性格。塘人老婆說姨仔自小就已經對身邊親人十分涼薄,而且對飲食十分執着-嫲嫲煮給她吃的荷包蛋一定唔可以穿,不然她就要老人家再煮過給她,而塘人老婆因此食了太多穿黃的荷包蛋而得了荷包蛋恐懼。

老婆的嫲嫲當時雖然已經七十多歲高齡,但一定要在姨仔的放學校巴到之前到達接放學,不然就會整天發脾氣,還向母親告狀;有一次老人家在食橙時講了一句“正一係蘿底橙“(即賣剩無人要),年幼的姨仔聽過後亦向母親報告,自此婆媳關係由惡劣變為無可挽救(因為有人地自認係蘿底橙)。

不過亦正因為母親太過寵愛,亦導致了十多年後發生了一場悲劇;話說當時塘人剛剛認識塘人老婆,沒多久就從電話中得知她的妹妹車禍入院;原來是當年有一晚未滿十八歲的她突然向男友提出要上山玩雪,於是便在無通知家人(違反咗未成年在十點之後不能外出的法律)的情況下開車上山,並為了閃避動物而沖下了山坡。

車禍後姨仔得到了一樣怪病,就是遇上情緒起伏較大的時候就會羊澗症發作,需要長期服精神科藥物才不會發作。有一年回港時醫生以為可以讓她停藥,結果不久後就在旺角火車站發羊澗。

雖然患有兩種長期病(皮膚病和羊澗),但她並沒有更加積極地做人,反而更持着自己有病就更加的頹廢。可是她對生活的要求依然高,除了每年要返香港一次之外,還不停買入更多的衫褲鞋和最新的電話,這些當然都是由父母埋單。


香港中學和美國高中都畢唔到業又滿身病的她沒有固定工作(因為會有醫療保險)就應該留在香港住,但她又嫌香港居住地方細和一對管束她生活的父母,所以她就算在美國無所事事,亦都要堅持留在美國住,而這一切都由與她同居的姑姐們來付出代價。就係因為太過無所事事, 就開始亂搞男女關係, 雖然外父外母都知情, 但又無可奈何, 由得佢亂搞。

有次她突發奇想要去一間無政府資助的Technical School(似係職業先修)讀Medical Billing, 父母交了兩年共幾萬美金學費(以當地當時樓價夠Full Pay一間兩房Condo), 最後唔知點解仲要補多幾千美金學校才肯發證書;不過之後她就回港一年多, 就算回美後都完全沒有做過任何與這個課程都關的工作

而這位姨仔亦都造成了塘人兩公婆與外父外母間的缺裂;話說當年她的皮膚病無法控制,於是便想我們介紹她姊姊一直看的醫生;怎知道原來她在無保險的情況下要診金一百五十美元,事後她又向母親投訴,說我們害她花了一百五十蚊和機票錢來看美國的醫生(在香港睇應該會好平)。更有一次, 塘人多口問她要否申請殘疾金, 好等外父外母無咁重負擔, 點知佢又報串話塘人說她殘疾, 我們都步了老婆嫲嫲的後塵

另外2009年左右塘人外母見塘人玩Option收入豐厚(每月超過三千美元),於是便想用五千美元讓我們幫塘人姨仔賺些少在美國的生活費,結果就一齊搭沉船。後來又因還這筆錢和報稅問題而決裂。

所以說其實不用太多,只要有一個奇人身在一個家族中,這個家族就像患Cancer的病人一樣變得不死不活,最終走向衰敗。另外, 如果要計劃生育的話就先要養好身子, 不然都有好大機會後患無窮。

2014年10月24日 星期五

借錢

前幾日睇完R兄有關借錢俾老婆大哥做期買屋嘅文章 -老婆大佬之二,無意間就勾起了一件發生在大概十年前的塘人經歷。

話說當然塘人剛剛和身在四百英里外的塘人老婆拍拖,於是乎便需要每個月揸六個鐘頭(來回十二粒)車落去搵佢。

為了搵多啲錢,塘人就唯有辭掉工作了兩年多的中餐館,而轉去打另一份剛剛在一個新發展區的中餐館(哈哈,都係中餐館),於是乎塘人當年的人工由每月少於二千美元而一躍差不多到四千美元。

就在這間新餐館中認識咗一個差不多年紀台灣人,雖然這個人講嘢寸到爆炸,但對於好多嘢都無咩所謂嘅塘人來說,做工就只為了Get Paid ,所以大家相安無事下都一起工作了成年有多。

就在大概一年之後,這位同事突然地閃電結婚;有一日他問塘人可否借住三千美金讓他可以放在銀行做按揭儲備金,等到銀行批核後就還給塘人。

可能塘人都有啲怕佢唔還錢,為了以防萬一,塘人就叫他們兩公婆開返一張支票,並約定大概兩個星期後可以入票取回借款。

兩個星期後,他就跟塘人說剛剛買咗樓(塘人還有幫他搬屋)現金手頭緊,所以就想塘人等多一會直到他們有足夠現金後才入票;沒多久他就辭職去了做二手車銷售員,但塘人不時都會問他甚麼可以入票,而他每次都在拖。

一直到張支票還有二十日就到九十日失效期,有一日塘人見到他們兩公婆開着一架新的舊寶馬去行Mall,就知道遇上這條友一定唔會還錢了,於是便走到該張支票的所屬銀行去問這張票夠唔夠錢入,免得彈票後會更麻煩。

塘人到了這間銀行一問原來户口有錢,於是便即刻入票;然後就預料之中這兩公婆便車輪戰般打爆塘人手機,說盡理由要求塘人把錢還給他們,不過塘人就跟他們說錢已到手就不會再借出。

所以借錢俾親朋友就好似係放一個計時炸彈係這段關係上,因為人始終都會有貪念, 除非你完全地唔預佢會還, 否則就隨時會被炸到粉身碎骨。

2014年10月23日 星期四

今個月又開兩張

Activity DateTransactionDescriptionSymbolQtyFill PriceCommissionNet Amount
2014/10/23Sell to OpenSTR Dec 14 24.00 CallSTR-1.0$0.32$1.25$30.75
2014/10/23Sell to OpenSTR Dec 14 24.00 CallSTR-1.0$0.32$8.25$23.75

成為Blogger之前

塘人開始寫文是在2009年尾從香港返回美國開始;原因是當時借孖展從股票Option Short 咗嘅一大堆期權合約全部中伏,止蝕後所有本金都所餘無幾兼還有債 - 那一天,我以為已經達成財務自由,雪上加霜的是當時經濟差所以只能打一些臨時工作,寫文就變成了塘人當時的財源之一。

好多人覺得寫文瀏覽率低和無錢賺,但其實就係搵到條渠道推文的話,持之以恆咁寫都總會有出頭天。塘人開頭的文章Link都放在美國的華人網,可能有些華人都知道寫文的目的,所以都很樂意去Click啲廣告,讓當時的塘人可以賺些錢 - 我路拾遺的副業

後來塘人經濟穩定之後就無再寫了,因為覺得寫英文始終難以表達,就在兩年前塘人寫文的平台被買斷易手,並讓所有作家決定去留;最後塘人當然決定便把所有文賣掉,得款六十八美元。

再寫文又是在2012從港返美之後,因為這次行程去得很屈悶,原因是以為可以約啲表弟表妹和中學Miss出來食飯,點知個個都避而不出,尤其是表妹更暗示是塘人的阿姨唔淮聯絡;原來是塘人兩公婆在捱生捱死諗住東山再起的這段日子,塘人老媽一直都在周圍點火頭扯後腿 - 天降大任于斯人也

就是因為這個屈悶情緒,塘人就開始在臉書上寫文;寫了頭幾篇後就被塘人老弟不停地X老母(X 返佢自己個老母?),說塘人寫呢啲嘢俾人睇哂啲家事,搞到佢哋無X哂臉子。

然後是有次塘人寫有關飛仔仲有義氣過所謂啲舊相識時,就輪到個中學Miss講塘人思想教壞人,要更正;更有次有一個親戚打嚟問塘人老婆說塘人怨氣太大,頂唔順。最後塘人有感臉書並不是寫文俾人睇的好地方,於是便唔再寫了 - 被剝奪的選擇權

後來接觸到Anthony Chung 的第一桶金Blog,便發現咗原來要寫文係可以咁樣寫,就算有人唔鍾意睇,但起碼大家唔識大家,所以無咁多壓力;最後塘人便在這裏寫文直到現在了。

2014年10月21日 星期二

走為上策?

剛剛睇新聞見到很多有移民“能力“的香港人在佔中前後害怕中國共產黨的報復,紛紛湧到各間辦移民的公司查詢“逃港“手續。

報導指有些父母自己雖然還未準備好“走難“,但卻首先送子女先過去讀書,就連幾歲孩童也不能夠幸免。

塘人兩公婆要做到財務自由的其中一個目的就是回流香港,雖則已經被一些稍為知情的親朋反對,但錢是我們的話,喜歡怎樣用是我們自己的事情。

很多人以為移民咗去外國就可以“一天都光哂“,但其實這是個極為天真的想法:

當年塘人的外父外母食完個政府“肥雞餐“之後才決定移民;外父所想的是讓外母遠離他的老母,從而解決婆媳相爭 - 美麗而殘酷的世界;而外母所想的是覺得塘人的兩個姨仔 - 裙腳女之戀在香港毫無前途可言,故此希望離港可以改變這個事實。

來到美國後,外父一家從來都不能夠適應外國環境;雖然試過找工作,但事實上要他們兩老從頭來過是不可能的任務,再加上害怕開車,故此成家人除咗返學食飯日日都屈係屋企;當然塘人追緊老婆時每次到她家都會感冒,這間屋亦變成了病菌的溫床。

最後外父兩老都一不做二不休,加按套現間屋和碌爆哂啲信用咭然後“走路“返香港,而外母今時今日還在說這是美國“欠“她的。

所以“逃港“並不能解決問題,尤其是如果外國的工作和生活比在香港時更差的話更是不值得走。

2014年10月19日 星期日

不投資也可以安居樂業

塘人今日與老婆出街買餸時遇見一個十年無見的師奶;寒喧一番之後也互相問一問對方的最近情況,工作和現居地等事情。

塘人之所以對這位師奶咁有印象,原因是十多年前有一次交完學費後無錢開飯而受邀請到她家癡飯食時食咗成煲粥,然後就一直脹中到當天夜晚。

第一次認識這個師奶時只是覺得她很厲害;早上在塘人上班的中餐館做企枱,然後就下午轉戰另一份長工,在藥廠一直打工至午夜才下班回家休息;另外星期六也經常會到藥廠加班,只留下星期日作家務事。

經過十年光景,她現在已經是在該藥廠升至一條生產線的主管,專門負責管理該線的所有華人員工。除此之外,她的老公幾十年來一直都在代理美軍武器的兵工場工作,負責生產導彈瞄準器的組件。

除此之外,她們在幾年前在新發展區以樓換樓按揭買了一間大屋,而且兩個女兒各有一部車和有足夠完成大學的儲備金。

雖然她們一生人從來都不作炒賣股票和房地產投資,但卻因為努力工作和在公司年資長所以人工和福利都很好,而且在自願退休金中儲落了不少錢,所以基本上都算係終生無憂。

令已婚男人更顧家

因為被拍拖年女友以分手來逼婚的樂生絕跡一年多之後,昨晚又突然間十分稀客地打電話過來問喉我們。

雖然塘人老婆本身已經對這位自中一時認識的老朋友十分之失望 - 婚前偷食 ,但人地突然間有心打來,當俾個機會自己又好,人哋也好,傾兩句都無乜壞。

不過樂生在言語間已經開始透露自己已經對新婚生活覺得沉悶;回想起婚前還可以瞞過女友落Club溝熟女搞人妻,他現在心中還是覺得當時的滋味無窮。

塘人老婆一聽到這個,就想把樂生從冥王星拉回地球,就問他是否會打算買入物業自住,因為據估計他們兩公婆加埋都起碼有三萬幾蚊港元一個月。

現在很多中下階層出身的年輕人一聽到要自己置業的第一個反應就是覺得“這些機會並不是我“,不過這可能就是他覺得婚後生活厭倦的主因。

查實結婚之後就變相為兩個人搵錢而自自然然收入多了,只要能夠生活健康兼控制開支基本上都能夠加快儲蓄的步伐;而且兩公婆有了置業這個新的目標,就可以將“婚姻變成戀愛的墳墓“的這個概念改變為“其實結婚後可以有更積極的人生“。

不過現在的塘人兩公婆在還未聽見樂生有準備改變的決心時,都唔會主動去幫人教老公/仔;在這裏希望他的心癢癢只是暫時性,千萬不要化為實際行動,不然香港又會多一單家庭問題。

借力打力

七八十年代的香港製衣業仍然蓬勃,就在各工業區中成衣工場遍布成行成市。

在眾多的成衣商中有一位剛剛創業的年輕廠商因為無客户肯相信他的工場而接唔到任何訂單;工場資金將在幾個月內耗盡,公司內外人心嚴重不穩。

這位廠商的一位朋友的父親亦是當時成衣界的大龍頭;眼見朋友有難,於是便安排朋友與自己的父親見面,借錢又好投資也好,總之先要保住間廠才算。

原先朋友的父親也認為這個年輕廠商是來乞求金錢或者訂單上的援助,怎料到這位年輕人想借的只是一張由他的工廠所開出的一百萬港元的支票,並且立誓承諾不會把這張支票兑現。

最後這位年輕廠商就用這張由前輩工廠所開出的百萬元支票借力打力;毎當他遇到不信任他工場的客户時,就拿出這張票跟他說大廠都有俾生意佢間廠做,於是乎客户就對他有了信心。

經過人傳人的口碑,這位年輕廠商的工場終於訂單不絕,成功地脫離了破產倒閉危機。

2014年10月17日 星期五

美國鬼妹唔願嫁? 堅定流?

最近塘人係美國睇香港蘋果互動時都睇唔到,今日仲要一開出黎見到一大篇咸網牌面,所以就決定放棄蘋果,剩係睇雅虎就算。

話說琴日見到一篇新聞就係講而家好多的美國女人都唔願嫁,全因為佢哋覺得班美國鬼仔好食懶做無X用,嫁俾佢哋嘅後果隨時係貼錢幫人哋老母養仔兼買難受,一個唔好彩仲要生咗仔女後離婚收場。

自從開始寫Blog後塘人發現咗一樣得意嘢,就係寫中文時隨意地將一啲字或者句子調一調位置之後,就可以將成篇文的意思變哂;因此報導講乜就唔可以完全地信乜,要以結果和事實來輔助。

不過以塘人在鬼域生存咗咁多年嘅體驗來講;好多鬼在高中之前就真係成個憨居仔咁款,當中當然就剔除另一種自幼在良好家底中見慣世道的細路,因為佢哋本身已經比起其他鬼先赢在起跑線。

剩下來個堆就真係睇佢哋自己識唔識得發奮做鬼向上流啦:

唔識諗嘅就讀完(或未讀完)個高中就劈大個脾唔做變貧窮等政府養又或者係Walmart麥記求求其其搵千幾蚊美金一個月開飯就算;係佢哋眼中做鬼其實唔好咁辛辛苦苦,最好就係唔使用腦用體力就好。

不過就算識諗想靠讀多啲書向上流的鬼都衰咗係一樣嘢 - Student Loan. 畢業之後就算搵到錢(還要扣重稅)都起碼要花幾年至十幾年時間還呢條債;就好似“富爸爸“清崎個親生老豆咁係夏威夷州立大學First Honor 畢業,但係最後佢成世人都係債海中度日。

因此基於有家底有前途的男鬼佬在僧多粥少的情況下,唔嫁可能真的是鬼妹們的另一種出路。不過呢度講的只係唔嫁, 以鬼妹們咁好玩和好勝的性格又點會肯做姑婆?

2014年10月16日 星期四

搵樓就如搵女友

係投資房地產這方面,塘人自認為只是業餘投資人;因此在經過一連串的撞頭埋牆的失誤蝕錢後,亦開始領悟到其實搵樓也是一門頗高深的學問,難度直逼找尋一位合適的女朋友。

新的樓盤就如一位剛剛十八廿二的年輕女性,外表吸引,加上是新鮮的關係,與其相處時總會嗅到一陣陣香氣;可惜通常是溢價和每月的管理費用太高,兼且間隔未必實際,而且隨屋附送一些不必要的物品。

十年至三十年內的樓盤就如剛剛趨向三四十的成熟女性;因舊時的用家對奢華要求較少的關係;房屋看來實際實用,而且相對於新樓盤就比較要價較低;不過如果之前用家保養不善的話就會很容易殘舊,而且亦有可能只是外表健康但內裏有問題的化妝屋。

五十年以上的樓盤就如同一名年近花甲的老婦人一樣已經不能夠用外表來估量她的價值。但這類樓盤優勝在坐落於發展成熟的市區地段;因此如果舊樓開價貴就肯定是貴在塊地和地利方便。

2014年10月14日 星期二

打夠未?

塘人對這次佔中事件的表層意思好似係反佔中,但實際上係十分討厭香港人自己打自己。

對佔中者,塘人純粹覺得佢地霸住條路阻住人地開工開檔;最終傷害的是自己香港人的飯碗;當然霸路者又可以話自己係追求緊香港的未來自由民主是無上的公義;但到目前為止大家都見到霸路者還是為霸路而霸路,實質上CY梁和習總睬都唔X睬您班人。

而班警察和反佔中的人就更瘋狂,唔講就真係以為佔中係發生係蠻夷之地;原來打到人地爆光和搓完女人胸之後係可以無罪釋放的;幸好係香港平民係唔可以有鎗,如果唔係就射死人都唔使坐監啦?

更有甚者就係一班惡人團體在CY梁被爆貪污之後就開始圍報館,阻人地出報紙;有道理何不告蘋果誹謗而去搞小動作,其實連一區之長自己都可能上樑不正。

無論係世界各地,由小至大的香港人都改唔到鍾意自己人打自己人的習慣;到底要打到幾時香港人才能夠識得團結一致呢?

2014年10月13日 星期一

地稅霸權

塘人剛剛收到由縣政府寄來的交地稅最後通知,由於兩層樓的按揭都還未供完,所以交地稅和保險等付費都早已經被為了保障自己資產(?)的銀行每月預扣,亦因此塘人就算收到地稅單都唔使理。

不過當見到自己所交的所謂地稅分類用途時就發覺七成開支都付在本區校網的時候,塘人就心想如果我無子女兼且自己無用過這個服務,縣政府是否可以將這七成地稅(兩間屋加埋過千蚊美金)發還給塘人呢?

老實講美國鬼經常講話教育係要Investment to the Kid 時塘人覺得很不以為然;尤其是當自己開車見到一大班鬼妹鬼仔恃住自己係學生就大模斯樣地亂過時速40-50英里(60-80公里?)的馬路時就更加覺得乜教育係教出一班不知"死"字點寫的細路(事實上呢條路已經車死過唔少學生)嗎?

不過法律就是要保障行人權利所以都要無奈地停車讓佢地呢班連人地讓佢都無句多謝的未來主人翁;亦因此更覺得連invest係呢班友的地稅都交得十分冤枉了。

2014年10月10日 星期五

面對正常鬼

塘人最近都被流放到市郊地區玩循環線;因為每一圈的休息時間只得十多分鐘,所以來回去完個厠所加埋食兩啖飯後都已經夠鐘再開工,因此導致財務Blog產文量大減。

老實講塘人很怕與所謂正常的美國鬼溝通,因為這些所謂正常的人其實講每句說話都好似係有心玩嘢咁款:

  1. Where does this go?  - 前面塊牌有寫,阿Mr/Ms 盲柄。
  2. Why you stay here so long ?  When will you leave?   - 因為未夠鐘開車,夠鐘個陣你唔叫我都會自己識開。
  3. Do you go to XXX?   ...I don't know the address. - 我唔係呢頭住,連你自己都唔識地址我基本上係唔知條Route有無XXX呢樣嘢。
  4. Hey!  You passed the stop - 你唔X㩒個Stop掣我係唔會知道你要停呢個站。大家三唔識七,你當我地有心靈感應?
  5. I lost my wallet, Can I have a free ride - 呢個藉口起碼一日聽幾次,仲有無其他新意?
除此之外,還會有時遇上問“借“錢的乞兒;不過係美國就算佢係乞兒都好,佢地個外表起碼都會身光頸靚,而且通常都係年輕(可能樣靚)兼手腳齊全;又或者是一家大小一齊出來問人“借“錢。

加上佢問人“借“錢個種理所當然的高傲態度,令人不禁覺得如果這種款都要乞錢的話,連內衣褲都著到穿洞唔買的塘人就更加要去乞錢? 

所以塘人至今都用唔到這類正常鬼的邏輯去理解和包容。

2014年10月3日 星期五

老爸畢生唯一的房地產投資

塘人的前兩輩無咩特別嘢留返俾老爸,所剩下的就只有大陸某條離主要國道頗遠的圍村中兩間一層平房和一塊只有三分之一業權的空地。自從在塘人五歲左右阿嫲因肺炎去世之後,這三個物業就只是一直用來養蚊和種草。

自鄧小平南巡並決定中國要改革開放之後;塘人的大姑丈那房親屬因為姑丈是村長的關係,便順理成章地成為了最先富起來的那部分人。

富起來的圍村人首先是有車,大家已經不用再開那種用作耕田用的拖泥車或是綿羊仔電單車出入,取而代之的是由香港被偷上來大陸賣的各類四輪房車(90年代香港偷車走私活動特別猖獗)。

有完車後就是要起高樓,原本的農地漁塘被填了,取而代之的是六七層再加上白圍牆的高村屋逐漸出現在這條原本只是務農維生的圍村中。

在所謂故鄉的變遷中,塘人老爸原本由親朋間的救濟者逐漸變成可有可無的客人;有一次老爸想試一試大表哥新買的舊寶馬卻被拒絕,看到他口黑面黑的樣子在年少的塘戈眼中覺得十分可憐。

為了挽回面子,塘人父母決定要起高上一輩留下的村屋,於是他們便找自人面較多的姑丈幫忙建屋的籌備。

起初姑丈說十萬蚊港紙就能夠搞掂,但最後每個月都起碼要求多一兩萬蚊,完工時總共用多了六萬港元,共十六萬;當時在火車上的大陸樓盤廣吿說新建的香蜜湖住宅亦只需十萬蚊左右,換句話說塘人父母被姑丈騙了錢。

雖然花了十六萬來起高變成三層屋,但是屋內並沒有厠所,要用厠的話就要出大門口繞過花園去到隔壁沒有被改建的廚房厠所,姑丈說這個是主力牆所以不能打通,現在塘人就會諗難道就不能在屋內另建厠所嗎?  這十幾萬真的花得冤枉。

新屋完工後迷信地主公勁過夾萬的塘人老媽發神經地把三個物業的地契都收藏在地主公後面;後來姑媽就打電話來說借了地契來交水電費,之後當然就是劉備借荊州。

之後這三張契就在老爸的姊妹間轉來轉去,有一次回鄉探親時一開門就驚見到有成幾家人住在裡面;問姑媽後才知道原來她把間屋租了給由外地來打工的人,當然這情形同時發生在另一間沒有被重建的舊屋,換句話說塘人阿嫲留給老爸的物業已經被親姊妹們問都唔問地侵佔了。

2012年時塘人老弟在臉書留言要求塘人代表老爸去討回業權;老實說塘人認為老爸覺得要由自己親口去討回自己的東西是一件無面的事,而塘人老弟就更廢更要面。

所以塘人一於睬佢地都傻,更何況塘人真的能討回後就一定會全部賣掉帶錢返回美國,索性斷埋根;不過這樣做老爸更會敗光所謂他的祖業而無面目去面對鄉親父老,所以說這類衰人塘人也做唔過。更何況以人身安全為由,老爸的親朋塘人一都信唔過。

狂想佔中後的賠償問題

之前幾日的香港佔中出現了一大班自以為自由是就算踐踏了其他人的自由也可以是無所謂的;不過最熟知香港人習性的香港政府也不是省油的燈,讓都唔肯讓一步;所以大概等多一個星期左右,愈來愈少人上街的佔中運動就可以被警察完全地清場了。

這場運動的影響民生之最可以與六七年左仔運動相提並論;雖然佔中運動之前眾多的發起人都曾經保證會和平進行,不過你的幾萬人阻街自由地實行了,其他被影響到的市民和商户是否應該得到應有的賠償呢?

在這場運動中勁出名人物如黎智英,佔中三子,黃之鋒,議員等這些鼓吹者,他們唔攞自己的身家出來整返一個佔中賠償基金作為賠償返俾個堆因佔中而有所損失的香港人,又如何能夠平息民憤呢?

還有一大班出來罷課阻街的學生們,至少也應該每個人攞返一千幾百蚊出來放落呢個基金度俾受影響的人去Claim錢,呢D先至叫做公平吧! 無理由自己屙左督茄就要年紀只是大些少的人幫手搞掂,仲細咩?

以上只是塘人的狂想,但如果真的發生,千萬唔好話人地秋後算帳,皆因阻街的自由已經享受過,亦係時候要為他人因此而失去的自由所賠償。

2014年10月2日 星期四

九月份成績表


 

物業:
 
 
多左一百蚊租收入係特別覺得人生係唔同D。

利息:

銀行派的利息多左四仙, 有兩蚊零二毫五仙。

Adsense:     

這個月的Adsense收入比上月多返一倍,有十二蚊四毫一仙。 希望下月更進步, 同埋多謝大家支持!

期權金:
 
 
今個月開出過一張單, 收入為三十蚊五毫。

股息:

和以往一樣, 一百股股息收入為十美元

開支:

月份的生活開支好似比月份少,不過係因為很多係八月時就過左數

2014年10月1日 星期三

用偉大來包裝私心

塘人偷睇老婆的臉書時見到有些女同學覺得在國慶升旗禮時雙手打交叉的黃之蜂很有型,和很靚仔;反之特首梁振英就PK地面目可憎,又無賴,又出賣香港人等等。看見已經成三張的女人依然像少女一樣崇拜偶像,塘人不禁倒抽一口“梁“氣。

中國人有句說話 - 長江後浪推前浪;已經在人類的歷史上演練了千千萬萬次,通常都是新的階級打起偉大的口號要改革,動員起對現實不滿的人們一起來打倒舊有的權貴階級,然後就取而代之地成為新的權貴階級,或者是因失敗而被滅絕。

在這些階級鬥爭中最受害的是平民百姓,社會的不穩定影響了人民生計,投資意欲銳減使這個情況更加嚴峻;雖然最後得益的是階級鬥爭的主使者,但犠牲的是聽信了雙方的偉大宣言而在背後支持着這類鬥爭的平民。

其實最簡單的辦法是起個擂臺讓黃之蜂和梁振英自己兩個人係上面打一場來結束這場階級鬥爭,不過對支持雙方的民眾來說這種方法又不夠偉大壯烈,所以塘人覺得人類都是一班麻煩的生物,反而動物間的鬥爭既簡單又不會影響其他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