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31日 星期二

鴻觀 - 高鐵與人民幣



多謝支持!

2015年3月29日 星期日

偏桃花運特強的舊友艶遇


塘人以前有一個差不多日日都一起出門玩的越南華裔舊友;現在之所以不再一齊玩的原因是大家已經各自有了家室,兼且塘人只心念賺錢投資之後更是話不投機半句多;雖然之前自住樓2時大家只是一河之隔,但已經沒有再聯絡近兩年了。

塘人的這位舊友甚麽都不強,就是他的桃花運極強,猶其是在偏桃花的哪方面;何謂偏桃花呢?  意思就是除了正常戀愛婚姻以外的情緣,這位舊友經常會遇到其他人很難遇到的艷遇。

以前有一次大家去完Disco準備食宵夜的時候,舊友的電話突然響起,原來是有一個剛跳完舞但又寂寞夜歸少女隨便撥號想找人陪;舊友見機不可失就立即丢下我們去赴約,其後他說該女帶了他去山上的大屋車庫中玩“車震“。

另外又有一次他與他的哥哥玩完桌球後去7-11買煙後正要步回自己的車時有一個女人問他們有沒有三百美元,因為再沒錢供車的話就要被銀行收車;他們兩兄弟湊合了兩百多美元現金後就與這個女人一同到汽車酒店(Motel )處開房。

偏桃花運這東西似乎是有遺傳的;傳聞舊友的老爸在越南做幫台灣生意人的扯關係生意而有另一頭的住家,而且還會帶當時只有十多歲的兒子一同去夜總會或召妓;所以氣得他的老媽自己帶同兩個兒子一齊移民美國,過着實質上離婚但名義上又不是的關係;而舊友毎次回國時都會去探望由細媽所生的兩個妹妹。

不過重點一提是塘人的這位舊友不但無錢,無屋,美文文盲,打散工,兼且以前還是經常要借人順風車坐的“萬無“一族;故此桃花運這東西可能真的是與生俱來,不是錢財等身外物可以強求得到。


多謝支持!

2015年3月28日 星期六

換人



塘人一向用開的老墨地產代理自從前幾個月去完佛羅里達州旅行之後,(他的老婆)就好像愛上了這個地方,於是便突然決定了將在今年內舉家搬遷,近期亦不斷在臉書上變賣家當,名副其實地冚家準備揸住兩梳蕉飛過去;鬼佬的理率性而為實在令塘人嘆為觀止。

老墨代理要走了其實就並不代表塘人從今以後也廢了;皆因一向與他感情中下的弟弟也是一個地產代理,不過以前為怕與哥哥更加惡劣而不敢接塘人生意;就是因為早就已經未雨先掘井所以也不怕。

最近塘人亦開始與新的按揭經紀密密傾計,得知原來連租客買入的物業可以即時把租金的75%算入去DTI ratio ,所以未來的日子塘人只需要找到這類物業就不用再擔心DTI不足的問題了;

反而這些資訊在之前用的按揭經紀處都從未聽過,所以換了她其實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多謝支持!

2015年3月27日 星期五

樓2已被租出



星期二收到PM通知樓2將會在下個月開始被租出;但因之前已經被連續降租兩次,所以這個短期租約在扣除所有成本後每月只會為塘人帶來七十美元左右的現金流。

雖則在Cash on Cash Return 上很有聽地還有十多厘的回報,但實際上比塘人預計要收到的現金流還少了一半以上,不過總是好過把單位丢空的。

過了暑期將會是另續一年期的租約,希望到時可以再加租來收回更高的回報率。

現在有了新的資產後就要開始取捨要先換了部差不多已有十年歷史而且洗衫時似行軍的洗衣機還是要先換了部經常Hang機的Galaxy2了。

2015年3月26日 星期四

樓2可望被租出



上星期五收到PM通知說自從塘人肯減五十美元後就收到申請租住樓2的Application,另外還有三個預約Showing;老實說塘人並不能夠理解減五十蚊為何會這樣的不同。

租出樓2後最重要的是要換電話,猶其是塘人正在用的Galaxy2已經用不到Facebook App;正如富爸爸所說,想要有消費品之前就先要建立資產,塘人在這方面還算是很自律的。

今年之內應該都可以買到連租客的樓4,到時就是換部新洗衣機的時候了。

2015年3月25日 星期三

以前想不到的租樓方法


塘人有次上文學城剛好有人分享自己用Airbnb來短租自己持有的度假屋的經驗;塘人心想又真的沒有想過可以這樣做,於是便去Airbnb的網站上硏究一下本地以Airbnb租房的人的做法。

從觀察所知,以Airbnb把自己物業租出的業主都要好像酒店一樣要有齊傢俱配套,雖則不知道環否為租客清潔房間,但以現金收益來說其實都可以謂獲利甚歡!

不過物業的Location似乎是吸引租客的主要條件,塘人見到越近市中心的物業雖則外觀像殘樓,但亦不乏租客,但離市中心稍遠的物業就差一點,可能租客都比較想住近交通工具的市中心附近。

據在文學城分享用Airbnb短租的投資者所說,玩短租的現金收入是簽約長租的兩三倍,所以他亦開始把物業投資重點轉向這類短租;這個發現雖則讓塘人大開眼界,但要自己做時又會是另一份的苦工了。

2015年3月24日 星期二

親朋和順的最好方法


前幾天塘人八卦現在老婆住賭城的親戚間的資產變動情況,於是乎便打電話給被二姨仔寄住的姑姐,是關這姑姐在心情興奮時最多爆料。

談話中提到有意在賭城置業時,與塘人兩公婆已反面但又要偷聽電話的二姨仔就向姑姐提議塘人向她的新工老闆處接洽;塘人心想又有一個傻佬花錢請了妳這個“賭城劈炮女王“,真是倒楣至極。

不過當姑姐提議完找二姨仔的新工老闆商洽之後,塘人立刻想也不想地推辭掉,原因就是塘人買樓喜歡壓到盡,所以就不想有人因此而有理由去掉了工作,然後又藉此頼受到塘人連累;最後姑姐說等塘人老婆放工回家後再打電話給她。

夜晚塘人老婆放工回家後又再打了一次電話,這時姑姐就已經完全地避而不談老婆二妹的新工作,並跟塘人老婆表示現在不敢說;中午時的所謂示好原來是建基於二姨仔想借塘人的財力在新老闆面前建功立業,不過她知道行不通兼有反效果時就立即“反轉豬肚係屎!“。

這時塘人就更證明了在這個階層的所謂情誼原來就是有沒有好處給對方:有好處的時候就和您談親情/友情;沒有好處時就真的是識X您是誰。

短視如此,難怪這些人很難有出頭的機會。

2015年3月23日 星期一

唔抵得的根源



看完雲地兄的文章憎人富貴嫌人窮的香港年輕人後靈感到,所以就與大家分享一下童年往事:

塘人大概十歲左右因為經常被獨留家中而百般無聊,所以在隔鄰的小孩沒有出來玩的日子就會流連於樓下的青少年中心或者是童軍中心;那裏除了有遊戲機,康樂棋和乒乓球之外,還有小型的圖書館。

有一段回憶就是塘人看中了某個在圖書館櫃台做義工有點像篩海琪BB的姐姐;不過年幼的塘人就已經對女人沒用,只夠膽遠觀而沒膽搭訕,然後也經常到圖書館處“探望“這個姐姐。

有一次塘人到圖書館時發現該姐姐與另一個同是青少年中心做義工的哥哥交談甚歡;妒火中燒的年幼塘人就向青少年中心的意見信箱投下了一封投訴信,說這個哥哥當值時間與姐姐交談。

現在想回來也真的是覺得低能兼白痴;不過繼續心想的話這種“唔抵得“是源自於塘人自己無膽去與姐姐交談而引致;所以與其是憤怒這個哥哥,更重要的是憤怒自己的無能。

雲地兄指出現時就有很多人“唔抵得“其他有樓有資產的人仕而留下惡言;塘人就覺得其實這些“做不到“的人只是想為對自己的憤怒找一個發洩的對象。

始終人都是以自己為中心的。

2015年3月22日 星期日

三月到期的認沽期權被Assign



三月份到期的兩張Questar Gas(STR )廿四美元的認沽期權因到期日收市報廿三點九一美元而被Assign。

扣除期權行使手續費十七美元後共收期權金七十五點五美元,另多持有二百股Questar Gas。

2015年3月21日 星期六

高中女同學的千古懸案


塘人閱人雖則不算是無數,但因為本身在美國開始階段一直都無人無物的關係,故此就被逼外出找尋在美國能夠安定求生的方法,從而就在不同的圈子中接觸到不同質素和性格的人。

好像大概是剛剛二十歲左右,塘人在工作的餐館處高中時期同一個課程中(無記錯是Communication)的寮國女仔;雖然只是兩年沒見,但大家高中時本來就不是太熟絡,她就反而十分熱情,還和塘人立即交換了電話地址(?)。

就在當晚,寮國女就打了電話給塘人問Weekend有沒有時間食餐飯,塘人以為飛來艷福(大和突都有)就連聲答應約會;然後大家就在星期日的下午到一間食意粉的餐廳(Olive Garden)相見。

食意粉時塘人才發現原來還是緣分未到,原來寮國女約塘人純粹是因為就快出嫁到大平洋某島嶼,所以突然遇到高中同學令她十分高興,而且就當為自己餞行就與塘人食一餐。

據寮國女所說,她要嫁的男人是比她大三十多年的當地富翁,富翁向她與家人許下承諾將會給她們十分好的生活,故此她說在家人逼迫下就要嫁給這位已經有五十歲的阿叔;雖則這些都與塘人無關,但她的故事卻令這飯局的氣氛非常之差。

飯局後寮國女與塘人(禮貌地)擁抱後就大家Farewell了,但塘人覺得現在的自己會處理得更好,起碼要來個Farewell French Kiss ,然後再看看情況有沒有辦法繼續下文。

後來塘人上班時與老闆和廚房佬提及此女的逼婚事件時,大家都異口同聲地說:[拍粤語殘片咩?因住俾人毘(騙)呀!];不過當年未有臉書,故此這女的故事就變成了千古懸案。

2015年3月20日 星期五

荒廢遊樂場變國際學校


塘人有日經過一幢已經被荒廢多年待租的貨倉模樣的建築物,突然間有很多十幾歲的學生出入,於是乎八卦一下現在這幢建築物被甚麼公司租了。

這貨倉在塘人十多年前剛來到此地時是一間大型的遊樂場,裏面有過山車,遊戲機中心還有擲銀仔等等的玩意;後來遊樂場關閉在當時是一單大新聞,很多人紛紛到此地完成這遊樂場的最後一日。

遊樂場結束營業後,這貨倉曾經租過給獸醫,美容中心,節日用品店,但大都是在很短時間內結業,當時塘人心想可能跟此地與高速公路的出入口有一大段距離有關。

後來塘人在微信上見到原來這間貨倉被一間讓不知是甚麼人的子女留學入讀的國際學校,而且這些學生上載了的圖片中該學校的裝橫還是與十多年前的原有擺設一模一樣,只是現在就請了一大堆“老師“來用作教育學生而已。

不過這條咸魚返生的妙計塘人也覺得很高明,將荒廢了的貨倉變成國際學校看似也很適合這個地點,塘人現在反而希望這遊樂場能夠一直租落去,不用再被荒廢了。

2015年3月19日 星期四

樓1的無限ROI


塘人想了很多很多日之後,上星期六終於下定決心去把樓1加按套現;在一向用開的銀行網上填了兩三個小時申請表再在網上遞交之後,銀行竟然電郵回一份錯漏百出的按揭申請覆核列表。

首先錯的是把擁有權年數從兩年半變成了十三年,然後輸入了的工資收入完全地消失,變成了零收入;塘人心想銀行弄了一個所謂方便客户申請貸款的網可以如此錯漏,希望加按的事不要出甚麽大問題就好了;但因為星期一才是貸款部的辦公時間,就算有任何更正都要等了。

暫時加按樓1把塘人投入的兩皮嘢首期(已扣手續雜費)全部取出之後,每月供款提升了一百美元左右;而這樓1因為將要被取回投入資本,所以剩下的每月兩百多美元就變成了無限回報(200/0 = infinite return)。

處理完樓1加按的事情之後,就是向樓4進發了。

2015年3月18日 星期三

美國的FMLA


塘人報稅後才發現原來塘人老婆一直看針灸的帳單並不能夠用作扣稅之後,於是便向老婆提議讓她回香港吃喝玩樂一頭兩個月,反正她回香港無壓力和致敏原時皮膚的問題從以前的經驗來看會好八九成;與其浪費錢去堅持做無效的治療,更不如用作去放一個長假!

不過問題卻是老婆上班的地方近年來都批假很嚴格,要放兩個月的長假更加是天方夜譚;要能夠請到這個假,就只能夠用在奥巴馬健保法中的其中一個規章FMLA(Family Medical Leave Act)了。

顧名思義,FMLA 是用作員工和其家人有需要因醫療而離開工作崗位時僱主並不能夠以此來作處分或解僱的借口,不過要得到FMLA的Approval又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除了有定期去因此病去看醫生之外,又要求該醫生要對病人的所有醫療記錄和評估列出記錄,塘人老婆用了一個星期時間才勉強可以把所有文件集齊,換句話說,這又是一個逼人買保險和看醫生的措施。

現在把所有文件上繳給老婆的僱主之後,就要等該公司的FMLA部門在兩個星期的答覆才能夠去訂機票了。

2015年3月17日 星期二

樓2要減價求租


最近忙於OT儲錢交稅的塘人突然醒起了樓2好像還未有租出的聲氣,於是便立即電郵給PM問一問到底現在是甚麽情形。

不用五分鐘PM回覆說雖然很多人去過睇樓(亦都有很多人No Show 放了PM飛機),但問題是到現今為止一張Application都未曾收到。

塘人心想一句:[TMD ]之後就叫PM先減價$50,塘人下星期五會再電郵跟進情況。

原以為三月頭已經開始收到樓2租,世事真的是人算不如天算!

2015年3月16日 星期一

激到港媽爆粗


話說塘人之前因完全不提供任何資料給一位港媽而被Block - 這位港媽愛自由

上星期六早上塘人與老婆一起去試一試樓3附近的一間美式家庭餐廳(但企枱全是印度妹)的早餐時這位港媽又再次Send Message 給塘人,問塘人上載的早餐照片是那一間餐廳。

塘人原意是想與越多人接觸就越容易有寫Blog題材,不過塘人老婆就提醒要小心這個“五時花,六時變“的女人,當然塘人對這種人的宗旨如一 - 個人與聯絡資料完全地不提供。

又到星期日塘人上班時港媽又再Message問塘人開不開心時,一向以財務自由為目標的塘人當然就答她:[不用上班又有錢時最開心!]。

不知是否港媽對號入座覺得塘人暗指她不用上班在家等鬼佬養(其實塘人就完全地沒有這個意思),但她這次卻先用英文說塘人Stupid, 再用廣東話的F了一堆Message後又再Block了塘人。

所以塘人一直都很不喜歡與比自己有更多問題的人溝通,亦都不太想與這類人交往;因為總覺得這些人容易發神經,把自身問題所引起的滿腔怨氣向其他與他/她的問題不相關的人傾倒。

但自比經歷較她多百倍而且財政獨立的塘人, 誰是真正的Stupid呢?

2015年3月14日 星期六

向姨仔學溝仔


塘人老婆的最細妹做得空姊這一行,雖則時側側搏,唔多覺沒有跟面試官說她高中都還未畢業,不過就很多人連表弟都覺得她很有魅力。

這位姨仔還在賭城住的時候已經玩謝了一班所謂的公子哥兒;有一次某個屋企有錢的富二代邀約姨仔到賭城的巴黎食法國大餐,怎料富二代卻空有其表,並不知道要食餐是有Dress Code 的,最後食不成便帶了姨仔到Gucci店去買包包。

後來這個姨仔雖則跟了塘人的外父外母連高中都未讀完就回香港,但這批公子一回港或回國都會順道來香港探望姨仔,當然亦會請她吃飯和購物;因此塘人外母對這個細女的評價最高,覺得將來她一定會嫁一個有錢人。

塘人首次在無意中領略到姨仔的所謂魅力祕技是與外父母和老婆一起打麻雀的時候;話說塘人老媽一直嚴禁塘人兩兄弟學識打麻雀,因為怕學識後會沉迷,不過塘人始終都在廿八歲時被外父母教了打麻雀。

當時塘人做緊“站長“,剛好姨仔從房門口出來,她看了塘人手上的牌一會兒之後就突然用了食指指甲戳了塘人的右手手背一下,說應該要扔某隻牌;後來又過不久塘人又再做“站長“,這次她就用指甲又戳了塘人的頸背,弄得塘人即時打了一個冷顫。

雖然塘人問不到姨仔的觀音兵中的任何一個人,但是覺得他們都是“死“在塘人姨仔的一陽指之下而不自知;更何況有很多男人被年輕女子一笑就已經上電,再一摸就直頭是充滿能量了。

2015年3月13日 星期五

半百萬身家的待遇



最近塘人講女仔講多了;雖然還有幾手有關女仔的經歷,但為免大家猶其是男性Blog友會流鼻血(自由兄會又餓又渴)所以現在Blog文方向又返回“錢“的話題;女仔的事下次再說。

不過所謂食色性也,聽聞男人最拼搏的時候是在結婚之前:像李嘉誠,何鴻燊,愛因斯坦的這些天才都在婚前已經打下了事業的基礎,頂多在婚後繼續在原有的基礎上再發展而已;所以塘人奉勸未婚的男Blog友在婚前一定要搵錢;貧賤夫妻百事哀是真的,因為塘人領教過。

前兩星期因為塘人用作期權交易的平台突然要在六月前關閉(寄封信來好聽地說要Retire,其實是Close),所以塘人就要把該帳户上的兩張SP和千多美金轉去其他公司的帳户上。

剛好有一日塘人放假,所以就與老婆到附近(幾里外)的股票行處填表轉帳;當時填表的時候塘人見到有一項寫着淨資產(Net Worth )時便問櫃台職員應該怎樣填,因為填錯的話會被期權審批部門降Level而做唔到SP,原因是覺得該客户不夠資產去玩無限風險的期權操作。

該職員跟塘人說把所有可以賣的東西的估值填進去就是Net Worth 了,但塘人當時心想是否要扣除負債,不過看似股票行又不需要文件證明,於是乎便扮心算一輪後在該項填上USD$458,694。

到塘人簽了字再把表格還回該職員覆核時,塘人就即時看見該鬼佬面有難色,然後就問塘人如何得出這個資產數字,當然塘人也皮笑肉不笑地答他:[I have 3 Properties. ]

鬼佬聽完這句就突然兩眼發光,然後就不斷地問塘人是在那裏買的物業,是用作炒賣還是收租,有沒有正現金流等等;之後又分享了他幾年前在Atlanta買的兩套收租物業的蝕錢經歷。

原先有些他想塘人自己上網處理的手續他亦在塘人面前親自打電話和用他的電腦來幫塘人處理,而且還比塘人Show Off 之前更加笑容親切和有禮貌,那時候塘人突然想起就算Donald Trump 點樣去F人都好,總會有人對他心悅誠服,囂張比扮謙遜其實可以讓您赢得別人的尊敬。

但美中不足的是後來超塘人發現孖展户口申請不被批准,因為股票行從塘人的信貸記錄覺得太大風險,要塘人先放兩萬五千美元進帳户才再作考慮。

2015年3月12日 星期四

十皮嘢的地產課程



很久很久之前(應該是廿五歲之前),塘人見到有一個Cashflow Club 的邀請電郵,因為覺得自己反正有時間去,就去一去與其他人玩Cashflow ,當作消磨一下無聊的時間也好。

問題是到達場地時現金流遊戲就不見,見到的卻像是一大班車行般的西裝友不斷地周圍與入場的人打招呼;當時的塘人還是憨居仔一名,就這樣被其中一個西裝友帶了入場。

入場後才知道像塘人般的憨居仔還有另外的一百人左右,不過現在想起來亦可能是大部分都是臨記演員,目的可能是不想令到像塘人等的憨居仔見情況不對時逃走。

現金流遊戲就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每個人手上都被派了一份資料,裡面所說的是一間自稱是房地產大學的四年課程,總共收費約十萬多美元。

之後就可能是臨記們開始問主講者問題,記憶中好像主持人答他們沒錢即付都可以月供,其中說得最多的是該大學的回餽計劃。

然後主持再引用很多富爸爸書中的說話,例如:"Rich People finds way to do it, Poor People makes excuse ",“Take it Now! ",“Poor People will say can't afford it. “,等等。

主持說假如學生可以請到其他學生來讀,該大學就回贈收取該學生的兩成五給介紹人;最後主持就說只要學生可以找到四個人來讀的話就已經開始免費讀到他們的課程,而介紹第五個開始就賺兩皮五,然後就不知何故全場就響起掌聲。

不過以塘人當時(和現在)來說十萬美元用來讀地產大學太過奢侈,就算月供都沒有錢去供,因此就真的是聽完就算;有一次行街遇到一個做裝修的(朋友)人,他就向塘人即推賣這個課程,原來真的會有憨居仔上搭的。

2015年3月11日 星期三

點都得的機會



塘人最近忙於加班去填補四月中之前的交稅所引發的現金空隙,而且工作上又因所謂要提高效率改革而導致塘人可以Hea下去打Blog文的時間減少,所以如果有一日見不到塘人Post文的話,就是之前打落的Blog文儲備已經用盡的意思了。

塘人不知道會否有人開始納悶,為何塘人所寫的美國身邊的人好像都人性醜惡盡現,偷呃夠膽做但拐騙就唔夠膽,可以為了金錢美藉等身外物而無所不用其極。

塘人以前所從事的(美式)中餐業一直都是剛來美國的新來者的和尚寺;(美式)中餐業一向都是龍蛇混雜,是關大家都不清楚大家在地球另一邊時的底細;就算問了現在的塘人覺得都不能夠盡信,因為佛教五戒中人最容易犯的是口戒。

外國是一種令人會覺得不受原住地文化所束縛的地方,簡單地說中國人的傳統仁義道德廉恥在此地並不適用;此地講的是只要行為合法(或沒被檢控),基本上生存在這塊地方的人是可以自由地做甚麽都可以;塘人Blog文一直所說的事實基本上很難可以在亞洲地區明目張膽地去做。

這次事情是發生在塘人還在餐館業的時候;一向勤力工作而且又無牽無掛的塘人在餐館同事眼中是荷包漲滿的人,但實程卻是每月供自己讀書租屋的錢已佔去了塘人薪水的一大半,故此扣除開支後其實是無錢剩。

話說當時很多人都想問塘人借錢,但自從被一個關係良好但借錢不還的台灣人之後,塘人就再也不再借錢給其他人。

時間到達了2008年的時光,當年塘人還(算)是一間餐館的(無牙)合伙人之一,但老婆卻因皮膚病大爆發而回香港娘家睇病(當時其實以為是水土不服),餐館企枱中的一個被其他同事戲稱為“蒙古乳牛“(Blog 友們請自行想像何解)的同事想問塘人借錢與她的鬼佬男友結婚轉綠卡身份。

"蒙古乳牛"說過她的家人在蒙古做開礦大生意, 她在原居地過住公主一樣的生活, 但為了獨立和自力更生而來到美國讀書和工作(和老婆表弟現在所娶的韓女出身是如出一徹, 雖然不同種族 - 蠶食), 她說原本她的老媽要從蒙古送部寶馬給她做生日, 但因她不想依靠父母而拒絕 。

塘人一直未置可否,打烊後送這隻乳牛(這些婆娘們自己都有車,但都總要搭他人的順風車)到輕鐵站時向塘人表示只要肯借她錢便點都得。

當年的塘人跟老爸一樣是想咸濕但又不夠膽真的去咸濕的無用男人,而且老婆回港醫病的關係其實銀行户口已經無錢;再加上當時金融風暴在即,餐館生意變得越来越差,塘人當時的大部分生活費都來自期權金收入而已。

塘人因無錢又無用而放棄了點都得的機會,報不了蒙古人入侵中國的仇恨;隨之而來的是蒙古乳牛在不通知的情況下突然劈炮唔撈,導致已經因控制支出而請不夠人的時候變得更不夠人;這個經歷教訓了塘人就是無錢就唔好學人做老細,不然在無錢的非常時期就會變得更加欲哭無淚。

今時今日塘人在前幾日港媽事件後查查“乳牛“現在的底細,發現她除了好像得到了美藉之外還是打餐館工,未有房屋擁有權記錄,最後好像還是與同一隻鬼佬一起。

看到這些後塘人只覺得無論怎樣去放棄廉恥去耍陰謀手段都只能夠得到暫時的成功,思維行為不改變的話最後都只會退回原處。

2015年3月10日 星期二

老爸的外遇事件


承接之前Blog文這位港媽愛自由,這個自稱苦命的港媽令塘人想起了一件直接地導致塘人去美國的主要原因。

之前塘人把與港媽的對話與老婆討論,老婆以女人的直覺就立即指明這個港媽想找另一頭好的住家,而且Blog友男主人亦說出這個港媽明顯地想“溝“塘人。

眾人這樣想亦無可厚非,因為連塘人都這樣地覺得;這個港媽在塘人已經表明有老婆的情況下依然不肖一顧,不斷地追問塘人的工作,臉書和手提電話;飽經人性醜惡的塘人對這個有強烈念頭要靠依賴他人來背夫的港媽心存厭惡,所以就更加不會透露自己的聯絡方法給她。

不過塘人就在她故意地把自己的孩子相Send過來給塘人看之後(但她計錯數,是關塘人喜歡女孩,討厭男孩),頂多就給了她一條找打字工作的Link讓她自己去申請,卻換來港媽的一句說香港人人情冷漠的激將法。

當她這樣一說時塘人就立即想起了老爸與老媽持續地爭吵了四年有多的事件,而這幾年的爭拗亦導致了塘人對香港的家越来越離心, 最後就借意去美國讀書。

事緣發生在塘人中一左右,老爸工作的那一個圈子中突然出現了一個獨立帶女來港的(女)新移民;有點本錢想在那一行發展的她可能看中了老爸的人脤和供應渠道,所以就周不時邀約老爸帶領她去“學嘢“,而且又請老爸上她的家與她們母女一齊食飯。

後來塘人老媽發現了老爸的電話單中出現了一個為數眾多的相同電話號碼,她自己打去試過是一個女人所接後便去質問老爸(當年興香港男人北上包二奶的時代)。

老爸被質問後就只承認自己是幫朋友和純粹食飯,當然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老爸是想咸濕但是又不夠膽量去做的男人,塘人老媽只是想聲東擊西而已。

當女新移民從老爸口中得知被老婆發現扯火打架後就向老媽擺了一餐類似大家認識一下的和頭酒,但老媽吃完這餐飯後非但態度不變而且更加脾氣暴燥,而當她越扯火時老爸就越不想回家。

有時為避老婆而到樓下茶餐廳自己食飯,但有次卻被老媽發現而從樓下餐廳打到返屋企;自此之後就開始輪到塘人亦不想回家,自此放學後也故意地繞多兩三個小時路程拖到食飯左右,一直維持至讀完中五結業為止。

領會到了老爸的教訓,塘人深知結婚後男人一定要明白到自己的定位,而且更加不能故亂地招惹所謂的孤兒寡母; 是關人性使然,這時候的女人可能不會理會該男人有沒有老婆子女,為了她自己與孩子的生活而無所不用其極; 所以為了自己與家人著想, 其是是不一定見到人家(好像好)慘就要幫的。

2015年3月9日 星期一

環保片被禁? 原來不是講環保咁簡單


塘人自蘋果互動上得知中國大陸有一套說有關大陸污染問題的記錄片<穹頂之下>被禁,於是乎便立即去Youtube處看一看這套記錄片是說甚麼的。

幾年前塘人亦從Youtube處看過前美國副總統戈爾有關大氣二氧化碳影響全球氣候的演說;但對比起現在被大陸所禁的環保片,戈爾的演說反而令塘人覺得非常之膚淺了。

由大陸記者柴靜所主講的<穹頂之下>原先令塘人以為她只想列舉一大堆科學數據來說明現今中國大陸因焚燒化石燃料而造成的惡劣空氣污染;但經過一輪演說後主講逐步到帶出中國大陸政商企業對環保其實卻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故此推動環保的實效基本上是近乎零。

更有甚者,記錄片揭露出中國環保局被其他部門所排擠和忽視而導致執法困難;石化燃料的品質低劣原因卻是政策磋商被把持在石油企業的人員手中;而且汽車業造假情況瘋狂,高度污染但被批示環保合格的汽車在城市中心行駛。

另外,主講又再帶出中國大陸的所謂的企業經濟發展其實只是“虛胖“ - 為了令不斷蝕本要政府重資補貼的燃料業,鋼鐵業可以開工,政商就不斷地取締自然村落,開闢道路並發展"無人鬼城";此舉逼令在農村的人口無家可歸,貧戸就擠身於"無人鬼城"的街道上。

看如此令大陸政府丢臉的記錄片最後當然會被禁,因為當中的官僚主義,造假企業,中石油壟斷新能源開發,漠視法紀的情況實在讓人看到都覺得心寒。

2015年3月8日 星期日

這種Good Debt您敢借嗎?


塘人老婆在蘋果互動上見到有人將間值三百多萬的居屋按了十幾嘢,合共套款四百多萬,就問塘人如何可以按咁多,塘人就向她解釋說應該是把物業按給財務公司的,即俗稱“財仔“。

係美國有一類投資者專收一些普通人不敢買,銀行不會做按揭的殘樓再改裝出售,在美國投資界我們都會叫這類投資者叫Flipper,而改裝再賣的投資行為術語叫Flip the house 。

通常Flipper自己都是百般手藝的Handyman,他們從業主或銀行手中以超低價接收這些殘樓,然後就把買賣合同拿去給美國財仔 - The hard money lender 。

一般的Hard Money Lender 都不會大招牌地說自己是財仔,因為攞正牌放貸的話隨時會導致他們的正職被取消資格,聰明的Blog友應該會估到其實所謂的Hard Money Lender 都是一班有執照而高薪的專業人士 - 房地產經紀,保險經紀,醫生,牙醫等等。

正因為他們並沒有攞正牌放貸,所以利息超高,塘人曾經問訪一家表面是賣眼鏡,地下室是做Hard Money 的眼科醫生,他讓塘人看的放貸內容大概是他會按以他估價的70%,然後三個月的Jumbo Loan 是簡單利率34%。

即是說借十萬美元的貸,三個月後要一次過連本帶利地還十萬三千四百美元,以年利率來計應該是136%!塘人當時雖無講粗口,但心想這位Lender真的好過做X。

當然實情卻是有很多Flipper都會找Hard Money Lender 作借貸,原因就是通常銀行不肯按揭的物業他們會借,而且債仔需要的話也會借出改裝費用;所以真的能夠賺到錢的話也會有人去借這些高利貸。

另外,江湖常規Hard Money Lender 不會對債仔的其他資產有追索權,假設債仔三個月內交唔到貨去賣或劈炮潛逃的話就只會沒收該幢物業(想找平嘢的美國朋友聽到沒?);因此正常來說Hard Money Lender 是不會查債仔的信貸記錄。

富爸爸講過Good Debt係會有錢放入去您的口袋中,玩現金流遊戲時有一類借貸是月息10%(年息120%);不過年息百幾厘的Good Debt您真會敢借嗎? 

2015年3月7日 星期六

這位港媽愛自由


塘人經Wechat宣傳塘人Blog的時候遇著了一個由香港嫁美國白人過來的年輕港媽,經過一輪Chatting後發現原來這位港媽有一段令塘人滴汗的思維經歷。

據此港媽所說,她更年輕時與一個特意從美國過來香港約她的白人戀愛並有了身孕,於是乎便嫁過來這邊與鬼佬一齊生活。

在美國初期她一直為了照顧小孩,兼且好像鬼佬並不贊同下,港媽既從未在美國工作過,也沒有開過車和領車牌;平日的嗜好就是編織,鬼佬外出的話就要問鄰居去載她到超級市場買餸。

原先已經是文化上的不同,再加上宗教上的意見分歧,這位港媽經常在細路仔面前與鬼佬發生駡戰;可能鬼佬覺得這個港媽思想上受外界污染,所以又偷偷地檢查港媽的電郵,臉書和微信的交友記錄。

後來港媽發現了鬼佬偷看她的隱私後就要找律師鬧分居離婚,覺得鬼佬侵犯了她的自由,所以就在塘人這個陌生人處(應該都有與Wechat的其他人)不斷發洩,說自己很命苦。

塘人向她直言說她嫁給了(港女夢沫以求)的靚仔鬼佬,唔駛做工,有屋住,有鬼仔湊,還要怎樣?  港媽卻怨與鬼佬結婚令她Suffering, 現在她最想要的是自由。

不過她又話題一轉說鬼佬工錢只是剛剛夠用, 塘人心想可能這個是重點吧, 如果鬼佬是有錢人, 有錢有空去旅遊, 開寶馬, 住大屋, 這港媽是否還會想走嗎?

塘人以前遇到過透過婚姻來美的男女,雖則生活安定但最後都要鬧離婚的有三類:一,原本一心想要美藉,綠卡到手後即走人;二,來美後認識了第三者,在第三者幫助下走人;三 ,是兩者混合,原居地有另一半,一拿到綠卡後便離婚再申請這另一半來美。

不過這位港媽並不似是這三類中的一種;塘人覺得她原先與鬼佬一齊可能覺得好型,但激情過後要面對真正婚姻, 美國的沉悶生活時覺得與想象之中不同,所以就有想離婚然後就可以一走了之的念頭。

為免過入地多管閑事還有被這個港媽繼續當塘人是"情緒衛生巾",塘人就勸她應該找父母去商量,但港媽又說自己已經長大,不會找父母但卻要遵從神的指引(被港媽妄想指引人離婚的神啊, 請原諒她!)。

雖則此港媽不斷地想套取塘人本人的相片, 手提電話號碼和臉書, 不過塘人覺得自己不想與比自己有更多問題的人做朋友(更不想被鬼佬當成是她思想污染的源頭之一), 所以就大玩耍大極甚麼都不給她, 最後就激怒了她把塘人Block了

2015年3月6日 星期五

二月份財務成績表

 



二月份非工作收入:USD474.86
二月份支出:USD5888.28
二月份財務自由比率:6%

2015年3月4日 星期三

點買樓4?


塘人返工時最鍾意就係發夢,一來時間會容易過,二來有時發夢會發到寫文靈感又或者是其他雜雜碎碎的念頭;前幾日發發下夢就被塘人發到一個以前沒怎樣注意的地方,這個地方可以令塘人在暑假期間就可能買到樓4。

上次買樓3時雖然按揭經紀露茜一直都不肯明說,但暗示式地表示銀行只要看到申請按揭(Pre-Approval)前60日一直至到交易完成(Closing)前的存款月結單文件;然後塘人上網再查探的時候,發現鬼佬投資者會將親朋(借來)的錢存放在自己的銀行户口上兩三個月,然後再申請按揭,他們叫這個做法作Seasoning the Cash。

一月份買入樓3後塘人老婆的收入與負債比率因銀行需要報兩年租金的稅而導致已經差不多去到最盡,而且她再買的話就要準備三間屋的半年儲備金;

  • 收入負債比例:樓1 + 樓3 + 樓4 > 45%(借不到按揭)
  • 半年供款儲備金:樓1 + 樓3 + 樓4 > 10k(就算夠儲備金但不夠樓4首期)
  • 答案=明年報稅後才能買到樓4

因此塘人想法是將全家所有的資金都放到塘人的銀行户口處,然後再用塘人名買樓4;

  • 收入負債比例:樓2 + 樓4 < 45%(借到按揭)
  • 半年供款儲備金:樓2 + 樓4 < 10k(再努力少少返工加班暑假時就夠儲備金加首期)

很多人不知道是否不信任自己的另一半,就算可以分產買樓但還是要把自己的名字加進去;

  • 收入負債比率:樓1 + 樓2 + 樓3 + 樓4 => 45%(可能借到按揭,但文件要準備兩人份)
  • 半年供款儲備金:樓1 + 樓2 + 樓3 + 樓4 > 20k (增加儲蓄難度)

雖則已經有點買到樓4的頭緒,但最近見到班鬼佬看談加息後的市況,逐漸見到細單位掛牌越来越多,塘人應該都會小心入市,一定要找到筍盤才買!

2015年3月3日 星期二

要扮有樓嗎?


塘人曾經聽一個比塘人大廿年的華人地產經紀講過一句說話:[猶其是我哋華人,無屋不成家]。

先姑勿論這句聽起來很有道理的說話真偽,但華人就肯定對成家前後有無屋有種面子上的執着;所以塘人亦都見聞到很多舊友真的要有了樓才去結婚。

因為本身又不是大富大貴出身,打了十幾廿年工後才儲得幾十萬,通常他們擺了婚禮酒席後似乎就只剩下一堆債務,餘生就應該要為兩樣嘢而戰 - 卡數和按揭。

無錯,有很多人就是為了面子,而不惜甘於做大家兒時在書本上讀到但發夢未夢到的“奴隸“。

塘人老婆的一個自嬰孩時期已經相識的女性朋友因為老母(當時有五張幾)驗到有病,就急急地與其實外母都嫌他窮的男友立即結婚,為的就是要幫老母冲喜,趕走病厄;因婚禮過後和老母亦都要花錢去看醫生,所以錢亦用得七七八八;不過女家環境擁擠,她們兩公婆就只能夠住在男家那一邊。

當時2013年塘人兩公婆未有樓2當還在儲蓄首期,當時有老婆賭城的姑姐所謂向她的老母道賀期間順便問一問婚後的居住問題,這位老母就說女兒兩公婆已經落了首期買了樓並準備婚後遷入。

到了現在2015年的時空,女性朋友的老母不知是否本身其實並不是甚麼治不好的大病抑或是結婚沖喜其實就真的有效所以依然健在;不過所謂付了首期買了的樓到現在就依然是不知所蹤,現在她們兩個依然一起住在男家父母位於大埔的公屋單位。

其實結婚後無樓亦不算是甚麽應該有罪惡感的事,這女性朋友與她的老公亦一向在放假時就出港到處旅行;可見對有沒有樓結婚執着的反而是上一輩的父母而導致下一輩不得不接受這類觀念,從而變成越来越多人遲婚但又自我安慰說做高齡產婦無所謂(事實是很危險)的結果。

2015年3月2日 星期一

近期細價樓市要跌了


塘人所工作的公司對每年由地稅和銷售稅的撥備十分之敏感;今年中政府開始削減撥備,塘人的公司就因而削減服務和減少招聘,當然連期待用作交稅的年尾花紅都已經付諸流水。

最近兩個月位於東北部的石油重鎮Vernal頻頻地傳出油公司炒人的消息,皆因為油價下跌導致油公司不願再投入人力物力繼續開探,再加上聯署局加息在即,樓市逐漸堆積幾個月前還會一推出市面就被搶的細價單位。

其實樓價跌些少對塘人來說本身都算是件好事,只要收租物業附近的租盤不要玩鬥平租就不會出現問題,再加上現行按揭逐漸收緊也不用太擔心會減少租客;作為買家,塘人反而希望會有更多買盤可供選擇。

今年報稅後加按樓1將會有更多資金到位(亦都可能會把樓1掛高連租客一起賣),到時又可以再向更大的目標進發。

2015年3月1日 星期日

會計佬的香港行


上星期一中午塘人與老婆食完了個麥記早餐後就走到縣南方的大陸會計佬處去報稅,說完一大堆正經事之後趁大家有點時間又閑話一輪。

話說會計佬冚家貪平在網上買了香港七日遊的機票酒店住宿連旅行團(每人千三美元)套餐,怎料就和他的大陸同胞一齊中招,墮入旅行團陷阱。

話說他們一行人的七日團理應有一間所謂的四星級酒店,但到香港時卻與另外從大陸來的團友一齊被送入一間可以望見貨櫃碼頭的工廈旅館,據導遊所說這工廈與相連的碼頭一樣都是李嘉誠的物業。

然後每日三餐都被安排到很難食的茶樓用膳;雖然他用的語氣頗難聽,說這些茶樓的食物都是“給狗吃“的,但塘人不是身在其中,所以亦難以討論是否真的難吃至是“給狗吃“;最後他們全團人都要自己付錢,到其他地方吃飯。

最後他說導遊就如從蘋果新聞中看到的逼人購物團一樣帶大陸團友們購物多於觀光,七天的行程大概都是在旺角尖沙咀等地的店舖度過,塘人雖則大概知道是甚麼一回事,但聽後都只得忍笑。

會計佬說他下次去香港都是自駕遊算啦,再不參加這些騙人的旅遊團,白白地浪費了難得的假期。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