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30日 星期二

俄國美女正向你招手


2015年6月29日 星期一

蝕錢是天命


塘人在賭城期間雖則曾經借宿在老婆姑姐的家中,但因為老婆的孿生妹-賭城的劈炮女后一直都閉關自己在她的房中,所以基本上塘人兩公婆亦都可以當她完全地不存在。

有一晚塘人正在閱讀止凡兄的積財有技和湯文亮的逢三退一;在塘人身後的老婆姑姐就一邊聽港股電台,一邊就不斷埋怨她的大陸股(如無聽錯是叫甚麼數字王國)跟隨住大陸股指數一齊插水,最後她又自我安慰說之前該股曾經幫她賺了一萬港元,現在就算倒蝕亦都無所謂,而且她還要“感恩“。

本身只想安靜讀書而當她說話耳邊風的塘人聽了她似是道理亦都是怪理之後終於忍不住一邊看書一邊問她說:[蝕錢都要感恩?  要感恩啲咩?]。

然後姑姐又再重覆了之前賺錢,所以現在就算蝕錢都要感恩的道理,於是乎塘人又再問她:[假如蝕錢要感恩的話,那麼賺錢時又應要如何?],結果就當然是她說更要感恩。

很多人買賣投資全憑“手運“,賺的時候不知道為何會賺,蝕的時候又未必知道為何要蝕;於是乎一種富貴全靠天命的投資心得便由此而來,是賺是蝕便是一套由“天命“主導的信仰。

2015年6月27日 星期六

扮忙的舊友



在某一個例假前夜塘人突然間想食壽司,不過又突然想起有一個差不多有一年多點沒有再見到的“舊“友,便有了要否約他一起去的念頭。

不過該念頭很快就打消了,原因並不是塘人不想約,而是這位人兄是一個“扮忙“一族;如果要約他的話,隨時壽司食不成之餘還有可能被他放“飛機“,當然是有前科而且事後一句致歉都沒有,還要送一句“得閒再約過“的說話。

基於以上想法,塘人還是不約他為妙,免得捱肚餓和浪費時間。

其實2013年尾塘人在買樓2的時候曾經與此君約過一次,原因是以前玩開的一個韓國“裙腳仔“從亞特蘭大回來探老母,由裙腳仔約了N咁多次之後,此君終於肯出現,不過又要由他指定時間地點(又是午夜時分去平吧飲酒然後去飲咖啡,兩樣塘人都因為鍚命而不想去),自此便是大家最後一次見面。

老實說大家初相識時塘人不但沒有美國身份,還要為了生活學費而打黑工(即比起他們兩人是輸在起跑點);到了2013年塘人亦都滿腦都是財務用語,買股買樓經驗和出埠旅行等等;最後大家當然亦都是話不投機半句多;完全地溝通困難,塘人亦都覺得再分享落去就等同Show Off,而且亦都不是本意。

去玩有邊個唔識?不過塘人就覺得玩來玩去都是以前玩開的又會有甚麼好玩?  如果約他食壽司都差不多二十幾蚊一個人頭;塘人覺得約他的話他又會嫌貴,但自尊又不容許他把“貴“字說出來;最後就是“扮忙“兼“拖“(他的口頭禪是轉頭打電話),最後便是不了了之,塘人中過兩次招(有一次累塘人被老婆媽叉,因為原意是約他們兩公婆一起去食意大利餐和俾埋利是他剛出世的兒子)之後還要再約嗎?

還是自己一個人去食無咁嬲吧。

2015年6月25日 星期四

春山契X



多年前在賭城的一班二十出頭華人男女,他們大多都是高中學歷左右或未有,沒想過要繼續進修;因為低學歷而只能做賭場,飲食等工作;收入不高但又好享受消費;聚眾同Level的感覺良好所以就看不起其他階層的人;這一班就是賭城的“春山契X“。

“春山“其實是賭城街道上華人埠的所在地的其中一段,所以這班“契“就以春山自稱。

春山契弟(Spring Mountain kai dai Brotherhood)

因為聚眾時大家都一樣的Level而感覺良好,這班學歷收入都不高的華人青年們就算百無了賴地蹲在泊車場食煙吐痰也覺得是一種樂趣享受,但在外人眼中卻是一班影響市容衛生的人。

不要以為他們能夠聚眾就以為很可怕;實質上平時除了和一般人一樣上班之後就一無是處,頂多在路上超速和左穿右插來突顯自己較勝人一籌而已。

他們是否很像大家所熟識的"80, 90後癈青"?  其實大家都是源出一脈的(大部分都是有美國身份的港人後代)



2015年6月24日 星期三

蒙古, 原來美女多



塘人在臉書上見到有人Share一個Post,內容是指蒙古女人其實並不如一般人以為是在草原上驅趕牛馬,衣着像手工藝般的老土,還為此附上了二十多張一般人以為和現實的對比。

蒙古女生已經變得超正了!

老實說塘人在真正地見到蒙古人時也和一般人以為的一樣,全因為是以前在中小學時看教育電視所講的。

塘人在美國所見到的蒙古女只給塘人三種感覺:野,剛,豪;

蒙古女確實是非常之野性難訓;雖則她們來美後很多都貪平學費而入讀摩門教學校(無論本地外地都一樣照本地收費,只要是入教就讀得),但照樣去跳舞劈酒;另外她們很多身材都很有視覺效果的(會令是男人的您懷疑是否飲羊奶的效果),與她們相處實在和南方女性的所謂溫文爾雅和不要暴露性徵實在有明顯的不同。

另外蒙古女性格十分剛烈,她們很容易動氣之餘更可以與男人大打出手;塘人節見過的蒙古女中除了嫁鬼佬之外,很多都與她們的蒙古老公/男友衝突不斷,離離合合;總之一句南方男人要與蒙古女衝突起上來,無論性格和拳腳都輸硬;難怪以前南宋與蒙古打仗時兩三個回合就收皮,連日本仔都打唔入蒙古。

蒙古女的豪其實並不是指她們豪爽,反而塘人覺得她們十分之計較和喜歡佔人便宜;塘人所指的豪其實是豪放;她們可以厲害到這邊剛與老公/男友分手,另一邊就找到新的男友,而且還要故意帶出來給舊情人知道;看TVB劇時看到男女主角的所謂情傷要N咗多年才能夠平復,但這點在蒙古女身上完全地無可能見到,可能這些就是戰鬥民族的特色。

當然塘人對蒙古女的見聞可能亦純屬是一己之見,愛情亦都有機會可以改變到一個人。

2015年6月22日 星期一

唔Buy社安福利制度



塘人與老婆Whatsapp長途電話時她提及某一位從紐約回流香港朋友的朋友說她很唔Buy美國的社會保障制度(Social Security & Medicare, Medicaid -全民退休,醫療保障);認為養育退休父母是子女各自的責任,政府不應該設立此法去向人民徵稅;另外她自己覺得親自付錢給長者會有種類似Connection,大家關係才會和諧。

塘人眼尾瞄到一張剛從塘人老婆因肩頸痛而照骨的單據,然後就跟塘人老婆說:[妳的朋友的朋友根本就唔識美國的社會保障是甚麼而廢話連篇!]





只計上一個保險年度,只計塘人老婆一個人看免疫糸統和肩頸問題的醫院單已經達三萬多美元,扣除保險付款後塘人還要自貼五千多美元(另未計塘人和公司月供千二美元保險費):其中包括各類檢查,物理治療,針炙和類固醇等藥物;如無保險這條醫療費足以令一個普通收入家庭家破人不亡,就算有保險亦都為數不少;但花了這麼多錢,至今塘人老婆的兩個問題都未曾完全治癒。

塘人老婆的朋友的朋友只看到社會保障是用作付生活費給長者,而看不到美國最致命的消費 - 醫療;其實亦都由社會保障所支付;假如老人的生活費再加醫療費都由後輩所支付,塘人深信這筆費用足以令一個年十萬收入之家的三代人家散人不亡。

醫院不是開善堂,而醫生更加不偉大;長者有病痛時首先就是一堆檢驗,而且還不包括能夠治療到,到時又是另外再一堆檢查;塘人明白一向對重稅接觸較少的港人會覺得另外再抽稅去養“他人“的長者會很不公平,而且香港從來亦都標籤拿政府福利的通常都是騙徒;但在美國猶其是普通家庭的長者醫療如果不用社安保障將會是一筆極高昂的費用。

不過朋友的朋友肯舉家回流香港實屬明智之舉;皆因看不順眼美國重稅的話將會有更多的美國事都會看不順眼,做人何必要徒增生活的痛苦呢?


2015年6月20日 星期六

對揸白牌又愛又恨



已經唔記得從何處聽來的事情,有人說美國人錢唔多,但債多同埋可選擇的工種多;跟香港不同之處就是一般高中畢業的學生就算不想做白領,不做Walmart MacDonald's,都可以整水喉,揸貨車等等;總之有手有腳肯做工都會隨便找到一份,就算劈大個脾訓係梳化睇電視,食Pizza,政府都會準時發屋租糧票;所以在美國要餓死,很難。

頂多是肥死和病死(因為很多食物都不健康和養生)。

塘人除了正職打半個政府工,買股買樓投資之外就是開白牌車,自從五月十二號白牌車在這個州除機場以外都被合法化之後就更加想隨隨便便地每個星期收點零用錢,就算夠買餸都......好。


塘人其實本身並不喜好與鬼溝通,原因是無聊兼爛gag多,另外就是他們太多敏感和不能說的話題,例如宗教,財政和工作等等;一下唔覺意地得罪了他們又不自知;而揸Rideshare白牌車最令人頭痛的是保持一個高的乘客Rating;Rating 太低的話隨時會被Rideshare公司Deactivate,所以很多揸白牌的鬼佬都出盡招數去保持Rating;但對塘人來說一個星期只賺幾十美元的工又何必要花這樣多的心思。



揸白牌時最想見到的是後生靚女和遠程客,最憎見到的是醉酒鬼(怕佢嘔兼唔記得俾貼士同埋講錯地址)和煙剷;不過自從搬到城東和懶出門口之後,塘人現在每星期只開一兩單白牌(每個月要開至少一單來保持Account Current)就返屋企訓覺好過了。

2015年6月18日 星期四

創業難, 食評由老闆自己作







是這樣的,塘人原先一時興起想慫下當時在香港的塘人老婆試食一下她細妹男友去年所開的熱狗店, 於是乎便上網幫她找一找Menu,價錢,地址和食評等等。

原先不找的話還心中有點期望(見D熱狗做得幾好, 又上過幾次電視, Road Show),找完之後塘人便Whatsapp了兩張相給老婆,並叫她還是不要去了。

原來塘人找到一些食評都有細妹男朋友的照片,但他卻扮作路過食客去寫食評;雖則是老王賣瓜,但面對如此特別(為何要用自己相?)的寫食評方法,亦難怪令人覺得他所賣的食物會不會又是這樣"膠"。

當看到細妹男友如此手法去推自己盤生意, 塘人不禁為他的熱狗前境感到擔心;更覺得老婆細妹與他就算在Working Holiday時英國同居兩年, 但到最後是否真的是真命天子?

2015年6月16日 星期二

港女怕移民?



話說暫時“Single “的塘人有一日放假突然口痕想食壽司,於是乎便在不應該出門的繁忙時間下塞了一個小時車去了三十里外的一間去開的All you can eat sushi 食晚飯。

題外話就是這類All you can eat sushi 大約是兩年前逐漸地進入鹽湖城,來開的人都是從紐約過來的台山人;最近半年開始又逐漸出現了日本式拉面,來開的卻通常是韓國人。

塘人去的All you can eat sushi 的事頭婆一見到塘人又是立即問塘人老婆那裏去?  當然已習慣回答這問題的塘人亦都是答她回香港渡假個半月;然後她就問塘人香港的女仔是否很怕移民美國,皆因她在紐約的姪仔與一些後輩(紐約華人很多都是大家族)even與一些港女到達談婚論假的階段,最後都無疾而終而告吹。

雖則塘人心知這是所謂一般TVB戲劇中的所謂“感覺“的問題-即是男方又不是億萬富豪,突然間要個女仔環境突變地離開家人朋友等等去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重新開始(捱),其實這是需要極大的勇氣,除非該女仔本身對香港和她的親朋有仇。

反而如果娶的是越南菲律賓等地的新娘(還應不應該講大陸?)就會容易很多,因為她們還是有大把要“移民“離開出生地的理由;反而現代的香港女仔就有很多理由為何不“移民“。

2015年6月15日 星期一

窮家族所謂的第一桶金



塘人前幾日在一篇美國華人投資的文章中看到作者說現在全美國1%的家庭掌握住大約五成多的美國財富,中產家佔下其餘的三至四成,再餘下的一兩成就由窮人所攤分。

首先還要聲明一下, 塘人指的"窮"不指財富或身份高低, 而是指搵錢方法

塘人老婆在三個星期前與和賭后同居的姑姐朋友食日本放題,其間該姑姐朋友向她透露姑姐曾經向他說塘人兩公婆如果不是這樣貪錢,何來有幾間屋揸手?

之後塘人老婆一直沒有敢向塘人提及,原因是怕塘人發火向姑姐開拖之餘更用來開Blog文,直至到塘人因賭后套料和酒店事件而與姑姐開拖之後才道出。

塘人向老婆說她的姑姐難免太看得起自己的身家了,而且就算她的整個家族把財產全部都貢獻給塘人兩公婆,都不會夠我們到達財務自由。更何況她們所有的除了是不義之財, 而且又不夠多, 還要又好賭又幫人養女

要貪我們都是自己努力打工賺錢去買樓買股,然後賺租賺股息期權金。

除了香港叔叔的是教音樂而正經打工賺錢之外,其餘都是透過偷呃騙所得[外父和這個姑姐都騙房貸,她把錢轉回香港(分別是三十萬和十八萬美元)後就唔向僱主夾計扮失業扮窮唔供房貸, 再申請當時美國為補助賭城負資產業主的Underwater homeowner mortgage

而且姑姐亦都一邊做住工去收現金糧去扮失業,領取當時內華達州的最高九十九個星期失業救濟;在美國她以上所做的兩件事都屬刑事罪,但偏偏在香港人人不夠薑做的事情,她們就可以在美國做。

媳婦是韓妹的姑姐就經常在老細半知情的情況下在公司“打斧頭“;四年前因癌症死去的姑姐在破產後就穿信用咭漏洞,開“搵食車“;賭后和表弟們都伸大手向上一輩要錢,而且賭后更騙政府福利]。

之前港股大漲,  還是住在當年十幾萬買入自住公屋的塘人外父就向叔叔說自己隨隨便便地"痾督屎"都可以賺到幾萬港元, 塘人亦都向老婆建議說她可以隨隨便便地說出外父的"第一桶屎(金)"是如何得來(這個是他仁義道德的假面具之外最怕外人知道的污點, 所以才想盡方法去封殺塘人兩公婆的人際關係)。

要說貪,比起這班牛鬼蛇神塘人兩公婆真的自愧不如;向其他不知情的親朋爆大鑊又因輩份問題而無赢面,而且這些所謂的親戚又不是能夠貪到百萬美元以上的癈物,所以報串沒有Bonus (猶其是稅局IRS要報超過二百萬美元的瞞稅至會有錢分);所以最後都是要以Blog文為記。

2015年6月14日 星期日

換個方法去處理問題




塘人手上有幾張而每張都用剩幾蚊的VISA Gift Card ,因為想在Amazon.com 處買一兩個可以用Smartphone睇到的Home Security Camera ,所以就幾日來不斷地硏究有何方法可以用幾張卡來付款,但問題是一直都找不到這個選項。

正當準備放棄然後用自己的信用卡付款之前,突然想起Amazon.com 有否賣可以放任何銀碼的Gift Card 呢? 最後發現原來答案是有的。

塘人手上的幾張VISA Gift Card 加起來都有三十美元左右,最後就全數用作買Amazon.com 的Online Credit,然後再用作買Home Camera 。

原來換個方法還是會行得通的。

2015年6月12日 星期五

五月份財務成績表




五月份非工作收入:USD472.53  
五月份支出:USD3851.16  
五月份財務自由比率:11%

2015年6月11日 星期四

AGNC 收息 & (還未)Free Riding 買入ORC (6/5/2015)

Symbol Action


Qty Order Price Total
Trade Date Settlement Date
ORC
Bought



1
$13.3891
$13.39

6/5/2015
6/10/2015
ORC
Bought



63
$13.45
$847.35

6/5/2015
6/10/2015
ORC
Bought



39
$13.45
$531.55

6/5/2015
6/10/2015











AGNC收息和轉入息換股Account (FRIP) :













AGNC FRIP: AMERICAN CAPITAL AGENCY REIT DIVIDEND ADDED TO FRIP BALANCE $0.00 $0.00 $13.60


AGNC AMERICAN CAPITAL AGENCY REIT DIVIDEND REMOVED FROM CASH BALANCE $0.00 $0.00 ($13.60)


AGNC AMERICAN CAPITAL AGENCY REIT DIVIDEND ON 68 SHARES OF AGNC @ .20000 $0.00 $0.00 $13.60










































2015年6月10日 星期三

打發無聊姑女侄後續



話說塘人星期日“噴“完得閒無事做打電話來套料的姑侄之後;隔了一日的星期二塘人老婆就打Whatsapp來說賭城姑姐打電話給她,想付錢讓我們租住酒店,以免我們寄住在姑姐家中時會與賭后發生衝突。

塘人馬上就回應說她這樣做就已經把未必會發生的衝突而變成一定會發生的衝突了;是關塘人原來的行程計劃是在賭城接了老婆機之後,就把大部分行李放在姑姐家中,然後隨便執幾件衣物就輕裝到LA探老婆舅父;現在姑姐的所謂辦法,隨時就是讓塘人兩公婆在四十幾度高溫之下拖住三個加起來百多二百磅的行李周街走。

塘人點解要為了一個裙腳廢人要如此麻煩?

於是塘人與老婆商議後就決定來個破斧沉舟,要麼姑姐送我們五晚South Pointe酒店,不然我們亦都堅定住在她的家(為了方便與賭后衝突),最後就是看看誰的底牌夠“堅“了。

其實姑姐現在已經處於兩難局面;一方面引彊屍(賭后)入屋之後房租收不到,食行有時又要倒貼,簡直就是幫塘人外父外母養女;另一方面她一直拍心口要求我們到賭城探親時不用理會賭后的存在,一定要住在她的家中,現在要讓我們住酒店的話她的長輩尊嚴亦蕩然無存。

不過為了滿足她, 塘人都花了點心思去計好條數, 五百蚊唔使有找, 不過她肯老實付錢的話一定會是老婆家族中的歷史奇聞

最後結果當然就是姑姐要錢唔要賭后, 焗住讓塘人住入她家

 

2015年6月9日 星期二

打發無聊姑侄



Follow 住上一篇文,塘人在飲茶Meetup中除了食之外其實與班美國鬼都算是話不投機,皆因他們之中不是身居管理層職位,就是旅行達人,再不然就是從外州搬過來退休的老嘢;不過反而與這些人可以Meetup到去飲茶:一是因為不是摩門教,可以對飲食無避忌(摩門教徒很多東西不能吃,亦不見得可以接受其他人在他/她面前吃);二亦都是因為不是摩門教,所以可以在星期日搞Meetup(摩門教徒不能令自己或其他人在星期日工作)。

因此當大家在講旅行歐洲時如何盡用那種可以任何交通工具任搭的Pass或者去邊個不知名城市應該去租住邊一間不知名的酒店時,塘人真的是一句話都搭不上口;正因為班鬼掛住講而唔食嘢,最後大部分都被塘人掃光,都算是值回票價(九個人各夾十三美元)。

食完飲茶Meetup之後,塘人就要進行一系列的家務運動:包括去三間不同的舖(Petco, 華人超市,Walmart)買餸,洗衫,幫貓剪毛沖涼,幫自己剃光頭,吸塵拖地,煮飯,晾衫,幫貓盤“筆“屎等等;正當忙到頭出煙的時候,老婆在賭城正與賭后同居的姑姐無事不登三寶殿地打電話來。

事緣是塘人老婆接受外公外婆與一衆舅父的勸告,所以就托現在寄居的叔叔打電話給塘人外父,打算見一次面;但最後塘人外父當然斷然拒絕;此事令到受托的叔叔非常之失望,估不到平時自己的大佬形容自己是如何的慈父和道德之人,到要面對時原來只得一個"講"字;姑姐打來我目的就是想套塘人口氣讓賭后在旁聽着,到底塘人兩公婆是在打甚麼主意,然後賭后就可以向父母打小報吿來領功(收了成萬蚊美金禮物是要做事的)。

正因為塘人正好忙到“興“在心頭,於是便將一直在Blog中所寫的所有事情一次過向姑姐狂噴,更勸告姑姐以她的老母為例子,千萬不要把任何身家財產轉給賭后,因為她擺明就在美國等她“死“然後分身家,最好在有生之年就把所有錢用盡等等;最後塘人跟她說為了自衛而會帶鎗和子彈出埠,以防萬一。

姑姐最後被塘人“噴“到心驚膽跳之餘兼且無癮,在她身旁的賭后就更加不敢亂發一言,看來那一天的晚上她將會有很多題材去向外父外母分享了。

塘人可以是善男子, 但對住班無聊人又可以變成憤怒金剛相。

2015年6月8日 星期一

力到真的有財嗎?



再上個星期日(如果這篇文沒有因被其他新文延期的話)塘人參加了一個飲茶Meetup,去的就是塘人兩公婆經常去的茶樓。

因為幾年以來塘人都只會與老婆兩個人去飲茶,所以到埗後老闆連伙記企檯都只會問塘人老婆在哪裏,導致塘人有種老婆跑了的感覺。

經過一大輪逐人解釋之後,塘人向老闆說應該有一張九人檯已經先到,但卻忘記了跟她說這張檯全是美國鬼,於是乎她便把塘人帶去一張全是華人的檯,而這張檯正是塘人來美後的第二個老細。

這個老細在十幾年前節謂憑自己的努力創業,本錢亦都是來自香港政府所給的“肥細雞餐“,趁本地還未有比較有規模的華人餐館食品批發服務,他就與朋友,家人合作開了本地第二間的華人食品批發,之後亦都自己開了餐館。

食了第二啖湯之後當然是覺得自己實在很聰明,於是便開始把“無用“的親朋耍計踢走,經過一大輪的“清算“,他總算是穩定了江山,但亦同時發覺能與他一起體力勞動的戰友已經不在了(因只剩下一班女人)。

當年塘人幫他打工時他已經大約五十歲,每早要六七點起床綁起腰帶返貨倉搬貨(因為他又信不過能搬重物的老墨員工),有時搬完貨後更要自己出車送貨,有時假日還要抛下家人開十多小時車送到北邊州份的偏遠地區。

久而久之他除了腰部一傷再傷,老了之後更不能更操勞,前幾年已經聽聞他搬不動之餘,從紐約那邊過來的福建家族更帶來了資金,貨源,勞動力和當地的貨運形式;最後他的貨運事業就被打到關門大吉了。

幸好這幾年塘人中年發福之餘,他更老到已經認不出塘人,否則如果要重提往事和他現在的處境(臨老學裝修,一直無做工的老婆要做熟食檔幫補家計),塘人真的不知道要和他能有甚麼話題。

2015年6月7日 星期日

AGNC止蝕 (6/3/2015)

Symbol Action


Qty Order Price Total
Trade Date Settlement Date
AGNC
Sold



68
$20.3003
$1,373.40

6/3/2015
6/8/2015

2015年6月6日 星期六

煙轉樓運



首先回顧一下塘人的樓1的同一建築中有一個遊手好閑,似乎退休後整天在家找人麻煩的惡鄰局。坦白地說,如果不是這對“茂利“,塘人還起碼會在樓1住多兩三年,更不會在未儲夠首期的情形下用比傳統按揭有更多雜費的FHA買樓2。

當年塘人與老婆都是上早班,這位好事之徒就晨早起床地觀察我們有否在他家正樓下的車庫中Warm Up 架車;假如架車稍為在開匙後逗留多一會的話,他就會打電話去Homeowner Association (HOA)處投訴。

另外有一次塘人覺得樓1的水壓太大(150 psi ),於是便找來HOA介紹的水喉工來加裝減壓器,怎料這位惡鄰先生一聽見有人搞水喉燒焊就帶同老婆在塘人的車庫外(整幢建築物的水電都很不幸地要必經由樓1的車庫進入)爆粗,氣得水喉工在樓1的車庫內與惡鄰夫妻互F。

自從樓1租出之後塘人又再接二連三地收到HOA的通知,說有人投訴樓1單位的車庫內有人吸煙或當作行人出入口之用(樓1的車庫雖列明只可車輛出入,但很多人都懶理);去年十一月收到第二張警告時已經被罰廿五美元,前幾日又收到第三張警告再罰多五十,並警告說再犯就加倍罰款,但會以每月五百美元為上限。

以前塘人老婆就曾經說過這對老嘢其實最想我們把單位甩空,永遠都不再有人住,於是乎就不斷地投訴和惡言相向,以求達到目的(塘人的白色車有幾條刮痕,唔排除是此君的傑作)。

讀者可能納悶為何這鄰居要搞這麼多小動作去“阻“塘人發達?

之前樓1換新冷氣時City派了一個Inspector來檢驗,他第一句就跟塘人說樓1曾經因為前業主的租客在車庫中食煙後點着了待洗衣物(車庫同時是洗衣房)而燒通頂,當然就連這對惡鄰的單位亦受到正面的波及。

往後的結果就是保險公司把樓1重新修復後又再賣給了另一個投資者,但卻剛剛好因為金融風暴就成為了銀主盤;返回正題,樓1已經被這對夫婦日夜監視,最好就是把所有入住的人趕走。

現在塘人所能做到的還是把HOA的罰款信email過去Property Management 處,讓他們向租客收取,如果再真的被罰得太厲害塘人估計Property Manager 最後都會送客了。

2015年6月5日 星期五

塘人宅到死



雖則塘人剛剛已經三十有四,但還是會像一般宅男一樣狂煲日本的動漫;隨住脫離了香港的電視台,塘人所能看到的日本動畫已經不是被“過濾“完全不知所云的那種,看到真真正正動畫的感覺是100%不同的。

日本人好像很喜歡用校園和青春來作題材,很大機會是長大後的日本人在社會上實在是屈不得志,所以要以這類題材來洗滌他們的心靈;值得一提的是塘人覺得這些鹹鹹濕濕的動畫照計不會是給小朋友看的。

老實講返塘人自己覺得就算有機會保持住現在的思維重返以前讀書的時光也不可能會發生像動畫般校園的情節;動畫中的學生們受外界的制抓很少,反而現實中的學生有父母,老師,社會和朋輩的束縛,從根本上就很難去真正地享受到所謂的青春。

2015年6月4日 星期四

得閒飲茶




塘人生辰那日臉書上收到十幾個PM,原因是很多同事都知道塘人一家猶其是老弟喜歡起人底和騷擾,為怕麻煩上身(兼無得吿)而不在臉書面上留言。

其中一個PM來自老婆加州的中學同學說了一堆Miss我哋又希望可以見我哋的留言;一向討厭得閒飲茶這類廢話的塘人亦都回應說她要見的話是可以自己隨時行動,是不用希望的。

塘人兩公婆很少去俾“假的希望“給親朋,如果說過要探望通常都會立即行動;除了是那種覺得關係已經過氣,說了對方又不太熱情或歡迎的那種。

像老婆的這位加州同學般,2013年中我們準備好出發前突然就與她失去聯絡,最後花了十小時車程到步後她就讓我們覺得探她就像在打擾她的生活,她還是一樣地撤下我們去上班和會她自己的白人朋友,到理睬我們時還要我們負責開車和請食飯;老實說我們還敢再去自討苦吃嗎?

放過自己亦都放過他人,經常講得閒飲茶類別廢話的親朋還是少見為妙,俗語都有云:[誘檔是不值錢的]。

2015年6月3日 星期三

被蘿莉鬼妹Massage


大概塘人生日那幾天,一向很少用的Groupon突然就做了本地折上折再折優惠,不太想消費的塘人亦都抵不住誘惑買了一次汽車換油,一對記憶枕頭和一次按摩療程。

汽車換油是必需的,塘人架車本來就已經在五月中左右要換油,難得有優惠時就正合需要;一直用開的枕頭是2012年在香港買的,現在亦都已經用到變形;塘人從來未試過在美國做按摩,原因是收得貴之餘又要付15-20%小費,這次都是難得有優惠,當送份生日禮物給自己。

約了Appointment到達後發現原來幫塘人做按摩的是一件像小童般的蘿莉鬼妹,塘人即時就問她夠不夠年紀但她卻笑而不答;與預計般的一樣,蘿莉鬼妹肯定不會像大陸按摩場的農村妹一樣有蠻牛的氣力,但塘人老婆就說可能是怕太大力會弄傷肌肉,實情是怎樣亦都不得而知了。

不過原本六十分鐘的療程就不夠五十分鐘左右就玩完,幸好塘人並不是正價買,但小費他們就想以正價收,這點塘人就照付,因為被鬼妹的拉筋技術都算okay,無理由只付幾蚊小費 。

2015年6月2日 星期二

靈力聚會



美國的Meetup真的無奇不有,上星期二晚塘人就參加了一個靈力聚會;原因非常簡單,就是從過去聚會的相片中望到原來可以在吸收靈氣時借意摸女。

跟往常的Meetup一樣,二十多人的報名最後只得九個人出席,導師雖則有些不悅,但亦無可奈何。

靈力訓練分開兩部分,一方面要去吸,另一方面也要被吸;塘人一開始就要做被眾人吸的盤中餐;原理就是要塘人在一張按摩床上訓覺,然後眾人向塘人攤開雙手冥想有道靈光攝進他們的體內,當然被吸者可選擇被摸或不被摸(當然要摸!)。

大約半小時後塘人被“吸“完靈氣,他們就問塘人有否覺得頭暈,老實說一般人要睡在張沒有枕頭的硬床上半小時怎樣說都會覺得頭重重,但在他們眼中就是因為靈氣被吸而頭重。

然後就是換其他人上床讓眾人“吸“,塘人一聽見有得摸就肯定要摸餐飽吧;塘人本人就覺得當手掌攤開摸住一個人或者半空Hold住一段時間時當然會感受到有點熱力,但在靈力者眼中這便是靈力“吸收“。

當然這場Meetup的後生女會較多,可能始終女性是比較迷信這種大自然的力量,但又未必全部都肯被人“摸“住去吸靈氣。

2015年6月1日 星期一

想死自己



傳聞在80年前的印度,心理學家用死囚做了一個至今都沒有重做的實驗:首先他們向選擇失血而死的死囚用布條緊縛雙眼,然後再在他的手腕血管處輕劃一下,再在他旁邊放置會發出滴水聲的裝置。

死囚一直以為自己的血管被刀界開,所以血就不停地滴在身旁的盤上而發出水滴聲;幾個小時後該死囚真的死掉了,死因是失血過多而造成器官衰竭壞死。

傳聞真相卻是該死囚的身體直至死前都從未受過任何的內外傷;有些文章就以此傳聞來推斷人受心理暗示後的力量足以大到可以造成“精神死“。

另一個傳聞就是一個在冷氣庫工作的工人被同事反鎖在冷氣庫一晚,到第二天被人發現後已經被凍死;但當晚冷氣庫設備的保險絲消掉,所以冷氣庫設備並沒有運作。

塘人假設這兩個傳聞是真的話,又代表些甚麽呢?

塘人身邊太多覺得自己的生活很Struggling的正常人;他們自言自語的所謂問題包括錢搵不夠,搵不到工,溝不到仔/女,買不到樓,仔女不聽話,etc ;每次塘人聽到這些對生活投訴的人都會夢遊太虛,因為在塘人眼中沒有問題比身體有問題更像是一種問題,頂多是此人自己力有不逮或時機不對;塘人工作上所遇到的很多都是怎樣努力,身體都不會好起來的長期病患者。

這些覺得生活上有問題的人就像上面兩個傳聞例子中的人一樣,並沒有發覺其實他們的所謂問題本身不但不存在,而且只需要排除對所謂問題的恐懼後就會有一線生機。

中國人有句說話:[當局者迷]其實就是這個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