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31日 星期五

換車談財商



早一陣子塘人突然對開了八年的Suzuki Forenza 感到是時候要換了,於是乎便開始上網找一些車主向銀行斷供的二手車,不過塘人老婆知道後就勸塘人買新車。

其實銀主車也不算是特別地便宜,只不薪過對比起月供新車的費用,月供一部銀主車相對地大幅便宜;只不過唯一令人Concern的是前車主好像通常都不斷開車,使得賣出來的車哩數都比正常的高。

當然奉行“Live Above Mean“的塘人首先一定不會“Being Cheap“而拒換車,其次更不會用自己勞動所得的工資用作供車之用,唯一能夠換到車的方法是先製造股息或租金收入:新車要月入五百美元左右,銀主車要月入三百美元左右;然後至去買車

直到達成之日前還是要先開住部舊車了。

2015年7月30日 星期四

中看不中用



話說塘人老婆的表弟於去年與韓女入紙注册結婚然後開始搞綠卡;不過他們當然想有些面子,所以在今年初才正式對外宣稱結婚,然後由女家出錢到韓國擺酒;於是便把外人對其是否為美國身份而結婚的事就這樣蓋過了。

既然擺酒是由女家出資,老婆的姑姐亦都需要顧全顏面,於是乎便把供斷的出租樓賣掉,用作首期換入開價四十幾萬美元的樓花作自住。

這次塘人夫婦落賭城時參觀了這間五千呎的大宅,猶其是見到表弟夫婦的廁所比自己的樓3更大後都覺得有點兒羡慕,可惜的是凡是總會有點代價吧,Full Metal動畫中稱之為“等價交換“。

首先姑姐以前的最大娛樂 - 放假時日以繼夜地拉老虎機,已經不再;亦都因為沒有再賭而失去了賭場發出的VIP會藉,從而失去了免費飲茶和酒店的現金券;

另外就是上班的距離遠了,最怕開車的姑姐除了上班之外更加變得足不出户;最後就是養屋雜費,據聞每月差不多要一千美元,我們更目擊到他們母子如車輪戰般把冷氣溫度調高再調低的情境。

在塘人眼中,姑姐和表弟夫婦雖則住了幾千呎大宅,但除此之外的生活質素反而下降了。

有時只為了顧全而不理財務的承擔而作出的借貸消費行為是否值得呢?  其實都幾見人見智的。

2015年7月29日 星期三

江健勇 轉文: 與錢的朋友關係(有點性內容, 不喜者勿入)



你的人生可能有一個目標,如:到某處旅遊、賣下或建立某種房子、擁某種車子、開某種店子、或要某種享受、甚至是要到國外深造。

一半以上的這些目標是可以透過錢來買到,少過四分一的要透過錢和你的資格,剩下的可能只看你的資格(如奧林匹克賽)。

愛情當然不一定能夠透過錢買到。

但,基本上,人世間大部份的需求和欲求都可以透過錢來交換。如果你能夠專注的賺錢,你一半以上的問題,都不再是問題了。

就算你想行善幫人,你還是要面對最現實的問題:你有沒有籌碼去施善?

賺錢是種很主動的行為,你不能想賺錢的同時又不想主動,希望自己能不主動(因為覺得銅臭味太重),而人家會賞識你。

有時候,我覺得這些想賺錢又很清高的,就像一個很像一個要女人愛上他,卻又不想追求的男人,行為人家好像女朋友般的跟自己上床,但又不希望付出任何的進取。

所以,這種男人也會常去約會,只要他沒有積極的採取行動,沒有人會愛上他或想跟他上床。就算有時候也會有些女人是你甚麼都不做,就只純粹是你的樣貌就已經喜歡上你了,但問題是:

這種不會主動的男人,都只能被動的妥協於選擇那些已經對他有興趣的女人。

他有興趣的,反而都是得不到。

我要告訴大家:賺錢是絕對主動。

坦然的主動賺錢,就是你對錢的基本尊重。你的賺錢的技巧可能要調整,但心態上始終接受賺錢是天公地道的。

你不好意思主動掙錢,就是看不起錢。你需要錢的同時又鄙視錢的話,你是會被錢詛咒的。除非你是富二代。

你也不需要貪錢,貪錢的人因為情緒動了,人就盲目了,你會是老千的目標,你也可能會令到跟你交易的人覺得你當他是傻瓜而比個中指給你。

你不要鄙視錢,也不要愛上錢。你跟錢的關係,就好像一個好朋友。鄙視錢,錢不要你;愛上錢,
你會因戀錢而盲目,唯有好朋友的關係是又開心、又長遠、又清晰的。

2015年7月27日 星期一

難以同遊



塘人夫婦有一樣幸與不幸的情況,就是身邊並沒有可以一起出外旅行的親朋:先說為何不幸,原因就只是一件,出埠旅費沒有人可以一齊Share;

而幸運的卻有很多,包括不需要遷就其他人的Schedule,又不會有其他人在耳邊囉囉嗦嗦,而且又不用覺得自己被人用盡做司機,所以就更能夠享受到出埠的樂趣。

先不要以為塘人夫婦一開始已經否決他們,其實同樣他們出埠亦都不會預塘人夫婦;以前曾經試過邀約親朋一起去賭城,羅省或其他地方,最後都是對方一拖再拖至無疾而終;反之他們自己與朋友又能夠成行;既然如此大家無謂勉强;一於我有我去,你有你去,大家最好不要預大家就最舒服。

包括塘人自己,可能連其他Blog友都會遇到同樣問題:明明想向其他人傳授一些財自的理念和知識,甚至係Deal,好等合眾人之力一起努力向上流,又或者在財自的道路上起碼多幾個作伴,但偏偏就是自己的財自熱情完全地感染不到其他人。

例如去年塘人看中一處供應量極度有限的Community,兼且是低市價至少三成的難得銀主盤(三房開價九萬美元),但銀行要求十日內交易,故此只能夠做到Cash Deal - 樓神教路

塘人環顧各親朋,能夠一下子拿出九萬現金的只有剛好在不久前把馬鞍山居屋賣掉的賭城姑姐,於是乎便在徵得老婆同意後開始展開說服工作;

最後姑姐只聽到要她拿現金出來後便以前輩身份向塘人說了一大堆“投資之道“;一年後過去,該處三房市價已經達到十四萬美元;當然塘人亦都懶得跟這位“樓神“跟進,因為她肯定會合理化自己講一些“人一世物一世“,“食幾多着幾多整定“的說話。

今時今日這些十年如一日的親朋在臉書上眼見塘人夫婦自2009年由無到現在有些之後就開始“眼紅症“發作了;殊不知原來是我們都在努力向財自道路慢慢向前走時,這些親朋寧願原地踏步都懶得跟上來;

對很多人來說,財自是“非不能也,實不為之。“

2015年7月26日 星期日

蔡東豪:寧死不改變


幾年前,一個大型研討會在美國舉行,雲集全球最有遠見的知識分子,討論多個影響全球的危機,其中一個是醫療。一名醫學界學者率先發言,他講了五分 鐘,全場人士心裡一沉,他們告訴自己,這個研討會開完了……這位學者指,幾十年來醫學不停進步,但醫療危機的根源未改變過,因為危機的根源不是關於科學, 而是關於人的行為。我們生病不是因為遺傳基因,不是因為一些我們控制不到的因素,而是源於我們的生活模式。即是說,生病是因為我們不肯改變。
 
這位學者說,他五十年代進入醫學院,當時醫學研究指逾八成醫療開支用於應付五種行為:吸煙、飲酒、暴食、壓力、運動量不足。五十年來,這些行為帶來 的影響沒減少過。他舉一個例子,美國每年有約二百萬人做心臟搭橋和通波仔手術,眾所周知這些手術不會徹底解決心臟問題,病人必須手術後在生活上作出改變, 但事實上這些死過翻生的病人會否改變?面對生與死,我們願意改變嗎?數據顯示,逾九成病人不肯改變生活方式。改變,真的很難。
 
幾年前,我從另一個世界走入工業界,無相關經驗。接受這個挑戰之前,我當然有恐懼,但恐懼中我找到些少自信,我知道管理是跟「人」有關,具體一點, 管理是管理「人」。管理的重點從來不是策略、系統等,是關於改變人的行為。正因為改變人這麼困難,我或者不一定做得比其他人好,但我不覺得會比其他人差。 即使是從行外空降以至,我不害怕,因為我覺得自己跟別人是差不多同一時間起步。
 
許多管理專家提出,改變不到其他人不是問題,因為問題核心不應該是改變,我們應該激勵他人去做自己選擇做的事,重點是要令其他人循着認同的目標前進。死亡應該是有效的激勵工具吧,之前的例子可見,人寧死也不改變,我不相信普通的激勵可改變人的行為。
 
很多時, CEO被視為改變的使者,由一個新的 CEO帶領公司上下去改變,然而大部分CEO自己抗拒改變的能耐比平常人高,信念和固執只差一線,全公司應付壓力最不濟的人可能就是CEO。對於改變人的行為,我有些少心得,其中有兩個深刻的觀察。
 
第一、要改變的話,不要小改,要大改。循序漸進地改不是不好,但遇到的壓力不一定小於翻天覆地的改。改變是難事,既然要做一件難事,一定要全體人員 認清目標,由領袖帶頭,領袖要大大聲、清清楚楚講出前路景況。例如減肥目標是唔湯唔水的三兩磅,到頭來弄到自己經常捱餓,又減不到磅,徹底不開心。
 
第二、相比恐懼,快樂是更有效的激勵工具。改變一個人不可以靠嚇,原本想改都會因為不甘被嚇而拒絕改變,出現反效果。提出快樂的目標有效得多,不過目標一定要清晰和簡單,因為人很精明,純粹靠氹作用也不大,改變不能持久。
 
短時間內能見到的勝利,是非常有效的激勵工具。從小朋友的行為可看到,小朋友最鍾意做的是他們做得好的事情。做完心臟手術之後,病人要長期服藥,但 調查指三分二病人一年後停止服藥,原因簡單,這些人覺得自己已痊癒,因為他們感覺不到服藥的好處,服不服藥好像對痊癒無甚影響。說服一個人食藥,不可靠 嚇,人寧死不改變,應道出食藥能改善身體狀況,例如打波成績會進步。病人發現打波成績真的進步了,姑勿論是否與食藥有關,擔保病人繼續食藥。
 
人寧死不改變這一點套用在管理上,一些人你信不過,不用浪費時間去改變他們的行為,換人可能是最合適辦法。一些人你想栽培,最有效的激勵,是為這些人製造表現的機會,做得好,大家有目共睹。
 
講來講去,改變始終是一件難事,最好不用改,順勢而行。記得二十多年前我踏入社會做事,當時麥當勞雄霸快餐業,記者訪問麥當勞香港區負責人,問及新產品策略,他充滿自信地回答:新產品?今年新產品是中薯條。

2015年7月25日 星期六

要用財商睇的動畫



塘人趁上班的“空閒“時間一口氣煲完一套中文譯名叫金錢掌控,原叫- C 或 Control 的日本動畫(已經懶寫文了:))。

既然中文名譯作金錢掌控,當然這套動畫是要講“錢“的,不過神奇在無財商的觀眾會覺得這套動畫就像以比卡超為主角的寵物小精靈;這套動畫是需要極度財商才能夠領會到作者原意。

C 動畫的主角自父親失蹤後由母親和姑媽普普通通地照顧長大,因不想再依賴他人而在讀大學期間打兩份工來交學費;對比起有父母供給讀大學的同學,主角的半工讀生活既苦悶,又無聊,連一直的暗戀的女同學都跟了一個有錢闊少。

因父親的關係,主角被邀請進入一個極度會影響現實日本的“遠東金融街“與其他投資人作對決投資,而這類金融街在全世界有股市的地方都會有一個。

而所謂的投資就是用投資人的未來作抵押:赢的話户口進帳,輸的話隨時破產,繼而失去未來(例如主角與自己的大學教授對決勝利後,教授回到家後發覺三個子女就像完全地在現實世界像無出現過一樣,老婆離家出走,準備講授時課本時完全無法集中,最後被醉酒司機撞死)。

因為動畫進度太過快速,鏡頭一轉主角就被金融街的某商會老大看中;他奉行的是以金融街所賺取的"Midas Money “流入現實日本中去保持經濟穩定(Midas Money 經銀行提出後會變成日元)- 即等同現時的安培經濟法(印銀紙救經濟);不過主角後來發現當老大越投入更多"Midas Money"去救經濟時,現實的轉變就反而越来越差。

因為全世界的金融街不斷地猛印“Midas Money “流入實體經濟而導致出現類似熱錢風暴(動畫中稱之為“C “),"C “所到之處會摧殘所經過地區的實體經濟,造成人民失業,GDP 股市暴跌;而守不住的地區會在地面上"消失"

各地金融街的投資人的防禦方法就是以全地區人民的未來作抵押去印更多的“Midas Money “,作暴力救股市之用;不過副作用就是全地區失去未來:出生率銳減,破產和無家可歸的人數增加,空舖出現,街道行人消失,人民失去工作意欲等等。

快速的過程伴隨住就是求其的結局;最後就是主角不想失去未來而打敗了商會老大後將印銀紙機逆轉回收之前所印的“Midas Money “,之後日元失去“信用“而崩潰,主角所拯救的日本變為使用美元。

好了,成套動畫來去倉促,想表明的似乎是不要為了解救現在困局而動用未來;就如安培經濟法般現在猛印銀紙救市,但卻要未來的人去承受後果一樣。

2015年7月23日 星期四

鬼佬的眼淚



塘人雖則與鬼共事多年,不過始終覺得大家有公事上互相利用的關係,所以基本上亦都不會太過在意他們的心理行為。

自從趁老婆回港時上了幾次Meetup之後,塘人才發覺“鬼“似乎是一班心靈底子特別的民族;

很多時,尤其是鬼佬,可以為一些很小很無聊的事而流馬尿:例如上次去擁抱Meetup時有隻鬼說從小到大他老爸都不會抱他,然後就劉備上身了,塘人心想寧願被女抱都不會想被男人抱,流乜L馬尿?

另外一次見鬼流馬尿是有同事鬼的兒子夠年歲去侍奉神(猶他州摩門教信徒不論男女,十八歲左右都要選擇要先出外傳教後上大學;或者是先上大學後再出外傳教;男要去兩年,女要去年半)而“感動“,然後就開始老淚縱橫。

不過在嚮往浪漫的女眼中,可能這種男人至為之“真“;因小事而流馬尿的男人在華人社會很難出現,除非可能是感情騙子。

正因為鬼的心理底子原來是如此的“特別“,所以鬼佬社會就有很多心靈雞湯的書藉,心理修行的講道,諸如此類五花百門就是為了令心境平和的東西出現;

因此在華人眼中鬼佬真的是特別地“蠢“,“鈍“和“無聊“,原理是他們比較注重“自己的心境“,多於重視“外間的知識“;重情感多於重智慧。

2015年7月22日 星期三

開始零存整付



受到ORC股價重創的打擊,塘人就決定了開一個半年的零存整付計劃,把每個月Budget完後剩下的錢塞入去,半年後用作買地區政府的免入息稅債券或加按樓2,到時邊樣有So就做邊樣。

儲錢的現金收息簡直就是少得太可憐,只有0.25APY,而該銀行給塘人承辦樓1的按揭就收4.2APR,所以說儲錢係一類蝕到爆的行為。

係美國搞銀行事基本上除了現金交易都不用親身到分行(入支票都係用手機),只用上網幾粒掣再等半日就可以過數;想起以前一丁友幫老爸由新界入荃灣去大判度攞票,再到附近人山人海的滙豐(HK.0005)分行入票,對比起現在,以前去銀行簡直是一場惡夢。

現在塘人自問是股市明燈, 基本上只要塘人買邊隻股,對方沽空的話實有錢賺!

2015年7月21日 星期二

很得閒的男人



老婆回港時向塘人爆料,之前曾經一段時間與她妹妹搞曖昧關係 - 婚前偷食 的沙田樂生與拍拖多年的女友結婚後再與一個貌似陳文媛的四十多歲婦人暗通款曲;塘人就即時回應說:[呢啲男人真係太過得閒。]

沙田樂生不是生在甚麼有錢人家:老媽獨立湊大的單親家庭;現在為一間全包的裝修公司做裝修電工,月入大概兩萬港元左右;可能婚後依然與老媽同住沙田公屋,因此既沒有居住支出壓力 - 令已婚男人更顧家,又不用他去做任何家務。

月入兩皮幾的公屋户照計會有些少錢剩, 他就不斷買入名牌衣物作為“戰衣“之用,當然在出外“作戰“時會跟他的老婆說“公司加班“,或“老友敍舊“。

所以說有某類男人就真的不能夠讓他們太過多私人空間和時間,不然他們的睪酮素過剩時使會外出去尋找他們的“青春“。

2015年7月20日 星期一

與蟲混戰



塘人的居住地因去年冬天和暖兼無雪落,再加上今年春天又特別地多雨水,因而導致很多地區都爆蟲患;現在塘人居住山腳的樓3,就免不了地更加多蟲。

首先來的是人見人怕的床蛩兄弟,開始時因塘人以為是甲蟲的親戚之類而且每朝就只得一兩隻而沒有理會,頂多是見到時就壓扁牠再掉入厠所沖走;



後來放大假接老婆機回家後才發覺情況已經失控,經常早晚都見到有蟲爬來爬去,貓亦都不知何故不敢四處亂跑;塘人亦都開始晚上被咬,紅紅腫腫的似被蚊針,不同的是一晚可以被咬六七處。



於是忍受不了下都要上youtube學習,才發覺原來這些蟲都是蛩,自己亦都不是被蚊針,於是便開始進行大規模的滅蛩行動;除了掉了很多被“污染“的衣物床單之外,又日日吸麈和噴滅蛩水, 用膠紙封死全屋空隙,最後在三日內由日見幾十隻減至每兩日只會見到一隻蛩,踏進人類勝利的第一步。

處理好蛩的問題又要處理窗外面的黃蜂巢;上幾次打風時把外面的防蚊帳吹走後,不久就來了班大黃蜂在外面築巢產卵;於是塘人便問有“街坊保長“之稱的HOA主席應該是誰可以去處理這個黃蜂巢,因為巢的位置屬外面,不過連接部分又在塘人窗邊;塘人關注的是針到其他人時誰會“Liable "。



最後都是由保長出動用遠射殺蜂水去把黃蜂們連巢全滅;然後塘人便找個Handyman立即裝上一個新的防蚊帳, 不過兩日後又來了一對新的黃蜂Couple,而且還要鑽入新的蚊帳內築巢。
於是乎塘人的這扇窗看來永遠都不能開了。 


2015年7月19日 星期日

被撞尾



自上次目擊“殺鴨事件“後的一個星期,塘人又再次在同一條高速公路上慢線上開車;到了某一條街的出口時塘人便準備打燈在Yield牌等轉右。

原先塘人望左見到往來交通已經Clear正在右轉時,突然從不知何處響起了長“咹“聲,塘人的自然反應就是踩Brake然後再左望Check多次往來交通。

然後就是後面“砰“一聲地撞上來。

首先塘人第一件事要做的是Call公司報警(因正在用公司車),然後就是問後面的乘客有否受傷,再之後就是一邊開始填帶在背包的Paperwork,一邊等警察和上司來到。

後面撞塘人的司機和車怎麼樣?  塘人其實懶理和不會管她死活,只是自己走到後面把她的車牌和車型抄下後便返回自己的車上。

撞塘人的司機可能見到塘人不理會她,於是便走上前叫塘人一起把車泊埋一邊,不過塘人就跟她說:[I won't move until the police came. ],然後便頭也不會地繼續回車上填寫抄下的資料。

何解塘人這樣地Cool?

答案是經驗!

以前的塘人還會走去問對方怎樣和警察來之前Pull Over , 但換來的是對方見塘人易相處而改口供或在趁塘人轉頭鬆懈時逃跑;所以經驗就告訴塘人先保留證據直至警察到場,然後趁記憶還新時先寫好Statement和畫圖去交給警察判斷。

但當然只有錯方不在自己時至可以咁Cool, 相反自己錯的話就要落淚扮死狗了。

之後兩小時塘人開始覺得頸緊緊不過又不形響返工,於是便向上司報定工傷以作備案。

2015年7月17日 星期五

資產縮水兼扣股息



是咁的,

塘人這兩個月來逐步買入的ORC的REIT,原想每股月派十八仙可以慢慢買實銀;

儲吓儲吓已經有五百股;

那一日Maryland的勁羸兄留言說:[ORC 跳懸崖喎]

塘人一睇,PK , 一開市無咗兩成, 就咁已經唔見咗成千蚊;

原來ORC減股息,由十八仙變十四仙;即原先預咗七月會收九十蚊變得只有七十蚊。

以現銀價來看就只能夠買到三塊。

2015年7月14日 星期二

嫁台灣的舊同學



早七年前身在美國的塘人與香港家人的關係處於快要冷戰的時候,剛好有一個即將要嫁過去台灣的中學女同學根據記念策送來了擺酒請帖焗人去飲,卻被塘人老媽寄回給這個舊同學。

直到四年前塘人才知道這件事情,不過為時已晚,這位結婚才想起同學但又擺烏龍的港女既不肯被塘人Tag舊校相和Add Facebook,亦都不會聽塘人解釋,不過塘人又不會有感覺,因為原先擺酒至搵人而搞錯的是她。

最近蘋果新聞上報導一糸列移民台灣的港人,其中一個港女說自己萬千不願地逗留台灣,她的行為和心情就剛好就如塘人的舊同學般一樣地矛盾;女同學臉書的公開部分就是有一大串香港有咩而台灣無咩的張貼;不過嫁雞隨雞,她們兩人都依然地要留在台灣。


塘人之前的文章已經不斷地重覆,如果不能夠對移民的地方有歸屬感的話,最好還是返回原居地;因為這種離心最終可能會讓移民的人做出傷害當地人的行為 - 個人破產信貸評級的影響

2015年7月11日 星期六

等不及退休



塘人的部門因為男人人數和可以大便的男厠格比例差太多(100+:1)而導致塘人經常要步行到對面部門借厠所(20+:2),轉眼間逢對面部門的同事一見到塘人就知道是來借厠所大便。

有一日返工報到時見到櫃枱上有一張對面部門同事因突然離世而邀請所有同事出席葬禮的通告;原來塘人前一日借厠所時才在她的身邊經過,但她那時還活着,現在已死,而且只得五十八歲,再過多七年就能夠領長糧退休。

經常聽到有人說將來二三十年後要用幾厘回報的複利形式來儲錢, 或等政府, 公司或子女供養,好讓自己所謂到退下來的時候有個安享晚年;實情卻是“Maybe it works or maybe not ",未來的事其實誰也說不準,所以凡事又未必一定要為了“那堆錢“而算計太過, 苛刻自己還活着時的生活。

就拿塘人的同事來說,人死了之後其實甚麼退休計劃,長俸等等亦都已經變得毫無意義,所剩下的就只有活着的人對她的回憶和等待化為塵土的身驅而已。

2015年7月10日 星期五

死路一條



某下午塘人在一條高速公路(55 miles/h   = 90 km/h )的慢線開車時,看到大概廿至三十個車位距離的前方有一隻母鴨領着一堆幼鴨從草叢邊跳出來過馬路;為免撞死這堆鴨和自己被後面跟得很貼的死美國鬼撞尾,於是乎塘人便開始收油和打着“死火燈“來警覺後面的車輛。

怎知道後面的三架車輛一見到塘人減慢和打死火燈,他們便加油爬頭,雖則距離前方還在過馬路的鴨還有十多個車位的距離,但他們亦毫無收慢的意思;就這樣當塘人到達原先該批鴨過馬路的位置時就見到奄奄一息的母鴨和大概十隻倒臥在地的幼鴨。

老實地講句,塘人見到有很多人死或受傷的新聞時基本上是毫無感覺,反而是經常見到路上被車撞死或食物工場上被宰殺的動物時反而會有傷痛的感受。

不過講返道理,在車來車往的高速公路上慢行基本上是死路一條,就算塘人這邊的車肯停下或閃避,也難保對面三條線的行車不會把牠們車死;所以說這次屠殺是帶頭的母鴨行錯路所引致;

幼鴨們相信母鴨的帶路,最終全部都成為了車下亡魂。

2015年7月9日 星期四

與按揭經紀電談



自從塘人的樓4計劃啟動之後,有一件都算頗為緊要的是找另一個新的按揭經紀去做按揭壓力測試,看一看塘人能夠再借多少去買樓。

之前樓2,樓3所用的按揭經紀露茜不能再用的原因是她得罪了塘人所用的地產經紀老墨兄弟,買樓3時更因為兩人斷絕溝通而導致塘人工作量增大,故此經過考慮之後塘人決定不再用露茜了。

於是塘人便趁國慶假左右打電話給老墨兄弟現在合作的按揭經紀J神,順便亦試一試這位人兄對投資樓的經驗知識。

果然不出塘人所料,J 神似乎是做開自住業主的按揭,故此對已經擁有多間物業的塘人給不了甚麼足夠的信心,塘人心底裡還會想:[大佬,你掂唔L掂㗎?]

好似大約半年前的按揭行規是收租兩年才能算其中的75%當作收入,各物業要有半年準備金;不過J神首先跟塘人說只要一年收租,兩個月準備金,轉頭又說要國慶假後的下個星期與Underwriter確實才知道。

雖則J神知啲唔知啲,但是他又想確實地能夠做到生意,於是就想問塘人要社安號碼,好讓他能夠查到塘人的信用紀錄;塘人見他有點不給他生意就不想做落去的口氣,心想現時又沒有其他選擇,就當讓他Run一Run個Credit,反正是免費,Run 咗唔俾生意佢做亦都無妨,頂多等多四個月當儲錢。

Run 完後J神說這個Credit Score 簡直係完美,塘人說當然了,否則你都唔會想做這個生意,不過就輪到J神聽完後無言,可能是塘人說中了。

現在要等的是樓1出租和J神與Underwriter傾計後的結果,然後又可以再向前走一步了。

2015年7月7日 星期二

六月份財務成績表



六月份非工作收入:USD631.48
六月份支出:USD6553.84
六月份財務自由比率:9%

2015年7月6日 星期一

樓4準備



塘人已經有半年一直都是Hea住地睇樓,原因一是之前加按後的錢要坐三個月監至可以當首期;其次是又靚又平又連租約的好盤是接近無;第三是樓1樓2同時等待續租文件(樓1租客已被隔離鄰居煩走,要另覓新租客);所以基本上是認真地睇樓都無用。

就算自己知道條條街都出紅燈都要扮到自己很有興致,皆因各位經紀大哥見未有塘人生意做時又會跟住一齊Hea,不過事實卻是他們有無生意做都是一樣地Hea做。

除了要不斷儲錢之外,現今最重要的是盡快把樓1,2續租,不然連按揭都搞唔掂。

2015年7月5日 星期日

兩隻股六月派息(6/30/2015)

  Settlement Date Symbol
Commission/Fees
Amount
6/30/2015
FSC FIFTH STREET FINANCE CORP DIVIDEND ON 1 SHARES OF FSC @ .06000

$0.06
6/30/2015
ORC ORCHID IS CAP INC REIT DIVIDEND ON 197 SHARES OF ORC @ .18000

$35.46

2015年7月4日 星期六

再入大跌市後的ORC(6/29/2015)

Symbol Action


Qty Order Price Total
Trade Date Settlement Date
ORC
Bought



36
$11.0942
$406.39

6/29/2015
7/2/2015
ORC
Bought



33
$11.0942
$366.11

6/29/2015
7/2/2015
ORC
Bought



31
$11.0942
$343.92

6/29/2015
7/2/2015
ORC
Bought



100
$11.0942
$1,109.42

6/29/2015
7/2/2015

2015年7月1日 星期三

再買入ORC(6/26/2015)

Symbol Action


Qty Order Price Total
Trade Date Settlement Date
ORC
Bought



103
$12.2842
$1,272.27

6/26/2015
7/1/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