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30日 星期五

閉關



還在捱緊地產經紀課中,是故無文出直到得閒為止!

2015年10月29日 星期四

樓五收樓



等了三十四日,樓五終於到達Title Company的大枱上並完成正式轉讓;由於透過五月時的樓1樓按套現,免費買完樓四後還可以用剩下來的錢來買樓五,不過還是要自貼了五千七百美元左右。

簽字途中口臭J神又中途加入,所以令到會議室傳來陣陣的口臭味,本來我們早到就是想避開他的口臭,但最後還是要事與願違。

塘人自己Run過記錄樓五該區可以租到八百多美元左右,扣除開支後現金回報率會有三十七.八%;另外一個計法就只有十三%

不過口臭J神建議塘人可以轉手賣掉,皆因估價比買入價多了三十二%,塘人卻說現在的策略依然是只租不賣,一切都等塘人成為地產代理後再算。

簽字後原先打算傍晚就向Listing Agent 要鎖匙,不過該小姐去到樓五的Lockbox發現壞掉所以拿不出收在裡面的鎖匙,最後要等多一日去她的Office處領取。

不過塘人懶,不想去了鹽湖Downtown攞鎖匙後要再開車去幾里外的PM Office ,所以就直頭打Email給PM自己派人去Listing Agent 處領取,然後讓他們自己開門入樓五去做他們要做的事情。

所以說,樓五在塘人眼中只是一間未摸過鎖匙的文件而已, 因為塘人一向交了鎖匙給PM後就不會再去理會租務的處理了。

2015年10月28日 星期三

美國人為何不買美國樓



<<樓轉命運>>一書中提及過湯文亮先生寫過一篇文說美國人自己不買美國樓的原因是他們在供唔掂樓時劈炮走人,從而導致日後再想借樓貸時銀行不肯借,所以最後就只能夠租樓。

最近塘人正在讀有關房貸的課程,原來這個地產牌得到後可以從事樓宇買賣之外,還可以做物業管理的工作;所以就在讀房貸的過程中發現原來美國人不買樓應該是另有其他原因。

在美國如果破過產,不論是自願或非自願性質都好,最多等兩年再加上保持財政穩健後就可以申請到由政府擔保的房貸,之後只要再另外保持財政穩健多兩年就可以像其他人一樣如常借貸買樓;

他們的破產記錄並不能夠成為銀行拒絕借貸的因由,否則貸款機構便可能觸犯了平等住屋機會條例。

那麼為何美國人依然不買美國樓呢?

其實主要還是要這些人一直保持財政穩健而且還要儲到筆首期加雜費去買樓非常之困難,收入不足並不是主因,反而生活浪費和亂用債務消費才是造成他們貧窮的根源。

正因為很多美國人的財政一向都不穩健,所以他們買不起樓是正常; 就算勉強令他們再上到車亦都最後可能會供唔起, 這樣只會危及到美國以至全世界的人類安定。

2015年10月27日 星期二

最後一條數




上次塘人與老婆出埠探親時有個本應早兩年前就應該要退休的親戚無奈地跟我們說,因為公司的管理變天,所以就把他們的退休政策由“養到你死“的長俸改為一炮過付,最後這位為該公司捱了大半世的親戚得到了一次過付的退休金七萬美元。

本來難得有機會坐別人順風車而一路只顧望街景的塘人以為自己聽錯,於是乎便再問多這位親戚一次,最後他的答案依然是這“七萬美元“。

看到這位親戚的一臉無奈,塘人更覺得為了別人所謂承諾給付的錢自己實在是一點兒的話事權都沒有;而且這位親戚的房貸原來還未供完之外,更隨着樓價的一路上升而加按了幾次,所以結論是他照計也不能夠去照常退休,要焗住“做“落去了。

塘人前幾日提及的一書<<佔領資產>>說過人應該要“自製退休金“的概念,這實在是為了政府或公司(不用提及子女吧?!更靠不住), 為你的退休作保障時而未雨籌謀之策。

2015年10月26日 星期一

到了壽終的一天



星期日塘人一邊上地產堂就一邊聽到屋企隻衰貓係度不停地叫,走過去諗住捉住佢反轉再反轉時就發覺部已經有十年歷史的洗衣機正不停漏水,搞到水淹貓屎盤。

塘人除了立即閂水喉之外,還隨即上sears 個網度 order 部新機;雖然部機最平都要四百幾美元,但塘人都仍然覺得很貴,於是便上 Groupon 網找 coupon code ,隨即減了三十美元,另加 sears 再online order特別減多十美元。

因為兩日都要返工,星期三又要樓五收樓,所以就只能夠星期四讓他們送過來。

2015年10月25日 星期日

樓四租客無交煤氣費



有晚塘人放工回家收到封煤氣公司的信說樓四租客無交煤氣費, 因此煤氣公司將會於近日內cut氣。

塘人知悉後首先趁煤氣公司未關門前立即問明原委, 然後當然最關心的不是租客有無熱水了冲涼, 而係租客欠交條數會否轉嫁塘人身上。

問清問楚後就打封電郵給 PM, 好等他心中有個準備, 否則突然間租客跟他說暖氣和熱水皆無時, 他可能會憨居居地派人去維修又會令塘人蝕錢了。

不過而家反而擔心十一月有無租收。

2015年10月24日 星期六

鬼佬常換膝頭“哥“



塘人發現自己頂了一個自己以前Train過的一位同事的更已經超過三個星期,於是乎便八卦問一問這個同事是否已經“劈炮唔撈“。

後來從他的乘客口中得知原來他去了做換膝頭“哥“(蓋)手術,塘人以前都聽過有某幾個同事做過,做這些手術起碼要兩個月以上休假才能夠再返工。

見鬼佬同事們很多都要做這個手術,塘人都不禁為自己的未來有點兒擔心,因為自己其實膝頭“哥“都會有時酸痛都訓唔到覺。

塘人的這個膝頭痛其實不是像鬼佬般本身運動不足再加上做工作勞損引起,而是中學時因為要故意繞幾個鐘頭路回家躲避家中“嘈音“,再加上來美後做了十年企多過坐的華人餐館和貨倉工所引致十年練獄(一)

現在塘人希望自己的這對膝頭“哥“可以捱到自己財務自由,劈炮唔撈的一天,因為聽做過膝頭“哥“手術的同事說,其實就算換了都還是會酸痛,反而“假“膝頭更加不能讓他們像以前般“直踩“八粒鐘就放工,而導致他們只能夠上分兩段更。

順帶一提,塘人前幾日又到了半年照一次肝的Appointment,最慘的是之前要節食十二個鐘頭,搞到肚餓到死, 不過身體帶住這件"計時炸彈"又唔驗唔得。

2015年10月23日 星期五

學師奶就可以變“完美“投資者?



塘人把財叔和Anthony Chung 的<<樓轉命運>>看了很多次,看到連書都爛埋,之後就被塘人老婆指責唔錫書。

記得Anthony Chung 系列講過美孚新邨是四大師奶樓神的天下,她們會買入低市價10+%的樓盤,然後加了化妝後就以高市價10+%的價格賣出,又或者是放租;據書中所說這些師奶的身家以上億來計。

塘人自己係男人,當然知道自己的數口麻麻,做事只求搞掂就算;如果論到要講數或攞好處殺到盡的話,塘人自問不如自己老婆,所以要成為一個“完全體“的投資者,就要沾染一些“師奶“的算計方式。

所以華人有句話說:[怕老婆會發達],根據不同的情況來說,這句話可以是對,但又可能不是;

網上曾經流傳過文章說新婚老公發現原來自己的老婆是一個守財女,不過她是那種首要是只花光老公的人工錢,但自己就不會為家庭出錢,兼且只為自己私己錢進帳的類型(還是那句,這個各國狂印銀紙的年代,實在是不宜儲錢)。

所以說,一個“師奶“能否令自己的家庭興旺發達,還是要看很多的因素。

2015年10月22日 星期四

人壽保險和遺囑的準備



早幾日塘人一向用開的CU某日又再寄信來推銷人壽保險;

上地產課時有一節是講當物業業主過世時州法庭對遺產的處理程序,當時塘人心中出現一念,就是一直打算無兒無女的話就要早日立下遺囑,以避免班一年唔會見到一次的“親朋好友“到時來認親認戚,來瓜分塘人兩公婆的努力成果 -遺產攻防戰

老實說,塘人寧願全捐給南猶他的不殺動物的收容所,都不會希望有一分一毫經過到這班空口講“親情“的“親人“手上 -人皮狼的挑機 , 不可不防的親朋

再往下想落去,就覺得既然要準備處理開這類事,就順便去買個簡單的人壽保險,好讓是隨便一個“瓜柴“的話,另一個都有錢可用。

於是乎塘人找了遺囑和人壽保險的資料,發覺遺囑的話可以不必要找律師,用Quicken的軟件就可以搞掂;

而自己用開的Statefarm保險公司的人壽保險最基本十萬美元保額的三十年期Term Life 只需要每月二十一美元,未來有需要或者資產加大後再可以考慮改用其他Plan。

不過一切都等樓2和樓5的事情處理好過後再進行,因為不急。

2015年10月21日 星期三

"佔領資產"一書施永青序轉載



<佔領資產,做對了嗎?> 施永青序



我與岑皓軒先生是在一個公開場合認識的。 他很主動,剛自我介紹後就要求我為他的新書寫序。他說,他在書裡引用了我的一些主張,譬如可讓子女做一隻快樂的小烏龜,以及用四三二一的比例來配置資產等。我見他與我有類似的見解,不好意思推卻。

岑先生的書叫做<<佔領資產:唔使葡萄,劈炮唔撈>>,從書的題目已經可以看到他的想法。他把[佔領資產]視作可以[劈炮唔撈] 的途徑,因為有了資產之後,就可以有投資回報,在解決生活所需之後,還可以有Positive Cashflow ,那人生就可以跳出生存的層次,擁有更多有意義的選擇。

有人可能會覺得岑先生太過現實,只顧增加個人資產,對社會問題缺乏足夠的關懷。但人必需先照顧自己與家人的生活,才有條件服務社群。否則,成為社會的負累的機會,可能大過能真正為社會作出的貢獻。再者,我有時會懷疑,社會是否需要這麼多人獻身?

在<<加利略傳>>裡出現過這樣的場景:加利略剛離開宗教法庭,他的一個學生為他向教會妥協感到失望,因而對加利略說:[一個沒有英雄的社會是可悲的。]加利略的回應是:[一個需要英雄的社會才是可悲的。]

近年,香港愈來愈多人喜歡高談理想,甚至希望成為一個勇於自我犧牲的英雄。這是否代表我們的社會已變得可悲? 一個可以容許青年人集中力量去[佔領資產],而不用這麽多人獻身的社會,可能才是一個更美好的社會。

岑皓軒先生並沒有因社會M型化而怨天怨地;為了避免自己跌落M中間的谷底,他不斷地分析形勢,設法瞭解自己的處境,最終找到自己的出路。或許有人會說,他 的成功帶有運氣成分;時空一變,此路可能不再行得通。但我們不難看到,岑先生並不是一個只會等運到的人,他會不斷地學習,不斷地提升自己的技能。一個人肯 這樣努力,即使時空變了,他亦會能適應良好。

岑先生具有很強的洞察力,而且善於正反兩面觀察問題。老子曰:[正言若反],岑先生很懂得用這種表達方式令人對他的話留下深刻印象。

他的所謂[佔領資產],其實並非強佔,而是透過抑制自己的欲望,省吃儉用,積累一筆可用作投資的資金,並透過投資來爭取更高的回報。

過去,香港人崇尚錢搵錢,但近年社會的價值觀變了,覺得錢搵錢等同不勞而獲,並不光彩。難得岑皓軒先生不怕政治不正確,勇於出來講反話,或許可以刺激社會對投資功能問題作出反思。

我個人喜歡透過經營的方式直接為社會增值,而不太熱衷於靜態的等資產升值。但這只是我個人偏好,我無意否定投資的社會功能,市場上若是缺乏投資者與投機者,經營者的功能也難以充分發揮。

岑先生積極[佔領資產],既可為經營者提供資金,又可平衡經營者的市場風險,不應予以否定。再者,岑先生有一顆善心,在社會資產將出現重新大分配的今天, 讓岑先生這類人多分一點,他會拿出來與有需要的人共享,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希望香港社會還可以容納岑先生這類想[佔領資產]的人。

2015年10月20日 星期二

三年零三個月(樓2篇)



最近塘人正在做樓2的加按,當CU的Loan Officer 在電話問塘人樓2是何年何月何日購入時,才在亂七八糟的PDF文件中找出原來是2013年8月31日。

自從買樓1用的首期,雜費,冷氣機和熱水爐花盡了塘人兩公婆的所有積蓄後,塘人差不多再花了一年左右才能儲些少錢。

買樓2的原因基本是因為附近終日無所事事的鄰居得閒無事就向HOA投訴塘人的車房有味道飄到他的屋裡面;又或者是投訴說塘人用車庫閘門出入;

雖則HOA的Manager從來都不會因此而對我們罰款,而且他還會叫我們不用理會他,但亦都因此令塘人起了要搬走的念頭,因為就是不想有人廿四小時不斷地被這些人監視。

就在樓1的貸款規定要自住差不多滿一年,塘人就用了地產老墨的資源找到了樓2 - 買樓需要用人,但一定要信自己!

樓2當時的業主已經資不抵僓(即Up Side Down),並且向銀行申請Short Sale 該物業,即是銀行與業主協商,通常會依照業主剩餘貸款額加上市價考慮去出售該物業,最後有多的會扣除行政費用去歸還業主,賣少了和打平的話都會讓業主欠銀行的負債一筆勾銷;

但假設一直都Short Sale 不成再加上業主已經放棄供款的話,該物業就會有可能會成為銀主盤,而業主面臨被逼清盤破產。

當日塘人睇樓時只用了五分鐘就立即出Offer,當時睇樓的還有一個有Agent陪同,攞住一大堆List準備要睇的女人。

樓2原先開價十萬零八千,但因最後估價出來只得九萬五千,所以銀行與業主都同意以九萬五賣給塘人;

順帶一提,當估價報告出來之後會有半年有效期,而且除非是估價師出現錯漏,否則並不能夠被新的估價報告所取締。

買入樓2後原先打算長住幾年,所以就按塘人老婆意思去把地顫轉木地板,並且把已經有十多年歷史兼漏煤氣的熱水爐換掉;

樓2的熱水爐因為要同時供應全屋的暖氣供應,所以比平常的熱水爐特別地大件(當然都特別貴)和特別地食煤氣,故此搬入樓2後塘人的電煤費比樓1多了50%左右。

之前說過樓2是用了低首期的FHA Loan 買入,原因就是塘人為了買樓2而把兩公婆聯名的車貸一次過去供斷,到最後剩下的錢就剛好夠付樓2的3.75%首期,6%左右的雜費,地板和熱水爐費。

後來冬天真的來臨時竟然壞了水泵而導致無暖氣,2014年夏天就連冷氣都報銷埋,這些費用加來已經超過一萬美元;

自此以後,塘人買樓就一定會另外買多一個Home Warranty Insurance,以防有貴價家俱再壞時不用再一下子被扯掉很多錢,其次是不想再被水電工當水魚劏。

剛搬入樓2時原先樓上住了一對年輕男女,本來一直都安安靜靜,不過後來該男女(應該係租客)搬走後就搬入了三個男人;

他們十分之霸道,除了搬入時是晚上十二點之後,還在以後的日子得閒無事就找人來夜半開P,喝醉酒後除了在樓上打交之外又會發出男人們性交的呻吟聲,塘人為此而被吵醒後就一直過住幾日就要報警的夜生活 -處理自私鄰居的嘈音

另外樓2後發覺該區的濕度很高(一般是30-50%,而樓2是70-90%),住下了大概三個月,塘人老婆的家族遺傳免疫失調而導致的皮膚濕疹好像越來越嚴重,最後在各種治療都無用,再加上因為大件熱水爐太霸位而導致無法安裝軟水機,所以又要另覓其他地方居住了。

2015年10月19日 星期一

買樓的Earnest Money是甚麽(只限已建成的住宅買賣和Utah Only)



不知不覺塘人的地產課已經上了三十幾個Credit,不過這只是總共一百二十個小時的四分之一,所以仲有排捱。

讀到現階段已經十分之接近地產經紀的實際操作,之前讀了一大堆Law就是這堆操作的背後核心,操作錯誤嘅後果就係法律責任或專業審查。

在美國買樓向賣家落Offer時第一張要開出的就是叫作Earnest Money 的支票,通常地產經紀都會向賣家解釋說這是訂金,而銀碼通常是買方開價的1%左右。

不過有些經紀會向客户解釋說如果Earnest Money 開得越大,就更加能夠向賣家表明買賣的誠意,但當然這只是像單戀式的向心儀對象表白而已;給多又不一定要賣給買家,給少又不一定不會賣。

而地產課中對Earnest Money 的解說是:用作買賣流產時對賣家的補償;

只有在買賣合約條款下買家可以取消買賣合約全數取回他的Earnest Money:第一,限期前驗樓不滿意;第二,限期前銀行不批出貸款或估價不足; 第三, 賣家房屋的重要維護有隱瞞或對買家提出而且對貸款會有影響的必要維修不負責(如FHA Loan);

假設買家在這兩個條件的限期過後或者毫無理據地提出取消買賣合約,賣家可以有三個選擇:第一,沒收Earnest Money 並取消合約;第二,告上法庭強行要求買家執行合約; 第三, 退回Earnest Money但保留追究責任。

所以說Earnest Money 對買家來說並不是付得越多越好,尤其是現今銀行批核房貸經常會意想不到,如果取消合約在限期過後的話隨時對買家是Earnest Money 或更多的損失。

2015年10月18日 星期日

Job與Work的分別



富爸爸日本佬在他的某本著作中提及過人們普遍都在找有薪水的工作(Job ),而將沒有薪水的工作(Work )置之不理,因此他們並不能置富(Get Rich )。

不過大家並不要誤會日本佬說當義工就可以置富,因為明顯這是在浪費自己可以用作置富的時間;

其實他所說的如果您是想置富的話,就要把無薪水的工作(Work)轉化為財富。

日本佬就舉出了好幾個例子:例如專注投資股票的人花了很多時間去鑽研某隻股票的公司年報,價格走向等等,從而得出投資決定;

投資房地產的人花了不少時間去觀察房地產走向,房屋間隔,鑽研貸款方法等等,然後才購入物業;

這些都是無償的工作(Work ),不過卻能夠增加您富有的可能性。

反而一般人所注重有薪水的工作(Job )並不能夠令您置富,尤其是在一般發達國家所七除八扣之後所剩餘的薪水。

日本佬又說,如果從另一款角度去看這個世界,往往會發現有很多需要有人去解決的問題:例如惡劣的居住環境,年老的人需要安定的退休服務,勞工需要找尋值得信賴的退休投資等等;

能夠解決這些社會問題的人就能夠從中得到巨額的財富,當然這就需要投入大量的無償工作(Work)為前提之下,不論是提資者本身又或者是利用了他人的時間(OPT)和金錢(OPM )。

2015年10月17日 星期六

保健產品的信徒們



最近塘人路經鹽湖Downtown時都見到數量頗多亂過馬路的亞洲面孔,就知道近期這裏又開始搞那些保健產品代理的大型聚會了。

打開微信一看,果然不出塘人所料,密密麻麻的一班“保健藥會令人成功“的信徒,大家都散佈如上圖的這些黃子華所諷刺的“有錢大家齊齊搵“的宣言,令塘人真的搞不清楚賣保健品是否真的“咁好搵“。

用了這些保健產品是否真的會有他們所說的這些功能呢?  其實塘人就真的不敢妄語,只知道幾年前塘人老婆在網上訂了一瓶Nuskin的保健藥丸來試一次之後就沒有再買了。

不過塘人所知道的是本地的保健藥廠很少會打鑼打鼓去張羅本地人去作銷售代理(因為就算要買可以直接上藥廠的網買,何需要信徒代理?),反而就經常搞這些大型代理聚會表演給這些來自亞洲的人,所以說這些保健藥其實是賣向何處呢?

2015年10月16日 星期五

談逆權侵佔


塘人近排的作息十分之有規率;不是返工就食飯,食飯就訓覺,除了做正事之外的所有空餘時間都用作上地產課。

原來一讀才知道自己對美國的地產法知識是如此的無知,然後再發覺原來地產老墨有很多事情都無跟足程序去做,後果當然是非常容易地犯上官非;不過既然老墨已走,從今以後塘人就真的要靠自己再不斷地往上爬了。

美國次按金融風暴之後,賭城出現了一個鬼佬專開班教授如何去逆權侵佔(Adverse Possession)那些業主已經斷供,多年來一直等待進入法律程序成為銀主盤的物業;

該鬼佬說自己原本真的是一名無業無家的乞丐,有日他“進入“某間斷供的物業後就當作是自己屋一樣定居下來,後來不知道他從何途經得知,只要他負責交媒氣水電和地稅的話,五年左右就能從法律途經去“侵佔“那些銀主盤;

自從他開班授徒之後,就導致了賭城有一輪發生了銀行與逆權侵佔者的較勁,後來銀行出了一招後就打沉了這班太君頭上動土的貪心鬼。

其實逆權侵佔的原意是將被原業主荒癈的土地物業轉配給能夠運用的人,從而達致土地物業不被浪費的原則;

當然在於政府角度是想收盡最好的地稅,所以在逆權侵佔的首要成功條件就是要令土地活用和補足多年的地稅。

賭城物業之所以能夠成為逆權侵佔者的心頭好原來是內華達州需要等待侵佔的法律程序較其他州短(五年),而且當年金融風暴時銀行間發生大量兼併情況(如Wells Fargo食Washington Mutual;Bank of America食Countrywide),從而可能導致很多被吞併銀行的斷供物業都未能記錄和處理妥當,令侵佔者有機可乘。

但雖則說是侵佔,法例要求侵佔者必需要光明正大地“偷“,除了要檄交地稅之外,亦都要大摇大擺地令人知道侵佔者已經定居在此,一到期限就可以向法庭申請占據這間物業; 

另一類的業權侵佔就係用死物霸佔了鄰居的土地,而對方一直都無察覺或默認的情況下;

而在正常情況下的侵佔, 侵佔者老早就已經被業主叫警察或者被業主的子彈打爆頭了

2015年10月15日 星期四

北猶他勞工短缺



有日塘人正在上班的時候路過西南區的一個整片集大型連鎖店(Walmart,  Target ),食肆(Starbuck,  Ihop),服裝連鎖店(Gaps,  Old Navy),戲院等於一身的商業區域去借一個舒服的厠所大解(一定唔會去Walmart度借)。

沿途雖則沒有被任何商店的商品吸引到,但卻被每間商店都掛上的Banner,例如“We are hiring “,“Now Hiring "等各式各樣請人標句所吸引到。

這個問題其實自從三年前已經出現,當時西南區域的交通還未可以完全地發展,所以就覺得無人到可以說是理所當然,但現在各條新道路和輕鐵打通該區之後,人手短缺的問題好像比以前更加地嚴重。

雖然這一年來逐漸地見到鄰近州份的車牌加多,不過亦都好像彌補不到突然增加很多的就業機會,塘人有時到餐廳用膳時都發覺人手根本就不夠用作正常營運。

而這些只是鹽湖縣一區所發現的問題而已,附近新開發的猶他縣(不是州)南部,Weber 縣的都面臨着同樣的問題,不過這個州的生育能力(因宗教關係,生多多益善)是全美國最首屈一指的,照計未來可能會彌補到這個人手不足的缺口吧。

2015年10月14日 星期三

賣出部分ORC


Settlement Date Symbol Description Net Amount

10/9/2015 ORC Sold 280 ORC @ $9.9032 $2,765.82

2015年10月13日 星期二

樓4租客無交租



塘人正在等待老婆箍牙期間,除了收到有關樓5的Message之外,亦都收到PM說樓4租客過了限期仍然未交租的電郵, 而且寄了幾封信都無回應,所以他說準備兩日後就開始叫作Eviction 的趕租客程序。

於是塘人便讓Message老墨Agent讓他告訴前業主(同時亦都是樓4買賣的Listing Agent )他的租客特意潛水唔交租,兩日後就會開始Eviction;同時亦要詢問一下這租客本來是否有唔交租的習慣。

不知是甚麼原因,在詢問前業主不久該租客便主動聯絡PM說會當日下午立即交租,然後解釋說自己轉了電話號碼,所以PM一直都找不到他。

到底真相誰是誰非塘人不會理會,總之有租收回來交按揭和管理費就可以了。

2015年10月12日 星期一

上地產經紀考牌課程



老墨Agent確定樓5交易似乎沒大問題之後,就跟塘人兩公婆臨別秋波,準備全家總動員搬州之前,就請塘人兩公婆食飯。

塘人早幾個月前就知道這位老墨Agent與他同是做地產經紀的老弟不和,不過就一直扮唔知,而飯局期間老墨Agent兩公婆就一直勸塘人自己去考個地產經紀,在塘人眼中似乎是他不想塘人以後有生意給他的老弟做。

後來塘人與老婆商討後亦都覺得搵盤嘅事求人不如求自己,更何況他的老弟又未必會像他的老哥般幾年來一直任由塘人去使用他的資源;另外國稅局提供給Real Estate Professional 的稅務優惠亦都是吸引點之一。

不過要考牌的話塘人首先要向本地的Real Estate Board 去查問會否接受塘人在香港的學歷,是關塘人是一件College Dropout 的蛋散,不是胸懷大志,而係當年每星期返餐館打工七十二小時,完全地兼顧不到學業。

如果塘人自己不能考的話就要讓有大學學位的塘人老婆去考,不過她已經表明就算拿到牌都堅決不會去見客做生意,所以最好的情況還是塘人去考算了。

後來打了幾個電話,Real Estate Board 的職員回覆說塘人在香港有Secondary Education 加上曾經考過HKCEE的公開試,可以當作他們的基本最低學歷要求;

塘人覺得事不宜遲,立即就報讀Pre-Licensing Exam 的120小時房地產經紀課程;

鑑於每日只能最多上八小時的課再加上塘人自己還要上班,塘人老婆要做箍牙手術,樓5要Closing,樓2要加按,因決定唔買新車住所以部舊車要維修冷氣;

塘人希望個半月內可以完成該課程,然後今年內考上State Exam,待儲夠樓6首期(因為已經超過限額,首期,按揭成數和儲備金會加緊)後又可以再進擊了 。

2015年10月11日 星期日

補錢加按樓2



塘人入籍儀式當日原本因為天氣熱的關係想短打,不過後來被塘人老婆鬧完之後便恤衫牛仔褲去赴會,而老婆就因為事出突然來不及請唔到假而未能陪行出席。

對於所謂入籍的儀式如何其實可以在此匆匆略過,塘人只知道入籍後將會比其他人有更多事要做。

首先第一樣要做的是把樓2加按,一直未做是因為怕加按途中要向銀行申報,繼而再補文件可能會拖慢進度,所以而家早了入籍就等同可以立即開始進行。

不過這次加按其實要塘人“補水“,是關2013年買入的時候只用了3.75%首期,現在就算樓價比當年升值了三成多左右,塘人亦都要補多四千美元才能夠加按。

當然這四千美元將會由放售手持的ORC所提供;加按後ORC股息將削減七十美元,而同時因為供款減低而多了一百七十美元的正現金流,即是反而多了一百美元的非工作收入。

2015年10月9日 星期五

九月份財務成績表





九月份非工作收入:USD 1007.26
九月份支出:USD 3332.25
九月份財務自由比率: 26%

2015年10月8日 星期四

九月派息


  Date
Symbol Description

Amount
9/30/2015
FSC FIFTH STREET FINANCE CORP DIVIDEND ON 1 SHARES OF FSC @ .06000

$0.06
9/30/2015
ORC ORCHID IS CAP INC REIT DIVIDEND ON 780 SHARES OF ORC @ .14000

$109.20

2015年10月7日 星期三

富足的世界



止凡兄有篇<Volks大件事>的文章,其中一個留意提及了Google Car ,於是這穜自動駕駛的車又再次引起了塘人的興趣。

在美國塘人的這一行一向有提倡機器是不能夠取締的工種,自動駕駛的車如果變成普及化,變相就等如塘人要等失業了。

不過換轉另一個角度睇,假如科技的日新月異可以令到人類過上超級富足的生活,那麼是否就能夠取締人們需要工作或者要以貨幣換取資源的行為呢?

試想想,未來的人類一起床不是為了要上班,然後衣食住行都由科技所帶來的無限資源所提供,那麼我們還需要貨幣和工作來作甚麼呢?

這種雖然看似是共產主義的社會,但其實不然;共產社會依然是建基於有限的資源去重新劃分,所以稀少性依然存在,她只是純粹夾硬從富人身上奪取再分給工農階層而已。

一旦科技能夠令人類賴以為生的資源做到取之不盡,用之不缺,人類每日一起床就只需要集中注意生活而已,生存方面就由科技來幫助解決。

可惜現今我們人類並沒有接受這類智慧,而且看似這條道路亦都很遥遠,現在塘人所能做得到的是趁科技還未能夠取締自己的工作之前,盡快去得到能夠擺脫工作的收入。

2015年10月6日 星期二

處理虎爆牙




塘人老婆與賭后這對孿生姊妹發育時期都生了一口“虎爆牙“, 全因遺傳外父牙太大逼爆口腔, 兩姊妹的上下兩排牙逼爆變得好像原爆癈墟似的;

原本當年因公務員家屬免費而去看政府醫生時建議她們兩姊妹至十八歲時需要做牙齒矯正手術;

但到時候要出錢做手術時外母便以要移民美國為由而把這件事不斷地拖,來美之後又覺得要兩姊妹各幾千美元去箍牙太貴, 最後就把這件事拖到無疾而終。

昨日Blog文已經講過, 錢他們是有的, 不過就可能是重男輕女的關係而不肯出(外外母對自己總生女, 無仔是很介懷的)

塘人老婆這排“虎爆牙“最可怕的地方是很難清潔(每半年去牙醫處洗牙都是技術挑戰),而且導致某些牙用唔到來咀嚼,而笑時當然又因怕被人看到牙齒要掩面;


先不計塘人老婆; 在2011至2013年左右她的孿生妹 - 劈炮賭后"回流"香港兩年都沒有被安排去箍牙, 可見塘人外母根本就無心"出錢"去處理女兒的這個問題

當確定了資金充裕並且把信用咭限額加大之後,塘人便推老婆去見牙齒矯正醫生,看看有何方法去處理這件困擾了老婆多年的毛病。

矯齒醫生向我們提出了三個方案,當然同時就分為上,中(無下)等兩個價錢:

超過兩萬美元的方案:做顎骨手術重建上下顎,而且要剝上下顎各兩隻牙,等傷口復完再用箍牙鋼線重新排正。

五千多美元的第一個方案:剝下顎兩隻牙,削細上顎兩隻門牙,然後再用箍牙鋼線重新排正。

五千多美元的第二個方案:剝上下顎各兩隻牙,然後再重箍牙鋼線重新排正。

回家後考慮的三日後,塘人老婆看新聞見到香港有一個十九歲的少女因在瑪麗醫院做了顎骨重建手術而導致半身不遂,再加上超過兩萬美元的關係,照計她只會考慮第二和第三個方案了。


2015年10月5日 星期一

接火棒的投資者



塘人外父第一次在以賭城樓市爆升的時期而賣出獲利的唯一物業是在2004年的10月。

塘人老婆憶述當年有一位從加州過來的投資者想買外父的這間出租屋,不過該屋租客態度十分之強硬,不肯讓未來新屋主入屋觀看;

最後在完全無睇樓的情況該加州投資者以三十多萬買入塘人外父在七個月前(即2004年3月)以二十多萬買入來出租的獨立屋,不足一年就獲利近十五萬美元。



後來賭城樓市崩潰,該獨立屋價格直插至只值十萬有餘,雖則近年來賭城有很多大陸資金湧入,但到現在該房樓價還未能夠返回當時三十多萬美元買入的故鄉。

2015年10月4日 星期日

樓5第三,四,五回合



自從老墨Agent從佛羅里達面試完份Pay十五蚊的垃圾車工回來之後,就問塘人仲繼唔繼續落更多的Lowball Offer 。

難得有人肯唔計較得罪其他Agent咁爛做,塘人亦都唔介意用埋樓5個注彈藥,同老墨Agent一齊去Lowball。

樓5第三回合:業主開價六萬八,縣估價六萬八,塘人開價五萬五;最後對方回覆說這個價錢寜願租出去都不會賣給塘人。

樓5第四回合:業主開價十二萬九千九,縣估價十三萬五千,塘人開價十萬零五千;最後對方在限期過後都無回應;之後口臭J神話間屋無租客的話都一樣Qualify唔到。

樓5第五回合:業主開價八萬,縣估價八萬一千,塘人開價七萬四千;最後對方議價七萬八千,塘人接受議價。

2015年10月3日 星期六

半醒半睡之間(有粗口,不喜者勿入)



上個星期六的下午塘人訓晏覺的時候突然聽到很多下的狗吠聲,往樓下一望就見到啲唔想見到嘅嘢:



開頭未訓醒就以為自己眼花,再醒少少時才心想:[D 妳,唔L係呀嘛。],於是乎便拍片後邊着衫褲(塘人訓覺只着孖煙通)邊打911報警。

首先塘人問報案中心塘人要否立即走出去阻止條o靚妹,不過報案中心問咗對方年紀後就叫塘人唔好走出去阻止,交俾差佬就得了;

之後就問了一大堆問題,又對名又對地址,然後又再Transfer條線去這區警察分局,然後又再重新對名,再對地址,這時塘人心諗隻狗死咗未呢?  便再望一望樓下,發現條o靚妹已經走咗,所以就跟警察分局位姐姐說:[She is gone. ]

最後分局都派咗兩件差佬嚟,塘人就將條片隊俾兩個差佬睇;

最後好似見到佢哋最終都搵到條o靚妹,不過當然年紀太細無理由又拉又鎖,睇見佢哋好Nice咁教咗個o靚妹兩句就收咗隊。

2015年10月2日 星期五

眉眼窄的問題



美國人有一類面相特徵在亞洲地區不是經常能夠見到,就是眉與眼之間緊貼至1cm都可能會無的距離。

在塘人眼中,這類面相特徵是注定一世無財運之相,而且在與不少擁有這相貌的學生相處時更證明了這種人的性格有很大的缺憾,可能從而導致這些人的財運不通。

如果不計親身體驗,在中國的面相學來說眉眼之間為一個人的田宅宮,主祖業財帛的繼承,田宅宮窄的人通常都與祖業無緣;

有很多鬼佬是窄到1cm都無的類型,可想而知再加事實證明他們大都理財不善,債台高築,如果不是造物主的限制,這些人的面相應該是眉在眼之下吧。

說回塘人與眉眼窄的學生之間的體驗,發覺他們通常都不是話頭醒尾的人之外,而且大多性情急燥(在塘人這一行即是妄顧安全了), 好逸惡勞;財富就是這麼奇怪,大多會從這類性格的人身上流走。

因此,如果自己是眉眼窄的就要多多三省吾身,如果身邊有這類面相之人最好就是敬而遠之。

P.S 上圖眉眼咁窄的不是塘人

2015年10月1日 星期四

外母加油!






毎日會用些少時間去八卦找料寫Blog文的塘人(敬請任何成為此Blog題材的人和事多多包涵,都是為了做善事而已);這次是之前的文章的總結篇。

之前的文章一向都講述與塘人老婆是孿生姊妹的姨仔-賭城劈炮皇后,一直過着由香港搵唔到工就返美國,美國搵唔到工就返香港的“用別人錢來財務自由“的生活;


一直至到2012年她們的幺妹因英國Working Holiday 完結被逼回香港之後,她們兩姊妹為了由誰要訓地板而發生爭鬥,最後就變成因煙酒過多而引發長期腳脈管炎而服食類固醇至哮喘病,連如厠都要外母幫手清理的塘人外父負責訓地板。


跟住訓地板訓了不用半年外父就因訓地板而受涼哮喘發病而經常要入廠(醫院), 賭后就在臉書上出了很多自己擔心老父的Post; 塘人就問老婆她到底是真不知, 還是假不知她與細妹兩位公主病少女的爭鬥(兩個都唔肯共用一間房, 訓雙層碌架床)就是把父送入廠的原由呢?


之後外母應該忍無可忍,便借“親情“之便誘使無兒無女的賭城姑姐幫手繼續接管劈炮賭后;之後更上演了一幕幺妹千里迢迢把外母打包好所有賭后的物件由香港全部帶過來賭城,令人感到“親情“洋溢的臉書Post。


賭后可能完全地不知情自己已經被“香港的家“放逐美國,依然故我地搵工,劈炮,與打包男前度搞曖昧,外母淮許的話就返香港渡假幾個星期;


後來賭城姑姐想從賭后身上收到租,於是便與朋友一起慫賭后去州政府處申領低收入援助,怎料最後政府只批出醫療補貼而已。

塘人兩公婆有點奇怪為甚麼賭后經常被搞曖昧的打包男前度叫她食蕉,又或者是用粗口駡塘人外母都照常曖昧,要知道他在賭后的臉書上F塘人外母時,她“香港的家“會完全地看到的吧;

有日看到她打包男前度的臉書說自己有樓要放租,於是乎便看一看他是否有點房產,最後發現原來此君有兩間加起來接近值六十萬美元的獨立屋(姑勿論佢係咪打包男, 但佢只係大概三十歲),所以難怪賭后與打包男前度愛情洋溢,塘人外母就算被外人F成個家族都可以不聞不問。



原來有“樓(錢)“的男人就是可以任性,尤其是遇上一個想把自己女當瘟神送走的媽媽。

外母加油,  賭后嫁得出(的話)所有人就可以甩難了! 

應該就只有打包男一個人遭難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