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2日 星期三

離地的苦衷




早幾日塘人被其他Trainer逼去帶住一隊十幾人的Trainee去預演恐怖襲擊的處理方法, 期間有學員(或塘人自己)㩒錯掣, 導致原本的演習被控制中心當成嚟真料, 當地警察部門還跟蹤GPS派了成個特種部隊荷鎗實彈, 公司派了成Team Supervisor到場支援, 事後塘人這個前無古人的事跡被成個Training笑到肚痛, 還為此改了以後演習的程序;

之前篇文說塘人帶住兩個阿伯, 那位說塘人歧視他當英文為第三語言的阿伯在第二次州試都被Fail, 自動被炒後佢自己甚麼都無交代, 就咁行出公司門口, 制服工具都無放低連影都無埋, 為此塘人心中暗爽唔使再Train佢, 抵鳩佢死;

當然塘人不會只睇學員之表面, 暗地都幫他來個起一起底, 發現原來此君有盤生意會為一些中小型公司做顧問, 所謂幫他們解答疑難雜症, 難怪他這樣咁Easy入手與三唔識七的同事講嘢, 不過其身不正, 只用自己的"悲慘"故事來搏(尤其女人)同情, 反正這類人覺得自己無咗份工都只會是其他人給他帶來的問題;

返回正題, 這個社會有不少已成功的人士總喜歡給貧苦大眾給些他們覺得會幫助他人成功的意見, 當然這些所謂的意見總會給他人帶來認真離地的感受, 或者用講風涼話這句來表達更能貼切, 你已經成功有財有勢佔有先機, 如何與低下層之人相提並論, 講出一套他人也能用的成功方法?

假設所謂已成功之人起初靠實是實幹來發跡, 到突破了一個瓶頸後他就必然離地, 向超越了他本人能力的財力或地位進發, 之後他就真的只能靠一個自動運轉的System (Other People Time or Money)來維持他現在的所有, 就像一個裝有飛行器的人類已經不靠本身能力來跳上天, 但只要飛行器一壞佢就墮地死亡;

所以一個靠飛行器的已成功人士所提倡的成功方法, 譬如做事要努力, 與一個還是靠自己雙腳跳的還未成功的人所理解的做事努力, 必然不是在說同一件事, 可惜已成功人士從不說重點, 到底他是如何獲得"飛行器"?  

難道是心態要正確去想有"飛行器", "飛行器"就會在合適的時間, 地點而為已成功的人士而出現嗎?

所以說如果未成功的人去抄襲已成功人士之道其實是實行的方向錯誤, 一直不能知道人家獲得飛行器的暗地資訊, 已成功人士叫你努力跳就怎樣去跳也達不到那種財富地位, 所以還是最好自己留返啲心力時間向金錢去做好目前本份, 非份之想去靠自己彈彈下就想能脫離打工奴隸之列最後總會成為人家的點心而已。

2017年11月21日 星期二

鬥奸



上一Class塘人送走咗個教極都唔入腦, 仲要多多Excuse的廢柴之後, 今個Class公司又送多一個, 不過老餅啲嘅巴西佬過嚟, Train到第二日塘人就已經頂佢唔順;

每一次塘人教佢嘢, 然後問佢明唔明白, 佢話明白後叫佢做又做唔到, 於是塘人便叫佢每次塘人講完嘢就重覆給塘人聽, 雖然係重覆到, 但係竟然又係做唔到;

由於塘人份工在第一個Training Week就要新丁考一個州試, 塘人Train咁耐人都從未試過有人Fail, 呢條蛋散就偏偏幫塘人開鮑, 就Fail俾塘人睇;

除他以外, 塘人這班還有一個份人唔多出聲, 剛從羅省搬過來唔夠兩個月的所羅門人, 雖然同是老嘢, 他就除了記性差啲之外就無咩要塘人操心, 而且在州試中Pass咗;

一個Pass, 一個Fail, 塘人當然所能做的方向一定不同, 由於條廢柴要重考多一次, 再Fail當然塘人已經讓他與Training簽了張生死狀, 不過呢啲所謂生死狀通常在簽完之後就似一個咒術一樣, 塘人從未見過有人在簽完後可以生存, 所以連之前塘人個Friend簽咗最後都過唔到, 更何況這件友如此早簽;

簽完生死符咒後這件廢柴就周圍在公司找些他三唔識七的同事說考他的Examiner對他不公平, 又在言語上為難佢等等, 塘人見此人如此在搞搞震, 立即就上報給上司知, 要提防這條廢物;

這條廢物與塘人上Class的廢物一樣, 自己Make咗Mistake之後才問塘人,然後就當係塘人指示佢而導致Make了這個Mistake, 塘人通常就會記低時間和地點, Bookmark他這個行為, 然後再向上報告;

由於所羅門人Pass了州試, 塘人就開始教他工作程序, 而條廢柴就繼續準備重考, 然後他就說他忍無可忍, 說塘人Favor所羅門人是歧視佢, 塘人見佢玩呢招就搵當值上司介入, 連州試都未考成就玩嘢真係唔知佢真傻定假傻, 搏自己再考唔到時就話塘人歧視佢, 搏公司無得炒;

暫時未知Training會點對待呢條友, 不過可見的是他一定會周圍扮可憐, 又搵啲與佢三唔識七的人去訴苦, 不過佢其實訴極都無咩幫助, 他要留低依然會係塘人Train佢, 而他玩呢啲塘人當然就唔會放過佢, 塘人用佢老母發誓佢一定無得玩。

2017年11月20日 星期一

世上有勞是否會獲?




早一兩日塘人見到一篇港師奶的文章, 說自己一家受政府資助而一家生活, 所以生活的Budget很有限, 於是乎便在文中說感謝她的讀者幫手Click廣告, 讓她們一家有多餘的錢去使費;

塘人看畢還是同款感覺, 為何這個世界有這麼多的Cheap人, 這位三張未足師奶的行為猶如在香港的各大小隧道中靠自/他殘來求人同情的乞丐一般, 讓一向自強的塘人看畢愈感討厭;

當然讀者要幫她Click廣告之說有否也不知是真是假, 或許寫出來就純粹是為了提提讀者要幫她Click, 不過正在閱讀此文的您不用太過擔心, 塘人並不是要寫此文來提大家去Click廣告, 因為就算賺到也只純粹用去捐而已;

回到正題,基本上有些事情每隔幾年就會來一穫, 社會總會跳出些"成功人士"來指點大家如何搵到很多錢, 對於已經逐漸討厭打工的讀聽者來說就似是風暴中找到一絲的希望, 想靠大師的幫助來所謂脫困, 逃離做打工奴隸的厄運;

當然"成功人士"就算講到自己家財萬貫, 通常都實在難以不得不向聽讀者收費, 好似在說既然要我傳授成功之法, 就要表示些誠意, 否則就會被認為免費知識沒有人會珍惜一樣;

最後聽讀者通常都付了錢去買書或課程來學, 不過"成功人士"之道卻不斷地有新方法Update, 要知道更多就請不斷地付出更多的誠意, 卻像港兵溝港女般永遠都直搗不到黃龍;

就如上邊所說靠賣可憐來希望讀者去Click廣告的90後港師奶一樣, 永遠她們一家都要靠政府的資助來生活, 永遠都唔夠錢去買餸, 也永遠地出些重覆再重覆的文來搏人付出;

跟隨科技的發展, 傳統上的多勞多得的做人方式已經逐漸被打破, 社會上有很多人只靠把嘴, 或在網上Show下波, 拋下眉眼就已經比一個月做三十日的普通打工仔女賺得更多收入, 而在世界各地有不少擁有土地的農民賣出土地給發展商而暴富, 肯定的是耕地逐漸減少最終就會引爆糧食危機, 然後死一堆人後又重頭來過;

現今社會的風氣教人唔Do就能成功, 就像世界各地的中央銀行不斷靠印銀紙來谷經濟一樣, 最後結果就是社會生產力會被爆一鑊甘, 當然已成功了的人不會太過Care, 因為到時又會有新的"成功人士"出來教人成功方法;

"已成功"的人不會有報應, 報應只會出現在"一直付出而最終都未能成功"的普通人身上。

2017年11月12日 星期日

準備出手




塘人一向買賣投資嘢其實全憑感覺, 再用銀行的按揭計數算一算後覺得無死錯人就出手, 外人眼中可能覺得塘人痴鳩線, 塘人反而覺得點解有人就算計好數都總要縮下縮下, 又或者佢哋根本就無計數, 就扮計咗數, 純粹想向其他人說教而已;

說起計數, 塘人有一樣嘢到而家都仲未諗得通, 就係有唔少講自己好有錢或好幸福嘅人好像總會出現在網絡上, 不停地向人說教或曬幸福, 然後又以此來出書, 或放條Airbnb, Groupon Link讓人Click廣告, 實際此人是否真的有錢或幸福?  就真的天知道;

塘人回港時見了很多Blog友, 總算當係找咗條數, 而家唯有好像還未去見到早月兄, 但而家成日被Training拖住要返六日工搞到唔知幾時至去到, 另外車禍後的手尾還未搞掂, 希望總會找到與早月兄Blog聚的這條數;

在新的脊醫建議下照了一次MRI, 發現到原來有壓逼神經, 唔怪得一直都醫唔好, 原來根源就係條頸骨壓住條神經, 而家醫生建議一邊打止痛針, 一邊物理治療, 塘人心想咁搞法咪隨時醫藥費咪過萬?!

另外法庭還未開始審條PK, 希望到時會判返啲精神賠償給塘人;

最近見到一直以來的監視地點出現了幾個樓盤, 以往唔使十日八日就被人買咗去, 而家反而見到有些一個月都未去到Under Contract, 塘人立即計下數後就叫老墨老 弟約四間嚟睇, 入到好價的話就一次過入兩間, 自住和放租各一用途, 費時而家老婆成日鬧返工遠, 其實就算搬都只能慳到十分鐘;

另外塘人實在難以抵抗想買新車的慾望, 所以除咗睇樓之外還不斷去睇邊款All Wheel Drive的SUV最合眼緣, 不過肯定的是買樓和買車在借貸上是對立的, 即係隨時塘人睇啱樓的話又要把買車之事再拖, 所以感覺實在有啲不太Enjoy了。

最後塘人三月中要落賭城拜山, 所以搞咩都好, 最好三月前搞掂。

2017年11月9日 星期四

虛擬袐書抵唔抵Deal?




塘人與贖身誌Blog Ryan Blog聚時, 他曾經提及到一本叫"4 Hour Work Week"的書, 當時塘人所知的內容大概是講作者如何把自己盤生意的工作分工外判出去, 使自己不用做太多與搵錢無關的工作;

回到美國後突然醒起這本書, 由於本是美文書, 於是便上Google Play看有無中文譯本, 最後發現原來係無, 唯有焗住買美文版;

睇咗百幾頁, 塘人都未了解到該作者到底是做什麼工作以致到他可以把生意中的工作外判到出去, 當然他所說的由於把工作辭掉而由年四萬美元收入暴漲到今時今日四萬美元月收入實在吸引, 另由於他很多的工作外判出去, 實質他已經唔使Do, 周圍遊山玩水去了;

也是睇了咁多頁, 塘人也順便查了一些有關虛擬袐書的資訊, 基本上他們以接Job型式, 被付時薪地幫助生意人處理日常大小事務, 當然由於不是實體, 老細並不能讓這位袐書倒咖啡, 性騷擾或揸籮柚了;

現時塘人所知比較老實的虛擬袐書網站有Upwork.com和Freelancer.com兩處;

除了在這些網站Post Job供人家接, 這些網站也可以用來求職, 成為人家的虛擬袐書, 如有人想以自身的技能來增加自己的收入, 大可以出賣多餘的時間, 賺多一百幾十;

由於塘人完全沒有創業的Idea, 所以暫時還不知道可以用虛擬袐書來做什麼, 當然有諗過付錢請人寫Blog Post, 不過突然間寫作太Pro又感覺讀者們不會習慣, 所以這部分還是自己操刀好了。

2017年11月8日 星期三

享受休閒

塘人從港回美後開始珍惜以往好像過於平靜的生活, 放假時散下步(嘗試日行一萬步), 做下運動, 睇下書, 搵下餐廳開飯十分之悠閒, 享受接近退休的生活豈不美哉?






2017年11月2日 星期四

唔知衰



話說塘人的老弟給塘人帶來了不少的童年陰影, 主要是似乎他是屬於 Psychopath 之人類, 在他眼中既沒有他人的存在, 整個世界就應該只有他自己, 所以就算他害了人其實是沒有所謂的事, 而全世界人供他依賴而存活也是一件非常平常之事;

這類人的恐怖之處就是他做了任何損害他人的事時一點都沒有覺得不好意思, 另外既然他認為這個世界就只有他是真實存在, 他做過的所有錯事後果都與他無關, 為此塘人的童年吃盡了老弟的苦頭, 當然這乃有功於放縱老弟為所欲為的老媽;

塘人回美後所Train的其中一件友就擁有這種面相性格的人, Even上手Trainer Train了他一整個月, 他依然與Day1無異, 而且大條道理, 口口聲聲說上手Trainer給他的訓練時間不足, 但記錄上他被Train的時間卻比已畢業的同學更多;

之前塘人為了整個部門和自己着想, 就讓他與培訓部簽了張生死狀, 講到明在一個星期內無Improvement就炒魷,為免條PK說塘人歧視他(白人), 也讓年紀比他大一倍的塘人老Friend也一起簽一張, 而訓練時間也均等, 因為明知他會找任何借口去為自己辯解;

星期三時由於塘人有幾個Doctor Appointment , 於是乎便給了他們同樣的功課, 有兩日去準備;
星期四時塘人明知呢條百佳唔會準備, 就是要睇佢點PK, 點知條PK有三鑊差點送了塘人和老Friend上天堂/地獄, 最後塘人忍無可忍, 就去痾尿, 期間跟老Friend說幸好現在還有命一齊企係度痾尿;

然後返回崗位, 突然聽到手提電話響, 由於公司眾人皆知, 講了無限次的程序規定在崗位的運作途中要熄機和放開電話在崗位之外, 之前有無數同事不論年資都沒有跟此程序而被炒, 於是塘人便明知故開口問邊個電話響, 立即眼前位百佳就說自己忘記熄機, 還在監控的Camera面前把腰間的電話熄掉;

塘人一看到叫都叫唔切, 就叫他離開操作崗位換上塘人老Friend, 條百佳還問塘人點解唔俾佢玩落去, 塘人邊心想你已經玩撚完, 邊打電郵給培訓部門, 讓他們把這段時間的錄像抽出來;

之後培訓部門回覆可以立即叫他回家等消息, 塘人就轉告給他叫他回家等培訓部門電話, 條百佳還好意思問塘人為何不讓他繼續Training , 塘人依然重覆同一句叫他回家等電話;

之後塘人就返回繼續Train老Friend , 但條百佳就係唔肯返屋企, 還周圍跟其他同事說塘人不肯繼續Train他, 而且在他沒有做錯任何事的情況下, 塘人卻懶得理他, 在他終於肯走後跟其他同事說了兩個字 - Cell Phone, 大家立即就明解;

原先塘人還諗住拖到星期六他還上不到手才炒鳩佢, 點知條百佳卻用了塘人意想不到的途徑去革走他, 不過看到他那副自己無錯, 周圍大呼冤枉的仆街相, 就與令塘人受盡苦難的老弟一鳩衰樣, 甩走他塘人反而鬆一口氣, 可以專心去Train老Friend。

2017年11月1日 星期三

見車禍律師


自從塘人七月回家途中俾條醉酒鬼佬督過屁股, 條頸就每逢塘人坐兩三個鐘就開始痛到好似俾針督一樣, Keep住睇個脊醫幾個月都他媽的好唔到;

臨回港前的星期一脊醫想幫塘人玩新療法, 佢一玩完首先塘人起唔到身, 然後就行路痛到仆街, 然後第二日星期二叫條仆街輕手啲唔好咁重手, 雖然最後佢真係好似輕手咗, 但塘人仲痛過星期一, 行路直頭要彎住嚟行, 逐漸覺得條友都唔知係咪幫塘人傷上傷, 便萌生轉脊醫的念頭;

在香港臨上機的前一日, 塘人去搵咗個北菇去按摩, 俾佢又踩又砰砰砰咁推完成個人直頭真係鬆哂, 件仆街脊醫用幾個月, 使咗保險公司幾千美金嘅治療不及一個四百港元嘅北菇兩個鐘頭使盡奶力去按, 真係搵唔啱醫生就真係永遠都醫唔好病;

不過坐完廿粒鐘機後北菇嘅努力好似八成報廢, 塘人條頸又想嚟料;

塘人一返到美國就開始Train人, 不過係因為之前個Trainer搞呢兩條粉腸唔掂, Training上司想睇下塘人有無法子搞掂佢哋, 塘人第一樣做的就係叫兩條粉腸去Training Deapartment度簽張生死狀, 即係星期五前佢哋無Improvement就炒;

當然叫佢哋簽之前就講得好Nice, 問下佢哋有咩方法公司可以幫到佢哋完成Training, 實質當然係做下樣去問你, 然後仲Train唔掂的話就返屋企;

其中一個仲有得救的(塘人個老Friend)當然知道簽呢張嘢的意圖(塘人就係連Friend都唔放過), 另一個在成個Training入邊只識食同痾的廢柴還以為自己有機會抒發己見, 老屈塘人和之前Trainer唔識教佢, 實質塘人已經挖好個洞, 等住星期五或六炒燃咗佢;

塘人星期三自製咗個Day Off, 原先自以為好爽地搭巴士去驗肝, 不過睇完醫生後發現Miss咗班車之餘下一班車要兩粒鐘後至到, 而且還未計要搭半粒鐘車;

Google Map一望原來行返屋企就只用一粒鐘, 咁就用11號順便行夠一萬步, 行咗大概45分鐘, 行到平時老婆睇開, 叫塘人轉咗好耐間脊醫度, 就入去問有無Appointment , 櫃檯就話可以即時入去睇;

個脊醫聽完塘人個Case, 就開始用和之前脊醫唔同嘅方法去醫, 又lock骨又推又電又熱pad又凍lotion, 俾佢玩完好似又鬆返八九成, 不過佢話最好去照個MRI睇下有無傷咗肌肉邊度, 又介紹咗個車禍律師給塘人, 另外如塘人覺得Massage work的話也可以順便Schedule埋;

幸好塘人因為投資房地產和自己報稅, 所以好Organize自己手上的文件, 一見律師就隊哂所有嘢俾佢, 佢一睇就知道條醉酒佬100%錯哂, 保險公司包哂塘人的所有醫藥費, 呢舖拖到而家真係隨時過成皮嘢美金;

律師費個度佢話其實係由保險公司的賠償金額中再另外付33%給他們, 所以此筆費用完全與塘人無關, 塘人心想他媽的之前脊醫唔見佢介紹個律師嚟, 讓塘人浪費了大量時間與保險公司交代, 而家全部嘢由律師搞掂, 唔使煩最好;

所以話係美國炒車好多嘢做和煩, 下下用的是時間, 未計要上Court睇住條醉酒仆街鬼點俾法官判入獄然後係入邊俾人隊屎眼, 呢單嘢真係唔知玩到幾時至肯完。

2017年10月29日 星期日

移民美國奇招EB~3



塘人回港期間撥了一晚飯時間給一個很久以前經常問塘人會否回港的一位只見過一次的朋友, 既然人家經常問, 雖然與他不太相熟, 食一次飯也無妨;

由於食飯時大多數所談內容非常之私人, 在此也不便詳述, 只是其中一樣由這位人兄口中所出, 主要是有關他以前有機會去美國但選擇沒有去, 他認為如果有去的話現在的人生或許會比現在不同, 卻沒有指明是好了, 還是壞了;

於是塘人便向他指出美國幾十個州, 去正一個無發展空間的州份, 或者會比不去還衰, 於是便向他問明以前有機會去的是那一個, 不過人兄好像不太清楚, 塘人也不便追問落去;

回美後在家思緒如何增加收入時突發奇想, 找到一篇有關港人使奇招去職業移民美國的報導, 除了有港留學生玩參軍之外, 還有港師奶去美國做倉務員, 廿歲仔去農場做包雞等等, 搏的就是一張美國綠卡;

港人申請移民大幅增加 為移居美國出奇招

當然報導並沒有講明要如何找到這些工作, 言下之意就是你自己去找移民律師, 付錢然後等工作錄取, 排期移民;

於是塘人便去Search有關移民簽證是做甚麼的, 主要似乎是為了一些找不到美國人做的工作而設, 工資似乎普遍不高, 而且捱多久會有綠卡也沒有太多的資訊, 而名額好像每年只有一萬個;

不過正正似乎諸多的不利, 這個簽證普遍申請人數不多, 排期時間又快, 以港台申請人來說正常排期時間為年半左右, 不過前提當然是有一個穩定能夠擔保工作的僱主;

於是塘人便把這篇報導Send給之前所提及的人兄, 不過卻不見得他有多大的興趣, 或許又是一個口說要改變現狀, 身體卻很誠實地不想改變的人, 當然塘人戴定頭盔, 講到明不知道如何或怎樣去申請到這些EB3移民簽證, 費事到他又有興趣時問長問短。

2017年10月28日 星期六

應自私幾多



塘人在美接近廿年, 已成半人半鬼, 所以頗為注重自己身邊的空間, 在香港時最怕的是身邊經常有三唔識七的人行路撞來鑽去, 如果是靚女撲過來倒無咩所謂, 最Q怕係一啲阿伯撞鳩完你仲完送督口水痰嚟, 或者阿叔吹啖煙嚟, 實在核燃突到死;

有晚塘人在旺角地鐵站等車, 列車快到時就收起手機準備上車, 放入袋後兩秒右邊連細路都行唔過的空間就撞咗條金毛仔來, 塘人下意識就一邊屌佢一邊摸自己有無唔見嘢, 車門一打開條仆街就一枝箭咁衝埋去個空位度, 塘人就一邊慢慢行入車就一邊厲燃實佢;

厲害的是佢無反應, 既無Feel Sorry, 又無與塘人互睥的意思;

普遍正規的社會或家庭教育要人學做不自私的人, 所以我們一起身, 打開電視, 途經街角總會有見到一堆似乎忘卻自身利益, 以身作則去為大眾的人, 而這些人包括家人, 朋友, 樓下區議員和政府官員等等;


實情卻是我們當然知道這些所謂看似不自私的人就一定不會如斯偉大, 內心中總會在做不自私行為時有丁多"為我"的想法或實際利益在內, 不過就算是這樣想也不一定會是壞事, 反而最虛偽的是一味地說自己只為人人, 不為自我的人;

虛偽的人, 明明自私, 他又不肯承認, 最後在紙包不住火的結局下成為了一隻醜陋的四不像, 例如有"貪曾"之稱的前香港特首曾蔭權, 明明擁有度縮面相卻要做一個要為全港市民負責的官員, 在理應為大公的情況下暗地收受利益, 他的人格結果如何大家有目共睹;

假如他"貪"是一如既往的行為恐怕他又坐不到這個位置, 現在也不用臨老受牢獄之災, 可見自私本來問題不大, 但虛偽了的自私在被揭破之後總不會有好結果;

在與眾Blogger會聚之時, 塘人完全地不否認當初寫Blog的決心純為發洩對虛偽親朋的不滿, 後來幸得以買入恆大而暴漲而聞名的勁贏兄之助才在寫理財Blog界出了頭, 然後見Adsense的丁微廣告收入可以用來捐一捐又有了用Blog來作點善事的念頭。

鬼佬有句, If you have lemon, make a lemonade;

無可和無必要否認, 這一切皆源自於自私, 塘人自認, 大家又睇到, 所以應該從來沒有人會說塘人很偉大, 無私地分享如此多的資訊和故事, 就是如此"自私", 塘人想寫咩就咩, 想屌誰就暗屌誰, 除了現在老婆唔淮寫的人例外;

社會上有這麼多的問題和騙局, 皆源自於普遍人都虛偽地自私, 例如有些旅行團分明是想賺錢, 就是要搞甚麼零團費卻要逼團友購物來幫補收入的旅遊行程, 或者是分明是想搵水魚買些無謂嘢, 最後不是夾阿婆就是夾傻仔簽帳, 當然他們心知不虛偽就引不到人入局, 最後不是被拉就是被逼嘔返啲利益出來, 實在是多餘得很;

明確地在社會上控制多大的自私是做人的社會課, 就算不虛偽, 自私太多又變得神憎鬼厭, 自私太少, 社會上的各種好處又益唔到你, 而且還要學懂看穿他人的虛偽和手段, 不過做人就是如此麻煩, 而陀鳥一世也不失為一個不用思考太多的做人之道。

2017年10月25日 星期三

李鄭屋Blog聚



由以八千蚊實現基本的財務自由 - 財務自由了, 而在各處Forum所聞名的財務自由夢兄做搞手, 同時作為塘人來港最後一場Blog聚在李鄭屋邨對面的西餐廳所舉行, 出席Blogger包括財務自由夢(財夢)兄, 贖身誌Ryan兄, Murciélago兄和塘人;

由於塘人早與Ryan兄在黃金和高登電腦商場行了一陣, 再走過去長沙灣, 所以到達Blog聚地點時早到了差不多半粒鐘, 之後財夢兄到埗, 再之後是Murciélago兄;

之前傳聞這三位Blogger在網上交過下手, 原以為會出現衝突, 最後頂多財夢兄囉嗦了Ryan兄幾句有關Blog Link的問題, 最後大家似乎都放下了對彼此的意見, Blog聚繼續。

之後Murciélago兄分享了香港投資房地產的知識和方法, 大家又講了些塘人無法搭嘴的港股, 由於講得太多兼大家坐正風口位, 導致塘人塊牛扒食落已凍, 所以就極速食埋, 費事塊扒變硬成石頭;

財夢兄說了幾次塘人曾經叫他財自後請食飯, 對此塘人一開始真的毫無印象, 不過在飯局後突然醒起幾年前好像在回答讀者問題時有件類似的印象, 不過塘人記性可能真的不太好, 詳細內容實在已經不清楚;

於是乎這餐飯局由財夢兄請客, 實在對此十分之感謝, 如果他日還有回港, 希望能與更多Blog友讀者進行更多有意思的Blog聚。

2017年10月24日 星期二

火煱七人聚



塘人回美在即, 適逢風中追風兄亦都將會移居台灣, 所以就來了個臨別Blog聚, 出席者共有7人 - R兄70兄半桶水兄Michael兄塘人醉心兄風中追風兄;

Blog聚地點定於某名牌火煱店, 打邊爐可以邊吃, 邊喝和邊談, 不過餐前大家晨早講明今次談話內容不會擺上Blog, 所以此篇文純粹作為塘人回港時的其中一個行程記錄就好了.

2017年10月23日 星期一

旅途不忘行善(蘋果慈善基金)



塘人在港已經逗留個多星期, 多得衆朋友, Blog友俾面令塘人有很多節目, 日日差不多Full爆Schedule, 玩得非常盡興;

問題只是行太多, 體力唔夠😓

星期一收到Google Adsense的Blog收入, 立即就找尋可捐款的蘋果慈善基金的個案, 雖然此一點點100美元捐款只是杯水車薪, 但有總好過無, 依然希望幫到有需要的人;

此Case求助個案苦主非常年輕, 身患血癌只望有一絲生存的機會, 詳情請Click 此 Link

30歲新婚血癌女 求40萬換生存希望

2017年10月21日 星期六

與80後不一樣的Blog聚(論置業, 創業, 醫療, 男女)



正常Blog聚, 通常食飯High Tea, 與Blog友贖身誌 Ryan的Meeting卻由塘人提出,選擇在他朋友的按摩美容店中, 理由是他的其中一篇文章 - 十幾年朋友

原先塘人以為按摩女會是一些操半咸半淡廣東話, 年紀有返咁上下的師奶, 怎料竟是有點貌似龍珠中人造人18號的染髮港美女, 實在感到有點意外, 成套按摩連面部美容400蚊港紙有找, 比起美國就不算昂貴。

由於我們當時各自各在不同房間被人按摩, 所以能夠談話的時間幾乎沒有, 之後Ryan還要上驗樓課程, 於是我們便相約三個鐘頭後在同一條街再食晚飯, 好讓塘人回去先眠一眠。

塘人回港後並沒有試過韓國嘢, 於是Ryan便帶塘人去試, 從談話中, 感覺Ryan十分好學長進, 可惜家庭背景有些部分接近塘人, 導致他所希望的發展進度就有點被往事所拖累;

Ryan第二朝要搭早機到台灣覆診膝蓋, 他說選擇去台灣的原因除了香港對此方面的技術落後和排期費時之外, 更主要是受了一位寫了本"4 hour work week"的作者Tim Ferriss所提出的Medical Travel概念所啟發;

這個概念是基於就算醫療服務接近, 卻不同地區收費和效能不同, 最好計過數後才決定選擇在何處醫療服務;

對於在港置業和男女關係, Ryan覺得現時不太重要, 始終這兩項東西在港似乎是高消費的項目, 對於想要集中資源拼搏的他似乎還不是擁有這些的時候。

最後當然要多謝呢餐係佢俾:D

2017年10月20日 星期五

一日三聚(止凡,70後,狸貓)



承蒙止凡, 70後和狸貓兄俾面, 塘人回港時得以與他們於其中的一個星期五Blog聚, 兼且在有限的時間內從他們的身上學嘢, 實在感到非常之榮幸;

原先與止凡兄食Lunch前已看了Blog Meeting地點的餐牌, 見到有個吉列豬扒飯好似好正, 於是原先只打算之前在茶餐廳隨便食一個早餐頂幾粒鐘, 不過剛好塘人老婆口痕又食多了大半件西多士, 最後在到達餐廳時還是有飽的感覺, 所以到最後還是食唔到吉列豬扒;

止凡兄實在是非常之客氣, 對兩手空空只帶自己出街的塘人除了送出最新著作, 還想請食飯, Blog meet與止凡兄天南地北說了很多與Blog有關的事, 不過時間實在有限, 實在未能盡興。

從Blog聚回到下榻的地方, 塘人由美國來, 現在每天在港步行數量在Tracker上是美國的兩三倍, 所以體力唔多夠, 原先諗住眠一眠後再出去Meet狸貓兄, 點知隔離地盤玩打樁, 導致眠極都不能入睡, 最後夠鐘就再出去;

去到Meet狸貓兄地點之前睇過Menu, 不知何故到達現場時Menu與之前所看的好像變得不同, 還是自己所以為的這間越南嘢與自己在美國所食的搞亂就真的不得而知了;

狸貓兄如其Blog名, 就是頭圓圓兼有黑眼圈, 塘人與狸貓兄一路食一路講了很多與Blog有關的所有事, 最後該餐狸貓兄很客氣由他所請;

原先塘人與70後兄打第三場, 曾與70後兄Blog聚過的狸貓兄也想與他打個招呼, 於是乎便一起步行到與70後兄的等約地點, 食飽嘢一邊消化, 一邊又講了一輪大家以前的往事和將來的計劃;

由於70後兄事業很忙, 到晚上9點才能開晚飯, 他的到來與彼此的談話中塘人才知道原來狸貓兄既有專業的正職, 背後又有一份事業, 實乃強人一個, 當然連佢自己都知這些事情都不擺上Blog, 導致普遍讀者覺得佢無咩料好睇;

對比起眼前的兩位強人塘人有感自己更似Small Potato, 有點好勝心的塘人覺得自己要更加努力, 做好自己的理財和事業;

最後三個男人, 好像談了差不多三粒鐘, 到餐廳十二點淩晨時由於70後兄和狸貓兄星期六還要上班於是便告辭回家, 塘人與70後兄所住地方似是同一個方向, 於是乎70後兄打的士便順道Drop低, 點知原來的士司機唔識路就扮識路, 導致塘人還要行多5分鐘才能回去;

當然另一原因應該是大家都很累, 尤其塘人是習慣每晚十一點前就必定上床訓覺扯鼻鼾的人, 連塘人老婆夜晚要追睇老TVB劇"壹號皇庭"都唔醒。

一早醒來, 塘人有感全身似是被三人聯手打了一身的周身骨痛, 所以當塘人老婆問昨日三個Blog聚講過啲咩塘人完全對Detail無咩印象, 他們真人叫咩名原來塘人無問, 然後去到夜又無給她寫Whatsapp, 於是被駡其實是否幾條男人去了飲酒, 實在非常冤枉。

2017年10月17日 星期二

香港趣聞:錯判人價值之始



塘人老婆來港第三日就已經食滯咗要睇醫生, 事緣是之前一日我們早上已吃了兩次早餐, 然後中午就在一間屋邨的街坊酒樓食了四百幾蚊的點心, 晚上再落銅鑼灣食了七百幾蚊日本餐, 第二朝一起身就發覺完全地無了胃口食嘢;

看完醫生, 要吃腸胃藥, 兼成日只淮飲寶礦力, 於是乎之後塘人老婆就只能睇住塘人和她的阿叔食, 她自己就只能夠飲寶礦力;

雖然不能食, 日子還是要過, 塘人來港前List了一堆節目要做, 還是要繼續行程, 再慢慢等老婆的胃口返回, 故事教訓真的食嘢只能夠七分飽, 過了就很容易得不償失。

香港雖然人多, 發覺不知何故好像怕人, 例如塘人兩公婆乘搭升降機時有一對年輕男女入來, 當時塘人與老婆所站的位置擋住了按掣, 不過他們不出聲就當他們去同一層所以無問, 到達樓層後發現他們又不是去這一層, 白花時間遊升降機河;

另外就是排隊等買嘢食時當For fun好, 解下等待時間的悶場, 咩都好, 塘人兩公婆習慣與鬼類搭嗲兩句, 例如講下該間餐廳有咩好食, 不過在香港似乎會被當成痴線, 很多人對住他們微笑也木口木面地來回應;

不過塘人也不是Complain, 因早預了此地的文化如此, 雖則塘人本來在此地出世, 可是不同的就已經不同。

講這些只想說明塘人回港已解答了為何香港如此多人, 中佬中女所謂要找個咩伴侶如此困難, 導致有層樓有股息都要食飯要自己一人煲, 本來他們就只懂活在自己已定的世界中;

除了個人之外, 他們連多句廢話都不願/不敢多說, 人人社交困難, 難怪溝唔到女, 而女就容易被善於社交的人溝走, 男男女女容易被人騙財騙色在所難免。

說到底他們的行為如此可能源自於自幼被教導成與同輩相處應該計較現實, 例如與成績好的人就要模仿埋堆, 對於成績或操行差的人就要遠離, 對富有的親朋就要鄙視, 對貧窮的親朋就要唾笑;

在此有點變態矛盾的價值觀下最終演變成的應該是最好甚麼人都不用交往, 因為華人社會財不可以露眼, 物質社會又可以打腫臉充肥佬, 很多人擁有對他人短視現實的思想卻沒有能夠看對人的眼光;

老實說一般懶人何來的超能力能夠在短時間內看通一個不相識的人的價值?  但自幼的教導又要他們不能夠蝕底地作出多餘兼無謂的社交付出;

所以一般懶人就只能夠以他短視的眼光於短時間內看出他人的本來價值, 而這個結果當然十之其九成半要看錯, 完全靠luck而已。

題外話, 話說塘人純粹練功炒了個有波的印尼妹牌, 點知whatsapp按錯掣, 給了她自己的"真"電話, 幾粒鐘後印尼妹問塘人為何還未約她, 適逢老婆要睇醫生要陪好她, 所以有感很悔不已, 藉此提示下次用whatsapp時要小心。

2017年10月15日 星期日

香港趣聞: 為何美女不接門



此篇塘人老實不客氣地老抄Joseph兄的標題 - 迪拜趣聞(一): 為什麼香港人不會笑?;

塘人在飛港途中當日在飛機上從whatsapp中得知香港正在懸掛一號風球, 而且機長言明到時會有Rough Fly, 而從西雅圖的起飛時間也因行李擺放問題而延誤了些少, 不過幸好機上有大量新的美國戲, 所以就一路睇戲一路等飛;

臨到達香港時果然有點風力, 再加上香港機場Busy, 在吹來吹去的情況下飛機還要盤旋了差不多一粒鐘, 最後還要在Landing飛機先左傾然後再右傾, 最後平安到埗;

落到機, 原來已經掛了三號波, 去到行李輸送帶當然要找行李, 剛開始時出了一個, 然後一直等等等都不見到其餘兩個, 於是塘人兩公婆去櫃檯問, 才得知原來其餘兩件在上機後又再被拖落機, 原因不明;

不過塘人感到最仆街的是為何一直無人出來貼告示, 還老點了塘人走來走去浪費了成粒半鐘, 最終與塘人同等遭遇的乘客起碼三四十人, 其中有些中國大媽還要駁其他運輸工具上大陸, 櫃檯職員只說那些行李會在跟隨其他機到港後會直接送到塘人所居住的酒店;

來到香港預咗無咩笑容, 一落機搭的士的司機大叔一開始木口木面總是不發一言, 後來可能在塘人的說故事技巧下"以為"塘人兩公婆是在美國繼承了獅子山肯搏肯捱精神的香港人後終於自然地彈出了幾句話, 在石屎森林中永恆無趣的生活似乎鐵化了不少港人的心;

來到酒店當晚已過十二點, 之後星期日香港也掛了八號波, 為了使看更和櫃檯門認得我們, 所以與眾不同地特意在出門前和回來後故意與他們打招呼和閒話家常, 總之還是那句, 普遍香港人勤勤懇懇地生活, 但卻慣了不與人溝通, 最終變成不能夠自然去溝通;

塘人所住的酒店似乎很受年輕的大陸客歡迎, 該區的香港人口已經老化得很厲害, 年輕的香港後生女不太多, 於是乎這裡的大陸女反而成為了最養眼的人口移動;

星期日晚塘人老婆突然有飯局, 於是便從手上不多的港紙分了一部分去讓塘人自己搞掂, 如塘人早知就不妨在日間搭訕些大陸女, 起碼唔使自己玩自己, 後來便約了老婆阿叔一齊出街食;

當塘人出門時正好與個大陸女同一部升降機, 塘人Hi完後搭唔到嘴便唯有無聊地走出出口, 然後習慣性地Hold門, 在美國後來者會接門然後道謝;

不過大陸女似乎從未試過如此情形, 其一可能她不認識塘人, 所以為她Hold門覺得有點怪異, 然後塘人純粹想她接門, 而不是開門讓她出去, 所以基本上身體擋住了她;

一秒後塘人心諗Oh Shit條女唔識接門就唯有讓她走出去, 出口前她還與塘人四目交投後說了聲"謝謝", 最衰塘人約了個阿伯而且還未搞清何處收卡, 何處唔收, 否則約條女去食飯可能會爽。

2017年10月14日 星期六

創造出可努力的地方


塘人的此篇文是在飛往香港的途中打, 原來自己在美國的手提電話Plan全球通行, 勁到在飛機上的上網都包埋, 不過當然網速是極度地的不穩定, 有時Load到嘢, 又有時等好耐都無反應;

就算多年不回港, 塘人還是不喜歡那十幾廿粒鐘的長途機, 當然可能是自己沒有能夠Afford到商務座位的能力, 雖說話就話所謂幾層樓收租, 兼有股息, 塘人依然是靠工資生活的窮鬼一件;

這次回港原本以為自己無咩節目, 所以sign up了幾個meetup, 後來竟然愈約愈多人, 導致要Cancel全部meetup節目, 實在是有點混吉的味道;

在普遍Blog界的投資觀念中, 最好就是自己手上有錢, 又遇上大冧市, 然後趁低執平貨, 再等時機成熟後獲利, 或者是坐低唔賣收息收租爽過做神仙, 說到最老實個句呢啲叫做睇人仆街, 然後自己趁火打劫, 否則的話所謂滿地的平價優質資產從何而來?

神奇的是很多人自知這一套Work, 而自己也滿懷期待地等待這一天的來臨, 卻雙重標準地覺得如果人家都這樣想的話就是情緒負面, 為社會帶來了太多的負能量:

買不到樓的人想樓市大仆街, 如同後生想已上岸後得把口老吹又袋埋袋埋唔嘔錢的老屎忽早撚啲死一樣, 人哋仆街他們才能有發展, 實乃正常的優勝劣敗, 完全是大自然法則;

不過雙重標準的道德撚, 就只許州官放火, 不許百姓點燈, 自己點想點做都得, 人家連想都要去Ban, 其實是想保護自己, 唔鍾意人哋想佢仆街中棍, 被人家長江後浪推前浪;

所以在此再長氣地再說, 因為塘人以往的文章本來就已經強調再強調過很多次, 你的成功是透過他人的仆街而來;

就算以為自己透過了甚麼創新來行了條藍海路, 在蝴蝶效應下也在另一方面殺掉了其他行業, 在今時今日的社會這類例子太多, 要塘人舉例出來純粹多鳩餘;

當為一個已上岸的道德撚, 最能保障自己的方法就是一邊不斷地令人仆街, 另一方面透過宣傳去防止他人去想他仆街, 這個社會就是如此地玩上這種低能的零和遊戲, 被人洗腦以為自己或他人是聖人的話早晚玩撚猿;

所以從今天開始, 應該笑臉迎人地努力工作, 積累本錢, 然後在確保自己唔仆街的前提下等人仆街, 然後再食埋佢嗰份, 再長氣地講多次, 呢個社會就係咁玩, 而你唔咁玩時就人哋去玩你, 令你無瓦遮頭, 無法成家立室, 令你的子女世代貧窮, 不過也是完全咎由自取。

2017年10月12日 星期四

大老細行過




塘人於Training和Operation兩邊做距陣位置, 於是乎經常於公司總部和分部門周圍走動, 對於在中學時期曾經於香港大牌子店舖打過工的塘人來說, 美國辦公室政治文化實在與香港的完全不同;

塘人在香港時, 就算正在做着手上的工作, 只要一名小經理有事叫立即做, 就要放下手上的工作立即做, 塘人試過回應一句搞掂手上工作就會去做, 經理就臉色突變地粗口侍候, 現在回看其實這些公司所付的人工也不知道能否過活, 經理也不當員工是人來看, 就算東家唔打可打西家,不過大家似乎也慣了。

在美國的公司, 上級叫下級做事是要用"Please"的, 有時上級兇一點的話就可導致一個下級的劈炮唔撈, 當然辦公室政治的基本就是把波踢來踢去, 所以為免要揹黑鍋, 就要document everything,以免在職場上中招;

所以作為下級員工, 在自己的工作未完成時就算上級要求也不一定要接波, 就算肯接就只是純粹"幫拖", 如果上級逼迫或行為有侵害成份的話只要夠document還可以控告上級, 這種踢波接波遊戲導致上級沒有所謂的官威, 就算make一萬美元的員工也不會對make十萬美元的主管阿諛奉承, 大家純粹自己做份內自己事;

在塘人公司的總部, 就算年薪過六位數字的CEO行過, 完全地沒有人要放下手上的工作或Lunch去特意去向大老闆行禮, 更不會特意去扮忙去引大老闆的注意, 基本上大家當佢無到, 就算每當他的每條決策影響住過千員工家庭的生計;

有次塘人一位較為年老的同事開公司車時不小心擦凹了CEO部車, 而且還不知道地Hit & Run走了, 最後也沒有人用特權去為難這個老員工, 因為在賠償制度上他並沒有過要被Fire的額度, 而且調查過後發現老員工真的不知道擦了CEO部車, 最後被再Training後還在返工;

另外美國很多大公司通常流行由下層員工升上層的制度, 下層員工想上的話可以向公司領獎學金去進修, 當條件合適向剛好有空缺的話就可以去申請升職, 不過如果控制時間得宜, 美國藍領可以仲好搵過白領, 所以各施所長, 沒有必要大家一窩蜂去坐Office;

例如以前塘人去過申請做UPS, 首要就要求一定要去做有各項褔利但最低工資的倉務員, 大家所搏的是年薪超過七萬美元的Driver Job, 或透過進修進入管理層工作, 所以當年塘人應徵時人事部阿姐有點串, 講明份工一開始係好辛苦, 覺得捱不住的人可以自己行出門口;

所以一向在華人眼中是懶人國的美國, 主要靠所謂的公司制度來維持效率, 一切賞罰不靠領導階層一句話算數, 反而公司政治較不黑暗, 所以塘人一向不覺得自己是工資奴隸, 或許這詞只能引起亞洲打工仔的共鳴。

身處一個相對政治光明, 舒服的打工環境, 甚麼財自, 投資或資產的都可以No Rush, 加上退休保障等等, 已確保了基本的財自 - 退休的經營, 餘下只是自己如何加大成果而已。

2017年10月10日 星期二

家庭效率



今時今日, 雖說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卻離不開孫子兵法之道, 優勝劣敗, 只有勝算多的家庭能夠在世事紛紛的社會上站得住腳, 享受住更加充裕的生存資源;

家力逐漸強大的家庭, 在制度和實行力上較家力衰弱的家庭更為完善, 現代人普遍上覺得一家處於貧賤在於收入和資產的多寡, 或運氣等等的因素所左右, 卻從不在內政中去分析一家能夠逐漸強大的原因, 純粹表面地看, 表面地決定貧富的因果;

上幾篇塘人講港女之無效率地不斷尋找Mr Right, 毫無判斷眼光但又身處於一個Pool較大的交友方法, 最終就是搵呀搵, 掃呀掃, 年華老去, 後生女不斷地把她們推向被其他人所Search的邊緣, 而她們就覺得上天不公, Mr Right從不出現;

同樣道理, 一家之貧富實際取決於各成員之眼光, 實行能力和一副能夠有效約束各成員行為的制度, 也能夠表達為"家法", 很多人一聽"家法"應該通常只想到古代的私刑, 而塘人所說的家法是為了集中一家的資源和時間所開行的規則;

擴張家力, 一家必需盡力把時間和資源投放於能夠令大家獲得更多資源和時間的途徑之上, 除此之外更要為了安撫不平和增加向心力又另要撥備時間和資源放在改善家庭的地方上, 家國同構就是這個意思, 管家就如治國, 對以上兩事皆鬆懈的家庭注定走向貧賤和離散, 例子太多其實不用塘人盡道;

有所謂家法, 更要盡快專注地實行才能見到效率出現, 現代的普遍家長以為自己掌管全家的時間資源, 雖奮力地向家中的其他人要求效率, 例如子女的成績, 伴侶的收入, 自己就懶理家法, 反而他們自己最無效率;

當然我們的社會不需要有大多數家力強大的家庭, 否則便似乎是違反了自然法則, 自然界就像有條食物鏈, 由上至下地食, 所以我們只要管好自己就好了, 實在理不到其他人勤不勤實地擴充家力, 此消彼長這句無理由難明白的。

2017年10月9日 星期一

搵而唔Keep




現今不少人的社交模式就像他們去買股票一樣, 例如在今日純聽新聞說甚麼消息利好, 就心動動地買入, 然後在股價不上不落或大跌(Long)/大升(Short)下就對它感情漸淡, 然後又再另尋其他有機會令他們心情興奮的股票;

如同股票一樣, 唯有等它升或跌才能夠獲利, 普遍人都不用去為這隻股票去Work on It, 所以對於其他人也是一樣的懶, 唔會去Keep, 所以在這個社會上的剩男剩女不能怨天尤人, 由於懶而造就成的社交效率低下純粹個人咎由自取;

在美國, 鬼類較為Prefer面對面交流, 塘人的臉書差不多日日Update但不會有咩人Like或Comment, 不過他們就肯定知道塘人有咩搞作, 有嘢通常留返面對面至講, 反而華人們普遍覺得科技方便, 潛在性格不喜好社交的華人就索性依賴科技, 懶得就懶, 如有人無啦啦要見面似乎更覺是無事不登三寶殿;

當然, 現代人所謂覺得自己時間寶貴, 就像是那些手上只有一注的所謂投資者, 覺得自己要押寶一注獨得, 他們的所謂社交更類似於所投放的社交時間必定要在短時間之內獲得最大效能的利益, 對比於時間較為充裕, 或許已經上位上岸的階層, Keep一段社交要向利而看就更合乎他們口味。

不過說就說他們非常地想要押對寶, 但其實完全地不等同他們會有眼光去看穿自己是否押得對, 不斷地搵而不Keep一直沒有進化了他們能夠看穿和利用到對方的價值, 如塘人之前所說,  Keep是要透過Work, 一直無Work而突然要找人要求付出就更似乎是無事不登三寶殿。

更有害者, 如同短視地想獲利而不停換股換方向的人一樣, 剩男剩女既懶又唔肯Work, 只追求情緒感覺上的刺激, 終有一日唔使講遇上老千, 被騙財騙色在所難免。

2017年10月7日 星期六

唔怪得



此篇續上文, 不過上期講某些男人以為向女人曬身家就引到女, 點知埋身的女人都似乎只想要他的錢, 到這個時候該男人又玩計較起來, 說天下女人都只為了他的錢, 實質是他自己先開這條路, 到頭來又走去怪女人貪錢;

塘人見蘋果介紹SweetRing, 於是乎便開個Account去玩下, 點知一開波就算在臉書上Detect到塘人非Single, 如覺得錯誤就去更改臉書Setting, 反正塘人當日覺得自己Single, 於是乎便非常容易地開了個Account;

到一用便發現原來Send收Messages都要收錢, 於是乎塘人便去Deactivate個Account, 一按要Deactivate就說要送塘人三日Free membetship, 於是乎塘人便見用得唔好浪費, 在屎塔痾屎期間便Send了過百同一個問題給不同的港女, 然後又故意寫得自己個Intro很大男人, 睇班港女點樣覆。

一如傳銷的成功率, 年紀大概三十左右的過百港女只得2%左右能夠成功講到幾句, 成功拿得一個電話, 其餘一開波不是就說塘人不合適她們, 就是不覆(或許無付錢買Membership), 不過問題在這班港女的Intro都說要找Mr Right, 塘人覺得連面和話都無機會接觸, 就靠一個電話一個App, 如何憑空找到Mr Right呢?  這不是笑話嗎?

說塘人不合適她們的港女中, 其實問了塘人一些很肯天真低能的問題, 例如"打電話給女友唔接, 會否打多次", "要選擇轟轟烈烈的愛情, 還是平淡如水的愛情", "會否婚前性行為/同居"等等, 務實的塘人覺得問題低能在連男人臭味都未索到, 想這些未能發生的事實屬太過多餘, 於是乎通常答非所問, 也不會是這些港女所想要的答案;

還有一個一開口話想有人用三十萬來包養佢, 原因純粹是他不想上班, 就此而已, 實在令人有感所謂大都會繁榮的背後, 有些女人就不斷地用青春和肉體來交換生存的條件。

年華已去, 終日夢想上天會突然彈一個Mr Right給她們的女人, 還在不停地找新App, 於電話屏幕上掃左Like男人, 掃右唔Like男人, 然後感嘆自己如斯的天生麗質, 為何就是沒有一個男人肯要她;

不過她們卻不知道上天已經給過了她們很多很多的機會, 皆因香港地實在有很多人, 周街都係男人, 只是她們卻不肯伸出一步去Work on It, 此種不勞而獲的愛情觀, 沒有效率地以為只搵唔Keep就會出現真命天子, 唔怪得年紀這麼大都還在找"愛"了。

2017年10月6日 星期五

好侶不在尋




回港前塘人還在Training一六十後, 一九十後, 兩人之不同在於六十後知道自己進步空間不大, 唯有在自己的餘生中盡量穩定地做工搵錢生存, 一份工夠他交Bill和做到退休就基本上滿足了;

而另一位的九十後基本上就賺錢買花戴, 覺得自己現在錢搵不夠是學歷所致, 於是乎覺得夠錢開飯之餘就去College進修, 所以根本無心所謂做好一世工, 還經常發白日夢, 邏輯還有點語無倫次;

所以塘人Train這兩條友, 就煲六十後, 踩九十後, 務求讓六十後看見原來自己比後生更叻之時, 還覺得自己選對了正確的工作, 至於九十後就務求打破她的白日夢, 讓她知道做不好這份工不要說有無錢, 就算進修了學歷還是要輸給老嘢的經驗;

塘人Train人一向像孔子般因類而教, 雖然過不了幾個月就離職走去開火車, 所以完全是可以照本子去教, 但塘人覺得要對得住自己, 也對得住即將要考核他們的同事, 實在不願教出廢物出來;

買回港機票前塘人老婆說過N次在港期間叫塘人自己搵節目, 唔好似細路仔般癡鬼實佢, 不過就算她不說塘人都不想癡鬼實佢, 過往經驗她的朋友不想有塘人這個"外人"阻住聚舊, 導致飯局氣氛非常之"客氣", 所以塘人還是自己搞掂自己仲大家高興;

除了約了中同和Blog友之外, 塘人還約了一個與塘人老婆一樣同時間認識, 當年只得十五六歲, 現在已為人妻師奶的朋友食飯, 塘人老婆一聽, 說當年塘人說她們面相相似, 不過十幾年前的事塘人還記得就奇;

塘人與此女只約過兩次, 十四年前第一次約就周圍去了幾粒鐘, 不過塘人只記得與她去了林村河, 維港和搭西鐵, 繞了一大段路才送她回家, 第二次約是09年, 手上已經無咩錢的塘人被她屈了請食味千拉麵, 剛好還聽到她要嫁給她做嘢公司的老細, 所以第二次約塘人感覺不太好, 主要是有感被屈請食飯, 她嫁不嫁人塘人反而不太Care;

由於一跟她說食飯她即覆會出, 塘人心中反而有點寒意, 主要是看到她老公如技安般的身型和面相, 不會玩陰濕玩埋伏吧;

當然塘人還會出席塘人老婆某些口水佬朋友的飯局, 主要是用作KO他們的武器, 以前塘人老婆中學Miss的老公在飯局中要討論中美政治的不同, 幾個回合下來塘人就把老嘢KO到要回去訓覺, 由於剛發生了賭城鎗擊事件, 所以這些口水佬朋友肯定會拿出來對戰塘人;

其實塘人最覺得會過癮的是極速約會的活動, 塘人一看流程知道各人會輪流與同等數量的異性玩六分鐘的交流就覺得有趣, 起初報活動時塘人用中文問不見回復, 於是乎便用英文問就覆, 於是乎便索性用英文問一大堆流程等問題, 而且錢已付, 希望到時會好玩;

蘋果新聞剛說有個冒警的陽光健碩男子對說自己無家可歸, 入女人屋後騙色, 現在大概至少有十名受害人, 很多人說港女貪錢看不起男人, 事實上卻以己度人, 看到茅草而看不到入邊的珍珠, 主要還是這些男人除了錢,車和名牌而無可吸引港女的地方;




所以有很多港男說自己找不到女人, 塘人至今還是不能理解, 像某些有點錢, 有層樓的中佬寧願花錢買名牌西裝和手錶, 說一大堆投資, 政治和股息報稅的道理, 卻不肯花一千港元找個Part time girlfriend來嗅一下女人香, 實在是很枉此生呢。

2017年10月4日 星期三

國際大都會的不明不白



由於塘人到埗香港時間較晚, 到達市區時應該已經過十點以後, 所以便電郵酒店問他們Hold房, 不要以為塘人不到而把房間給了其他人;

點知電郵自動回復系統雖然說會在3個工作日回復, 最後幾個星期都唔見影, 而且這間酒店的名稱在香港人所共知, 如果是他們看畢塘人所寫的電郵不明白可以問, 或者根本他們的電郵純粹虛設, 作為所謂的國際大都會中的酒店, 塘人在美國未嘗遇過這樣, 所以實在不解;

另外塘人在港期間所報的一些活動, 未幾就有人來追塘人入數, 由於此觀念對身處美國我塘人眼中則為Wire, 通常只有買美國樓付首期時才用到, 而且各方皆有$15美元的手續費, 塘人覺得那些純粹幾十港元的活動實在是不用如此吧, 於是乎便問他們收不收信用卡, 又是一場問了不回復的不明不白;

對於一向覺得商業事務應該清楚明白的塘人來說, 這些不回復的做生意手法到底是在表達些甚麼呢? 突然發覺原來死鬼做生意還不算差, 起碼伸手問攞錢前會交代清楚明白, 資訊流通對雙方公平, 不過國際大都會似乎不玩此套;

難怪經常蘋果說有這麼多的騙案;

還有所謂的過數似乎是塘人中學時期的產物, 廿多年前銀行業科技落後還好說, 現今各式各樣的支付方式都有, 還要同班阿婆阿伯係銀行逼排隊入數?

事到如此, 除了已經晨早付錢的酒店以外, 所有唔覆的活動全部Cancel, 因為覺得就算付了錢都不知道信唔信得過, 酒店已經托親朋行過樓下"親自"去請教, 要做如此無效率的行為, 塘人真正到埗時又再會請教他們為何收了電郵不覆, 還是看不明塘人的中美文對照。

2017年10月3日 星期二

退休的經營




塘人由一對英國的Blogger文中得知一套TVB專講香港女人嫁到英語不太流通國度的所謂連續真人show, 看了幾集之後除了覺得太過煽情之外, 基本上感覺普通, 始終矛盾地方不少, 不過這套又不是推理片, 所以無謂太過認真;



片中除了講了不少香港女人嫁給外國人所遇到不少的生活障礙之外, 也提及到外國的住屋和退休如何在比較香港之下如何好, 當然代價是當地政府收取重入息稅, 所以實在是無得比, 各處地方各處例, 輪到政府想收重入息稅去改善市民生活時香港暴動應該都有可能。
 
當然香港本身的高樓價源自於高地價政策, 作為政府收入的主要一部分應該算是對市民的重入息稅吧, 只不過是在幾時交這條數和分攤給有能者去交而已;
 
由於塘人身處重入息稅的美國, 所賺的不少錢都被用作交稅, 另外衣食住行全部有稅, 在美國不想交稅的就只有從稅法中鑽孔或瞞騙, 例如像某家賭城住的三口子, 直頭不工作, 靠政府或機構派糧派獎學金去生活, 而且還很自在;
 
當然依賴政府或機構就只能夠生活在比訓街好些少而已, 像塘人剛介紹入職的老朋友, 靠食Social真的就只夠基本消費而已, 使多點錢還是要靠他老婆返工, 故此百無聊賴唯有自己一個人在家等死;
 
身處重入息稅的國家, 基本上退休時的財務自由自從肯工作交稅開始就晨早有了, 想過更豐富的生活就唯有靠自己努力或腦力去鑽研;
 
塘人的不少已退休同事在領了公司和政府的退休金後就搬到些使費不用太高的鄉郊, 日日Camping, 去老人院排排坐, 食蛋糕的生活亦都好不自在, 不過似乎用突些少錢就不太好了。
 
美國稅法重罰個人依靠資產升值來獲利的投資行為, 收租和收息的稅率就比較低很多, 所以塘人的心思一向都不Care資產升值與否;
 
反正自己的基本退休財務自由早就有了, 資產只要像乳牛一樣日日噴牛奶就好了, 而急於從資產升值中穫暴利的人還要被政府刮一筆爽, 而且風險不少。

2017年9月29日 星期五

This is America, ya know?


話說某晚塘人兩公婆去一間離家差不多半粒鐘車程的韓國餐廳食飯, 其實間嘢唔係話特別好食, 只不過塘人習慣去呢間就懶得轉, 而且有件與塘人青梅竹馬差不多樣貌,話頭醒尾韓妹做Server, 一來到都知道塘人兩公婆食來食去同一味兩個連湯的Combo餐, 加起來四十幾蚊左右;

這一晚一來到塘人不見韓妹都已經無咩癮, 因為其他在此做Server的韓國仔通常一擺低餸就唔見影, 可以Refill的韓國泡菜就借啲依唔提佢哋就唔Fill, 不過揸了咁耐車來到, 唯有照坐低食;

食完後一睇單果然中伏, 原本的Combo餐條韓國仔Server玩分開逐樣計錢, 由四十蚊變成六十蚊, 於是塘人便叫他過來, 問為何叫同一味嘢, 韓妹計塘人四十, 你就計六十;

韓國仔一嘢就答塘人幾年以來一直叫錯餐, 條韓女應該計返塘人六十, 塘人沒有理他就說他明知塘人叫Combo, 還特登餐與湯分開計是不是要扣返, 他就說不會扣;

然後塘人再說不扣的話就不會再來, 是關又不是近, 是否還不肯扣?  他還是說不會扣;

第三次塘人再說自己不但不會再來, 還會在Google上如實負評, 這樣還是否不肯扣?  韓仔說就算怎樣都不會扣, 於是塘人一句"Fine", 就給他信用卡去碌;

信用卡碌完後, 韓國仔明知不會有小費, 禮貌服務都欠奉, 塘人老婆問簽完張單是否要撕碎交回給他, 塘人突然靈機一閃, 想起以前鬼仔Roommate在一間叫Outback的扒房餐廳做Server時所提及過的一件事, 就叫老婆不用簽或還給他, 直接一齊帶走;

話說以前塘人美文還不太好, 只識中餐美文, 鬼仔Jason跟塘人抱怨說在Outback做Server時某位客人大意把信用卡留給商人的單帶走, 小費卻簽在客人單留下, 於是餐廳就不給他那廿多美元的小費, 說因為沒有客人的簽名;

所以塘人就把商人單帶走, 當條六十蚊數officially出來後就打電話給信用卡公司如實所說去Dispute 這條數, 扣回和以前用餐一樣所付四十幾蚊的價錢, 信用卡公司問了塘人幾條問題, 例如是否餐牌加了價或是否有Subcharge小費等等, 然後就給塘人扣回這條數;

以前塘人做餐館時的老闆們一向都不會如此企硬, 有次塘人問其中一位老闆為何要給一個純粹覺得唔合口味的客人退錢, 他解釋說趕走一個客就等同趕走成村客, 所以退錢令他下氣了件事, 當然最好還是他肯換餐就解決到;

由於這次事件和嫌遠塘人就不會再去這間韓國餐了, 唯有另外再做Research 找另一間。

2017年9月26日 星期二

愛國的耶茜


塘人以前寫過一篇名為校花的文, 故事回顧為一位中學時期好出風頭, 十五六歲已經有點波同蘿的女中同被隔離班的一件又毒又醜的男同學告白, 結果女中同睬都唔睬佢離開, 結果導致這位醜同學鼻涕馬尿齊流, 成為一時的笑柄;

這位女中同學塘人去美國後被傳聞做教書工作兼與比她年紀大很多的男同事拍拖, 塘人一時有她的臉書, 後來不見了, 或許被她Unfriend;

不過其實她un唔un都無咩所謂, 是關她生活上無嘢在臉書上share, 又或者是特意不讓塘人看, 反而是一大堆又神愛又愛國的東西public share, 塘人很久無去睇, 突然心血來潮去望一望。

一如以往, 女中同不斷在臉書上share嘢批鬥所謂反共反國的異見者, 她認為自己站於歷史上甚麼的這些異見人士都在搞亂香港, 又分享些外國些甚麼有名院校都禁止反國言論;

不過她的政見甚麼的對不對塘人不太care, 站於分析人性角度, 塘人只想分析她背後的動機和利益;

中學時期的她覺得自己很特別, 積極參加校內領袖活動和親近老師, 所以不會與普通的同學相處, 甚至是一句半句都嫌多, 感覺上不易相處, 所以沒有甚麼男同學能夠埋到佢身;

或許是覺得自己天生靚女難自棄, 出來社會後可能因為家底問題而撈得普普通通, 要特別就只能夠透過貶低大部分人來突顯出自我的高尚, 於是乎普遍做教師的人向"黃", 她就要向"藍",更要以"平民"來稱呼香港的普遍人;

三歲定八十, 中學時的這位校花做人涼薄, 不理會毒男的情感, 已經逐漸年華老去的她依然涼薄, 為了突顯自己的與眾不同, 對後生和普遍香港人的希望置之不聞, 一味愛國愛港不停地批鬥, 可怕的她竟然是為人師表。

2017年9月24日 星期日

想放棄的賓妹



今期塘人帶兩件學生 Training, 一件是六十後的巴西佬, 另一件為九十後, 不過已為人妻的賓妹, 不過就算她是人妻與否塘人都沒甚麼興趣, 因為唔靚兼楊貴妃(肥);

頭一個星期巴西佬的反抗力頗大, 自尊心不太滿意比他後生十幾年的塘人對他指指點點, 一如概往塘人就讓他踩屎, 然後讓他知道塘人會向Training寫報告,再靠嚇後終於令他聽話一點, 可以玩落去;

賓妹就比巴西佬聽話, 不過奈何一向應該不用腦, 導致要靠食腦的這份工對她來說比較吃力, 還開始想Give up, 於是乎塘人唯有還是不斷地Push佢用個死人腦去做Planning, 她一日不Quit還有排佢捱;

賓妹以前好像在大學醫院處做護士, 見塘人無帶介指以為塘人未婚(其實係已經套唔入), 想介紹些在醫院做工的亞裔姊妹給塘人通婚, 後來好像從他人口中知道塘人已婚後就收了聲, 不知是邊條PK咁靠害, 令塘人失去識囡囡的機會;

Train鬼最煩氣的地方是他們喜歡閒話家常, Even是Get緊Paid, 時間不多他們還是喜歡廢話一大堆, 通常遇上這個情況塘人就截, 不太想浪費時間在無關工作的廢話之中。

塘人就快儲夠錢去捐, 請各讀者高抬貴手, 幫塘人完成這次捐款, 萬分感謝!  

2017年9月23日 星期六

轉職前哨戰



話說塘人為了追尋童年夢想而考火車牌, 呢件事在香港應該唔輪到塘人份, 如塘人沒有離開香港, 到現在撫心自問應該會碌碌無能地求其搵份工逗份糧生存, 求其搵到個女朋友, 求其地生活;

如塘人所預計, 火車前哨試限時一粒鐘答五十題, 塘人入去二十分鐘去答完舉手起身走人, 因為實在太過Easy, 其他仲考緊班鬼係處眼望望, 可能以為塘人唔識答走人, 哈哈🤣;

考試之前考官說第一次試最高分者優先考慮, 第二次試要滿分才合格, 塘人兩點入場, 考官兩點十分講解完, 塘人兩點半走人, 下午四點被通知Pass咗, 第二日朝早9點就被通知十月頭考體能試, 突然發覺鬼佬行動很快;

讀者不要看塘人有咩大志, 好像做了很多人沒有做到的事, 其實本人十分之睇餸食飯, 覺得自己未夠實力時一向不會進取;

細個打機時已經發現自己一定會Make Sure內政搞掂才會出兵打仗, 不過以前的電腦AI Stupid, 所以讓塘人慢慢搞完內政再打無咩所謂, 現在的電腦AI可不給塘人這些時間, 到搞完內政再正面打電腦已經唔夠佢打;

現在塘人放棄了比較高薪的現職, 好像重頭來過地去考火車職, 很多同事都大惑不解, 覺得塘人只差一步就可以升做Sup, 班Sup更加在看了塘人的臉書後問Why?

真的做了Sup後還會去考這個牌嗎?  已經被眼前利益釘死了吧;

不過現在塘人還有兩條Trainee帶住Training, 所以已經同佢哋講定會將Schedule調來調去來讓塘人繼續去參與更多的面試和考核。

塘人就快儲夠錢去捐, 請各讀者高抬貴手, 幫塘人完成這次捐款, 萬分感謝! 



2017年9月19日 星期二

家力的概括




十多年前塘人還未做自己生意之前是一名默默無名的餐館幫工, 外賣堂食厨房見邊處忙就幫邊度, 對那些餐館老闆來說萬能的塘人經濟實惠, 只付比最低工資更低的價錢就請到個一人打幾個Post, 又長期的黑工;

而對塘人來說只想要在美國生存, 一人識兼幾樣就可以攞盡Schedule, 加上餐館包飲食, 所以也不計較人工較低的問題。

正因為塘人爛做, 於是也無可避免地被一些跟隨家人正式移民美國, 有合法美國身份卻有正經鬼佬工不去打, 而貪埋華人堆而去打餐館工的華人看不起, 言語上不客氣不在話下, 又把無利可圖的雜務工作推給塘人去做, 讓塘人賺少了Tips;

後來塘人與人合份做了生意, 當時的那班仆街態度改變, 記得有條廣州妹以前對塘人呼呼喝喝, 之後遇上塘人就像熟人般主動上前打招呼, 反而塘人不理睬她, 還說她痴鳩線, 當時塘人年輕, 稍為得點志就不會再做人唯唯諾諾,真的睬撚佢。

普遍人不懂以分析的角度去研究自己到底有幾多的家力, 然後捉錯用神地把時間和資源用在不會增加家力的地方, 正如一國有軍事, 內政和外交等最基本的三個方向來分析國力, 家力也基本有權力, 財力和人力的三方面;

權力來自於一家全員在社會的身份地位, 權力愈多就愈能吸引財力和人力, 例如一間企業的CEO與一個部門的經理所掌的權力就會導致他所能夠掌握賺錢機會或動員能力的不同;

財力來自於一家總動員的收支平衡與盈餘, 財力愈多可以用作提高權力和人力, 手上有一千萬港元的家庭可以購入一間運作正常的公司從而提高社會地位(權力)或總動員人數(人力), 手上只持有一百港元的家庭未必夠他們外出食一餐飯;

人力來自於全家可以用作操控的人員, 可能是在資源上或者時間上的操控, 已故中國領導人鄧小平說過人多好辦事, 當然是在他能夠動用全國的權力和財力的前提下;

人力的基礎是受影響於權力和財力, 正如上邊財力例子, 只得一百港元, 飯都開不到的家庭不靠傳統道德之乎者也或宗教必定維繫不到長大後的子女, 權力少的家庭在親朋眼中只是Low B的存在, 所以有些人經常說被人看不起, 原因就是在社會上無權力, 無地位;

所以人力前提是在能夠掌握的情況下, 很多人錯誤地以為識人多或家中成員多就好, 卻在需要他們時都各自飛了, 實情是可運用的人力是必需以權力和財力以作維繫, 只得權力或財力或兩者都無的皆不能長期地維繫到人力。

家力是成功人士的基礎, 家力多成功的機會增多, 家力細每做任何一件事都寸步難移, 不要說塘人老吹, 最近這堆篇文實在集合了塘人在美多年的見聞, 千古成敗英雄的智慧而成, 讀者去除了倫理道德, 之乎者也或宗教之後, 要套用在家是的甚麼情況都Work;

孫子兵法有云國家之間的戰爭多算勝, 少算不勝, 千百年來很多人看了知道了就是不懂得運用在自身去算, 或許普遍人覺得家是不用說得像打仗這樣誇張, 現實上一家的圈子實在是微不足道, 卻零和遊戲般在細小的空間中去爭奪權力財力和人力;

現代普遍人只知道讀飽書, 搵份好工或做老闆就能夠得到成功, 現在這篇文的讀者們就知道了擁有強大的家力比普遍人的表面認知更為重要。

塘人就快儲夠錢去捐, 請各讀者高抬貴手, 幫塘人完成這次捐款, 萬分感謝!

2017年9月18日 星期一

事後英雄的計算



平時我們聽過的大概成功人士的故事, 大多數為他或她有了甚麼計劃後以正能量的心態去實行正確的事, 然後好像配合了天時地利人和後就理所當然地成功了;

然後我們又聽過不少失敗人士的故事, 通常也與成功人士的故事相反, 正是由於他或她胡亂地以負能量做了過多愚蠢的事, 於是乎也理所當然地失敗了;

人類歷史幾千年, 以成功或失敗者所描繪的故事多不勝數, 然後我們就事後孔明兼主觀地認為成功就是因為做了對的事, 而失敗就是做了錯的事, 並且認為果的出現是因的造成;

而實情真的是如此地簡化嗎?

塘人中學時期的歷史課本中, 論述中國史上死亡人數最多之一的戰爭秦趙的長平之戰, 趙國之所以失敗是因為愚蠢的趙王中了秦國的反間計, 以紙上談兵的趙括換下了堅守不出的廉頗, 然後就理所當然地戰敗了;

然後導致了秦兵對趙降兵的大屠殺, 坑殺沒埋了四十餘萬人, 以後趙國都城被圍, 秦滅趙是早晚的問題而已;

學校不鼓勵學生思考, 而只為考試而學習的學生也不能花過多時間去求知, 於是乎我們的教育就以如此的片面之詞去瞞騙了不少人, 而普遍人也接受表面, 對世事萬象的事情更不會主動去深究。

回到主題, 現今社會上我們看到了不少自稱沒家底的人靠拼搏, 創業或一次性偶遇成功穫得一大筆的金錢了, 普遍人也從此認為自己一直保持正能量, 看準機會主動出擊也能夠從此獲得一次性的成功, 就算沒家底甚麼的也一樣可以成功, 不過世事可有如此簡單之事?

用回長平之戰的比喻, 秦國戰勝趙國前提條件已經是國力產糧上的差距, 制度上秦國極端地令國民只能從農業或戰爭上穫得利益, 就算戰死了家屬在後方也能得到國家補償, 反觀趙國在國力上原先就比不上, 所以說成功的前提條件是國力, 現代人就看"家力";

不過不少人說現代成功人士都說自己無家底的,能成功都是靠自己努力吧, 說實的"家力"不一定是自身父母家財萬貫, 首先是父母不拖累子女, 令他/她資源時間上放手去搏, 然後是認識掌握資源或權力的親朋, 又或者是成功人士直接娶了個父母萬財萬貫或認識人脈的老婆;

有了"家力", 才能夠有時間能力去做事的可能, 否則只顧得上自己生存問題而已的普遍人, 會無故地成為成功人士嗎? 難道他或她是the chosen people of God?

所以說我們不要被成功人士的花言巧語所迷惑, 他們所謂的成功是源自於背後的"家力", 而非甚麼窮小子透過甚麼樣的努力而最後得到成功, 有家力雖然不一定會成功, 但無家力的人去搏一定要失敗;

還不明白的讀者可以去看看李嘉誠的舅父/外父是誰?  五十年代戰後的香港他老媽能拿出的五萬港元給他開工廠是甚麼的一回事?  難道是靠打工然後扣除生存開支後儲蓄而來的嗎?





 (Source 蘋果日報慈善基金)


支持塘人Blog的公益事業, 最近捐款 : 塘人Blog今期善款已出, 謝各讀者支持!

2017年9月17日 星期日

貧窮的出頭天




大概十年之前, 新聞報導過不少有關貧窮基因之說, 出身於貧窮家庭的兒童由於面對生存壓力而導致大腦發展委縮;

於是乎研究結果發現, 相對於出生中產家庭的兒童, 貧窮兒童成長前後學習進度緩慢, 記憶力衰退, 還有壓力指數較大, 身型易於擁腫肥胖,甘於冒不必要的風險, 壽命較短等等;

研究還發現, 這些貧窮基因可以被遺傳, 就算過了兩三代之後生活環境變好, 金錢生活物質已較先輩豐盛, 這些後代思維上卻擺脫不到貧窮, 依然覺得生活壓力很大, 時常會感到有突然一無所有的感覺;

世人皆說李超人李嘉誠很成功, 但他卻似乎是貧窮基因的最理想表現者, 年幼時由於打仗, 父親早亡而令他年幼就已經成為家庭中的經濟支柱, 然後逐漸地捱出頭來, 成為了世界級的首富;

縱觀他的發跡史, 普遍人在安居樂業後就會開始享用財富, 但他依然不斷地慳檢和賺更多更多的錢,其中有一段是他為了搏取外國塑膠花商的訂單, 生意已初成的他向銀行借入巨款, 幾日內把整個生產工場搬到更大的工厦, 實在是肯冒大險去搏到盡;

所以說就算一個人從成長過程中得到一套不太好的Program, 其實不能簡單地判斷未來他一定會失敗, 作為有智慧的人類大腦Program只是我們的工具, 而不能任由他的局限而影響住我們的發展。

人類從來都不是理性動物, 基本上我們只是以成長過程的Program來壓抑住情緒和動物本能, 正是因為某些人在成長過程中所編寫的程式較為弱雞, 所以在壓抑情緒和動物性的效能較差下, 往往更能夠在某些方面更能突破界限, 偶然地成功了, 

用回上邊李嘉誠的例子, 假如他搏到盡後卻拿不到外國商人的訂單, 那向銀行借巨款的後果是如何呢?  一般人都會如此地想, 所以冒不到這套風險,但壓抑不到情緒和動物本性的人卻不會如此人性地去計較。

當然一個壓抑不到情緒和動物性的人也有可能會變成一名罪犯, 犯下強姦, 搶劫或殺人等罪行, 於是乎這其實是一把雙刃刀, 既可以幫助人類突破局限, 但還是要看所突破的是甚麼局限。



 (Source 蘋果日報慈善基金)


支持塘人Blog的公益事業, 最近捐款 : 塘人Blog今期善款已出, 謝各讀者支持!

2017年9月16日 星期六

大腦內的天使與惡魔


在普遍的卡通或動畫中經常出現的一幕就是每當其中的一個角色打算做壞事之前, 總會彈出一隻天使和一隻惡魔, 天使當然指引角色走向善良的決定, 而惡魔則不斷說服角色行惡;

上文提到每個人的腦就等同一件已經編好了程式的電腦, 在人類所謂Make Decision之前就已經發生了電子反應, 然後再向人類發出了通知, 這個過程經科學家實驗後時間差大概一秒左右;

一個成年人的大腦的程式編寫的形成具體來自於有兩方面, 一是動物本能, 二是成長過程, 人成長過後雖然可能因某些突發原因而令程式被略為改寫, 所以有人死性不改之說;

來自於動物本能的程式可以很簡單地形容, 例如餓就會想進食, 對未知的恐懼, 扯旗就想性交等等, 簡單來說這套程式與生俱來, 基本上與地球上的其他生物無異;

作為人類, 我們擁有了所謂的智慧, 雖然其他動物都有智慧, 但還未能夠發展為文明, 現時只是人類所謂略勝一籌, 令我們成為了所謂地球上的主宰, 其實我們並不是甚麼太過特別;

人類的成長過程, 例如小時候玩火玩剪刀被弄傷, 與大人相處因事故被獎賞或懲罰, 與異性相處時發生性慾與被排擠的煩惱等等逐漸形成了大腦內的另一套程式, 普遍人類的這套程式比起動物本能佔據了大部分的效率, 所以我們通常能夠以這套Program控制住饑餓, 性慾和捕殺等等的決定;

不過就是這套程式對於普遍人類控制過度, 以致於我們在成長過後萬事不靈;

最簡單的例子是一名年幼時期受過異性排擠的成人, 長大過後與異性相處會發生莫名的恐懼, 又或者是自幼被長輩否定懲罰過多的兒童, 長大後無論工作和日常事務都難以發揮自信去完成, 總會有莫名的念頭導致做任何事都力不從心;

正如塘人之前所說, 既然人在長大後已經很難去改寫從成長過程中所編寫而來的程式, 那是不是注定了某些擁有這套程式的人生一定失敗呢? 

其實也不完全是, 皆因就算我們大部分都死性不改, 我們卻有兩件重型武器可以去突破這套該死的程式的局限, 就是動物本能程式和情緒;

得閒再說。



 (Source 蘋果日報慈善基金)


支持塘人Blog的公益事業, 最近捐款 : 塘人Blog今期善款已出, 謝各讀者支持!

2017年9月15日 星期五

人類的錯覺




上世紀八十年代科學家們找來了一些實驗者來做試驗, 他們要求實驗者可以隨時隨便去做一些動作, 例如動一動手指頭, 踢一踢腳等等, 期間科學家會從儀器掃描中注意大腦間各部分的電子活動變化, 從而嘗試找出人類做決定時與實際行動之間的關係;

實驗結果卻發現了在實驗者在決定作出行為之前, 人類大腦就已經有了反應, 然後通過電子傳送向身體其他部分發出訊息, 簡單一點地說, 人類其實沒有作出決定而行為, 實際上是大腦作決定, 然後再向人類發出通知而已, 換句話說, 人類全是機器人;

人類作為宇宙中的粒子物質所組成的合成體, 科學理論上逃不過像拋球一樣, 球的軌跡在無其他客觀因素阻礙下會呈拋物線運行後落地, 而不是突然向上繼續去飛;

不過今日塘人不是要講科學, 講呢啲也對各讀者毫無助益, 今日要講的是如何影響你我他的大腦決定;

要入正題之前塘人希望讀者們要先搞清楚大腦做決定與自己作決定有甚麼不同?

假如你是自己作決定, 理應就像一個球被拋後可以不被地心吸力影響而自由地向天上飛一樣, 或不用跟據拋物線的原理可以向左向右運行, 但大腦決定的話就像一個已被安裝程式的電腦一樣, 他的運作是早被安排, Set好了的, 根本就逃不出物理理論, 所以就不會是自由;

既然人的決定不存在於自由因素, 理論上我們就只能夠以輸入客觀因素來影響大腦內的Processing決定, 從而令他盡量輸出我們所想要的決定。

打個例如, 一般人在交友場合中會較容易接受他人, 但假如在一個陰恐的後巷突然彈出一個人, 就算是一個美女, 理應普遍人都不會想和她"交友"吧?  情況就是向大腦輸入不同的訊息, 經大腦程式決定後就會彈出不同的決定。

到現時為止塘人還只是在說影響"決定"而已, 要把"決定"轉化成"行為"還必須依靠大腦內的程式, 用回上邊例子, 就算在交友場合中大腦"決定"要交友, 受大腦程式所局限的"行為"未必能夠出現, 要做到"行為"被"決定"出來, 就要向大腦提供更多的訊息輸入。

再用回上邊例子, 假如讀者與朋友走入了一條陰森的後巷, 突然彈出一個女人, 被嚇呆了一陣後的你大叫:[鬼呀! 走呀!], 相信你那位被嚇呆的朋友也一樣拔腿就跑, 朋友的逃跑決定和行為出現在多方(陰森後巷, 女人彈出, 逃跑指令)訊息輸入之後。

可惜的是根據各人的大腦程式不是一樣, 所以用千篇一律的方式去100%影響到你我他的大腦決定在現實中絕對是不可能的, 也不科學, 各種訊息的輸入對同一個人有時可以得出八成的輸出, 有時可能只得兩成。

所以這個世界上的各式人類活動只有可能, 但一定不會出現絕對, 就像股票市場的波動一樣。




 (Source 蘋果日報慈善基金)



支持塘人Blog的公益事業, 最近捐款 : 塘人Blog今期善款已出, 謝各讀者支持!